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10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伙,再睁大他们的狗眼看看,这种侮辱,我绝不要再承受第二次。在我没有成为内宗弟子之前,我绝不会再来这练武阁次!”

          “叶老头,你等著,你不是说我通不过考核吗,那我就通过给你看,你不是说我成不了内宗弟子吗,那我就成为内宗弟子给你看!”

          “总有天,我会回来的!”

          冷冷笑,叶白收拾自己的心情,转身离去,向著自己的居所回走,脸上的神色已经变得片坚毅,在心中却暗暗的道:“叶老头,你觉得我没有成为内宗弟子的机会了,但是你不可能知道,我已经快达到玄气八层的巅峰了吧,只要努力点,再努力点,三个月后,我定能成为内宗弟子,到时候,我到要看看,你脸上那是什么表情!”

          ,!

          第四章八层玄气

          “玄气八层!”

          念及此,叶白暗暗咬了咬牙,心头却不禁片火热,在这外宗,只怕也没有个人可以想到,他们眼中自己这个,既没有资质,又缺乏丹药辅助修炼,更加没有靠山,乏人指点的自己,竟然也可以修炼到玄气八层这个地步吧。

          玄气至十层,是玄者的境界,当玄气修炼到第十层巅峰,就能玄气化液,开始尝试冲击玄士的境界。

          而旦成为玄士,不论资质,出身,地位如何,都会自动升级为内宗弟子,享受家族供奉,获得家族配给的丹药,功法,师长指点,旦立功,甚至还有可能获得珍贵已极的玄兵武器。

          那是每个玄士生中必不可少的东西,而普通人,可能辈子也没有机会见上次。普通的凡兵武器,是根本承受不了玄士体内那种强悍玄气的冲击的,旦多贯入丝就可能崩溃,根本发挥不出玄士真正的实力。

          所以,好点的玄兵,向是每个玄士生之中最渴望得到的东西之,更别提还不曾拥有过玄兵的叶白等人了。

          现在,他们这些普通弟子,除了少数几个家资殷富的人,其他人都是和叶白样,什么也没有,丹药,功法,玄兵,还有前辈的指点,可是在此之前,他定要积攒到到五百点的贡献点,只有那样,他才能在三个月后,在家族的兑换大典上,凭藉著这些积赞下的那些贡献点,去玄武阁中换取到套灰阶低级功法。

          套玄者冲击到玄士关口,必须的属性功法。

          握了握拳,叶白加快了脚步,再次经过前院的那座汉白玉石广场,那栋厚重古朴楼阁,仰望了眼楼阁上三个飞鸟篆体的“玄武阁”三字,略微停顿,叶白随即以更加坚定的脚步向著自己的居所走去,不会儿,就再次转过那条阴暗陈旧的小弄,来到自己居住的小屋前。

          推门而入,屋内切如常,叶白走上前,依旧在昨晚练功的那个蒲团上盘膝坐好,胸膛起伏,良久,他终于彻底平静了下来,今天发生的这个小插曲,只不过是让他对自己的向道之心更加坚定了步。

          义无反顾,九死无悔!

          叶白知道,刚才那人只不过是个小角色,依仗著其妹夫的点关系,在这外宗狐假虎威,如果他妹夫真的有权力,早就把他调到那些肥缺上去了,哪里还会在练武阁那种没有点油水的地方,需要擅改家规的地步,但就是这样的个人,也可以对自己指手划脚,并把自己屈辱的逼退。

          如果自己刚才个忍不住对他动手,只会更趁他的意,自己必将被逐出外宗,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了那样个人,不值得。

          所以,他忍了下来,并转身就走,就算是练武堂的剑术讲师叶美竹呼唤,他也没听。

          虽然在那个时候,他完全就能跟在叶美竹的身后进去,料定那马脸老头也绝不敢拦,可是,他不能忍受自己需要靠个女子来保护,所以他宁可离开,也要发誓,总有天,他要自己堂堂正正,无人敢挡的走进练武阁,而不是像今天这样,或者离开,或者躲在个女子的身后走进练武阁!

          “如果我有玄士的实力,如果”

          想到刚才那马脸叶老头看向自己时不屑的神色,讥嘲的话语,叶白的心便是阵刺疼,“没有金钱,没有地位,没有靠山,没有实力什么都没有,你这样的人,也配进练武阁?”

          “不错,这些我的确都没有!”

          “可是,我有毅力,有坚持,有永不屈服的奋斗!”

          “还有幻心草可以提升我的实力!”

          “我不会输于每个人,绝对不会!”

          “叶老头,你等著,等到我成为内宗弟子的那天,我定会回来的!”

          叶白心中狠狠的告诉自己,长长的吁了口气,其实,刚才他不是给不起那个钱的,这些年,随著他实力的提升,捕杀凶兽也越来越容易,总会得到些好东西,这些东西无法兑换成贡献点,但却可以卖成银两,比如些凶兽的皮毛,骨肉,甚至鸟类的翎羽,都是好东西,勉强也能维持叶白的收支,并有定盈余。

          十两银子,他并不在乎。

          但是他不愿意给。

          给了就代表屈服,但叶白却是个天生傲骨的人,他的骨头可以折,可以断,可以碎,但是不会屈服,连命运他都要反抗,又怎么可能会屈服在这样个连老命都快入土半截的老头子手下!

          他也并不是害怕叶老头,或者害怕其他的那个外法堂的执事妹夫,如果他第魔法师最新章节显露出自己的实力,就算是外法堂的执事也不敢如此不明不白的对付自己,公然破坏家族规矩。

          可是,他愤怒的是,那种被人看不起,被人用种卑贱鄙视的目光瞧著,的那种感觉,那种屈辱,今天,叶老头可以如此对待自己,那么明天呢,这个世界上,势利的人太多,狗眼看人低的人也太多,唯能够改变的,就只有提升自己的实力,当自己成为个拥有实力的人,势利的人会像苍蝇样围上来,狗眼看人低的人会变得比谁都谄媚!

          说到底,切还是自己的实力不够,如果自己拥有强大的实力,这种事情就再也不会发生!

          想到这里,叶白忽地咬牙,伸手探入怀中,将那个包有两株半幻心草的小布包再次拿了出来,脸色阴晴不定,渐渐的,他的面上现出坚毅的神色,伸手,竟然拿出昨天留下的份,张口纳入喉中,随即闭上眼睛,再次的修炼起来。

          虽然昨天已经服食过了,可是今天,他胸中憋著口气,这口气不吐出来不快,久积伤身,日后会阻碍到他的修炼,而现在解决这口气的最好办法,莫过于再经历次痛苦,将这些闷气冲掉,化作动力,所以他再次的闭目的修炼了起来。

          片刻之后,叶白的额头之上,再次滚落黄豆大小的汗珠,这次的痛苦,较之昨晚那次,更加剧烈,更加迅疾,因为昨天晚上已经服食过了次,今天是连续的服用,这种痛苦更是加倍的,令人难以承受。

          不会儿,叶白的整个人,便仿佛是被大水捞起样,浑身湿汗,肌肉抽搐,面容扭曲,皮肤血红,似欲炸烈开来,些地方,已经开始渗出血珠,而他的手臂上,更是青筋暴起,仿佛条条虬龙,纠结扭动,看起来令人触目惊心,不敢再看。

          而此刻,在叶白的身周,丝丝游离在天地之间的细微元气,仿佛被什么东西大力拉扯般,最后个个仿佛|乳|燕投林,化作缕缕的白色雾气,快速的融入到他的体内,而刚服下的那小截幻心草,也开始融化,最后变作缕更大的白色元气,顺著那些天地元气而动,慢慢散入叶白的骨赂,经络,血肉坚固丹田,蕴养气海,叶白的头上开始冒出丝丝缕缕蒙蒙的白气,整个人就像从水中打捞出来的般,就这样,时间仿佛没了意义,刻钟,两刻钟,个时辰,两个时辰,晚上的时间,很快的就过去了。

          忽然,静坐中的叶白浑身阵剧烈的抖动,全身上下气息仿佛鼓风箱般的涨缩,“轰”的声,所有的天地能量消失,叶白睁开了眼来,脸的疲惫,然而脸上却满是喜色。

          “八层巅峰,个月了,自己终于从玄气八层的高级阶段突破到了玄气八层的巅峰,再有步,我就能进入玄气九层!”

          “整个外院,只怕也没有个玄气九层的弟子吧!”

          “就算是内院,达到玄气九层的,也不会超过三个人!”

          叶白没有想到,这次的意外事件,竟然使得自己举突破,凭藉著那株四分之截幻心草的药力,举冲击了玄气第八层的巅峰阶段,距离玄气第九层,已经真正的只有最后的步之遥。

          喜悦过后就是虚脱,叶白几乎是瞬间软倒在了起上,四肢僵硬,衣物尽湿,不少的地方更是被血珠染红,就连根手指都动弹不得了。

          这就是连续服用幻心草的后果了,没有几个小时的静养修复,叶白是别想再站起来了,这个时候可没有人来帮他,苦笑了下,叶白也只有无可奈何的继续躺倒在地上,默默的品味起自己这玄气八层巅峰所带来的好处了。

          体内的玄气体积明显涨大了圈,颜色也从淡白色变成了深白色,据说,旦玄气突破第九层,深白色就会向|乳|白色转化,到了第十层,更是近乎透明,而旦进入玄士阶段,玄气化液,那就是浓度达到了定的程度才能做到的事情了。

          数个时辰之后,叶白终于手指动,随后,左手臂开始有了知觉,再慢慢的,两腿也渐渐从深度麻痹中恢复过来,但还是又酸又疼,但是,总算能起来了,叶白伸手撑,强忍著钻心的剧痛,将身子从地上爬起,盘膝在蒲团上坐好,默默的静养休息起来。

          这实力是提高了,可对自己身体造成的损害也不小,不立即运转功力修复,只怕会带来些什么后遗症,那就不好了,幸好叶白对这种事情的应付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再过数个时辰,叶白从地上跃而起,整个人已经重新变得神彩熠熠,浑身再次的充满了气力。

          精神饱满,身心皆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

          ,!

          第五章进山

          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却已经到深夜了。

          忽然,阵凉风吹来,叶白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湿黏黏的,还有阵低低的恶臭味传来,却是突破到玄气第八层巅峰时洗经伐骨所带来后果了,叶白登时阵苦笑,推开门,走了出去,来到个湖边,跳下去浑身清洗了遍,换上件干净的衣袍,这才感觉浑身轻爽,简直欲要乘风飞起般。

          这就是实力提升带来的好处了,这种感觉,个人辈子能经历几次,简直就是不虚此生。

          叶白站在湖边,好好的感受了半晌,直待风吹衣襟,感觉到全身干爽得透了,夜中带来阵清寒之意,叶白甩袖,微微笑,迈开大步,走了回去。

          夜无话。

          当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第缕阳光照射到叶白面前,叶白就自动醒了过来,起身,全身上下的骨头就都发出阵“噼哩啪啦”的清脆声音,仿佛竹筒炒豆子般,直到半刻钟才停歇下来,十五天在外的伤势疲劳扫而空,仿佛根本不曾存在过般,整个人如同柄出鞘的利剑,充满了种锋芒毕露的气息。

          “今天不能去练武堂了,本来还要休息几天,却夜实力提升,伤势全无,精神也恢复到了最为巅峰的状态,还不如继续进山猎兽采药,补足那五百点的贡献点!”

          伸手掏出铭卡,叶白看了看上面显示的个数字,“三百八十五点,距离本灰阶低级功法五百点的数字,还差百十五点,如果按照以前的速度计算,我还需要年的时间,才有可能凑足”

          “但是,现在我实力提升,应该可以去更加高级点的地方了,获得家族贡献点的速度应该也会提升些,而距离家族兑换大典,已经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啊!”

          想到这里,叶白不由得低低叹了口气,默默的想道。

          “三个月,百十五点,换在以前绝不可能,但是我却是等不及了!”

          “时间不等人,如果错过这次,再想进去玄武阁,就又要等上年!”

          “可是,我却没有这个机会了,所以,这次的机会断断不能放过。”

          “如果最后真的没有办法,说不得”他的目光不由得扫了眼那被自己重新漆了遍的木床,落在那藏有三块寒光奇铁的暗格上方,但是,瞬间他又猛然摇头:“不行,不到万不得已,这寒光奇铁决计不能取出,旦暴露,到时侯别说灰阶低级秘笈,丧命都有可能。”

          “所以,这次,只有靠我自己,不要想著偷懒,三个月,换作以前是没有可能,但是,我现在已经是玄气八层巅峰,努力点,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

          握了握拳,叶白对著自己打气,目光变得坚定起来,放弃了打寒光奇铁的想法之后,他彻底紧迫起来,知道时间不等人,于是不再犹豫,推门而出,出门的瞬间,他的脚步在地面块地砖之上隐晦的踩,登时屋内地面之上,隐密的弹起几条微不可察的细线,如果旦有人闯入屋中,立马触发。随即,他才关上门,确认自己没有什么遗漏之后,这才满意的笑,向著城中走去。

          日之计在于晨,这个时刻,街头各种卖小吃的摊位就都已经摆了出来,豆浆,油条,烧饼,包子各种食物的香气混和在起,直往人的鼻孔中钻。

          叶白随手买了几个包子,两根油条,裹了裹腹之后,想了想,转身,朝著临街家看起来很是有些年头的药店走了过去,药店掌柜是个白胡子老头,看到他过来顿时不由笑,远远的就朝著他喊道:“叶小哥,你又来买药了?这次是要些什么,还是只要跌打药和解毒散这两种吗?”

          叶白走上前,显然习惯了老者的热情,伸手从怀中掏出锭碎银,大约五两左右的样子,放到柜台上,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跌打红,解毒散,样三份。”

          老者看著他,有些吃惊的道:“次这么多,你要出远门了?”

          叶白点了点头,老者看著他,很快将药包好,齐递给他,三红三绿六个小瓶,红色的是跌打红,绿色的是解毒散,叶白将他们收入怀中,随即在药店掌柜的恭送目光中,走出药店,略沉吟,叶白朝著西门外走去。

          这次,他打算去稍远些的地方,火云城附近的几个地方他早已摸透熟悉,东南北三方虽然也有几个地方不错,但是都不及西边的药材出产丰富,盖因西边有著火云城周围的两大禁地,兽月湖和连云山脉存在,只是相应的,西边的危险性也大了许多,不过为了能更快的得到贡献点,叶白也顾不了这么许多了。

          那个叶老头对他的刺激,让得叶白现在做事,也多了股勇气,如果三个月后,我被赶出外宗,那才是最大的侮辱,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在博上博。

          连云山脉,虽然暂时不应该是自己这种实力可以去的地方,但是,为了三个月后的那次兑换大典,拼了,最多万事小心些而已,以自己八层巅峰的实力,只要不贪功穿越两界的倒爷帖吧冒进,应该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想到这里,叶白也就随著拥挤的人流,挤出城外,随即,辩了下方向之后,叶白加快了脚步,朝著稍微偏北些的方向走去,那里,座耸拔云天,连亘不知几千里的巨大山脉,横卧在大地上,随著叶白的行进,变得越来越近。

          那里,就是火云城四周,唯的两个三阶禁地之,连云山脉。

          个时辰之后,叶白已经远离了火云城数十里之内的范围,到达了连云山脉的外围地带,开始有些低阶凶兽出没了,这种凶地,除了玄士是没有普通人敢进来的,叶白立即变得谨慎了过来,毕竟这还是他第次进入这连云山脉,不过听说它的名字却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虽然在它的外围基本上只会出现些到二阶的低级凶兽,以现在叶白的实力来说完全不在话下,但是向谨慎小心的叶白,还是不愿意大意,谁知道外围就真的不会出现只二阶中级甚至更高阶级的二阶高级凶兽呢?

          在这里个不慎,可是就有可能亡命丧身之祸的,叶白可不想还没有成为玄士,就已经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所以立即调动体内玄气,随时保持著精神的最佳状态,小心翼翼的朝著连云山脉内部行去。

          以他现在的实力来说,这外围的东西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要想短时间内获得大量的贡献点,那就只有冒险进入山脉的更内围些,那里,才是高阶药材和高阶凶兽们经常出没的地方。

          路向前,所幸真的没有遇到什么多高阶的凶兽,大多都是阶低级和阶中级,甚至便连阶高级凶兽都很少见,叶白感觉到阵奇怪,按道理来说,虽然这连云山脉外围不算什么高级地带,但也不至于连头二阶低级凶兽都不见,但今日却诡异的全部消失,事情总觉著透出股不正常,难道已经有人抢在自己前头将这些高级点的凶兽全都清理过遍了?

          爬上座山,转过两个弯,忽然,“啾”的声响彻群山的鸣啼声响起,脚下的个山谷中忽然冲出只火焰般的赤红巨鸟,双翼张开不下数十丈长,观其身形,头如孔雀有翎,尖嘴带勾,额贴青羽,双翼生焰,尾拖五只长长朱翎,飞起来遮天蔽日,天地都为之暗。

          “赤火鸟,竟然二阶低级凶兽赤火鸟,不好”

          看著这只冲天而起的赤红巨鸟,叶白的脸色变,就要离开,就在此时,忽然阵人声鼎沸,在那只赤火鸟飞起的山谷中,竟然有群人追了上来,几个冰弹火球“扑扑”的打在那飞起半空的赤火鸟身上,为首的青年使柄三尺青剑,每剑挥出,长长的剑气便仿佛月弧,击中在那只赤火鸟身上,剑必中,中必有片血羽飘落,剩下的三四个青年男女也各不凡,使双刀,使银弓,个手招就是只脸盆大小的火球,另个与使火球术青年模样相仿的则是个蓝衣女孩,挥手发出无数冰弹,刚才那些击中赤火鸟的火球冰弹术就是他们发出的。

          叶白怔,抬头仔细看这才发现,那只飞起的赤火鸟明显受了重伤,身上的尾翎都不似原来鲜艳了,尤其是左翼之下,更是有著大片的乌黑,像是被曾被什么厉害的玄技击中,导致重创。

          “原来是他们”

          看到这里,叶白终于认出来了来人,倒是不急著走了,就站在那里默默的观看了起来,原来这五人和他样,全都是叶家的外宗弟子,为首的青年名叫叶破,玄气八层,是三辈弟子中外宗第人,另外使双刀的名叫叶桑,玄气七层,使银弓的叶不凡,玄气八层,而那对青年男女则是对兄妹,哥哥叶真,玄气七层,妹妹叶兰,也是玄气七层的修为。

          他们不同于叶白的是,他们家中殷富,虽然没有珍贵的玄诀,但是低级玄技却还是弄得到的,这五个人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独特的玄技,像那为首的青年叶破,使用的就是阶中级玄技‘剑气诀’,而那对兄妹,则分别是‘火球术’和‘冰弹术’这两种低级玄技,分属五行秘术之,使双刀的用的是‘烈焰刀诀’,使银弓的是‘射日箭术’。

          在这个世界上,能供玄者使用的技能就叫阶玄技,阶玄技共分低中高顶四级,叶破的父亲能为他弄到部阶中级玄技,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了,而另四人,都是阶低级。

          五个皆拥有低级玄技的人,围攻头二阶低级凶兽,结果显而易见。

          不过过了片刻,那赤火鸟在便开始在空中摇摇欲坠起来,飞都飞不平稳了,虽然它也竭力反抗,可是效果不大,看到这种情况,几人欢呼声,随即攻击变得更加猛烈了起来,就当著叶白的面,在数十丈开外不断的出手交相攻击著这只赤火鸟,不会儿,二阶低级的赤火鸟情况就越加危急了起来,随著那对兄妹中的哥哥叶真手中最后枚火球升空,妹妹叶兰也挥手招唤出堆的冰弹从天而降,砸在那只赤火鸟身上,切尘埃落定,随著声凄惨的鸣啼,那只火红绚目,飞起来都能遮住半片天空的凶兽赤火鸟,就无力的发出了最后声凄鸣,轰然坠地。

          ,!

          画境

          b2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