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杨小英现在看了一些电视,把电视里面的台词模仿的惟妙惟肖,正好可以用这些话来反驳眼前这个自称是他们亲爸的陌生男人。

          “我只是想看看你们,你们是我亲生的,我关心一下你们,难道有错吗?你们怎么可以对自己亲生的父亲说出这样的话,实在太伤我的心了。”杨老五说着,忍不住黯然神伤。

          这时,杨武雄指着他的后方说道:“哎呀,你新娶的那个凶巴巴的阿姨过来了!”

          杨老五心中一惊,转过头去找了一圈,丝毫没有看见徐梦琪的身影,他这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不过幸好徐梦琪不在,不然那个女人少不了又要和自己大吵大闹一顿,这几年为了维护好和徐梦琪之间的婚姻关系,他也是忍够了。

          想着自己竟然被一个10岁左右的小孩耍的团团转,杨老五心中又生出一股郁闷来,然而杨武雄和杨小英早就溜得不见人影,徒留他一个人在原地生着闷气。

          穿过一条小巷,确定杨老五不会追过来之后,杨小英和杨武雄便放缓脚步。

          杨小英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刚才那个人真的一点都不要脸!我竟然没有认出来,还好我们溜得快,武雄你说他为什么要找上我们?”

          “谁知道呢,反正只要不要让他找到我们住的地方就行,不过就算他找过去也没用,我们那里有王大叔看门,他想要进去也不是那么容易。”杨武雄说道。

          杨小英点点头,“你说他该不会是又想把你要回去吧?以前在金沟村的时候,他就和那个凶阿姨来找过你,我听七婶说他们生不出孩子,肯定这次又是这样,想要把你拐过去。”

          “我才不要跟他们一起去!走了,回家了,就当今天没有遇见过他!我们回去找妈说这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来要人!”杨武雄气势汹汹的说,一溜烟跑回家里去了。

          正好这两天刘长国就住在兰芝这里,看到兰芝给他买了一双新皮鞋,脸上都笑开了花。

          最近一年刘长国病魔缠身,整个人反倒显得和蔼了不少,穿着给他买的鞋子,高兴得像个老小孩,“还是兰芝你最好,我这辈子都没有穿过这么好的鞋子,就算这样死去也值得了。”

          沈寄言说道:“新年新气象,那就不要把不吉利的字眼挂在嘴边,既然现在的日子变好了,那你更应该好好珍惜,活到100岁。”

          刘长国听了哈哈大笑,“今天你们大哥和二哥都要过来,这次多亏了你帮忙,他们才在这城里找到了一份工作,他们要过来好好感谢你。我也都跟他们说了,要他们好好做,千万不能辜负了你这一番苦心。”

          “感谢的话就不用再说了,都是一家人,他们好好做,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爸,我和兰芝明天要回金沟村,你看你是想在哪里过年?”沈寄言问道。

          “我还是和老二一起回刘家,现在你们妈不在了,我也要好好回去给她的坟头上一炷香,她是个苦命人,没有等到今天这种好日子。你也知道你们二嫂的那个脾气,我要是不回去的话,她肯定觉得我嫌贫爱富,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刘长国念叨着说。

          兰芝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刘长国想要去哪里过年都是他的自由,如果对方想和他们一起回金沟村,她也不会阻止。她继承了刘兰芝的身体,为刘兰芝尽一份孝道也是应该的。

          几人在聊着,杨武雄和杨小英也回来了。

          “妈,今天我遇上一个坏叔叔,想要拐走我和小英,幸好我机智,很快就逃开了。”杨武雄一回来就告状。

          因为以前小梅被拐卖过,在这个话题上,兰芝比较敏感,便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谁想拐你们?”

          “就是今天在鞋店里遇上的那个无赖大叔。”杨武熊又道。

          “是他?”兰芝无语道,不过听着杨武雄对杨老五的称呼,兰芝还是忍不住想笑。

          “谁呀?竟然在拐卖我乖巧的外孙,一定不能饶过。”刘长国拍着桌子说道。

          “一个疯子而已,成不了什么气候。”兰芝轻描淡写的带过。

          下午的时候,刘老大和刘老二两兄弟果然来了,他们一人拿着一篮子鸡蛋,一人拿着一篮子鸭蛋来答谢沈寄言和兰芝,沈寄言和他们寒暄了一番,兰芝则收拾东西准备回乡下。

          金沟村这边发生了很多变化,因为这个生产队的发展在整个县城都是数一数二的,更是引起了上头的注意,上面已经批复允许这里修一条小公路,只不过这个修公路的钱需要他们自己筹措。

          兰芝听到这个消息后,捐了一大笔算款,刘大鹏夫妇也出了不少,有他们两户人牵头,修路的钱很快就凑齐,准备年后就开始动工。

          有了乡村公路,今后他们要回老家就更加的方便,只不过现在的公路都是碎石路居多,想要修水泥路的话就更不容易。兰芝在这个工程上加了一笔钱,叮嘱裴大队长到时候一定要把这条公路修成水泥路,这样的话住在这里的人出入更加方便,想要发展经济的话,也快捷多了。

          今年春节的金沟村尤为热闹,杨家的几户人都陆续修了小洋房,丁家也丝毫没有落后。目前还是砖瓦房的就只有何家和杨老幺那一户人。

          何家有意等今年公路修好之后也把现在的房子翻修一遍,而杨老幺那户则彻底没落了。杨大婆在去年已经病逝,听说对方在床上躺了大半年才死去的,杨老幺以前仗着有杨大婆帮着张罗家里,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性格,后来没有杨大婆,就跟着别人一起外出打工了。

          杨大婆儿女不少,但她瘫痪在床的那段日子,却没有几个人愿意侍奉在床前,最后走得也悲凉。

          不过她的死去丝毫没有给金沟村带来什么影响,顶多就是村头多了一座孤坟。

          由于现在的生活好了,大家也能够赚到钱,到了新年的时候,也都学会了玩纸牌,一个小村落的人三三两两的约在一起,一边玩着纸牌一边聊天。小孩子们就拿着他们的小玩具满山遍野的跑,平日安静的村落好似也沾上了新年的喜气。

          大家聚在一起玩纸牌聊天,当然也免不了要八卦一下村里的待嫁姑娘,“刘二娘,耍男朋友没有?”

          刘二娘大方说道:“不急不急,三姐正在给我物色呢,她说好对象要慢慢挑,急不来。”

          “你说说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我们大家给你参考一下。”丁家媳妇道。

          “只怕家芳的眼光高,我们难帮她物色。”杨大嫂道。

          燕三娘:“说起来,找男朋友确实应该参考一下兰芝的意见,你看人家兰芝现在和沈教授多恩爱,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像小情侣一样甜甜蜜蜜。”

          “这世上的沈教授可不多,只怕打着灯笼都找不出第二个。”老七媳妇接了一句。

          “那是,三姐也不是一般女子能比的,我连三姐的一半聪明都没有,相貌更是比不过。我能有什么要求,找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就行。”刘二娘说道。

          “你们说着说着就拿我来开玩笑,家芳说的没错,找一个对你好的,踏踏实实的过日子的就好,你现在你还年轻,才20出头,不用这么着急,慢慢挑选,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可不要因为太躁进而选错人,也不要因为结婚而结婚。”兰芝端着一盘切好的橘子从厨房出来,看着刘二娘现在变得越来越优秀越来越沉沉稳,她心中也非常欣喜。

          现在的刘二娘再也不用担心落入书中悲惨的结局,她可以慢慢的挑选,选一个配得上她,和她真心相爱的人结婚。

          “三姐,我们家二妹的人生大事就要麻烦你多多照顾了。”燕三娘半开玩笑地说道。

          “嫂子,你们可不要把这些事情都推给三姐,三姐把我带出去,教会了我那么多东西,我可不敢再把人生大事也交给三姐来烦。”刘二娘笑着道。

          正巧这个时候,沈寄言也从楼上下来了,老七媳妇就开玩笑说道:“说起来这件事情可以让沈教授帮忙看着点,

          沈教授,认识的人多,要是遇上合适的,可以帮我们的刘二娘牵线搭桥。”

          “你们就不要再操心了,二妹自己已经挑选好了,等时间成熟,她肯定会带回来让你们看的。”沈寄言说道。

          “原来二妹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干嘛不老实和我们说一说?赶紧从实招来,我们都等着听呢!”燕三娘笑道。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你们别瞎掺和,不说我了,我们赶紧让沈教授和三姐老实交代,他们当初是怎么走在一起的?我们天天在这里,竟然都不知道他们两个走在一起了,后来孩子都有了,他们连喜酒都还没有正式请过,你们说说,是不是应该让他们补上?”刘二娘赶紧转移话题。

          “刘二娘说的是,他们何止没有请我们喝喜酒,连孩子的满月酒都没有请我们喝,还说要补上,结果现在孩子都能满山跑了,这喜酒和满月酒还是没有补。兰芝,这次你可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才行。”杨大嫂一说,其余众人跟着起哄。

          “那这样好了,正好今年我们金沟村的人都齐了,我们就选一个良辰吉日,让他们把喜酒给我们补上。”燕三娘赶紧提议。

          “依我初五这一天的这就非常好,我们就在初五喝喜酒,现在我们金沟村开阔的院子这么多,想要摆多少桌坝坝宴都可以,燕三娘刘二娘还有大嫂都有厨艺在手,不愁找不到厨师。我看就这么说定了,兰芝,你不请别人,我们一个村的人总是要请的,就当大家在一起庆祝庆祝。”老六媳妇附和道。

          “是啊,兰芝你现在不请,我何太婆怕是到死也吃不到你的喜酒了。”何太婆也说。

          兰芝没想到他们这么热情,还一直惦念着那顿饭。

          不过只是一顿饭而已,沈寄言抢在兰芝前头开口道:“既然大家这么看得起,那初五我们就请客吧。不过事先说明,这顿喜酒是为了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支持,你们的心意我和兰芝心领了,你们就不要送礼金,大家一起开心的吃一顿饭就行。”

          “沈寄言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让我补请吃饭可以,大家不要送礼,不过这顿饭还需要劳烦大家一起做。”兰芝道。

          “没问题,三姐你这几天就安安心心等着,这个补办的婚礼我和嫂嫂亲自为你策划,到时候你一定要配合,我们也要过一个别具意义的婚礼。”刘二娘挤眉弄眼地笑着道。

          刘二娘和燕三娘都是负责酒楼生意的,也接待过不少这样的酒宴,在这方面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紧接着,他们就开始绘声绘色的规划起兰芝的婚礼来,兰芝和沈寄言两个主角都还没发话呢,他们就说了很多种方案。

          兰芝看着他们为着自己的“婚礼”叽叽喳喳讨论个不停的样子,好笑之余,又很感动。她很喜欢这个小村庄的氛围,虽说一开始到来的时候大家相处的并不是那么和睦,但是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邻里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好。

          兰芝看着他们还在争执,便捡了几个橘子牵着沈寄言一起走了。

          沈寄言很自然地接过她手上的橘子帮她剥皮,“你不想听听他们对我们的婚礼筹划?”

          兰芝和沈寄言并肩走着,“他们想要折腾,就让他们折腾去吧,这只是一个仪式而已,我们现在过得很幸福,这就已经足够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其实在省城的时候,他们举行过婚礼,只是这里的乡亲们隔得太远了,没法请他们参加。

          沈寄言把剥好的橘子分成两半,递了一半给兰芝,“只要你感觉幸福,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我们一定要这样幸福下去。不过我还是很期待这次的婚礼,不知道会被他们办成什么样子?”

          第72章完结章

          正月初五,金沟村迎来了一桩大喜事,方圆几里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赶到这里。

          兰芝原本只是想请邻里和原主的娘家人一起吃个饭,免得他们以后总是念叨,没想到不知道这个消息是谁传播出去的,现在整个生产队的人都知道了,说是感激她和沈寄言让他们能够吃得上饭,这杯喜酒他们非要过来喝。

          不仅如此,这消息不胫而走,县城里的领导们也知道了,还准时准点的赶过来,金沟这个曾经偏僻落后的小村庄因为今天的喜事而变得热闹非凡。

          兰芝被刘二娘刘若梅等年轻女孩拉到楼上,刘若梅这次过来给兰芝送了一套中式喜服,刘二娘把金钗插在兰芝的发间,笑道:“三姐,这金钗真配你,我以前央着我奶奶送我,她都舍不得。没想到这次你结婚,她倒是这么慷慨的拿出来了。”

          刘若梅笑道:“二姑,你也赶紧和白大哥结婚,指不定老前辈还有不少传家之物相送呢,就不用在这里眼红三姑了。”

          “你这小丫头,竟然开我的玩笑,看我不撕破你这张嘴皮子!”刘二娘说着,作势就要去逮刘若梅。

          刘若梅赶紧躲到兰芝另一边,“三姑,救我,你看二姑被我说中,现在要教训我这个小辈了。”

          “你这小丫头不懂得尊老,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兰芝把两人隔开,“好了好了,你们别闹了,若梅你二姑脸皮薄,你就别拿这事儿刺激她。”

          几人正玩笑着,小梅等几个小孩上来了,“若梅姐,帮妈妈打扮好没有?楼下催着你们下去了。”

          “快了快了,干嘛这么着急?现在时间不还早着吗?”刘若梅回道。

          几个孩子走到房间里,看着盛装打扮的兰芝,小鬼头沈无瑕立马就扑到了兰芝怀里,“妈妈你好漂亮,你是不是一个公主?”

          她说得奶声奶气,哄得大家一阵开怀大笑。

          “小瑕儿,过来我给你画一个妆,那你也是小小公主了。”刘若梅逗她。

          “嗯嗯!”沈无瑕连连点头,那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萌蠢。

          兰芝被刘若梅拉到楼上打扮了半天,也不知道楼下是什么情况,沈寄言一个人在下面招呼客人,不知他会不会忙得过来。今天这场补办的喜酒完全超乎了她的预想,来的客人太多了,楼下都是客人们热闹交谈的声音。

          兰芝刚准备走下楼,沈寄言就上来了,两人在楼梯的转角一照眼,沈寄言微微怔了下,随后笑着过去牵着兰芝的手,“你今天打扮得太漂亮,我都差点快要认不出来了。”

          兰芝挑挑眉,“难道我平时就不漂亮?”

          求生欲让沈寄言赶紧说道:“漂亮漂亮!我是说今天尤其漂亮,平时也很漂亮,没有不漂亮的时候。”

          兰芝轻哼一声,只是那上扬的语调却掩饰不住她心中的欣喜。

          沈寄言和兰芝十指紧扣,“走吧,是时候举行婚礼仪式了。”

          兰芝看着眼前温柔俊美的人,轻轻点了点头,几个孩子跟在后面叽叽喳喳的闹着,或许这就是幸福的模样。

          div

          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