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47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就是魔头。”王超很干脆地承认了李英琼的指控,笑道:“那么,对于我这个魔头,你有什么想法?”

          “我要杀你。”李英琼深吸口气,剑指王超:“我誓杀你!”未完待续。。

          :十二点以后还有章,补昨天欠的

          183逆我必杀

          “杀我?”

          李英琼的话,让王超阵好笑。个不小心,就习惯成自然地说出了口反派腔:“你知道我是谁吗?”

          “正因为知道你是谁,我才非杀你不可。”李英琼眉宇之间,杀机凛冽:“我的剑,专斩你这种魔头!”

          “笑话!”王超哂然笑,用手指指脚下地面,道:“你既知我是谁,那么便该知道,谁是这里的主。”

          他又指指天空,“在外界,我尚不算权倾天下。但在这里,我便是主,便是天!”

          许是被王超营造出来的气氛感染,李英琼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之前的攻城血战中,某位试炼者临死之前说过的句话。

          想起那句话,李英琼便觉特别符合现在的氛围,顿时将那句话脱口而出:“你是天又如何?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今日,便是要斩你这主,逆你这天!”

          本来因王超过于普通的形象,与李英琼臆想中的魔王形象相去甚远,致使她战意缺缺。

          但现在几句话说,特别是王超那句充满反派气质的“我便是主,便是天”,下就把李英琼的杀气战意给激了起来。

          “真是愚蠢。”王超不由笑了:“曾经也有个修士,在我面前大叫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你猜他最后是个什么下场?”

          李英琼深吸口气,语调铿锵地说道:“或许逆你之人,都已死去,或许我李英琼。也将死去。但我不畏死,道之所在。百死不辞!”

          “说得好!”王超哈哈笑:“好个道之所在,百死不辞!果然不出我所料。你李英琼,就是个顽固不化的死硬分子。既如此,我也没什么可多说的了”

          听王超说到这里,饶是李英琼意志坚定,悍不畏死,又给他激起了杀气战意,也不由自主地浑身僵,心头升腾起股难以言喻的紧张。

          她知道,不管自己意志有多坚定。都不可能是王超的对手。就像他说的那样,他才是这里的主,这里的天。他的意志,便是天条。

          修道之人,顺应天意。逆天说,纯属无稽。

          修行有成,长生不死,也不过是跳脱出轮回而已,仍在天道之中。

          你成仙也好。不成也罢,天就在那里。你生也好,死也罢,天还在那里。天道高悬。亘古不变。意志再坚,实力再强,又岂能当真与天争锋?

          在这由魔头创造的世界中。他便是天,便是道。便是主宰切的至高。

          李英琼不奢望能战胜他。

          她知道旦自己向他挥剑,那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将腔热血,染红他的衣襟。

          战,就是死。

          李英琼天杀降世,好战好杀,与普通的修道求长生之人截然不同。

          但即使不畏死,明知是死时,她芳心之中,仍油然而生分紧张,丝恐惧。

          不过无论是紧张还是恐惧,都动摇不了她的意志。

          她甚至不等王超说出对她的处置,便先出手了。

          剑诀引,紫郢腾空,化作紫色长虹,挟无坚不摧之剑意,朝王超当空斩去。

          &

          b她以先出手,以示不对王超屈服。

          以示她之死,是缘于对“天”挑战,而非“天”高高在上地定下判罚。

          其秉性之刚烈,如其剑,堂堂煌煌,宁折不弯。

          剑气凛冽,紫气煌煌。

          王超负手卓立,嘴角含笑,淡看剑光。

          煌煌剑气袭至眼前,他方才慢条斯理地伸出只手,徐徐点出指。

          这指,云淡风轻,无有丝毫异相。这指,亦未与剑光相触,但那能劈山斩岳的煌煌剑光,便像是雾遇狂风,雪遇骄阳,刹那之间,消失无痕。

          剑光剑气,乃至那把紫郢剑,全都消失在王超这轻描淡写的指之下。

          李英琼甚至没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本已被她祭炼如意的紫郢剑,便已经与她断绝了心灵上的联系。

          心神相连的紫郢消失,联系断绝,李英琼顿觉心头空了块,俏脸唰下变得雪白。

          头也像是中了记闷锤,颅中轰轰震响,阵阵炸痛。

          剧痛之下,她闷哼声,踉跄后退两步,鼻窍之中,滴落刺目鲜血。

          李英琼抹去鼻血,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门,站直身子,瞪大因剧烈头痛而隐隐发红的双眸,毫不畏惧地直视王超,道:“你把我的紫郢弄去哪里了?”

          “当然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王超道:“关于此方世界的真相,你当隐有所觉。这个世界所有的切,神仙凡人妖魔鬼怪草木滴水微尘都是由精神力形成。而形成这个世界的浩瀚精神力,全受我掌控。你的紫郢剑,甚至你本人,也是源自那精神力。

          “你因进化出自我意志,构成你身躯的精神力,由是脱离我掌控。但紫郢等属于你的法宝,虽与你心神相连,但毕竟不是你的本体。所以我便令它回归本源了。由仙剑形态,回复成最初的精神力,融入了这方天地之间。”

          看着似懂非懂的李英琼,王超笑了笑,又道:“至于你,虽然身躯已不受我掌控,但我要抹杀你,亦不过是弹指之劳。所以你应该庆幸,并感谢我的仁慈。毕竟直到现在,你还好好活着。”

          “可我并不觉得,这样活着很有趣。”李英琼咳嗽两声,吐出口血沫,抹了抹嘴角,毅然道:“在被你主宰的世界里活着,我宁可死去!”

          “那可由不得你。”王超道:“在我的世界里,你生死由我掌控。记住,我赐你死,你才能死。我不赐你,你便只能活着。想死都没法死。”

          “我不信!”李英琼骄傲地笑,“我不是你的对手,你弹指便能取我性命,与你战,实属徒劳。但我不信,我连以死抗争的权力都没有!”

          说罢,她轻哼声,鼻窍射出线金光,正是太白金刀。金刀闪,回削她玉颈。她面不改色,傲然直视王超,竟真想以金刀自斩首级,以死相抗。

          王超轻笑,伸手指,太白金刀便像紫郢般,突兀地消失。缕凛冽刀气,不过斩落李英琼几根发丝。雪白玉颈之上,无丝伤痕。

          心神相连的太白金刀消失,李英琼本就雪白的俏脸上,再失几分血色。她娇躯剧颤,弯腰急喘,眼耳口鼻,俱都溢出细细血丝。

          “事实胜于雄辩。”王

          超微笑,“你看,你死不了。”

          “你到底想拿我怎样?”连以死相抗都办不到,饶是李英琼意志坚定,也不由感到阵绝望。这句话出口,语气里已有了丝软弱的味道。

          当然,这软弱并非妥协。只是因自身实力弱小,自然产生的丝情绪。

          “这个问题问得好。”王超想了想,说道:“作为个有着自我意志的真实生命,留你在此方世界中,显然是不妥当的。毕竟目前你还是独无二的。而你,显然也是不愿留在这个受我操纵的世界中。”

          李英琼冷笑:“说来说去,你不还是要杀我吗?那为何不干脆点,让我自行了断?还是说,只有你亲手杀我,才能彰显你的权威?”

          “你想多了。”王超失笑,摇头道:“李英琼,自我现身起,好像从未说过要杀你吧?”

          李英琼呆,仔细回想,王超虽反复强调过杀她只需弹指,但还真未说过定要杀她的话。

          王超继续说道:“反倒是你,无缘无故就对我喊打喊杀”

          “我要杀你,怎是无故?”这下李英琼不服气了,辩道:“你这样的魔头,难道还不该杀?”

          “好吧,算你说的有理。”王超想了想,承认自己所行诸事,确有被侠士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资格——在这点上,他还是比较坦率的。

          李英琼还以为王超要狡辩番,早罗织了肚皮的语言,就待将他驳个痛快。哪知道王超居然这么痛快就认了,时不由张口结舌,颇有种拳落空的失落感。

          “除魔卫道,固是正道本份,也值得赞扬。但若实力不济,除魔不成反被操,那也怨不得魔头,你说是不?”

          王超笑吟吟地说道:“本来,我是打算无条件放你的。不过本尊向来有个原则:逆我必杀。对于女子,则有必杀必睡两种做法。李英琼,你说我是杀你好呢,还是睡你好呢?”

          李英琼眼中闪过抹羞愤,抗声道:“你杀了我算了!”

          “杀你吗?”王超认真考虑番,道:“你让我杀我就杀,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我还是睡你好了。”

          “你”李英琼气得浑身发抖,本因心神受创而变得煞白的俏脸,此时又变得通红如血,“你这魔头,休想染指于我!我,我宁死也不受辱!”

          说着,就想自爆丹田。

          但王超只是笑吟吟看了她眼,她浑身法力,便丝毫不得运转。不但法力被禁锢,儿时练武练出的身气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身子软绵绵的,比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深闺大小姐还要软弱无力。未完待续。。

          :第二更完成,求个票

          虫族碾压修真世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