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23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慢慢告诉你。”

          好容易在公路上拦到yi辆车,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的含真充分发挥他暴躁的个性,差点把拒载的司机从车里丢出去,于是可怜的司机只能被迫带着我们几个开向指定的森林。

          回到阿七的小酒馆,里面什么都没变,趴在柜台上打呵欠的小丫头,yi直埋头擦酒杯的阿七。

          可是,在我心里,他们已经如同亲人yi样熟悉亲切了。我不会忘记,是阿七和小丫头帮助了我们,如果不是他们按照尚尚的请求,去天宫把仙帝请下来,我们这会真的要死在火长老手里了。

          阿七的yi句:“随便住吧,反正事情也解决了,只是别忘了回人界之后把住宿费给我送来就行。”让我们三人在这里足足赖了yi个星期。

          没办法,他家的厨师做菜真的太好吃了。可是无论我怎么软磨硬赖,阿七都不肯把厨师介绍给我们认识,最后只好作罢。

          后来,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全部告诉了含真,当说到那个红衣少女将被监禁五十年的时候,含真手里的杯子晃了yi下,好在他够机灵,没让里面的果汁撒出来。

          “哦,五十年就五十年吧,和我有什么关系!话再说回来,你干嘛老提她?!烦不烦?就不能说些重点!”

          含真不耐烦地在吧台上敲着手指,用他妩媚的狐狸眼瞪我。

          切,欲盖弥彰!我对他做个鬼脸:“重点都说完了,你自己就记得五十年五十年,我有什么办法?哼,好像谁不知道你们五十年之后要再会似的!了不起呀?”

          “死猫!”含真说不过我,又开始声嘶力竭地叫尚尚,老yi套了,“快过来把你的女人管好!她嘴巴实在太坏!需要好好清理!”

          尚尚含笑走过来,抓着我的肩膀往后yi揽。我顿时重心不稳,要往后栽。

          唇上忽然yi热,尚尚低头轻轻在我嘴上啄了yi下,然后哼哼笑道:“做得好,不愧是春春。”

          最后的最后————

          当然,我知道,每yi个故事都需要yi个漂亮的结尾,所以,我必须把自己回到人界之后,以及仙界的道歉说yi下。

          首先要说的是大春租书店,我们回到人界之后,继续经营租书店。尚尚依然不知从什么地方进来yi批又yi批的男色天堂,含真依然每天趴在电脑前对着狗血烂俗的电视剧看的入迷,老鼠精们还是忙上忙下。

          而我呢,依旧做我快活的老板娘,每天画画图,上上网。

          需要说的是,我把自己在妖仙两界的遭遇胡乱改编了yi下,画成漫画,取名美少女异界探险记。

          本想借这个故事大赚yi笔银子,谁知编辑告诉我这个题材早已过时,他们不会做赔本生意。

          我真是大受打击。

          你们谁能告诉我,这个题材哪里过时了?!是“美少女”?还是“异界”?还是“探险记”?!

          切,这帮没眼光的人!

          乡下的老爸老妈yi切安好,从他们的来信看来,他们对那天若林劫走我的事情完全失去了印象。

          这样也好,老人家年纪大了,不适合接受这种刺激。

          可是若林。

          想到若林,我便忍不住要陷入沉思。

          那天在妖界,我没有看到他,换钱小月也不见了。仙帝带走的那些犯了重罪的妖与仙人时,没有他俩。

          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呢?是不是还在试图挽回火长老的势力?三百年,仙帝给了火长老三百年的思过机会,他们是不是也会等待,在下yi个回合里,再拼yi把?

          我真的不知道,或许,这也已经不是我能接触到的事情了。

          日子福yi哇小说站會員轉載fvalcn就这样平淡的过,从惊心动魄回归到起初的宁静祥和。只是,在迷茫地过了十三个春天以后,这个春天开始,我或许再也不会迷茫。

          尚尚,你说对么?

          回头看看,这只没有半点风情的猫正懒洋洋地趴在窗台上晒太阳。想从他身上看到什么浪漫激|情,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所以,不能苛求。

          在我几乎要把仙界妖界的纷争忘在脑后的时候,有yi天,书店突然来了yi个不速之客,或者说,此人以前也是书店的常客。

          依然是阳光明媚的早晨,依然是我拿着扫把扫大门外面的灰尘,街角突然走来yi个高大的人影。火红的长发,傻乎乎的笑容,那人站在街角对我欢快地挥手。

          “钱大春!你好!”

          我差点把手里的扫把丢到他脸上:“嘉右!你怎么来了!不许叫这个讨厌的名字!”

          他快步跑过来,把手里装满核桃酥的袋子往我手里yi塞,笑道:“见面礼,可以让我进去吧?”

          我忽然想起乱糟糟的厨房和地板,点了yi半的头赶紧拨浪鼓似的摇起来:“还是别进去吧!有什么话在这里说也yi样!”

          天晓得这个有洁癖到了神经质地步的神仙看到脏乱的环境会怎么发作,仙界的那些叛乱不晓得怎么样了,还是不要麻烦他比较好。

          嘉右出乎意料地固执,yi手拉开门,yi边还笑我:“你又给我玩生疏!我又不是没住过这里。快,让我进去!”

          我拦不住他,只好眼睁睁看着他拉开门——呆滞——青筋暴露——发作。

          “怎么又变这样乱!你是不是女人?!是女人怎么能容忍家里乱成猪窝?!”

          嘉右神经质地叫嚷着,脱了鞋就往里冲,对尚尚和含真懒洋洋的招呼视而不见,回头对我吼道:“拖把和清洁剂呢?!还有手套围裙!马上拿来!我无法忍受这么脏乱的环境!”

          是是,女仆大人我在心里恶毒地给他取yi个绰号,转身乖乖送上他想要的yi切东西。

          yi直到屋子里所有的yi切都变得晶晶亮,闪烁着圣洁的光辉,厨房里又飘出美味佳肴的香味,嘉右才yi脸懊悔地穿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看着我抱怨:“你好歹也学点家务啊!yi个人类女子什么都不会做,太丢人了!”

          我塞着耳机装聋作哑,嘉右唠叨了半天,见我没反应,大概也终于感到无奈,干脆脱了围裙yi屁股坐上沙发

          “我来,是代表仙帝对你们三位最高的歉意。”他在口袋里掏啊掏,终于掏出yi盒香烟,点燃,深深吸了yi口。

          我拔下耳机,尚尚从沉睡中惊醒,含真暂停了电视剧。

          两人yi猫,三双眼,默默无声地盯着嘉右,等他继续说下去。

          嘉右喷出yi团白雾,又道:“原火长老陷害猫妖狐妖,让二妖蒙受不白之冤,受了许多伤害。所以,仙帝为了表示歉意,特地将仙界仅有的两枚火麒麟眼作为赔礼送上。喏,接着。”

          他从怀里取出两个小盒子,yi人yi边,丢了过去。

          尚尚用爪子抓住小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却见里面是yi颗桂圆大小的红色珠子,和上次水龙的眼珠yi样,里面仿佛有火焰在燃烧,看上去美丽之极。

          含真捻起珠子,对着日光看了yi会,才有些惊讶地问道:“这是活的眼珠?硬生生摘下来的?”

          嘉右摇头:“也不算,只是火麒麟对火长老忠心之极,听闻她犯罪入狱,号哭三日。此时正值他第yi百次脱角,所以受了些影响,眼珠还有灵气的时候便自行脱落。你们也知道活的麒麟眼能有什么效用,这个赔礼,足够了吧?”

          麒麟眼能有什么用?我疑惑地望着尚尚。他把火麒麟眼放回盒子里,小心盖上,压在肚子下面,这才说道:“火麒麟眼可以治疗任何伤势与疾病,有五次效用。恩这个礼确实不轻,好吧,我接受仙界的道歉。”

          含真也跟着点了点头。

          嘉右松了yi口气,掏出yi根烟,点燃,继续抽。

          尚尚问道:“仙界的情况怎么样了?叛乱结束了吗?仙帝怎么打算?”

          “火长老的事情yi出,哪里还有人会叛乱。仙帝的心意长老们都明白了,仙帝也没有对参与叛乱的长老做严厉的责罚,只是雷长老土长老和金长老被迫在各自的行宫面壁思过yi百年怎么说,也算公平吧。

          嘉右淡淡说完,忽然亮起袖扣上的闪电形的刺绣:“再说yi句,现在雷系五名辅佐代理长老之yi就是我。怎么样,很厉害吧?”

          yi片沉默,没人理他。

          我呢?我呢?我也被迫受了许多罪,怎么没人关心我?我的赔礼在什么地方?!

          我差点跳起来,可是又不能开口问吧?多尴尬!只好急得在下面乱跺脚。

          嘉右清了清嗓子,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我说道:“对了,钱大春,还有你。仙帝给你的赔礼是没办法带过来的。所以,我给你说明yi下吧”

          什么意思?我疑惑地瞪着他。

          嘉右慢吞吞地说道:“仙帝很欣赏你快人快语的作风,他觉得仙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所以,在你这yi世完结之后,希望你能去仙界通俗点,就是你死了之后,想给你yi个封号,让你做yi个挂名仙人。正好你魂魄里有血琉璃,本来就已经和常人不同,做个仙人也合适,你的意见如何?”

          我倒!我?钱大春做仙人?

          我忍不住想象自己穿着那yi身古怪的长袍,嬉皮笑脸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怪异啊!

          还不等我拒绝,嘉右又道:“你要是继续做人,就只有等轮回之后才能与他厮守。每yi个轮回都要等待数百年但如果做了仙人,有仙帝的允许,你就可以拥有仙人的寿命当然,yi切都在你死了之后。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拥有仙人的寿命?意思是我可以避免死亡,拥有和尚尚同等的生命?

          是这样么?是这样吧?

          我的心忍不住狂跳起来。这个诱惑实在太迷人,要我怎么拒绝?我还能拒绝吗?

          我回头望着尚尚,他对我点了点头。

          我忍不住咳两声,让自己干涩的喉咙能顺利说出话来。

          “那那我”

          仙人的寿命,从此与他永远在yi起。

          这yi次,是真正的永远了,尚尚。

          这yi次,也是真正的结束了吧?

          什么?还要问我和尚尚到底有没有生孩子?生出来是猫还是人?

          这个太了吧,我才不回答!

          啊?含真到底有没有见到那个红衣少女,他们有没有在yi起?

          切,我怎么知道捏?自己去问那只狐狸!只要别怕他恼羞成怒。

          就这样吧,我和尚尚有这yi辈子,在我死后,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真的再没可求的了。

          那只橙色的小猫,以后永永远远被我抱在怀里,再也不会分开。

          我们的故事,旧的结束,新的很快就要来,和我yi起期待那yi天吧。

          全文完

          春风如笑

          诶,全文完结了,花大花却不见踪影?事实上,漏了yi个小环节,咱们先往回走走走走走走回当时仙帝停止时间的那会。

          大春和仙帝在时间停止的那yi会交谈了数句,然后就匆匆忙忙回去摆好原来的造型,结果过于匆忙,忘记yi直被她塞在怀里的小豹子花大花。他浑身静止状,从衣服里面掉出来摔在地上,脑袋在石头上磕了yi下,立即晕了过去。

          见到奇景过于激动的大春压根就忘记了花大花的存在,等废墟上所有的人都离开之后,可怜的花大花终于醒了过来,孤单yi人yi豹的凄凉场景可想而知。

          其实不能怪大春这个主人太粗心,她当时的心情过于亢奋,等回到酒馆才发现花大花失踪,再回头寻找,哪里还能找得到!

          好在花大花本来就是妖类,在妖界就算失踪也不会让人太担心。于是无良的主人把这只可怜的豹子丢在脑后,在妖界快活了几天之后,就回人界了。

          花大花睁开眼睛时,雨已经停了。他茫然地看了看周围——废墟c无人c废墟c无人

          偌大的树林,只有他yi只小豹子傻傻地躺在泥坑里,全身湿漉漉的,好生狼狈。

          大花眼泪汪汪地站起来,小声地,惶恐地叫着:“春春春春师傅师傅?”

          想当然尔,不会有人回答他。花大花把周围能躲人的地方都找了yi遍,全无踪影,yi直找到快天黑,才不得不对自己灵敏的鼻子投降——他闻不到大春和师傅的味道,很显然,自己被遗弃了。

          被遗弃的宠物有很多,弃猫弃狗随时可见,但谁见过弃豹?而且还是yi只会说话,随时会变成|人的豹妖。

          此刻,花大花同天下间所有被遗弃的宠物yi样,惊慌失措,走投无路,含着眼泪四处乱跑,自己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过于细小的身体实在跑不快,大花干脆恢复了大花豹的模样,在森林里狂奔,眼泪随风而散,口中yi遍yi遍呼唤着无良主人的名字,其状甚是凄凉。

          很显然,可怜的花大花忘记自己是妖怪,而这里是妖界,自己的地盘。他简直像被丢在北极的阿富汗猎犬,完全找不着北,甚至没想到他完全可以回魔陀罗山找自己的娘叙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