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存心逗他,“我方才只说心疼你,可没说要继续做你的妻子。先前你同我嫂嫂怎么说的,你可是答应她,待我醒了之后,是去是留,皆由我做主,你不会强迫于我。”

          卫恒顿时急了,“你莫不是还不肯原谅于我?”

          “那倒不是,我只是觉得……以我这等温婉柔善的个性,似是不适合生活在皇宫里。我一直都向往那种闲云野鹤,在一处世外桃源里悠闲度日的平淡生活,温馨又宁静,不会有这许多的烦恼。”

          卫恒拥住我,毫不迟疑地道:“若是为夫让皇宫也变成一处桃源呢?相信我,往后的皇宫,绝不会再有半点波诡云谲、风刀霜剑,为夫会让它成为你的世外桃源,你只管过在里头如闲云野鹤般悠闲度日,只要有我这个夫君在,旁的一应琐事便再不用你操心,只管被为夫捧在心尖儿便好。”

          他央求我道:“阿洛,你好歹给为夫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先试上一试可好,若是你觉得为夫不能令你满意,到那时……你若想离开,我绝不拦你。横竖咱们当年是约法三章过的,你有字据为凭,也不用担心朕会出尔反尔。”

          “唔……”我故意沉吟片刻,才道:“那便先以一年为期,若我觉得子恒确是这世上最好的夫君,便再续上一年。”

          卫恒喜得在我唇上亲了一口,“多谢皇后娘娘恩典!”

          待得半晌唇齿缠绵过后,卫恒同我道:“阿洛,有一事我得先告诉你知道。那程熙,实在可恶,我是定要将他捉回来,碎尸万断,以泄我心头之恨的,只不过……你这回可还要替他求情?”

          第128章结局下

          卫恒看着我的眼神很是有些忐忑,倒是让我不忍心再继续逗他。

          “我先前替他求情,不过是为了还他曾救过我的恩德,如今我已再不欠他什么,他于我而言,只是一个投靠异族的叛国之人,陛下该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他吧。”

          见我仍是不肯唤他子恒,他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我想了想,问他:“不知陛下打算怎么把那程熙抓回来?”

          卫恒道:“不战而屈人之兵,若是能不用大动干戈逼得羯人将他交回来,那是最好。”

          “陛下如今在并州这等边塞之地,觉得羯人、匈奴、鲜卑这些胡人部族如何?”

          卫恒沉吟片刻,“虽未成气候,但已不容小觑,且他们一直对我中原虎视眈眈,大齐和这些胡族,早晚必有一战,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毕竟中原刚平定没有几年,尚需休养生息。”

          “何况,我现下满心满眼只有你,只想寸步不离地守在你身边,好生照看着你和孩子。这里毕竟是偏远苦寒之地,不若中原富庶,等你满了三个月,胎像安好了,咱们就回洛阳,那里一应齐全,也好安心待产。”

          我自然知道眼下并不宜再起战事,可一想到我离魂时曾亲眼看到的前世那些惨象,五胡乱华、中原陆沉,尸横遍野、生灵涂炭,心中便不得安宁。

          “子恒!你既已忆起前世之事,现下当知为何我要用那点按穴道的秘法避孕,这几年一直不愿同你生孩子?”

          卫恒点头道:“你曾说过,曾在梦里梦到过咱们那三个孩儿……当时我还有些不大相信,可是现下全明白了,原来上天亦曾让你梦见前世的伤心之处,痛失爱子,被人害死!”

          “难怪这些年我一直能隐隐感觉到,无论我如何爱你宠你,似乎都不能让你真正的安下心来,你似乎总在怕着什么。虽然不愿承认,可你似乎一直害怕终有一天,我会伤到你,便早早给自己备下了一条后路。”

          “朕要多谢上苍,亦给了你这许多警示!让你有所防备,才让我没有再一次失去你!你可知当我发现你没有死,只是假死时,有多欣喜若狂,这种失而复得的狂喜简直比朕当上天子那一天还要开心!”

          他说着,眸中又有些激动,情难自抑地又吻了我许久。

          等他好容易放开我,我才道:“上苍不只赐我前世的梦境示警,甚至还会让我亲眼看到前世之事。”

          “亲眼看到前世之事?”卫恒疑惑道。

          “也不知是为何,每次当我濒临死亡时,魂魄便会从身体里游离出来,竟会飘到前世的时空里,如局外人一样看着当年曾发生过的一切。”

          “子恒可还记得,这一世我初嫁给你时,对你极是冷淡?”

          “如何能不记得?我那时每夜都要为你的冷情暗自伤心。”他话音一顿,抱怨道:“可见这老天也在替你惩罚于我,赐给我的梦境是前世失去你的那一幕,直接刺激得我恨不能快些将你娶到身边,捧在掌心、含在口里,百般呵护着才好。”

          “可是赐给你的梦境却是我待你的种种不好之处,甚至是我要了你的性命,害得朕这追妻之路艰难无比。好在,最后我总算是用这一颗真心,打动了你!”

          我笑了笑,“不只是因为子恒这一颗真心,也是因为我那两次落水濒死时,看到了一些前世的情景,尤其是那些你暗地里为我所做却又不肯告诉我的付出,解开了些我前世的心结,这才能慢慢敞开心扉,许你靠过来!”

          卫恒立刻反应过来,“那这一次,你假死了三天之久,是不是……看到了更多前世的情景?”

          我点了点头,“前世我最大的心结便是你我夫妻七载,我又为你诞下琮儿,为何你竟能狠心,因为那些谗言,便一杯毒酒赐死于我。所以即便你我这一世再是恩爱情浓,我也仍是提早备下了那假死之药。”

          卫恒攥紧了我的手,静静听我往下说。

          “这一世你待我的好,种种深情蜜爱,我都看在眼里,自然更是疑惑为何前世你要那样待我?后来你曾告诉我在你的梦境里我是自戕而死,就更让我心生疑窦,为何在我的梦里我是被你赐死,可到了你的梦里就成了自戕?这当中必定有什么蹊跷!”

          “而这一次,在我假死离魂之后,终于看到了所有的真相。”

          “子恒,就像你想的那样,我舍不下琮儿,根本不会主动自尽,是温媪她假传圣旨,说你赐我毒酒一杯,让我自证清白,其实那酒里放的是迷药,将我药晕了后,温媪动的手,做出一副我是自尽而死的假象。”

          卫恒这才知道前世我“自戕”的真相,恨得咬牙切齿道:“早知这温媪如此恶毒,喂狗简直是便宜了她!”

          “她之所以帮着吴良和吴宛兄妹,是因为她是她们的亲生母亲。她当年受不了正妻的凌虐,舍了两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儿,不知怎的,到了卫府做了乳母。所以当她认出吴良兄妹是她的孩子后,便想要竭力补偿他们,甚至为了这份母爱不惜违背自己的良知,却不知,她此举带来的是何等的惨烈的后果。”

          见我面容悲戚,语声沉重,卫恒不由问道:“莫非她此举,除了害了你我性命外,还有什么更大的祸患?”

          我看着他,想到那些凄惨的后事,忍不住落下泪来。

          “子恒,我不只看到前世你我生命的终结,我还看到在你这个大齐皇帝死后,吴良篡权夺位,琮儿被他们兄妹给逼死……到了后来,吴良竟然勾结异族,引狼入室,以致狼烟四起,中原陆沉,死在胡人铁蹄之下的百姓几有半数之多……”

          卫恒心疼地替我擦去脸上的泪,郑重道:“这都是前世,这一世必不会再这样!”

          “子恒,上苍绝不会无缘无故让我看到前世百年间的光景,我甚至觉得你我得以重生,不只是为了改变我们前世爱而不得,不能长相厮守的可悲命运,更是为了改变大齐的国运,让这中原的大好河山不会沦为异族之手,让我大齐的百姓不会流离失所,成为胡人刀下的亡魂,白骨累累,不得掩埋……”

          卫恒抱住我,“阿洛,朕同你保证,朕定会提早防范,勤修武备,断不让前世的惨状在此世重现!”

          于是我便欣慰的发现,到了第二日,卫恒便不再一天十二时辰寸步不离地守在我的床边,而是会抽出几个时辰去视察边防,召集幽、并二州的守将商议今后抵御胡人的方策。

          只是每到我用膳喝药的时候,他总会匆匆赶回来。且无论是饭菜也罢,还是汤药也好,只要是进到我口里的东西,他都会替我先尝上一口。

          初时我不以为意,后来见他次次如此,便问他为何要这样做,他便凑到我耳边小声告诉我,原来他是因为我好几次险些被毒死,心中阴影深重,生怕万一再有人想毒害我,即便命宫人试过毒了,他却仍不放心,非要自己再试上一次。

          我既觉甜蜜又觉得恼人,“陛下这么做,就不怕万一真替妾身挡了毒,留下我们孤儿寡母要怎生过活?”

          卫恒摸摸鼻子,安慰我道:“朕试之前,已经有五名宫人试过了,不会有事的。”

          可他虽这样讲,一到用膳的时候,仍是会多此一举的再去试那第六次。

          也不知卫恒用了什么手段,一个月后,程熙被羯人的左汗王五花大绑的送了来。吴良则在逃往匈奴的路上被他派去的虎贲卫给抓了回来。

          我并没问他最后是怎生料理的这二人。我这夫君,最是爱恨分明,且又小心眼儿爱记仇,吴良和程熙俱都犯了他的大忌,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可想而知,其下场会是何等之惨。

          此时,我已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精心调养了这一个多月,胎像总算是安稳下来,再不会有滑胎之虞。

          卫恒嫌并州苦寒,怕冻着我,便想带我回洛阳。我推说洛阳路途太远,且我想念邺城,想到邺城待产。

          邺城到并州并不十分遥远,可因着我有孕,卫恒足足花了半个月才将我送到邺城。我本想让他再回并、幽二州去继续商讨抵御胡人之策。

          他却说什么也不肯离开我,说是为了给荀渊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他已将荀渊调到边塞,他这个天子只统观大略,具体如何布防练兵、修筑工事等琐事,全都交给荀渊去料理。

          随着我的月份渐大,我不由庆幸,幸好有他陪在我身边,不然夜里睡得腰酸背痛时,总不好要嫂嫂来帮我翻身、揉腿。

          生产时有他在一旁握着我的手,更是给了我无穷的安心和勇气。

          当他激动的抱着刚出生的女儿给我看时,面对这个失去过一次的长女,我忍不住喜极而泣,他顾不得擦去他眼角涌出的泪,只顾去吻我的泪,动情道:“阿洛,这一世终于不一样了!咱们会有第一个孩子,有琮儿,再有第三个孩子,前世的那些遗憾都会在今生得到圆满!”

          “这一世,咱们恩爱相守,永不分离!”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