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野外混战––山洞plAy】(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莳安安自从决定和顾时衍不论世事,归隐山林后,两人便过起了没羞没躁的二人世界。

          山林里的某个山洞,莳安安正准备将刚刚收集好的变异植物种子打包带走,腰上便突然缠上了一根结实的手臂。

          “哥哥……”莳安安转过头,微微疑惑的看着身后的顾时衍。“安安……”顾时衍喉结滚动,滚烫的身体穿过两人的衣服渗透进皮肤,男人腿间硬如铁烙的火热刚好抵在女人的臀间,“安安……难受……”

          和顾时衍相处了怎么久,莳安安早已看清男人腹黑的本质,平日看着冷酷严肃的大饿狼,每次一到求欢的时候变会变的又奶又骚。

          莳安安假装没有看到男人眼中的渴望,一把拉下顾时衍在自己身上作乱的手,正想用一下治愈天使瞧一瞧男人是不是又是病毒发作,体温出问题时,男人便已经不客气的咬住了她的耳朵用力一吸,呼出的热气呵进毛孔,异样的刺激让莳安安不由得抖了抖身子,脚下的地也似乎有些踩不稳。

          “哥哥……你是故意的……”莳安安身体敏感,被男人这么一逗弄,自然也就有了感觉。莳安安咬了咬牙,眸光也不由得染了水。

          听到女人的控诉,背后的顾时衍却是语气幽幽,眼里言外都是委屈,“安安,哥哥忍不住了……你忍心看哥哥难受吗……”

          顾时衍说着,又将腿间的滚烫往莳安安臀间顶了顶,莳安安被烫的一哆嗦,失神迟疑的空隙,顾时衍却早已是轻车熟路的扯开了女人扎在腰间的衣角,一路摸索到女人胸前柔软挺拔的酥胸上,揉捏挑逗。

          “嗯……”酥乳被男人放在掌心挤压摩挲,莳安安也早就没了脾气,娇躯虚扶,女人软绵绵的靠在顾时衍的怀里,任君采撷。

          顾时衍一手玩弄着手中的绵软,一手扳过莳安安的小脸,细细的轻吻,唇齿交缠,暧昧的水声听的人面红耳赤。

          ……

          山林里幽深又安静,洞口里却时不时的传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慢一点……太快了……哥哥……”

          莳安安上身的衣服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粉色的内衣已经被人扯落在了腰际,露出一大片被人肆虐揉捏的痕迹。

          背后的男人身材结实,他的双手抱着女人雪白的臀肉不停抽动,粗长的肉狠狠插入小穴,带得女人的娇躯也跟着不停地轻颤。

          莳安安的双手撑在凹凸不平的石壁上,胸前两团沉甸甸的乳肉因为背后的撞击而不停乱颤,莳安安被欲望折磨,想要尖叫,却又因为羞耻心而强忍着不发。

          背后的顾时衍不满女人的隐忍,充满邪气的嗓音里既有诱惑又有威胁,“安安,叫出来,哥哥想听你叫床的声音。”

          “嗯……哥哥嗯嗯”莳安安胡乱的摇着头,乌发披散,目露春色更激起了男人的控制欲,“安安,不听话,要接受惩罚。”陆时衍双眸微眯,身下的硕大在话音刚落的下一秒便加速起来,肉棒插的又深又迅猛,坚硬的蘑菇头在湿热的幽穴里一次又次的入侵,挤开层层叠叠的媚肉,捣磨着敏感娇嫩的花心。

          “啊…嗯……哥哥……太快了…”,突如其来的快感直冲大脑,莳安安再也受不了这样强烈的刺激,娇媚的嗓音顿时便响彻在整个山洞。

          听到这声音,顾时衍也越发的积极,两人紧密相连的耻骨间淫水泛滥,滴答滴答的液体落在地上留下一道暧昧的水渍。

          莳安安被插的小腹酥麻,翻滚的情欲如同汹涌地浪潮,将她一下一下的拍打在情海的岸上。

          “安安,张明强的孩子满月了。”迷迷糊糊间,莳安安听到男人突然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大脑反应慢了半拍的莳安安脑中也浮现了不日前张明强寄来的照片,小小的两团,窝在父母的怀里,让人一眼心生怜爱。

          只是……莳安安努力稳了稳心神,转过头的那一眼,她似乎看到了顾时衍眼底难得一见的情愫,那是羡慕又带着些许的遗憾。

          “哥哥……”似乎意识了顾时衍的想法,莳安安心有情绪流转,却不等她将真相告诉他,便被背后的男人突然禁锢在怀里,“对不起……安安……这辈子,你只能和我一起了……”顾时衍紧紧抱着怀里的女人,脑袋埋在女人颈项间看不清表情,莳安安抿了抿唇,眼睛酸涩,心里却是莫名的甜。

          她读懂了男人心中顾虑和遗憾,她也接受了男人突如其来的告白,她低下头,摸着自己的小腹,那被男人完全填满的地方,隐约还能看到阳具的形状。

          莳安安笑了笑,摸着男人形状,却并不打算将真相现在就告诉他,“我爱你哥哥……”

          ……

          有什么可以弥补心里的空白,大抵就是在此刻抛开一切,汲取彼此的爱与欢。

          顾时衍轻吻着女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掌心所到之处,便是灭不掉的火焰。

          顾时衍的双手拖着女人的屁股,胯间的火热肉蟒拼命往女人的身体里插,肉蟒被湿热的小穴吸得欲望喷张,顾时衍喘着粗气,额角的青筋凸凸的直冒,“安安的小骚穴咬的真紧……”

          “哥哥……”莳安安紧紧环着男人的脖子,漂亮的玉颈因为男人的淫词浪语而染上绯红,她大口大口的呼吸,扭动的腰肢迎合着顾时衍的入侵。

          顾时衍被这一幕激了红眼,娇媚婉转的呻吟再次响起,混合着男人低沉的喘息声,越来越大。

          莳安安的双手早已无力地挂在顾时衍脖子上,嘴里的娇吟更是被撞的破碎不堪,“不行了……要来了……不行了……”灭顶的快感席卷而来,莳安安高高扬起了天鹅颈,发丝散乱,在女人一阵激颤之中,小穴里的淫水瞬间便喷泄出来。

          顾时衍被这么刺激,亦是不再忍耐,狠命抽送之后,滚烫的精液便汩汩的喷射而出。

          在两人看不见地方,一团白色的荧光正在女人的小腹间聚集,十个月后,一声清脆的孩童哭声响彻山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