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世清VS刘轻笑(中)(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刘筱筱在一边好奇地看着,她一直没出声,从这位小少年的话里话外听出了个大概。

          眼睛瞄着这个少年,虽然有些嚣张,可是那眼睛里透出的却是很清明,摆明了就是欺负人。并没有那些谋算计在里面。这多少让刘筱筱对这个少年有了一丝的好感。

          想到自己喜欢的小清清,再看看这位少年,怎么看怎么觉得对眼啊。心里这么一不纯洁,再看刘轻笑的时候,就不免带了些有色的眼镜了。多强硬的小攻,多骄气而又倔强的小受啊。真人版不容易啊!

          竹儿和双儿在一边看着,却有些着急了。

          这位少年她们可是都知道的,那可是叔老爷家的小霸王呢,全家也就是他姐姐还能说动他一二,别人本就不好使啊。就连他老子都说不听,打不得骂不管用的。因为刘筱筱这个叔叔是到了三十七岁的头上,才得了这么一个儿子。而他的上面却有着四个姐姐。

          能不把他当成宝贝一样的宠着吗?由此惯出了这么一个小霸王的脾气。好在,他不过是欺负欺负人罢了,还没有坏到人人讨厌的地步呢。

          刘筱筱一边看着觉得好玩儿,也就没出声。见那个少年招呼了人出店,不免对这个小少年又多了一份好感:最少还知道,闹事不要在人家的店里闹,就凭这一点,就知道,他还是个分清楚是非的少年。不过是少年的淘气子,让他嚣张一些罢了。

          一群人出了店子便到了一边的墙下,陈世清没有逃走,也没有向刘筱筱求助。

          他不想求刘筱筱,不过是不想让刘筱筱开口。而他也不想用这笔来交换,因为,这是刘筱筱给他出人头地的用具之一,是刘筱筱的心意,他不可能把它换成别的东西。即使是免了他的束修费也不行。

          “怎么了?想通了没有。换还是不换?”刘轻笑直逼着陈世清,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半大的小厮,在身后给他助威。

          陈世清沉默了一会儿,才低声道:“我可以用别的来换。”

          “别的?”刘轻笑怔了一下,歪着头,盯着陈世清,“你还有什么啊?看看你从头到脚的,有哪一样可以顶你的束修?”

          “我可以做工还你。”陈世清咬着唇说出了一句话。

          “做工?”刘轻笑一脸鄙夷地看着陈世清,摇着头道,“就你这个体格儿,要是真的做了工,我还不得为你掏药费啊,更不划算了。”

          “那你要怎么样?”陈世清扬起了小脸,半仰着瞪着刘轻笑,“这笔我是不会换给你的。”

          “那也好。”刘轻笑捏着下巴,盯着陈世清道,“明天去学堂,当着其他人的面,给我行礼赔罪,我就放过你。”

          “好。”陈世清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呵呵,呵呵,一看你就是个没骨头的,若是你明天不去,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刘轻笑得意地瞄了一眼陈世清说。

          刘筱筱这戏也看完了,看着两个人已经订下了城下不平等条约,这才迈步上前,拦住了刘轻笑的路。

          刘轻笑一回身,正要走,却看到一个女子拦住了他的路,不免张口就说:“哪个不长眼的,竟然敢拦你家少爷的路?”说罢抬头,看到刘筱筱正微笑着看着他,不由得有些傻住了,“堂……堂姐?”

          刘筱筱习惯的一挑眉,双臂一抱在前,歪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个见到自己,吃惊不小的少年。心里合计:叫她堂姐?难道又是亲戚?这姓刘的有多少亲戚啊,还是这么一个淘气的亲戚。不过,是亲威可就好多了,以后给小攻和小清清牵线可是方便的多了。

          刘轻笑有些抓头,这位堂姐的名气可是在外的,他自家的四姐姐都要让三分的人,他这个小鬼头,更是不在话下啊。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刘筱筱一脸不解地看看刘轻笑,又看看一脸苍白的陈世清,“你们谁能告诉我,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刘轻笑干笑着,不知道如何回答。

          身后的陈世清却迈步走了上来,到刘筱筱的面前,低声道:“嫂嫂,没事的,轻笑只是和我说今天课业的事情。先生今天讲的,我还不太清楚,所以,他来告诉我的。”

          刘轻笑还担心陈世清告状呢,没想到陈世清这样说。不解地看了一眼陈世清,却看到陈世清正转头瞪了他一眼。于是一下子莫名是觉得,他应该顺着陈世清说才对。忙道:“是啊,今天小清身体不好,提前回家了,我还想着去陈家告诉他呢,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所以就………”刘轻笑看着刘筱筱笑得越来越明亮的脸,说不下去了。

          “好了,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找个能说话的地方吧。”刘筱筱回头,冲着双儿道:“找一个近一点的酒楼,我们过去边吃边说。”说着,抬脚就走。

          双儿和竹儿低声交待了一下就要去订位子,竹儿和两位陈家的姑娘,走在刘筱筱的身边跟着。刘筱筱想知道那个少年的事自然不能让陈家的两个姑娘跟在身边了,就说:“小美,小蓉,你们两个和双儿一起去,我们随后就来。”

          陈美和陈蓉应了一声,和双儿一起往前面的泰和楼去了。

          刘筱筱往后看了一眼,看到刘轻笑一脸的扭捏,再看看低着头的陈世清,刘筱筱在心底笑出了声:小孩子的事情,了好还是由小孩子自己去解决。

          竹儿见后面的两位少年不再紧跟着,便走近了刘筱筱的身边,低声地道:“二少夫人,您怎么?”

          “怎么了?”刘筱筱不明所以地问。

          “小少爷平时就怕您,你今天又抓着他的把柄,还不好好地训训他?”竹儿一脸的抱不平。

          “小少爷也没有坏意,不过是少年淘气罢了,管他做甚。”刘筱筱一脸的不在乎。

          “二少夫人,你从嫁人之后,变的可真大啊。”竹儿嘟着嘴,偷偷看了一眼脸上没有什么变化的刘筱筱,再偷偷往后看了一眼有些鬼鬼祟祟的刘轻笑。

          刘轻笑正好抬头看到竹儿瞄过来的眼神,不禁皱了一下鼻子,呶呶了嘴。竹儿看着,轻轻一笑,回过头去,不理刘轻笑了。

          刘轻笑故意走的慢些,拉住陈世清的手腕,压低了声音:“陈世清,一会儿说话你要小心,不许告我的黑状知道吗?”

          陈世清看了一眼被抓着的手腕,淡淡地道:“我不想嫂嫂为难。”

          刘轻笑怔了一下,慢慢放开了陈世清的手腕,看了一眼陈世清,有些意外,嘟囔了一句:“你若是这样说,那……束修的事,我也……”

          陈世清却低声打断了刘轻笑的话:“我会还你的,不过……”望着刘轻笑看过来的眼神,陈世清的脸微微红了一下,“我现在没有,以后,我会努力还你的。请你不要在嫂嫂面前再提及,好吗?”

          刘轻笑看看陈世清再看看前面悠然漫步的刘筱筱,看起来,这些笔是自己的那个霸王姐姐给买的了?怪不得,平时穷的要死,怎么一下子就有钱了呢?也真是的,堂姐怎么对这小子伸出手了呢?

          刘轻笑有些不敢相信地瞪着陈世清:“这笔是……”

          陈世清微微苦涩地一笑,旋即甜甜地轻笑出声,一脸幸福的对刘轻笑说:“是,嫂嫂要我学成入仕,我不能辜负她的心愿,所以,请你不要现在为难我好吗?就算你觉得我们陈家委屈了嫂嫂,也不该来找我呀。”

          “我……”刘轻笑紧紧地握着手,紧紧地咬着牙:他嫉妒,非常嫉妒,嫉妒陈世清这个穷小子,穷庶子,为什么?他那个平时嚣张霸道,小气无比,还喜欢在伯伯和大娘面前装淑女的姐姐,今天居然对一个穷庶子这么大方?他咬牙切齿地瞪着陈世清,他非要弄不明白不可,为什么那个小气鬼堂姐会对这个穷小子这么大方。

          不行,绝对的不行,他不允许,那个女人,她从来都没有给自己花过一个铜板啊,不要啊!

          刘轻笑现在生气,很生气,但不是气陈世清了,而是气前面那个走得逍遥无比的霸王堂姐。明知道惹上她不会有他什么好果子吃,可看到陈世清手里的那把笔,他的气就消不下去。他一定要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陈世清一边目不斜视,也感觉得到,刘轻笑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不免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正好遇上刘轻笑狠狠瞪过来的目光,让陈世清吓了一跳。

          “哼!陈世清,你给我记住了,我刘轻笑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你的。”刘轻笑恶狠狠地冲着陈世清比划了一下自己不大的拳头。

          走在前面的刘筱筱一直留意着后面的情况,听着两个小孩子的对话,不觉得心底好笑。一边听一边微笑着:原来,他叫刘轻笑啊,名字到是不错,可惜,这个名字到和他的子一点也不配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