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124(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着,但比起梦的虚幻又多了几分真实。

          “233?”许以之试着叫了一下,并没有人回应她,什么声音也没有。

          那些画面,那些经历,到底是真的还是她被妖魔控制住了心神,从而做了一个荒诞的梦。可这妖魔实力那么差,怎么可能控制得了她。

          许以之按住自己的太阳穴摇晃。

          “大小姐你没事吧?”

          “大小姐你怎么样了?”

          “大小姐!”

          听得许以之的叫喊,十几个火系家族的本家人冲进了屋子,团团将她围住,个个脸上挂着担忧的神情。

          “我没事。”许以之看向他们,这一张张熟悉的脸,证明自己已经回到她在的世界。

          “大小姐,我们刚在别墅里逛了一圈,什么鬼都没见着,估计这别墅里没妖魔,是主人的恐惧心在作祟。”

          “嗯。”许以之在一群人的簇拥下依依不舍地出了这间屋子,房门关上前忍不住又看了看,心头那一点遗落感让她找不到方向。

          回到正常生活的许以之变了个人,比起以前收敛不少,吓得许烈以为许以之被妖魔附身了,天天给她看几次,终于弄地她烦了。

          然而许夫人却看出了点名堂,她看女儿是有心上人了,怕还是暗恋。然而她问了几次也无果,什么东西也没问出来。

          得知这一消息后,许怀暗自高兴,连忙打电话给许以之安排了相亲,上次那个电系的继承人她不喜欢,那这次就换水系的。

          爷爷又在操心她的终身大事了,问题是她才几岁,用得着这么急么。许以之得知这个消息后说什么也不去,何况她心里已经有人了,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真是假,但她就是忘不了他。

          然而许怀是什么人,就算许以之不去他也能想办法将她骗去,再不济他亲自上阵,这么多年的家主不是白当的。

          几日后,电系世家的继承人大婚,许家受邀出席婚礼,许以之自然也去了。

          就在今天,许怀安排了相亲。婚礼结束后,许夫人拉着许以之到了酒店一楼的初遇餐厅。

          “进去啊,来都来了,见一见有什么不好,说不准他就是你喜欢的类型。”许夫人说着将许以之一把推进了餐厅。

          “哎呀!”许以之被推地往前一冲,还好自己站稳了,不然怎么着都会摔出去。

          推这么重,果然是亲妈。

          好啊,既然他们骗自己,那自己也不需要给这个人面子,省得他们到处乱操心,觉得自己是因为思春才变了性格。

          她整了整细长的头发抬手拨到耳后,仰起脖子往前一看,那个人正背对她坐着,背影挺拔清瘦,留着时下流行的发型。

          这个人的背影,还有点好看?

          呸呸呸,她想什么呢,这是她的相亲对象。

          “喂,你就是我爷爷安排的……”许以之踩着高跟鞋在那人对面坐下,薄纱的海浪裙摆绵延起伏,风过涟漪。然而一对上那人的脸,她整个人都呆了。

          视线缓缓移动。

          男人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这就是火系世家的大小姐,脾气确实不怎么好。对于相亲这件事,他向来是来者不拒,但对于相亲对象,他是来了就拒,不管是谁。

          这个女人,他似乎在哪儿见过,可脑子里一搜索她却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她除了火系世家的大小姐,还有身份?

          “沈,沈亭鹤?”她木讷地看着他,那些梦里的记忆又来了,像洪水冲破栅栏一般,蓬勃汹涌。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沈亭鹤。”男人蹙起飞扬的剑眉不悦。

          她被他陌生的话语和陌生的眼神说地一怔。

          是,沈亭鹤不会这么看她。他就是水系世家的继承人,怎么她从来没见过他。

          许以之咽下胸腔里的悸动,面上温柔不少。

          “你就是我的相亲对象?”看到他,她忽然觉得自己经历的一切不是梦。

          她脑中忽然想起233的一句话,它那天欲言又止,说什么他们之间或许还有缘分。

          对了,难道沈亭鹤不怕火不是因为他开了挂,而是因为他本身就是水系术师,还是能力很强的水系术师。

          他也去做任务了?而且他的任务是和自己在一起?

          “相亲对象不至于,我只是不想被唠叨才来的,你不要误会。”他端起面前的咖啡呷了一口,声音冷淡,似乎对她没什么兴趣。

          她细细地盯着他的脸,上下打量,五官没一点变化,一定是他。“可是我想答应。”

          他不解:“什么?”

          “答应嫁给你。”她说地毫不犹豫,目光坚定。

          对上她的眼睛,他脑中有过片刻的模糊,依稀有一些东西进入,“……许小姐,你脑子没事吧?我不喜欢包办婚姻,而且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许以之挑了挑眉:“我也不喜欢包办婚姻,但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至于你不喜欢我这个类型没关系,你喜欢什么类型我可以演,你要相信我的演技。”

          她说着说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他看着她又哭又笑的样子,心头一疼,脑中的画面似乎清晰了些。

          “……我也答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