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全文完(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天山小说提醒你,看久了书洗洗眼睛在看,放心天山小说跑不了,收藏它就行了!

          时当初夏﹐大都城外﹐西华山郊﹐草碧花开﹐浑苔缀玉﹐莺麝联英﹐虽仍然如故﹐但熏风炎炎﹐令人微感焦躁不安。~~see3k~~~

          忽的长长传来一声叹息﹐缓缓坡出一位儒服方巾的文士﹐亦不知从何处来。

          他从容地在这坡谷四周﹐漫步了一遍,万簌俱寂﹐就连极轻微的虫鸟之声﹐在这空谷里﹐都无法听到。他随手拾起一段枯枝﹐在沙地上浅浅勾起一幅梅花﹐虽只是寥寥数笔﹐却把梅花的凌风傲骨﹐表露无遗。

          此时远处竟隐隐传来些人语﹐但也是极为轻微而遥远的﹐他面色微变﹐嘴角泛起一丝冷峭的微笑﹐手微一挥﹐那段枯枝竟深深地嵌进石壁里。

          片刻﹐远远看到几条极淡的身影﹐晃眼间便来到近前﹐那种惊人的速度﹐是常人所无法思议的﹐但他见了﹐却鄙夷地一笑﹐脸上的神色更冷峻了。那几条人影在谷口略一盘旋﹐便直奔他所伫在之处而来﹐他喃喃地低声说道﹕怎么只有四个﹐难道此次又不能了我心愿……

          那四名老丐到了他面前丈余之处﹐才顿身影﹐缓步走来﹐其中一个面色赤红﹐身材高大的中年乞丐﹐高声笑道﹕神君真是信人﹐只是我等却来迟了。

          笑声在四谷飘荡着﹐回音传来﹐嗡嗡作响。文士冷冷地哼了一声﹐目光在那四名老丐身上略一打量﹐然后停留在一个枯瘦的老丐身上。

          那老者背后斜背着柄长剑﹐那剑身很长﹐背在他那枯瘦的身躯上﹐几乎挂到地上了﹐显得甚是滑稽﹐然而他广额深腮﹐目光如鹰﹐望之却又令人生畏。

          他们虽是面带笑容﹐但这勉强的笑容﹐却不能掩饰住他们内心的杀机和决心﹐那是一种人们在面临着生与死的抉择关头时候﹐所无法避免的杀机和决心

          这些神态都瞒不了那冷峻的文士﹐他目光极快的一闪﹐朗声笑道﹕好﹐好﹐丐帮四大长老﹐今天竟然全到齐了﹐真叫我秦武扬高兴得很﹐不过……

          他面色一变﹐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可畏的杀机﹐冷冷地说﹕贵帮风火神掌夏无乐夏帮主怎地却末见前来﹐难道他们看不起我秦某人吗。

          那赤红面膛的老丐﹐正是传功长老宋长老﹐此刻闻言道﹕您的召唤﹐敝帮主怎能不来﹐只是……

          那枯瘦的掌棒龙头辛长老冷冷接过口去﹐说道﹕只是敝帮夏帮主却已仙去,本帮目前帮主却是赵帮主原来刘学青当了帮主之后,没有姓氏,倒也奇怪,只是在峨嵋山上,师傅师妹也只是刘学青,刘学蓝的叫来叫去,也不知自己姓什,想起百家姓上赵钱孙李的排名,就向人说自己姓赵,武林中也就多了一赵帮主

          秦武扬双目一张﹐闪电般盯在掌棒龙头脸上﹐说道﹕赵帮主是谁﹐我秦某人倒要见识见识。

          掌棒龙头脸上泛起一丝笑意﹐不笑便罢了﹐一笑却令人不由生出一丝寒意﹐他说道﹕若你能见到赵帮主﹐那我辛某人第一个就高兴得很。

          秦武扬变色问道﹕此话怎讲。

          执法长老温长老接过口去﹐说道﹕神君先莫动怒﹐风火神掌夏帮主月前仙去了﹐是以至无法践神君三年前赌命之约﹐然而……丐帮却仍然有我们四人在

          忽然却见树后走出一绝美绿衫少女,慢慢的踱到丐帮四老身侧,微微向那秦武扬一笑,只见贝齿微露,梨窝乍现,娇美可喜

          执法长老温长老连忙道:帮主妳怎么也来了

          却见刘学青娇嗔道:哼!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吗?

          温长老忙道:当然可以,只是只是

          秦武扬噢了一声﹐诧异地瞄了那仍在尴尬着的掌棒龙头一眼,心想,这丐帮怎么会推这娇滴滴的小姑娘当帮主,稍微一呆,目光回到刘学青那里,说道﹕赵帮主气度不凡﹐故人有后﹐真叫我秦某人高兴得很﹐但是前一代的事,让我们自己了断好了﹐赵帮主若无必要﹐也不必插足此事了。

          在这剎那间﹐秦武扬的内心,却有另一种想法﹐虽然刘学青是丐帮帮主,但以他自己在江湖中的地位﹐何她动手,似乎却有点不合身份只见刘学青凝着秦武扬说道﹕神君的话﹐自然也是道理﹐但是大丈夫一言既出如白染皂﹐丐帮与神君既然有约在先﹐我自当遵着帮中遗命﹐与神君践此一约﹐至于成败生死﹐又岂是我等计较的。

          秦武扬微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在暗自赞赏着这姑娘的勇敢﹐说道﹕人各有志﹐谁也不能相强﹐赵帮主既如此﹐我秦某人敬佩得很。

          他话声一顿﹐变得冷酷而严峻﹐忽的仰天长笑一阵﹐冗长的笑声﹐震得杜鹃上的花瓣﹐漱漱飘落。他厉声又说﹕想我五绝神君﹐怎会与你们丐帮去争那劳什子的名号﹐你们既然喜欢﹐就让你们自称帮派天下第一﹐又有何妨﹐但是我却万万料想不到﹐自称武林正宗的一派掌门人﹐却联手做下那卑鄙的行为﹐五剑合壁

          辛长老肩微闪处﹐独自掠到秦武扬的面前﹐截住了他的话﹐冷冷地说道﹕你话也不用多说了﹐你是是咎由自取﹐又怨得了谁﹗今日我等由远处而来﹐就为的是见识你五绝神君妙绝天下的几样玩意儿﹐你划出道儿来﹐我们总一一奉陪就是了。

          秦武扬说道﹕只怕你们还不够资格来见识我的绝招。四长老听秦武扬连骂带损﹐却仍神色自若﹐五绝神君﹐以剑术以及诗﹑书﹑画﹑色﹐妙绝天下﹐想我等只是一介武夫﹐那里及得上神君的文武双全。

          辛长老又在一旁接口说道﹕尤其是那最后一样﹐我们更是望尘莫及。温长老笑笑道﹕辛长老此话说得极是﹐神君风流倜傥﹐那是我们几个槽老头子所万万不及的

          秦武扬冷笑道﹕这样最好﹐首先我就要领教这位自称丐帮第一剑的辛长老﹐究竟有什么精妙招术﹐敢这样卖狂。

          他嘴色泛起一丝阴森的杀机﹐说道﹕然后呢﹐各位有什么出类拔萃的功夫尽管便出来﹐我秦某人总不教各位失望就是了﹐反正今日身入此谷的人﹐若不能胜得了我秦某人﹐要想活着回去﹐只怕办不到的了﹐我秦某人若是败在各位手里﹐也不想活着回去﹐我话己讲明﹐各位也不必讲什么江湖道义﹐只管拿手段来对付我好了。

          此刻暮色已浓﹐天上无星无月﹐但衬着夕阳余晖﹐天色仍不显得太暗﹐再加上他们俱是内力高深的人物﹐在黑暗中视物﹐虽未见宛如白昼﹐但也清楚得很﹐秦武扬目光如电﹐极快地自他们四人脸上掠过﹐见他们面上虽不定﹐但却个个成竹在胸﹐早已有了安排似的。

          他心中不禁一动﹐但转念又想道﹕即使他们有了什么诡计﹐难道我不能识破﹐何况他们纵然五人联手﹐也未必伤得了我。

          辛长老冷哼一声说道﹕阁下倒真是快人快语﹐说话干净利落﹐正合我辛某脾胃﹐现在最好闲话少说﹐早作个了断。

          他伸手一拉胸前的活扣﹐将长剑撤到手中﹐随手一抖﹐只见剑星点点宛如满天花雨﹐缤纷飞落﹐竟是一口名剑。

          他将剑鞘平着推出﹐那剑鞘像是有人托着﹐平平地落在一块突出的山岩上。

          秦武扬见辛长老露这一手﹐心想盛名之下﹐确无虚士﹐今日一会﹐倒真是自己胜败存亡的关键﹐此四人无一不是在武林中久享盛名之士﹐自己虽以武术名满天下﹐但与丐帮四大长老﹐尚是第一次动手。

          温长老第一个飞纵出去﹐站在圈子南方﹐辛长老﹐宋长老和白长老也各站一方﹐各自撤出身后的剑。辛长老剑尖往上挑﹐说道﹕既是较剑﹐神君就请快些亮剑。

          五绝神君手里一翻,拔出了随身长剑,开口说遭﹕近十年来我秦某人还没有动过兵刃﹐今天么﹐各位都是武林中不出话来

          温长老凑下嘴去,灵活的舌尖在刘学青肉缝上不断游移,不顾一切的在那个部位上舔着。

          刘学青此时正是xx亢奋的时候,自然没多久就被弄得完全情不自禁。她口中发出娇喘,开始不由自主的摆头,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突然的就连她自己都能感觉体内一阵滚烫,一股体液正顺着自己大腿流下。股间说不出的快感也愈来愈强刘学青呻吟着起身,扒下温长老的衣服,翻身将他压在自己身下,将温长老粗大的xx握住,套弄起来。刘学青的玉手轻轻的把xx靠近自己穴口磨擦,湿湿的xx便在xx上转着。一种像触了电似的感觉,立刻涌上刘学青的全身,她的xx像决了堤的小河一样,从xx中猛烈涌出着。

          只见刘学青不停地扭动她的臀部,上身翘起,散乱的乌黑秀发猛烈的在空中飞舞,然后落在雪白的肩上,温长老那尝过如此的欢愉,只觉一阵强烈的刺激,xx似乎在膨胀,紧绷到极点,不由勉强挺起下身,只见滋的一声,那粗壮德的xx已有一半没入刘学青那温软湿热的xx中了。刘学青感觉好象是在往她xx里塞进-根红热的铁棒,又烫又痒,说不出的舒服涌向心头。她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甚至感觉有些眩晕,那根粗大的xx在刘学青的xx里停止了前进,她那像樱桃似的小嘴微微的张看,脸上显出了一种快乐舒畅的样子。但温长时早已经沉浸在刘学青给他的幸福中,哪里还有心主动去侵犯刘学青,只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只有那粗大的xx高高耸立,由于过分的兴奋,那xx还在一阵一阵的颤动。

          但刘学青却已慢慢受不了,只见她的屁股忍不住轻轻扭动,身体不住地上下起伏,一对丰满坚挺的xx在她摇晃着身体的时候随之一晃一晃的。她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两个xx毫不保留的暴露了出来,只知道让温长老的xx更深入她的阴部了,她舒服的身体向后倒去,急忙用两手撑着温长老的脚,以使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失去支撑,屁股更疯狂似的抖动,任由胸前的两个大xx上下左右的摇晃着。一阵快感冲上脑海。

          温长老在刘学青的鼓励之下,也渐渐地开始随着她扭动屁股的速率而向上:不要停哦……

          辛长老逐渐用力,每一次都完美的进入到刘学青底部,然后很快的退出,又很快的再闯进来。刘学青的头支撑不住,懒散的仰靠到他肩上,辛长老放开刘学青那一对美乳,伸手在她周身到处爱抚着,刘学青笑意更浓,酒窝儿也陷得更深。刘学青被插得舒服,xx就不断的抽慉夹紧,辛长老插在里面也觉的舒服,xx涨得再加粗加硬,于是刘学青更是舒服,终于刘学青的xx又来了,她全身颤抖着,呼吸变得微弱。只能轻轻的喘息起来。而辛长老马眼一酥,也泄了出来。

          这夜里纵然清凉,俩人仍旧满身大汗,他们搂着温存了一会儿,辛长老实在跪得累了,一不小心坐倒在地上,刘学青躺了一下下,挣扎着爬起来坐到他腿上,辛长老搂住她,她把头枕在他肩上,俩人对望着,又吻在一起。过不久刘学青才慢慢站起来,细细叮咛了一阵后,才返回房内,一开门,却忽然见到一熟悉的紫色身影站在床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却是她师妹刘学蓝,刘学青脸一红,问道妳来多久了?

          刘学蓝娇笑道:妳刚出房门我就来了,想不到姐妳

          只见刘学青脸上又更加的红了。

          最新文字站傲雪情缘axqy

          最新无限制美味家meiweijia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