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续(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女人裸露的肌肤与空气相触,迅速激起一层鸡皮疙瘩。年蔻蔻感到有些冷,下意识抱住了身前的颜卿。

          陆禹季往浴缸放好水,脱了衣服,费了好些功夫才把赖在颜卿身上的女人扒下来。蔻蔻喝了酒头晕乎乎的只想睡觉,被陆禹季抱进浴缸时满脸的不高兴。

          胸前水波浮动,蔻蔻感到身后贴上了一个人,忙紧紧扒住浴缸边,努力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看起来要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陆禹季捏住年蔻蔻垂在身前的两团柔软,惹来女人的一声呜咽。只见男人轻轻咬着女人小巧的耳垂,开口道:“怎么今天这么嫌弃我?嗯?”

          颜卿将陆禹季的所作所为看在眼中,却没有阻止。他拿来一块热毛巾,蹲在浴缸前,细细擦着蔻蔻的小脸和小手。

          年蔻蔻无法摆脱胸前的大手,那时轻时重的揉弄令身体起了奇怪的变化。蔻蔻忍住想要磨蹭私处的念头,睁着一双泪蒙蒙的眼看着颜卿,人也不说话,只是喉咙处模糊发出一些似小兽的呻吟。

          陆禹季揉够了胸前的娇软,亲了亲赤裸的背脊,那作乱的大手便摸进了腿心。捏了捏顶端微微站起的阴蒂,恶趣味地扯了扯湿润的阴唇,在穴口打转几圈后,才缓缓探入蜜洞。

          温热的水本就是天然的润滑剂,陆禹季还没插几下,就已感觉女人的小穴已被摸得又湿又热。

          陆禹季看到身前的女人开始难耐地摆动起臀部,不知是要摆脱那深入蜜穴之物,还是邀请男人探入更多指头。想着这本就是个贪吃的小穴,男人索性又添了一指。

          背上是男人错落的吻,私处是男人进进出出的手指,蔻蔻无法摆脱,侧着脸难耐地蹭着颜卿的大掌,口中不住地溢出细碎的呻吟。颜卿瞧着蔻蔻这乖乖被欺负的可怜样,眼里染起欲望。

          也不知陆禹季顶弄到了哪一处,年蔻蔻直起身子就要起来,不料腿跪久了一时无力,整个人斜栽进水里。饶是颜卿手快扶住,年蔻蔻还是呛了几口水。

          颜卿手忙脚乱地把湿漉漉的小人抱在胸前,丝毫不顾及刚换过的上衣被大片沾湿。女人委屈极了,大颗大颗的泪珠自泛红的眼眶滑落,难过地喊:“妈妈妈妈”

          这酒还是没醒,一被欺负条件反射地喊妈妈。

          颜卿心疼地亲着蔻蔻的眼睛,嘴里哄着:“不哭不哭不哭不哭我们打坏蛋。”说罢,还拿起了蔻蔻的手,作势打了陆禹季几下。

          始作俑者陆禹季一看小笨蛋被自己欺负哭了,也有点慌,虚虚圈住哭闹的小人,把脸往前一伸,不要脸地说:“来,往这打!”年蔻蔻看着陆禹季的脸心头火起,不知有多烦,往别处一推,就只顾着哭,两人怎么哄都没用。

          这不小的动静自然把家里的第三个男人引来了。

          简律一进浴室,就看到抱着人在怀里哄的颜卿、哄人哄得乱七八糟的陆禹季以及哭得鼻头都泛红的年蔻蔻。

          简律从颜卿怀中接过年蔻蔻,斜了一眼陆禹季,嘴里说道:“你别招她。”陆禹季自知理亏,也不应声,跟着简律回了卧室。

          卧室中,哭得眼皮泛红的小人正乖乖地站在床上,任由气质清冷的男人为自己擦身。简律看着站在面前的小人,没好气地说:“被欺负了也不吭声,就知道哭。”

          年蔻蔻踩着软绵绵的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简律,有些新奇这样的视角。虽然处在被他人俯视的位置,但男人不怒自威的气势还是十分迫人的。

          简律抬起头,开口道:“以后还敢不敢喝酒。”

          年蔻蔻听了男人的话,傲娇地哼了一声,继而慢慢地蹲下身子,掀起男人宽大的睡衣下摆钻进去,舌尖一伸就开始舔弄奶头。小手也不嫌着,直接摸进男人的内裤抓住微硬的庞然大物毫无章法地一顿揉搓。

          在讨好简律这件事情上,年蔻蔻简直无师自通。

          蔻蔻轻轻咬着男人已经硬起来的乳头,咬着咬着便连着乳晕整个吞入口中,直到把两颗奶头都舔弄得湿哒哒才罢休。

          女人钻出睡衣,拉下男人的内裤,脸贴着男人的阳物就开始舔舐起来。蔻蔻一面将龟头吞入口中,一面拿手揉弄起圆鼓鼓的卵蛋。

          蔻蔻一面舔着,还不忘抬眼去看简律的表情。简律揉着蔻蔻饱满的胸乳,微微抿起的嘴角有隐忍的意味。

          突地,蔻蔻屁股被人抬起,腿心处便钻进一条灵活的舌头。原来是陆禹季见不得年蔻蔻如此讨好简律,要为自己谋点福利。

          蔻蔻嘴里吸着越来越粗大的阳物,唇瓣无法合拢,时不时就有口水溢出。陆禹季的舌头偶尔划过阴蒂,偶尔轻扯充血的阴唇,有时更是模拟性交抽送在流满淫水的小穴中,让蔻蔻欲生欲死。

          颜卿换好湿透的衣物,一进卧室就看到跪趴在床尾的小人口中含着简律的肉棒,腿间趴着的是陆禹季的脸。

          颜卿走过去,将硬起的肉棒抵在蔻蔻鼓起的唇边,摸着她的头,轻声说:“舔舔。”

          蔻蔻看了颜卿一眼,吐出嘴里的阳物,两手覆住两根粗硬的肉棒,拉到嘴边一起舔弄。

          陆禹季舔弄完小穴后,就着已经流到会阴处的蜜液,开始小心扩张后穴。察觉到陆禹季的动作,蔻蔻条件反射想要出声,却被嘴里的阳物堵得严严实实。

          蔻蔻攀住简律的腰腹,被陆禹季身后的动作弄得不断哈气。小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什么。

          颜卿俯下身子,就听到女人断断续续地说:“要…鸡巴…逼逼要鸡巴…”颜卿一听,只觉得身下的器物又涨大了几分,哪里还忍得住。

          蔻蔻双手被颜卿扣在后背,拉坐在身前。颜卿肉刃往穴口滚上粘腻的蜜汁,压着菊穴的皱褶处,缓缓深入。

          蔻蔻感到颜卿的动作,整个身子就要跳起,口里慌乱说:“不是这里…呜呜呜…”

          简律红着一双眼,压在蔻蔻身前,腰腹往前一挺,碾压着肉穴内部的褶皱直往深处捅去。

          蔻蔻吃得结结实实,喉咙里发不出一个音。简律一边抽送,一边说:“是这里对不对。小屄要吃鸡巴对不对。”

          两根肉棒在前后两处穴眼中顶弄,两人也好似商量好的一样,你顶入我抽出,目的却是一致的,就是要把这摇着屁股的小荡妇干死。

          蔻蔻被插得失神,嘴里却被蛮横地顶入了一根肉棒。陆禹季一面在蔻蔻口中抽送,一面说着:“蔻蔻,帮帮我,帮帮我。”年蔻蔻听了,心里软了软,认真舔弄起嘴里的男性器物。

          简律抽送了一会,拔出肉棒就往蔻蔻嘴里送。蔻蔻还没来得及喘息,底下被插得充血的嫩穴就又被一根鸡巴填入,满足极了。

          陆禹季捧起年蔻蔻的双乳一阵啃咬,嘴里喊着蔻蔻、蔻蔻,然而身下凶横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先前的可怜样。

          等到三人都发泄完,已是后半夜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