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风云雷至妖妇末日(1/2)

加入书签

  白之宜眼底涌出一股怒火“七桃扇,果然名不虚传,看本宫主毁了它,你皇甫云还能撑到几时!”

  说罢,便在众多分身中,以更快更烈的一掌直奔皇甫云面门而来,他听到掌风劲锐,便知这一掌威力巨大,她在逼着自己使用七桃扇抵挡,他却偏不,随即他只向后一仰,他也早料到以白之宜身经百战的经历,那一掌自然会随着自己而改变轨道,这也正给了皇甫云一个喘息的机会,他凌空飞起,身体平直,一脚击中白之宜的腹部,又借力脱离白之宜攻击的范围。

  原本正攻击分身的暗器突然纷纷朝白之宜袭来,那掌风已然袭出,自皇甫云的左脸划过,身后城墙顿时碎裂,伴随着巨大的声响。

  皇甫云立住身形,方才那一招可谓是险中求胜,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幸好,方才那一掌没有毁掉本少俊美的容颜,你也没能毁掉七桃扇,说到没做到,白宫主可真是“一言九鼎”啊!”

  白之宜正与七桃扇的暗器周旋,听得出皇甫云语气中的嘲讽和故意激怒,她却不怒反笑“难怪我女儿会爱你爱的死心塌地,只可惜,你再也没有机会补偿对她曾经的伤害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把风月怎么了?”

  白之宜击退暗器,立在那里,对着皇甫云神秘一笑,皇甫云皱紧眉头,想要冲过去,却被白之宜的分身重重包围。

  皇甫雷吃惊于白之宜幻化出来的分身,连分身对抗的都如此吃力,更何况是白之宜本人呢!

  用内力混合七獠真气幻法出与自己武功相近的分身,这本就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就连《移形换影》幻化出的分身都只能称作幻影,因为它们不具备攻击力,只是为了掩护本体存在的一种武功,可是《千寻幻法》却如此可怕,难怪千寻七獠被称作天下第一邪功了,能练成此功,想必也要大费周折,一想到白之宜吃心脏,杀人练功,皇甫雷就愤怒不已。

  一道紫色流光刃迎面袭来,皇甫雷急忙举起天残剑,与之相消,却又有更多的五色流光刃不断袭击而来,终于在众多分身中,皇甫雷看到《七色流光刃》袭出的方位,便一路击开分身,直奔真正的白之宜而去。

  “我就知道,偷袭的,一定是你这妖妇本人!”皇甫雷愤声道。

  白之宜上下打量着皇甫雷,说道“小子,本宫主实在看不出,你究竟有何魅力,能让东方闻思那个丫头,宁愿背叛本宫主也要暗中帮你一次又一次,如今,她竟敢光明正大的帮你一同对付七小蛮,你若杀不死本宫主,死的可就是东方闻思那个丫头了!”

  皇甫雷气的面色铁青,却没有像从前一样,被激怒就失去了理智,敌不动,我不动,对付白之宜,可不能只凭一股热情和怒火。

  白之宜挑了挑眉,飞身而去,还未近身,皇甫雷便感觉到空气中的流刃割破了他的身体,皇甫雷将剑一竖,击碎一道真气流,白之宜也已近身眼前,她一掌袭出,令皇甫雷感受到不小的压力,他胳膊一抻,剑锋一转,又原地一转,破了这一掌,但他腰间一痛,仍中了《残魂厉魄掌》的掌风,但好在战前自己吃了星天战研制的解药,还可保命。

  天残剑的剑气直奔白之宜的手臂而来,白之宜冷冷一笑,右手食中二指骈起,夹住剑刃,皇甫雷便近不得,退不得,白之宜却忽然间眉头皱紧,就在她打算折断天残剑时,忽感手指一阵灼热,她急忙松开,又一掌击退皇甫雷,再一看,手指落下一片红痕,方才若不是收手及时,恐怕自己的手指已被切断。

  三件邪门兵器,唯有天残剑的传说最少,白之宜本以为最好对付的也是天残剑,可她没想到,天残剑早已吸食大量鲜血和亡魂,邪气已经不比神封刀和七桃扇弱。

  “老妖妇,来啊,小爷我不怕你!”说罢,皇甫雷便举剑击来。

  白之宜感觉到皇甫雷的招式忽变,这一剑不仅来势凶猛,更是变幻莫测,白之宜竟然一时没有找到反守为攻的机会,只得一面闪躲一面寻找皇甫雷的破绽。

  忽然,皇甫雷的剑挽出一个变幻莫测的剑花,随即落下,却是方位难辨,而下一秒,白之宜竟凭空消失了,一个分身随着剑身落下烟消云散,而他收剑之时,也看到白之宜现身的方位。

  “莫非,那一招剑式便是一世葬中的《轩辕斩》?”

  “那只是小爷我根据《轩辕斩》研究的一招剑式罢了,你这妖妇想见识《轩辕斩》,那小爷就让你尝尝它的厉害!”说罢,便一剑挥出,这一招剑式竟比方才的气势更加凶猛,但却没有了花俏的动作,反而潇洒利落,但是其中,却更加变幻莫测。

  绯色的剑光咆哮而过,剑光与白之宜的《七色流光刃》交错,就像银河落九天,化作烟火散落大地。

  流光刃被卷进剑气之中,盘旋着直奔白之宜而来,白之宜面色一惊,迅速幻化出分身挡在自己面前,分身烟消云散后,只留下一片烟雾,烟雾散去,白之宜也早已不见了身影。

  “老妖妇,打不过,就跑吗?”皇甫雷愤怒的喊道,却忽觉胸口一阵沉痛,双腿一阵酸软。

  又来了,这是自己第二次使用《轩辕斩》过后的状态了,难道,还是因为自己没有练成《轩辕斩》却硬要使用,所带来的反噬吗?

  尽管皇甫风的眼睛看不见,但他对付白之宜的分身仍然轻松自如,无论是武功,还是使用兵器,皇甫风绝对在皇甫云皇甫雷之上,即便眼盲,但是一人一刀,仍旧势不可挡。

  白之宜的这些分身密密麻麻的在他周围,仅凭声音他又如何判断来自每一个方位的攻击呢?而这正是皇甫风的强大之处。

  不过忽然之间,皇甫风感觉到一个势力在他背后蠢蠢欲动,在这数十个分身中,皇甫风很快就察觉到一丝与众不同的力量,随即他便向后一仰,神封刀向后劈去的同时,直入地面,而他借力腾空飞起,腿上功夫也不弱的皇甫风,更是将众多分身踢得连连后退,而他一个凌空翻转,已经再次落入地面,拔出神封刀,携带着尘沙又是顺势一劈。

  只听一个凌乱的脚步声后退五步便稳住身形,而皇甫风举着神封刀对着那个方位,神情冷傲,却看得出他手臂的肌肉因为紧张而绷紧。zt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