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菱湖往事】第十一章 蔚来和冰(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elen12elen

          字数:3391

          20200309

          天花板下那一截幽暗的空间中,仿佛有黑色的蝴蝶在飞舞。

          从欲望的潮水中渐渐寻回理智的韩懿朵挣扎着支起身体,那片围兜还在,像被搓揉过的餐巾纸,皱缩成一团,再遮不住任何东西。

          全身的每一块肌肉都在酸痛,从厨房里飘来的香味提醒她,还煲着汤,先进的厨房设备可以确保不会出现烧干炸锅的情况出现,但无法自动烹调出真正的美味。

          “好饿啊……”韩懿朵抽出被男人压住的大腿,他还在酣睡,男主人一般,没有任何顾虑。

          男人的年龄或许比自己还要小上一两岁,那一声声“爸爸”是怎么说出口的,韩懿朵自己也无法理解,似乎是被某种不可预知的情绪控制。下床后韩懿朵一个趔趄,急忙扶着墙才没有摔倒,脚软得走路都迈不开步子,小腹中仿佛还有一根又粗又长的东西在搅动,好自嘲太久没有男人来滋润了,阴部火辣辣地疼,外翻的唇瓣上粘着丝丝缕缕已经结块的粘液。

          她扯下围兜,赤脚进了浴室,一缸水很快放满,水温是自动调整到最舒适的,她没法浑身脏兮兮地进食,虽然饥饿折磨着她的胃。

          她没生过孩子,乳头嫣红,因为刚被男人细细吮吸过,显得娇艳欲滴,在外人看来,这具浸润在水中的胴体仿佛无瑕美玉,而韩懿朵却觉得自己脏了,而且怎么洗都洗不干净,忍不住低着头小声啜泣起来。

          她听到厨房里有动静,那男人不仅把她给生吞活剥了,还吃了她煮的鸭子。

          浴室门开了,男人仍然是一丝不挂,看到韩懿朵那娇羞无力的样子,本已软趴趴的肉棒竟然又有了反应:“想吃哪个?”他把一条鸭腿比在肉棒旁边,让女人选择。

          饥火中烧的韩懿朵被食物散发出的香味吸引,她惊讶于男人的无耻,很明显地咽了口唾沫,她了解了他的用意:“先洗洗。”

          男人跨进浴缸,浴缸很大,水位上升了一点,并没有溢出。

          他就那么站着,韩懿朵撩了点水在肉棒上,便握住了它,用力撸了几下。她柔嫩细腻的小手仿佛有魔力,让它立刻变得粗壮坚硬,弯刀般翘起,想起它曾经给自己带来的痛楚和快乐,韩懿朵眼神迷离,张开樱口,将它深深地含了进去。

          男人舒爽地“呜嗷”了一声:“好吃吧?吸出来,给鸭腿加点酱料,更好吃。”

          韩懿朵开始玩命地深喉,顶到嗓子眼时,仍有强烈的恶心呕吐的感觉。那条鸭腿蹭着她一侧的脸颊,留下一片油光,好香啊,韩懿朵的舌头像在跳钢管舞,围绕着肉棒,做出她自创的各种高难度动作。

          男人俯视着别人的老婆,埋头在自己胯间,像取悦君王般伺候自己,征服的快感让他很快就到达了顶峰,他揪住韩懿朵脑后的头发,把肉棒从她疯狂地吸舔吮咂中脱离出来,一股股白浆涌出,涂抹在了鸭腿上,然后把鸭腿塞到了女人嘴里。

          女人啃食着,吞咽着,不一会就将鸭腿吃干净,唇边还残留着一点肉屑和精浆,卷起舌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

          “张嘴,”此时男人的命令对韩懿朵来说就是不可抗拒的圣旨,她刚张开嘴,一根水柱就浇了进来。

          是尿,有点苦,有种死鱼般的腥骚味,韩懿朵不由自主地咽下第一口时,她觉得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被彻底打破了,像碎裂的玻璃,锋利的边缘将她割得遍体鳞伤,但她没有感觉到疼痛,也没有流血,如堕深渊,却又甘于沉沦。

          “你放过我吧,他会回来的,”韩懿朵残存的理智,让她发出最后的哀求,虽然听起来饱含着言不由衷的软弱。

          “你老公啊?他不会回来的,一星期之内,实验室才是他的家,你放心,他有很多女学生女助手,会把他照顾得很好。”

          “你到底是谁?”

          “你只需要要知道,我是你的主人。”

          “主人?”韩懿朵低声吟哦着这个奇特的称呼:“主人……主人……”

          男人躺在了她的旁边,韩懿朵侧身倚靠在他怀里,扬起一条腿搭在她身上,水漫过她的肩膀和腰臀,觉得自己退化成了子宫中的婴儿。

          电脑屏幕上不停地翻滚着数据,云蔚青赞叹道:“李炼还真有两下子,这么快就进了周运成的书房,不是说连他老婆都不让进的吗?”

          史剑凝把手中的咖啡杯往桌上重重地一顿。

          云蔚青见顶头上司脸色不好,吐了吐舌头,不敢再出声。

          “书房里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要的东西,都在五号的秘室里,他不动动脑子去那里,在别人家里厮混个什么劲?”

          “凝姐,您这是怎么了?书房里还是有不少有用的线索,您看,这张纸片上有一条新的公式……”

          “闭嘴!做好你自己的事!”史剑凝一推凳子,起身出了房间,到阳台上点了根烟。

          颜冰笑道:“你真是蠢哪,不知道周运成有个漂亮老婆吗?”

          “那又怎么了?我们的李大少,搞定个把女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喔?那你,也被他搞定了?”

          “没有!你是不是想死啊?我有男朋友的。”

          “嘿嘿,你也知道怕啊。”

          “你是说,凝姐喜欢李大少,在吃那个女人的醋?”

          “开窍了,孺子可教也。”

          “不会吧?这是工作啊,凝姐那么专业,会为这个生气?”

          “再专业,也是个女人,哎,这就叫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你们在瞎聊什么?立刻把所有数据分析清楚,两小时后给我报告!”史剑凝不知什么时候又回来了,吓得两个电脑鬼才少女一激灵,急忙收声,恨不得把脸都埋进电脑显示器里去。

          史剑凝离开不到五分钟,云蔚青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她把手机翻了个身。

          “是他?”颜冰目不斜视地看着电脑屏幕,但姐妹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男朋友吧?”

          “他想来看看我工作的地方,不理他。”

          “叫啥名字?是不是长得很帅?”

          “徐来,清风徐来的徐来,长得还行,有特长。”

          “特长?阿青,你是不是在开车?”颜冰笑得伏在了桌子上。

          “要不要让你见识一下?”

          “别,别人家的东西,我没兴趣。”

          “哈哈哈哈,”云蔚青放肆地大笑了起来,“好东西要懂得分享。”

          “阿青,”颜冰突然警觉起来,“你是不是偷偷带他来过这里?”

          云蔚青在唇边竖起一根手指:“嘘,就一次。”

          “你是不是疯了,让凝姐知道,不扒了你的皮?”

          “李炼也来过这里,凝姐带来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那能一样吗?徐来是外人!”

          “我老公,能算外人?”

          “好好好,我不跟你说了,这事得跟凝姐说去。”

          “冰,我求你了,你别告诉凝姐,他就一个送外卖的,上次来,我跟他说我们是开发游戏的,他对程序一窍不通。”

          “阿青,你真是饥不择食啊,”颜冰直晃脑袋,“一个送外卖的,你也能看得上?”

          “可他真的很帅啊。”

          “有多帅?比咱凝姐的心上人还帅?”

          “冰,你是不是饿了?我点了你最爱的鲜烤鲈鱼,到门口了。”

          “你……”颜冰还真是饿了,也是被云蔚青勾起了好奇心,想看看这个徐来到底有多帅,“让他拿进来,马上就走。”

          虽然有心理准备,颜冰看到徐来的时候,心脏还是忍不住猛烈地跳动了几下,美好的事物人人都喜欢,真的很帅,面相是中欧混血的棱角分明,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的帅。

          “这个给她,我同事,阿冰,”云蔚青瞄了一眼颜冰。

          “喔,你好,”颜冰回过神来,“谢谢。”

          “快走吧,别打扰我们工作,”云蔚青直往外推徐来。

          “就走,亲一个,”徐来揽着云蔚青的纤腰,深情地看着她索吻。

          “不行,不行,你快走,”有颜冰在,云蔚青可不敢让徐来吻,把火燎起来,可怎么灭。

          徐来霸道地捧住她的脸,不管不顾地吻住她,云蔚青的脑子轰的一声就炸了,完了完了,想挣扎,却没有一点力气,嘴唇仿佛胶在了一起,舌头伸进了彼此的口腔,搅动着,纠缠着,根本没法分开。

          颜冰啃着鲜烤鲈鱼,没吃出一点味道,还差点噎着:“你……你们……出去开个房吧,这里我盯着。”

          没人理会她,五分钟后两人才分开,云蔚青的脸娇艳得像带露的玫瑰,眼里有星星在闪烁,颜冰从来没有感觉到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女孩如此美丽,难道,这就是爱情的魔力?

          “你……你快走,我还有报告要写,”云蔚青残存的理智让她又回到了电脑桌前,她不敢再看徐来,也不敢再看颜冰,双手撑着桌面,双腿不自然地夹紧。

          徐来的眼里根本没有颜冰的存在,他可不打算放过云蔚青,走到她身后,紧紧地贴着她。

          云蔚青感觉到了男友的反应,那根东西就顶着臀部,仿佛随时会穿透布料的阻碍,直接突破进来,上一次,就是这个姿势,被徐来彻底征服。

          “走,你走啊,”云蔚青有气无力地向颜冰求救:“冰,你快让他走。”

          颜冰嘴里塞满了食物,早忘了咀嚼,哪来还说得出话来,操,这可比看片刺激,想想自己和前男友分手快一年了,想要的时候都是自己解决问题,现在如此近距离地欣赏到一对帅哥美女亲热,不想湿也湿了。

          “疯了,都疯了,我怎么这样希望他们继续呢?”颜冰双腿交叉,坐在皮转椅上,时不时地打个冷颤,眼看着徐来伸手解开云蔚青的裤扣,然后拉住裤腰扒下,露出雪白丰腻的屁股,“这是要开始了吗?”她咬着嘴唇,比被按趴在桌上的云蔚青还要紧张。

          “不要啊,你是不是疯了?快住手啊!”云蔚青眼神迷离,快哭出来了,什么分享,只是说说而已,真被徐来当着好姐妹的面干了,以后还是什么脸见她?

          “我太爱你了,青,我一见到你,就忍不住想上你,真的,你看,我都这么硬了,”徐来此时活脱脱是个色魔,俯在云蔚青耳边低语。

          不到一秒钟,徐来的裤子就落到了脚面,褪下内裤的那刻,颜冰知道云蔚青没有说谎,特长,真的特长。

          会顶到小肚子里去吧,颜冰胆战心惊地想,这怎么受得了。

          她看到云蔚青嫣红的阴唇上一片水光,腿夹得更紧了,其实她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那条棉质小内裤脱下来用手绞一下,应该能装满一个高脚杯。

          随着云蔚青一声凄厉的尖叫,颜冰看到那根东西全根尽没,云蔚青像被竹签串到了烤架上的活泥鳅,肌肉发拧,打着颤。

          然后是一点一点慢慢地往外拉,颜冰感觉这个过程像是没有尽头,真的好长,此时云蔚青已经瘫在那里,动弹不得,终于颜冰看到那个紫红色的头部了,就噙在花瓣般打开了一点的阴道口,停顿的一下,并没有完全脱离,然后又是猛烈地往前一送。

          这一次云蔚青的尖叫声更大,吓得颜冰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这是要杀了她吗?

          “你是我的,青,我爱你,”虽然没把颜冰放在眼里,但有这个观众在现场,徐来希望自己表现得更好,开始施展九浅一深的技巧。

          云蔚青的高潮来得很快,看着好姐妹的淫水一股一股地从阴道里滋出,颜冰觉得比自己被男人操还刺激。

          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到第七次的时候,云蔚青已经没什么水出来了,阴道火辣辣地疼,但徐来却表现得出乎意料的神勇,一次都没射。

          云蔚青泪眼婆娑地哀求:“亲爱的,我真的不行了,疼,你放过我吧,我给你口,好不好?求你了。”

          【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