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3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手,这才无意间失手将之杀死,那样顶多受点惩罚罢了。”思索既定,李姓修士双眼中寒光闪烁,直握紧的左手微微张开,透过手指间的缝隙,可以看到,他的手中有着银色光芒闪现。

          “佩服佩服,真不愧是五行之体的仙胎资质,这么短的时间便有如此修为。”

          李姓修士边假意恭维,边悄悄将左手藏于身后,手掌轻轻挥,五道银光迅速从其手中射入地面,消失不见。

          而他嘴里却是继续说着,“你个人独自修炼都能有此成就,如果跟我们回去,有谷主他老人家亲自教导,必然前途无量,百年时间成为这修真界的巅峰存在,也是很有希望的。我知道你曾经加入过‘飘云宗’,不过现在他们已经覆灭,而且,‘飘云宗’有眼无珠,竟然将你这种天才贬为外门弟子,你又何必对他们如此忠心呢?”

          “哼!”邢易冷哼声,并没有回答,他自然对‘飘云宗’没有多少感情,但是却也不会因此就跟眼前之人有什么瓜葛。别的不说,单单乾云师兄就是死在这些人的同伴手中,仅此项邢易就已经将之列入到敌人的范畴。

          同时,邢易的心中,也是警惕之心大起。

          “他刚才悄悄将手背到身后,不知有何目的,修真者手段千变万化,我必须要时刻小心才是。”邢易并没有多少与修真者战斗的经验,自然要加倍的小心谨慎。

          “不识抬举,那便死吧!”李姓修士突然脸色变得狰狞,操控飞剑再次向邢易攻来,而这次却并非直刺,而是在空中以种诡异的曲线前进,邢易时间根本无法判断这飞剑会从哪个角度攻击。

          不过,也正为如此,飞剑的攻击速度便慢上了许多,邢易奋力后退,时之间倒也给自己赢得了不少的时间。

          边后退,邢易边紧紧盯着那不断靠近的飞剑,心中努力思考着各种对策。

          “不行,这样根本不行。”没有多少战斗经验的邢易,思考了十余种抵挡之法,但是都感觉起不到什么作用。

          眼看飞剑即将临身,邢易终于停了下来。

          如果直后退,那么抵挡起来将更加困难。

          “既然如此,那就以不变应万变。不管你攻击轨迹如何变幻莫测,终究还是要攻击到我身上,我就只要将周身的要害防御好便行了。”在这刻,邢易终于做出了决定,虽然被动,却也是目前唯有用的方法。

          瞬间,邢易全力催动体内能量,只见其浑身白色光芒大放,将之重重罩在其中,就仿佛颗人形的太阳般。

          “喝!”邢易声大喝,双手同时迎向已经近身的飞剑,此时飞剑攻击诡异飘忽,虽然近在眼前,但是邢易却仍然分辨不出其究竟会攻击在哪处,只好主动双拳迎击而上,即便无法挡住,也好有回转余地。

          “就是现在!”看着邢易出拳迎击,李姓修士却是诡异笑,给飞剑快速施加了个回收的法诀,便瞬间放弃了对飞剑的控制。

          而在同时间,他的右手中,却是突兀出现个银白色锥状物,小手指粗细,半寸左右长短,通体有着神秘符文。只见他将此物握在指尖,口中默念口诀,指尖道灵光射入其中,猛然张口大喝声:“小子,死去吧!”狰狞的脸上满是阴谋得逞的得意笑容。

          李姓修士此时手中所持之物,正是他压箱底的套法宝——“子母追魂钉”,套共有六枚,五枚子钉枚母钉,依靠母钉可以控制五枚子钉进行攻击。他刚才将五枚子钉悄悄打入地下,之后才发动飞剑攻击,故意使飞剑攻击轨迹多变,同时速度放慢,目的就是吸引邢易的注意力,而他的杀招,其实是通过地底偷偷到达邢易身下的五枚子钉。

          “嗯?”眼见即将临身的飞剑突然微微颤,竟然倒回而去,邢易不禁呆,但是很快便明白其中必定有诈。

          “不好,竟然是这样!”突然,邢易双脚感应到地面之下正有着五道微弱的能量闪电般飞窜上来,邢易立刻知道了对方的意图。

          然而,此刻却已经来不及躲避,邢易双拳蓄势迎击对方的飞剑,此时招式出,急切间根本无法收回。

          无奈之下,邢易只好顺势向前扑去。

          “哼哼,躲不过去的。”李姓修士却是心中冷笑,看着邢易努力闪避,而他的心中,却是不以为然。

          他对于自己的法宝可是信心十足。

          “噗”“噗”“噗”“噗”“噗”

          五道闪着银光的追魂子钉几乎瞬间便从地面飞快射出,直向邢易而去,瞬间便撞击在邢易的护身白光之上。

          第百十七章死亡危机

          “邢易师兄!”

          泠欣在远处看到邢易遇到危机,不由地大惊失色。

          此时,泠欣早已经退出了战斗,正站在旁为小三掠阵。

          自从刚才两名敌人决定使用底牌之后,李姓修士是拿出了“追魂子母钉”这件攻击法宝,而那名吊楣修士,则是使用了个防御法宝,以他练气中期的修为,泠欣的攻击根本就连他的护罩都攻不破。

          如此来,那吊楣修士便可以专心攻击小三,完全不用去管泠欣的马蚤扰。

          攻击既然无用,泠欣便自觉地退出了战斗,但是她却并没有独自逃走,而是留在了原地。

          此时,小三人独自面对吊楣修士,压力顿增。无奈之下只好使用出自己的绝招。

          只见小三浑身红光大放,攻击威力立刻飙升了近乎倍,吊楣修士时间倒也无法取胜。可是,当泠欣转头看向邢易这边时,却是发现五道银色光芒从地底窜出,直接撞击在邢易的护体白光之上,她不由惊呼出声。

          邢易没想到这攻击来的如此之快,他身体刚刚前倾,五枚闪着银光的追魂子钉便已经近身,根本就无法躲避。

          危机时刻,邢易却异常地冷静,既然无法躲避,那么,就尽量想办法将受到的伤害减到最小。

          “共有五道银光攻击,分别攻击向我的头部胸口腹部以及双腿。”邢易的灵魂何其强大,瞬间便将这切分析地清清楚楚,“我站在地上,攻击双腿的银光肯定首先到达,那两个根本就不可能躲过,而攻击腹部胸口和脑部的银光到达时间却会稍微延后丝,那么,就努力防御这三道攻击。”

          追魂子钉的攻击速度虽然快,但是也不及灵魂思考的速度快。在五道攻击飞出地面的瞬间,邢易便想到了应对之法。

          “呼!”

          邢易直接将包裹全身的白光护罩收缩至左右双臂。

          他知道,如果将能量分散全身,那么防御自然大减,肯定无法抵挡这银光的攻击,不如集中与双臂,反而能有线生机。

          “噗!”“噗!”

          邢易收回护体白光的同时刻,两道银光同时刺入他的双腿小腿处。

          “哈!”邢易笼罩着厚厚白光的双拳瞬间与那攻击向腹部和胸口的两道白光碰撞在起,虽然追魂子钉攻击力惊人,可是邢易全部能量都分布在双臂之上,却是仍然将两枚子钉挡住;而同时,邢易更是借助这次强力碰撞的反震之力身体瞬间后仰,那从下方点射而来,攻击向他脑部的最后枚子钉,则是擦着邢易的下巴尖飞入了高空。

          “竟然让他躲过去了?”李姓修士看到邢易只是双腿被贯穿,下巴上留下道伤口而已,不由眼睛眯,心中也在感叹邢易反应速度之快。

          “可是,你双腿已废,无法躲避,看你怎么躲过下次的攻击!”他双目寒,立刻又个法诀打入手中的母钉。

          五枚子钉受到母钉召唤,立刻返回围绕在其周围。

          “呼——”远处看到这幕的泠欣不觉长舒口气,脸上也露出了喜色,“邢易师兄真是厉害。”

          刚才,她还真的以为邢易会就此陨落呢。

          “可是,邢易师兄他两腿受伤,这下麻烦了。”凌欣想到此,脸上刚刚绽放的笑容瞬间被更加深重的担忧所取代。

          “如果不是我灵力消耗太大,倒是可以使用我的‘金御灵珠’帮邢易师兄抵挡。可惜”

          在小三和邢易到来之前,泠欣就是依靠“金御灵珠”抵挡住了三个敌人的攻击。

          以她的修为竟然能够同时抵挡三个人的联手攻击近半刻钟,“金御灵珠”的防御力可想而知。

          可惜,此时她灵力消耗过巨,已经无法顺利催动这法宝,而她炼化的法宝,邢易也是无法使用的。

          “砰!”邢易跌倒在地,他的双腿被贯穿,自然无法站立。

          点了伤口处的几处大岤,使得血液不再流出,可是此时他却也几乎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曾在床上躺了三年的邢易,对于双腿受伤无法行动,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如此来,定然无法抵挡对方的下次攻击,他的心中就生出了巨大的恐慌。

          “如果我死了,我妈妈她怎么办?”此时,邢易想到的就只有,如果自己死了就再也无法返回家乡,这让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

          “如果,如果他们真的只是想让我加入他们。那么,为了妈妈,我也可以忍时的屈辱。可是,刚才他的攻击,明显是想置我于死地!”

          邢易冷眼看着那操控着母钉,正在酝酿下次攻击的李姓修士,心中知道,就算此时答应跟他们走,也绝对无法幸免。

          邢易可不是那种死脑筋,他本来就对‘飘云宗’没有什么感情,所以对于灭掉‘飘云宗’的这个未知的势力也没有多少的仇恨。虽然乾云的死与这股势力脱不了关系,但是直接的元凶却是当时的那两个修真者,如果要报仇,邢易也只会寻找那两个人而已。

          如今面临生命威胁,如果投降能够换来安全,他当然不会犹豫。对他来说,能够活着回家见妈妈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背叛师门怕死投降这样的臭名,他倒也不是那么在乎。

          “大丈夫自当能屈能伸。”这便是邢易的想法。

          可惜,他却明白,眼前的敌人是定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投降根本无用。

          而此时的李姓修士,正指挥着五枚子钉在空中彼此交错飞转,似乎是在排演某种特殊的攻击之法。

          “他似乎信心十足啊,甚至都不那么急切的攻击了。”邢易嘀咕着,他也知道,下次的攻击,自己能够挡下的几率,不足半成。

          终于,那李姓修士停了下来,望向瘫坐在地的邢易。

          “哈哈,亲手击杀个绝世天才,真是让人开心的事情。为了庆祝这个历史性的时刻,就让你见识下我‘子母追魂钉’的真正攻击!”李姓修士的声音在邢易耳边响起,显然是施展了传音之术。

          他可不会将这话大声地喊出来。

          故意击杀谷主要的人,那可是大罪。

          “哈哈哈,看我的‘天煞流光破’,去死吧!”在李姓修士张狂的大笑声中,五道银色流光再次飞射而至。

          然而此刻,双腿受伤的邢易根本无法施展身法进行躲避。【本文已经在澄文签约,喜欢本文的朋友可以到那里关注后面的内容,谢谢!】

          手机通神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