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3我爱你h(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罗泛泛刚才心底里隐隐的不安又被挑起,她侧脸问:“你跟谁学的?”

          他顺势吻住她,下身突然发力,快速又深入的抽插顶弄将她溢出唇边的呻吟撞得支离破碎,碎语也被堵在唇外的他收走,只剩室内热烈空气中她唔唔的叫声。

          “喜欢吗?”他的手掌扣着罗泛泛的脸颊,用力压向自己,便于他能肆意欺凌啃咬她早已红肿的唇,下身欲根渐渐又放缓,五浅一深转着圈耐心地研磨她花液泛滥的穴壁。

          掐住她前胸的手摁着罗泛泛的乳头搓捻,另一只手绕至她身后,手指在她的菊穴外浅浅刺戳,她紧张,花径便不住收缩,但他偏偏不动,明明上一秒就能得到的快感就这样眼看着它熄灭下去,罗泛泛失落极了。

          她委屈地流泪,手恨恨地掐着他,诚实的身体反应却让她不由软声求饶:“别折磨我……给我好不好……”

          “叫老公。”他的低音随着喷在耳边的热气吹入耳内,得不到回应似乎不肯罢休。

          罗泛泛犹豫间,他有些无奈地笑着叹气:“要不玩个游戏?”

          “数数字,”他全部退出,沾着花液的柱头抵在花珠上细细磨,听着她微颤的轻哼,然后上滑对着穴口探进,浅浅抽插,第三下时整根没入直抵子宫口,快感骤然攀顶,罗泛泛尖叫着直至失声,他抚着她小腹处微微凸起的痕迹,笑,“逢三进一。”

          罗泛泛花穴紧缩,绞着他不能后退,他微不可闻地抽气,抬手握住她的颈,舌尖在肩上流连。

          她慢慢放松,他当真就开始数数,用哑到快分不清是他的声音,一下一下数得极慢,动得更慢:“四、五、六、七、八……”

          听觉被迫唤醒,竖耳听着他越拖越长的间隔,罗泛泛扶在门上的手指都在抖,九还没数到,她就急不可待地跟出:“十二!”

          他却不受所动,缓慢刮蹭着罗泛泛花穴内的细嫩褶皱,严谨地数着:“九、十、十一、十二……”

          到十二时他停下来了,就在罗泛泛愣怔回头想追问他为何不动时,他抱紧她腰下发狠顶上来,罗泛泛被他强劲的力道撞到双乳都随着动作上下起伏,沉歇太久的刺激快感涌上来,她头脑空白向后倚靠在他肩上不住喘息吟叫:“啊啊……啊……”

          “喜欢吗?”他垂头和她脸颊相贴,说话的语气如果屏蔽掉哑音,像个无欲的信徒。

          罗泛泛此刻毫无意志力,顺着内心所想诚实答道:“喜欢……再动一下其景唔……”

          他咬着她的唇,严肃而危险地警告:“叫老公。”

          罗泛泛可怜兮兮地回吻,呜呜哼着妄想蒙混过关。

          他轻柔撩开她脸侧垂下的乱发,软下语气细细吻她脸颊诱哄:“乖,叫老公。”

          罗泛泛有些不自在,但激烈性爱和几度接近高潮的刺激已经使她的脸热烫不已,再多的害羞也无法表现得更明显,她靠近他,用浸着情欲的慵懒软音硬气哼声:“做!梦!”

          她感受到背后的他有一瞬间僵硬,随后意料之内的轻笑开,抬手拾起她的手腕,五指从手背后扣进她的指缝里,带着她的手扶上面前的门板,她还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接下来的动作就为她解释了一切。

          他身下速度一下比一下快,前进时的狠劲仿佛永远不会停止一样,全进全出,每一次都能准确滑蹭过她的软肉,激起她背后的战栗,抽送直抵花心最深最深处,柱头嵌在宫颈口处迎来她热情喷涌的花液。

          “满意了吗?”他像个询问服务是否合格的客服,在她耳边追问。

          “啊……啊太深了……唔好快……”没有比这更好的回答,罗泛泛被他撞得整个人只能依附着门板,浑身苏爽绵软,若是没有他的手压住她支撑着门,她可能已经瘫软在地上。

          而且,这样被他压在门上的感觉,格外刺激,仿佛整个人整个灵魂都在他的手掌心里,被他紧紧攥着,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学会了这种姿势,也不知道她自己怎么会变态地爱着这种姿势。

          花穴内情潮翻涌,春水泛滥,他掐着她的臀从毫无章法的狂乱顶弄慢慢找到更合适的节奏。

          空气里尽是抽插深入时肉体撞击的啪啪声,身下的极致快感生出的愉悦令人窒息,她甚至错觉高潮时有一股热流射进自己花穴深处。

          罗泛泛在这时特别想抱他。

          “其景……”

          “叫老公。”知道她不会应,他还是执着地利用这句话作为他从温柔状态开始发狠的预先提示。

          她在他动作前慌忙撒娇,“抱抱我。”

          他愣了一下突然无声笑了,慢慢将她转过来,托着她的小屁屁抱起,两人下体仍旧相连,他走向床边时,她双腿紧紧缠在他腰上。

          倒在绵软床褥间,他满是怜爱地将她拥进怀里,轻吻印上额头,她也抱住他,由着心头热意肆虐,半梦半睡时,她趴在他耳边赤裸坦白:“不求你爱我,不要离开我就好。”

          好久后,他听见她的呼吸逐渐均匀。

          长吻疼惜,落上她额角,那个她向不良人百般苦求十数年不得的东西,他双手奉上,可倾听他的,却只有热情退却后漫漫长夜里寂静无声的空气:“我爱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