• 突然的转变(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还不见她的容颜,但从那一袭裹身的轻俏薄纱衣,所勾勒出的线条,完全可以想像

          「你已经青出于蓝,我还能教你什么?」春花白了晁云飞一眼说:「要是你不嫌弃,我可以让你暖暖手的。」

          『姑娘,你打算往哪里?』童刚问道。

          『不要哭,你不愿意么?』童刚追问道。

          「你要是清白,便该把干净的身子给我,你是吗?」丁同哼道。

          至于新建的军队,却是日夜操练,传言快要遣派上阵,可不知为什么和向那里兴兵,李广、侯荣因为武功不俗,获委为小队长,他们暗通消息,军中也是愤愤不平,既不愿扫荡南阳山的原住民,也不愿为侵略作战,旧军更不服丁同以残杀善良的平民而晋升侍卫长,随时会发生哗变。

          谈兵法,云飞折服了段津,但是没有战绩,众人还是半信半疑,然而说到武功,却没有人怀疑了。

          「你现在是城主夫人,那些东西全是你的了。」丁同笑道。

          「浪蹄子,净是爱小白脸!」森罗王笑骂道:「萧飞,她便是秋萍,本殿三婢之一,秋莲的伤也好了,她们两个也可以给你当尿壶的。」

          不见你┅┅你还好吗?」

          **********************************************************************

          时光如梭,眨眼间已到了年前。在这个朝代,过年是一件极隆重地大事。诗礼簪缨之族的大户人家更是如此。而“白玉为堂金做马”的贾府忙年,气派更是较别家不同。各处帐舞蟠龙,帘飞彩凤,金银焕彩,珠宝争辉,说不尽的讲究和排场。腊月里,早早已将门下庄头赶着送来各色物什分留派领逐一安置妥当。开了宗祠,收拾打扫,摆供器,请神主。至腊月二十九,各色齐备,荣宁二府中都换了门神、联对、挂牌、新油了桃符,焕然一新。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点得两条金龙一般。次日除夕,贾母等有诰封者,皆按品级着朝服,先坐八人大轿,带领着众人进宫朝贺,叩谢天恩。行礼领宴毕回来,至宁府贾氏宗祠祭祖。

          我忍着自己的**,仍然保持着彼此身体的亲密接触,用手肘支撑着自己的重量伏在她的身上,亲吻着她白嫩柔滑的肌肤。她的身体已不再火热,在我的怀抱里是如此的温凉,在我温存体贴的爱抚下,她美丽的脸颊上写满了幸福安详,如水的明眸深情地望着我,眼波里充满了无尽的情意。

          后来我才知道开发区是个多有油水的地区,这里集中了全市最好最新的各类娱乐场所,很多政府干部和省里领导亲属参股的公司在这里大兴土木,在这里派出所任职,什么都不用做,甚至可以说什么都不要做,就有大笔的收入到手。如果你想做点什么,市局分局就会告诉你这里不能碰那里不能碰,什么都不做,反而乐得太平。

          呻吟和哀求着。

          听见苏蓉这麽说,丁玫立刻有了一种十分不详的预感。

          易红澜这才看出这个女人就是那天在街上和自己交过手的女杀手,一想到自

          “啊?不┅┅”丁玫突然感到一根坚硬粗长的东西狠狠地戳开自己乾燥的肉

          二姐刚进去,我就觉得不妙,果然,二姐一进去,就发现早上我手洗的内裤和睡裤。她故意大惊小怪的惊呼说:「唉哟~~什么时候我们家的小少爷会自己洗裤子了呀!莫非是梦遗了吗?唉~~小少爷终于长大了!」

          “小雨。”见没人回应,虎头也叫了声。

          “奶奶的,你那么快干嘛,老子还没看清呢。”我心里暗道。

          “二娃哥,再见。”李春凝道。

          丽琳——对于所有的人来说丽琳的出现绝对是一个意外。在“山中湖遭遇战”时,江寒青所在的中军被突然遭遇的朝韩人骑兵突袭,兵败逃亡,敌军在后紧追,眼看就要追上的时候,突然有一支游牧民族骑兵出现在江寒青的面前击退追兵救了江寒青一命。这支骑兵的统帅就是他们部族族长的女儿丽琳,为了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江寒青承诺只要他们派兵助战,成功之后会给他们一块富饶的土地生活。从此这支骑兵就加入了江寒青军。而丽琳正象她后来的姐妹们一样,沉沦在江寒青的爱情包围之中了。四犬四驹之一驹。

          想着跟江寒青在一起的往事,李华馨心里是忽喜忽悲,一会儿抽泣涕泪,一会儿又禁不住嘴角含笑。

          “依臣愚见,此领军之职,本以阴玉凤和石嫣鹰二帅最为适合,无奈二帅长驻边疆,相距遥远,实在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朝中诸臣中,臣以为定国公王明德世代良将,军中素孚众望,可堪重任!”

          皇帝亲率文武百官至城东十里长亭相送。大军人强马壮,衣甲鲜明,矛尖盾厚,斗志昂扬,向东疾进,大有不破邱特誓不还的架式。

          “少主放心,我们一定协助您完成任务!”

          那个武士大怒之下,正准备给她一点颜色看看。江寒青伸手制止了他的行动,让他不要再跟那个女人多扯了。那个武士一看少主表态了,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只好在旁边气鼓鼓地狠瞪着那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则不屑地撇了一下嘴角,连看都不再看他一眼了。

          这样搞了几次之后,寒正天下令除了值夜的小部分人外,其他人全部休息,不管敌人怎么挑衅,只管坚守营帐,不得随意出击。义勇军又派了几次部队过来,见邱特人不再理会,也就没有再派人挑逗了,只是远远地在其他山头上继续敲锣打鼓。

          这一夜,江寒青带着白莹珏堂而皇之地住进了同一个帐篷。

          白莹珏看着面前这个让自己痴狂的残忍男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已经迷上他所喜好的那种残忍**方式,自己已经被他调教成了一个真正的性奴隶,再也离不开他了。这个当初自己选择上的小男人,以后将永远是自己的主人了,自己以后的任务就是随时随地做好供他淫乐的准备。

          在这种骄狂的想法驱使下,这一个月来杨思聪带着部队天天拼命赶路,就是希望早日追上邱特军队。他心里想的是,只要追上了邱特人,就和他们大干一场。

          在会议五个人分为了两派:包括宫主在内的三个人觉得对于这种没有先例的事情,实在不好处理,而隐宗也不缺少女一个人,因而觉得最好是将那个少女的人会请求拒绝掉,而刘欣和另外一个人却表示当初只是规定了成员人会要奸淫自己的母亲,却并没有明文规定这个人会的人应该是男是女,如今人家已经做到了这一点,就不应该拒绝,否则说出去外面也会觉得隐宗失了信用。

          白莹珏美丽的脸蛋儿胀得通红,将头低垂着小声道:“你又不让人家换!又要天天隔着裤子玩弄人家那里!当然会这样啦!”

          说完掉转马头,往另一个方向扑去,经过——个邱特骑兵身边时伸手一抓,便将对方手中的马刀夺了过来,然后劈手一掌击在那个邱特人的胸口,那个可怜虫当即狂喷鲜血飞身堕地而亡。

          两个人这样说话的时候,白莹珏在旁边可觉得很不是滋味了。她从江、妃二人的对话和神态中看出两个人的关系显然是十分熟络的,她不禁在心里怀疑两人以前是不是曾经有过什么关系。而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妃青思的美丽给她的震撼是如此的巨大。白莹珏在第一眼看清她长相的时候,脑海里立刻涌出一个词:“倾国倾城”!尤其是妃青思身上所展现出来的那种飘逸高贵的气质,更增其清丽无匹的感觉。在白莹珏所见过的女人中,除了阴玉凤以外无人能够与之匹敌。

          一泡尿洒完之后,受到邪恶刺激的白莹珏粗暴地拉住李华馨的头发,将她美丽的脸蛋从自己的**拉开,一眼看过去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李华馨那张娇艳的脸蛋上已经全是尿液和**,散发出阵阵的骚臭。

          而不高兴。

          原来这条贞操裤并不像普通的裤子一样是紧紧锁死的,必须要从外面用钥匙来打开。看上去它应该更多的是属於一种装饰性质的东西,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贞操裤。

          在她说话的时候,她呼出的淡淡鼻息轻轻拂在林奉先的脸上,让他有一点痒痒的感觉……他的理智告诉他应该推开李飞鸾,可是那种男女xx之间亲密接触所产生的动人感觉,却又让他舍不得放走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这时伍韵柳已经纵马奔在前头,一边往寨门赶去一边还回头喊着:“白姊姊,你快点来啊!你看!这就是我们的山寨,叫做安平寨!是不是很漂亮?来啊!你快来啊!”

          这样说着,诩圣举起酒杯自己先千了一杯。看着江寒青和诩宇夫妇都喝千了杯中酒,诩圣便又劝大家吃菜,绝口不提任何其他事情。

          衣袖连着被妻子扯了两下,诩宇才没有再说下去,回头看着静雯和昭俊傻笑道:“乖侄女!乖侄儿!等……过完年来叔叔家,叔叔给你们……好东西!”站在那里又唠叨了几句,诩宇终于还是熬不住,被妻子拉着匆忙回去了,留下诩圣一家和江寒青在那里。江寒青看着诩宇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中,装作若无其事地微笑着对诩圣道:“过去没有机会和二叔喝酒,想不到他的酒量这么差!”

          江寒青知道对像江晓云这样的女人来说今天的刺激已经足够了。如果第一次就给她来得太狠,可能结果只会适得其反。轻轻地用手脱下江晓云的亵裤,江寒青分开她的双腿将xx对准了她的xx。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害羞,江晓云叫了一声,突然伸手遮住了自己的脸蛋儿。江寒青轻轻哼着小调,伸手剥开了她那因为久疏战阵而紧闭着的下体。几乎没有延迟,江晓云立刻开始了淫荡的喊叫。

          对於她这么露骨的问题,静雯哪里好意思回答。灵机一动,她开始转守为攻,

          正在为怎样帮江寒青解释为难,阴玉姬脑海中却突然灵光一闪:“青儿和静

          如果不娶表妹,得罪太子翊圣自然是不在话下,看样子连眼前这位才刚刚见

          一群人商议妥当便待往旁边的一个树林走去,身后山脚下他们刚刚经过的官道上却异变陡生。

          石嫣鹰没说什么,只是向李华馨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因为对于梦想成为皇帝的江寒青来说,圣母和神女两宫无疑是横亘在他前进道路上最巨大的障碍。他必须要战胜这拥有惊人实力的隐宗两宫,甚至有可能的话,还要利用两宫所掌握的力量为自己效劳。而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此刻在江寒青看来,实现这一目标的最简便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征服圣母和神女两宫的宫主。虽然现在这一切还只是他的一个梦想,但是他坚信终一天他会梦想成真。

          “那好吧!既然你自己要求得到惩罚,我就不客气了!现在给我脱光衣服,趴到地上去!”

          她披散头发的样子活像一个疯女人,而散落下来的头发却又被江寒青无情地当马缰扯弄。江寒青的动作是那么残忍无情,扯得她连头皮都在隐隐作痛,可是这一切她都不在乎。她现在正陶醉在巨大给她带来的快乐中。中前所未有的充实感让她有一种飘飘然的快感。

          静雯这时已经觉得体内的压过了疼痛,身体快要熬不住了,便点了一下头道:“好吧!你可要轻一点!”

          江寒青微笑道:“将军请放心!除了伤腿不能行走,其他一切都好。我这烂命贱得很!

          我不忍心看着你这么漂亮的姑娘整天光着身子在这群乡巴佬手里传来传去,连洗身子都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的用心我已猜出了几分,我故意胆怯地细声问:“你让我说什么呀?”他看我松了口,立刻兴奋地伸过头来说:“随便说点什么,比如你们这几个人都叫什么名字,这也不是什么军事秘密……”我立刻就全明白了,他还在找林洁。见我低头不语,他紧盯着说:“要不你给我指指谁是林洁。”他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我抬起头冷冷地说:“我们几个人里没有林洁。”“啪”地一声,一个耳光重重地打在我的脸上,他站起身,手里拎着一件草绿色的军装,指着已撕开半边的胸章说:“没有林洁,这是谁?”我看也不看他,一言不发。他气急败坏地捏住我的**用力拧着,接着又粗暴地分开我的腿,揪住已经微微红肿的**恶狠狠的说:“你还执迷不悟?成百上千的男人等着插你呢,到那时候你想说也晚了。山里人只知道操女人,懂什么怜香惜玉!你看见肖碧影了?公主坯子、倾城倾国,还怀着孩子,他们拿她当人了?一天被30个男人操,你知道是什么滋味吗?”见我不说话,他口气缓和下来,带着威胁说:“你知道吗,这里的地牢和水牢还有20来个你们这样的女共军,被俘虏时间最长的有一年了。她们最少也被七爷的兵轮着玩过一圈了,最多的都三圈了。你知道这山里山外七爷有多少兵?上千!还有5个怀着孩子,不是象肖碧影,怀着他丈夫的孩子,是山贼的种。有两个姑娘,一个17、一个21,已经生过了,现在又怀上了。你以为姓郭的抢女人干嘛?他们可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长的俊长的丑,女人对他们来说就是拿来操的。你在他们手里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就整天这么光着身子让人押着满世界去挨操,一天10个20个男人操你。”说着他变戏法似地拿出一个小竹筐,里面装满了麻将牌大小的小竹牌,竹牌上刻着奇形怪状的符号。他把一块竹牌夹在我的**中间说:“你知道这符号代表什么吗?代表你!明天这筐牌子就发下去,七爷的兵人手一块,凭这块牌子就可以操你一次,不要钱!等牌子都回来,七爷就再发一次,他随时知道每一个女俘虏被多少男人操过。你得这样过一年两年,十年八年,你在他们眼里就是一条母狗!”他看了看我的脸色后继续说:“还有一条路:给他们生孩子。山民都讲究传宗接代,十个八个不嫌多。你们抄了他们的家,他们就让你们女共军给他们生孩子。他们有办法让一个女人两年生三个孩子,生几年就是一个班,20年就是一个排。你今年18,生20年没问题,那时候你就变成了一口母猪!不过生孩子也躲不过挨操,那个17岁给大虎生了个儿子的女卫生员,生的前一天还被赏给8个山贼操了一白天。山贼不心痛女人,说是下边操松了生孩子更顺当。当然,只要他们愿意,还可以把你变成别的东西,比如小母牛……”他顿了顿,捧出一套带金线上尉肩章、胸章的国民党军女式军服,喝了口水,将竹牌从我**中间拿开接着说:“你只要告诉我谁是林洁,我马上放了你,穿上这身衣服,就是我的人。如果你想隐姓埋名,我马上送你走,给你一大笔钱,台湾、香港由你挑。”我盯了他一眼,冷冷地说:“我不知道谁是林洁!”他气急败坏地一把捏住我的**叫道:“你这个不识好歹的臭娘们,我马上让你知道当母狗被男人操是什么滋味!”说着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拉起来,一把推倒在床上。他操起一根3尺长的铁杠,两头各有一个铁环,用铁环各扣住我的一只脚,我的腿几乎被张开到最大限度。他骂骂咧咧地开始脱衣服,待他脱光衣服,现出一根黑乎乎的**,那**已经挺的梆硬,又粗又长,与他矮胖的身材极不相称。

          挨打的屁股更用力的扭动,我疯狂的要求插进去。

          美月可爱地呻吟,忍不住扭动身体。我的指尖,以似摸未摸的微妙接触,爱抚那被透明唾液湿润的樱桃色乳晕,以**为中心划着圆圈,在慢慢隆起的乳晕周围涂抹着唾液。玩弄一阵后,乳晕膨胀成半球形,中心的突起也变得更坚挺,一会儿,由乳晕中勃起突出的**,呈现出清楚的圆柱型。

          燕无双怒吼声中,「紫青双剑」透体而过,「轰」的一声钉在地上,掀起数十丈高的泥波土浪,向四周急推而去。

          聂炎手上的力道逐渐加大,丰满的**在揉压下诚实的响应着,陷下,弹起,再陷下,再弹起……一次次的变形虽有些许疼痛,比起不停涌上的畅美感觉来,却也算不上什么。

          「哼。」熟悉的冷哼声在身後响起。

          白氏姐妹如受电殛,跌在地上翻滚不已。一边咯血一边犹自哀号,「求求你,带我们一起走吧……」紫玫手伸出寸许,终究还是忍住了。她们第一次出卖,就使风师姐和自己落入虎口;第二次又出卖了师父;第三次导致母亲被鞭打早产。此仇此恨不杀她们已经是宽恕了,如果带她们一同离开,谁知道会不会遭到第四次出卖?无论如何再不能冒险。紫玫一顿足,纵身跃入洞穴。

          男孩摇头说道:“不用。”说着跳下马来,落地身子微微一沉,站得却是极稳。

          一切并无异样。

          而桫摩却只爱听姐姐叫。

          周子江左手斜斜当胸划过,稳稳划了个圆弧。白玉鹂短剑贴在腕上,在空中娇躯一扭,白光光的粉腿剪刀般夹向周子江颈中。腹下的红巾逆风卷到腰上,股间鲜美的玉户正对着周子江的双眼,仿佛要凑上去让他亲吻一样。

          孙天羽仍未取她的盖头,先解了玉莲肩上的霞帔扔在一旁,然后解开她襟口的衣纽玉莲窘得不知怎么做才好,刚饮的几口酒在腹中散开,浑身热热的,手脚软绵绵使不上一丝力气。她披着盖头,眼前都是烛火透来的红光,神智渐渐恍惚起来。

          白雪莲足尖一挑,将孙天羽掉落的长刀接在手中,毫不停顿地一刀挥出。孙天羽两手握住刀柄,沉腰架住,铛的一声震响,只觉浑身经脉鼓胀欲裂,喉头翻动,险些喷出血来。他自知功力不及,一味紧守只会死得更快,乾脆猛提一口真气,狂风骤雨般朝白雪莲攻去。

          但夭夭虽说没有慕容的姓氏,终究也是前任宫主的骨血,晋升使者也算不得意外。而位次更高于她的阳左使居然是一个入宫仅数月的淫奴,就令人大感意外了。

          韩全笑吟吟道:「岂敢岂敢,小的不过是受孙兄驱使的小卒罢了。」

          孙天羽放下白布,拿起微凉的铜刀,在白英莲腹下按了按。犹豫着不知该如何下手,韩全朝他使了个眼色,躬身问道:「千岁,是全去还是半去?」

          沾满唾液的**笔直竖起,丝毫没有软化的迹象。慕容龙将紫玫靠在身上,两手抱住她的臀球,将滑腻的雪臀轻轻分开,然后握住她纤软的腰肢,旋转着朝下坐去。

          银叶恍然说,“我明白了,我们要绑架县长,以人换人。”

          两人相拥而坐,心头缠绵。刘溢之一手轻抚着冷如霜圆起的小腹,无限爱怜地说,“你和孩子就是我的命根了,万万闪失不得。”

          同样**的银叶温顺地跪在榻下,伸出舌头一根根舔着他臭哄哄的脚趾。

          “啊。”女人秀眉轻蹙,呻吟出声。

          我看了明白自己应该做甚么,大起胆来,把手伸进阿怡衣里,隔着乳罩摸弄她的**,她还假装很无辜的样子,想躲开我,我的手指就探入乳罩杯里,哈!

          我不敢再看下去,我怕再看下去会禁不住把精液射得满地都是,於是我匆匆忙忙回来,地上的泥泞黏得我满脚都是。我走过货仓边的草丛,听见湿辘辘的草丛里传来阵阵诱人的呻吟声,看来不少男女已经抑不住raveparty这种狂热的燃起欲火,来外面这草丛里大干一番。我心里还担心着女友,虽然我喜欢凌辱女友,但是刚才那两个夹着她的男人好像来者不善,尤其他们这样一前一后用粗腰挤着我女友,而女友那件旗袍式短裙也起不了甚么作用,他们只要把她前后两块布一掀,那我女友今晚也报销了。干,越想越兴奋,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已经把我女友上了?我脑里面满是我女友被那两个脱得半裸的男人夹在中间的情况,同时交叉显现着妹妹在阿彪车厢里被那陌生汉肆意淫辱的样子。突然草丛中传来诱人的呻吟声:「…哦…不要再来…不要在这里…啊…」

          这一下子司机伯伯可乐透了,自言自语说:「干,今天倒是碰上好运,这么漂亮的女生竟然醉成这样,天助我也…」

          16696html

          就这样罗辉不但在二十分钟内干倒了那些手拿激光枪的家伙还顺带着打晕了一开始就被罗辉打伤了的修行者。

          “是啊!当年我到了这里差点没有给吓傻了!”张延叔叔说道听到他的这句话我们都笑了起来不过也是这里实在是太豪华了这里的一切都是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豪华装修都快追上了古时皇帝的宫殿了。

          “师兄那你以后要是有了很漂亮很漂亮的女人之后会不会就不理我们了呢?”陈虹有点担心的问到。

          此时那圆形的区域站着六个人五名教员装束的中年人和一名年轻学员五名中年人除了一名穿黑色衣服外都是身穿同样的红色衣服。

          罗辉这番话倒是惹的众人一阵大笑。

          罗辉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刘媛两人的眼光突然相接刘媛是飞快的躲开而罗辉则是更是爽快的样子。

          一幕幕战斗的场面在罗辉脑海深处流过为他再现着当时的场景。

          媛春开始轻轻地套动,粗大的**进入美丽的菊花的那一刻,屁眼周围的肌肉一阵痉挛,随之而来的是一种疼痛和充实的快感。随着自己的套动,**触碰到直肠粘膜上的酸胀感更加明显,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是比**进入前面的**更加刺激的一种快感。

          “今天的任务,非父亲大人不可吗?”这次的任务地点好像是啊嗯那个什么,哦对,雾隐村。雾隐村在五代水影上任之前好像是被宇智波家那老不死的统治着,不客气地说是目前五大国忍村里面最危险的一个,一般来说去其他忍村进行的任务似乎都是抢夺卷轴之类的危险任务吧?“听起来感觉好危险啊。”

          “喵啊~你们来的真早~”青春呐青春~

          嗯,很麻烦呢……

          ……脸又烫了。

          “卡卡西,这家伙……!”佐助刚想再次抓住他,卡卡西却抢先一步将“影山”护到身后。

          而在最后,他/她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头因剧烈的晃动而被甩到了一边,露出的那只眼睛让自己惊愕不已,让自己忘记了反抗。

          “肿木了二少,不是小鸣来是我来,你不高兴了么?”

          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不可思议啊,但是卡卡西基本已经习惯了,这个女人不管在什么时候做出什么事都是正常的,“……话是这么说但是佐助也不过是个下忍。毕竟是同伴在眼前死掉了啊,需要点适应的时间,但是再这样下去就真的来不及了。”最近木叶忍者的素质不会不下降太多了,如果是战争年代的话绝对是全灭啊。

          兜看着眼前的人突然站起,不自觉地后退一步,不管怎么说,几分钟前,刚隔着屏幕看见她用一种接近野兽捕食的方式把几个实验体撕咬至死,尽管已经让四人众在暗处待机了,但现在站在这里和她对话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怵的。

          住友偷偷通知我,希望我能提出对策。

          我原本就是顾虑这章咏咏长得实在太美了,在人数那麽少的单位任职,岂有

          我心念一动,问她∶「平常有没有男性客人来?」我这样问,是想知道她有

          ,不然请他到家相求。遂站立一傍,只见道人立起蒲团,收了招牌,

          「啊,我叫和美!高濑和美!」

          就必须向由利香小姐报告。」

          骆青见阮荞眼睫一颤,星眸半睁,然后回过神来,直起身,有些赧然地冲自己颔首一笑,“失礼了。”姣美宁和,落落大方,没有一丝表妹私心里揣测的“下里巴人,上不得台盘”,骆青掩下思绪,一边笑说“不碍事”,一边伸手去扶阮荞,阮荞倒也不客气,拉了她的手就下了马车。/tr

          小当抢先挂了电话。

          「我觉得要帮她用个派对如何?啊!生日派对!如何啊?」滨说

          「啊……好硬……好大啊……」德兰觉得rou+bang在她的体内,填满了她的空虚。

          "呵,说到底,不过是提醒我无情人方苟活的道理吧,放心,我不会因任何人放弃自己生命"林妙妙轻嗤,内心却是片澄澈,爱人与自爱,她向都很明白自己的选择。

          大神哥哥声控妹妹二

          红色的指头映衬着白晰的皮肤。罗克丝拉纳看得屏住了呼吸,可说是全神贯注。卡西姆深吸了口气,按命令使劲往后压。

          李浩见姐姐有点担心自己,下意识的拉着姐姐的小手,充满自信的笑着说:“姐姐放心好了,不需要为小弟担心。”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