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过人间(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傅时竞开着车,魏栗从包里拿出一盒糖,自己吃了一粒后,摇了摇糖盒问他,“要不要吃?薄荷糖。”

          傅时竞匆匆扫了一眼,点了下头,魏栗剥了糖纸喂给他,然后将糖纸折成了ai心和千纸鹤放在仪表台上,她想到了什么,忽然说道:“我周五不过去了。”

          “怎么了?”

          魏栗靠在椅背上,撕着刚才折纸留下的边角料,“要和公司还有这次合作方的人吃饭。”

          傅时竞蹙了眉,显得不太愉悦,他一直对魏栗的这份工作颇有微词,但是出于尊重他也不会出手g涉,片刻后开口说道:“周五把地址发给我,我去接你。”

          魏栗笑了笑,朝他抛去一枚飞吻。

          今晚去的是一家淮扬菜馆,淮扬菜口味清鲜适中,一直很合两个人的胃口,穿旗袍的侍者领着两人去包间,路过的廊檐下均挂着白se的绵纸灯笼,微h的s灯照耀着夜晚的庭院,空气中流动着一种静谧的气氛。

          两人等待上菜的时候,老板过来打了个招呼。老板姓赵,看起来不过四十岁上下,穿一身棉麻唐装,笑容和气。

          “时竞,你来的可正是时候,今天的鲟鱼是今年的最后一批了,再要吃到这么好的,就只能等明年了。”

          淮扬菜讲究不期不时,鲟鱼不过端午。过了日子以后,鱼r0u入口就没有那么鲜美紧致了。闲聊了两句后老板出去招呼生意,服务员进来上菜,主菜正是一道鲟鱼菌菇汤。

          傅时竞先给她舀了一碗汤,两人一边吃一边聊天,他想到了什么忽然问她,“你昨天说的公司是不是光世。”

          魏栗一怔,随即笑道:“你怎么还真去查了。”

          “那家公司的负责人叫顾泽,舒琳的堂弟。”

          听到这里,魏栗才真正的惊讶,“舒琳的堂弟?”

          傅时竞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说道:“那小子一向不找四六,他要是为难了你,告诉我,我替你去出气。”

          魏栗笑着开口,“商业合作又不是要打架,你也太夸张了。”

          吃了饭,傅时竞开车送她回家,车子停在单元楼下,魏栗下了车,绕过车头敲了敲窗玻璃,车窗缓缓落下,她的笑脸也越发清晰,弯腰撑着框沿问他,“要不要上楼喝杯茶。”

          傅时竞挑眉一笑,解开安全带说道:“荣幸至极。”

          魏栗是真的请他上去喝茶,金红的茶汤在甜白瓷茶壶中微漾,她端着托盘走出厨房,电视里放着热播的综艺,傅时竞好像只是为了房间里多一些声响,微闭着眼靠在软枕上。

          她轻手轻脚地放下托盘,调低了电视的音量,拿了一条小毯子给他盖上,自己回了房间洗澡,等她擦着头发进客厅时,傅时竞正一边喝茶一边看t育频道。

          “衣服我都放在床上了。”

          她在另一个沙发坐下,微sh的长发披在绒绒的睡袍上,这两天降了温,魏栗只好翻出收起来的春衣。

          傅时竞坐在一旁打量她,粉扑扑的脸蛋,握着淡蓝毛巾更显白皙的手,还有被淡粉se浴袍包裹着的更显青葱鲜,再想下去就少儿不宜,他轻咳了一声,起身去房间。

          傅时竞来这里的次数不多,但家里还是留了两套衣服,魏栗擦g了头发,起身收了茶具,洗净擦g放进橱柜,这个房子不算大,她一个人住还稍显富余,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她一样样jing心挑选的,她又巡视了一遍橱柜里大大小小的物什,然后满意的关上了柜门。

          傅时竞洗完澡出来时,魏栗正趴在床上看电视剧,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呀了一声。

          “你怎么不穿衣服!”

          傅时竞只穿了一条内k,毫不吝啬的展示着自己的好身材,腹肌上还隐隐可见水光,他见她这样的反应,难得的带着坏笑走过来,魏栗掀了被子往里躲,他却将人整个一团抱住,拨弄出她的小脑袋,深深地吻了下去。

          明明是一样的味道,唇齿传递间却好像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化学反应,诱的人吻的更深。魏栗的睡袍已经被他解开,松松垮垮地披在身上,他r0u着她的软翘的t,轻咬着她的xr。

          魏栗红着脸扭着身t。

          “痒~”

          他的唇移到她的耳后,捉着她的手扶着他的x器,缓缓地向她的花ga0送着,这样的亲密好像更能刺激魏栗的官能,刚一进去就被她紧紧x1住,连ch0u送也困难起来。

          他拍了她的tr0u一记,含着警告意味似的,魏栗有些委屈的看他一眼,抬着小pgu往他身上送,傅时竞似乎被她的反应逗笑,“好了,不怪你,我的乖乖。”

          魏栗又是一缩,傅时竞险些被她夹s,看着她无辜的表情,握着腰便大力cg起来,“宝,我看你就是欠日。”

          在情事上,傅时竞说起话来总是荤素不忌,魏栗听着总是脸红,眼里含着水看他,惹得他动作更是狂浪起来。

          ga0cha0的时候,魏栗咬着他的肩膀哼叫,小猫似的软的没有骨头,傅时竞托着她的t去卫生间清洗,看她困顿的微闭着眼,ai怜的亲了亲她。

          “睡吧。”

          我要立个fg!200珠珠的时候我一定加更!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