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揽母入怀】 第四章(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水萝卜

          字数:9027

          20200327

          第四章

          看着母亲被梁磊逗得脸上频频露出笑容,我的心里竟莫名有些酸涩,这种感

          觉就像是泡酸辣面师不小心喝了一口醋包,好在这顿午饭也并没有持续太久,原

          先母亲还与王阿姨约定下午要去其他地方再转转,可在梁磊来了以后王阿姨便改

          变了原先的计划,说是准备先把梁磊送回自己亲戚家,而我与母亲跟他们也只好

          在这里分别。

          目送王阿姨离开之后,母亲也带着我坐上了一边经过的出租车,出租车司机

          是一个面相和善的大叔,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话痨,我与母亲刚坐上车就开始主

          动与我们搭话,孩子多大了啊?司机一边调转车头一边朝我问道。今年刚

          十六。我瞟了旁边的母亲一眼后回答道。

          才十六啊?我以为你至少也十七八了。司机这话在我看来应该是因为我

          的身高才这么说的,毕竟看我这个个头,应该没有人能想到我才刚16岁,只是

          此时听他这样说我也有些尴尬,出于礼貌起见我只能配合的干笑了几声。

          这十六岁,应该上高中了吧?司机并没有停止,在说完刚才的惊讶之后

          又朝我问了一句。嗯,我今年刚好考高中。我点了点头,一边用余光观察旁

          边母亲的反应一边回答道。刚考高中啊?一听到这句话司机突然加大了音量,

          仿佛今年考高中的人是他一般。这高中可是很重要的,考的怎么样啊?应该不

          错吧,这个司机实在太过八卦了,那张嘴就跟机关枪似的,我刚回答完他就又

          问出一连串我难以承受的问题,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将求助的眼神投

          向坐在我旁边的母亲。不知母亲有没有注意到我的目光,总之在我扭过头时,母

          亲已经代替我回答了这个问题。

          还行,准备上育才了。不得不说,文化人就是文化人,母亲这句话听上

          去好像是我自己凭自己的本事考上育才了一样,但只有我心里清楚,我能上育才

          完全都是因为母亲的关系。育才?那可是好学校啊!司机大叔笑着感慨了一

          句,随后又跟母亲搭话道:我家小孩今年本来也打算考育才的,我听说育才能

          住校,把孩子放到学校家乡也放心,可谁知道最后分数没够,只能再念一年了。

          司机大叔话里的两个字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住校,说实话,对此我心里还是

          比较向往的,毕竟从小学开始我所在的学校就一直都没有建造学生宿舍,所有学

          生都是走读,这也方便了母亲更加无微不至的照顾我,虽说母亲平时的工作也很

          忙,但对于照顾我这个方面她可是一点都没有落下。小时候的我对此还是非常开

          心的,直到我逐渐长大,母亲这样的照顾也成为了一种束缚,我并没有什么玩的

          太好的朋友,关系跟我好一点的都要经过母亲的一一排查。因此在听到育才可以

          住校以后我的心里暗暗也有些心动。

          当然,心动的同时我也是十分纠结的,毕竟我也没有办法猜到未来发生的事

          情,离开了母亲,与陌生的同学们住在学校里,我真的可以照顾好自己吗?就这

          么想着,不知不觉之间,出租车也到达了我家,付完钱后我便跟着母亲下了车。

          或许是母亲也嫌这司机话太多,她仅仅只让司机将车停到小区大门口,我家

          的楼层刚好在小区最里面,要回家还需要走一段路。腾腾。就在我专心致志

          走路时,一旁的母亲突然开口叫了一下我的名字。我好奇的扭过头去问道:怎

          么了,妈?等你开了学,或者是以后路上遇到人问你准备去哪里上学,你就

          直接说你是考上去的,懂吗?母亲的表情十分认真,语气中也颇有几分苦口婆

          心的感觉。

          说实话,对于母亲的这个提议,我还是非常理解的,虽说我是托了母亲的关

          系才能去育才上学,但这个真相也只能让父母跟我知道,万一大家都是考进去的,

          那我这个借助关系上去的人难免不会遭到同学们的孤立,再说母亲还是育才中学

          的年级主任,要是让别人知道她安排自己没达到分数的儿子上了这所学校,说不

          定还会因此牵连到母亲,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又有些惭愧,要是我是一个优秀

          的孩子就好了,那母亲一定会以我为傲,哪会像现在这样给她丢脸。

          懂了。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我同样也没忘记朝母亲点了点头。在我回答

          完后,母亲又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戴在手腕上的表。现在时间还早,回去还能

          再上一节课。母亲这人的时间观念很强,此时刚好才四点左右,刚好能够实行

          她对我设计的补课计划。

          虽说我的精力还可以,但跟着母亲走了整整一上午,此时我也有些疲乏,原

          本还想着回去睡个下午觉,谁能想到母亲竟然主动提出要给我补习,当然,这些

          吐槽的话我也只敢在自己心里想想,我可不敢明面着反抗母亲。

          回到家中简单收拾了一下后,我便与母亲来到了家中的书房,这个书房平时

          一般是比较冷清的,只有母亲与我会偶尔进来,母亲进入这里面是为了批改作业

          或是准备教案,而我进来纯粹只是为了使用电脑玩游戏,当然,上次使用电脑我

          还在那上面发现了一个新的吸引人的用途。

          你先把书看一下,我上网查个资料。母亲一进去就先打开了电脑,看着

          她打开网页,我的心里竟莫名有些紧张,我不禁开始搜索自己的脑部记忆,我到

          底有没有将自己看过的内容全部删除,那些纪录还存在吗?要是母亲在搜索记录

          中看到我浏览过的内容怎么办?我紧张的探头,眯着眼睛看向电脑屏幕。

          或许是感应到了我的目光,母亲突然扭过头看向了我,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竟然就那样跟母亲四目相对。腾腾,你干嘛呢?得专心看啊。母亲一句话让

          我回过神来,我急忙点了点头,心里跟敲鼓一般紧张,害怕母亲发现我的异样,

          我只好重新将头低了下去,认真开始看桌子上的书。

          可对于一个初中知识都没有掌握的我来说,桌子上的高中教材实在是有些难

          以掌握,明明那几个字我都认识,可是真正组合到一起时,我却没有办法理解它

          的意思,上午逛街的劳累还没有完全消散,看着纸上的天文符号,我也禁不住开

          始犯困,我感觉自己越来越迷糊,头与桌子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我努力网上抬眼

          皮,但最终还是顶不住如潮水般涌来的睡意,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等到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我第一感觉到的便是脸上一片湿润,我下意识向下

          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口水竟然流了满满一桌子,压在脸下的书也完全湿了,看

          着那本书,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母亲给补习的时候不小心给睡着了?要

          知道母亲对我的教育一向都是非常严格的,想到这里,我急忙看向电脑椅的位置,

          这才发现原本应该坐在椅子上的母亲此时竟然早已消失不见。

          这对我来说正好是一个机会,毕竟我在睡着之前最紧张的便是电脑上面的浏

          览记录,此时母亲离开,那也刚好方便了我查看电脑纪录有没有删除,想到这里,

          我便三步化作两步,急急忙忙飞窜到电脑旁边,迅速打开浏览器,正当我准备打

          开浏览记录时,书房的门突然被人打开,我被吓了一大跳,急忙点击右上方的删

          除键,随后又扭头看向书房的门。

          在看到站在卧室门口的那人时,我也忍不住惊讶的叫出了声。王阿姨?

          只见王阿姨正站在门口,她身上穿着的家居服看着有些眼熟,大波浪卷发随意披

          在两边,整个人身上有一种慵懒感,当我开口叫她时,王阿姨便缓缓朝我走了过

          来。

          直到她走近以后,我才终于发现自己为什么会看她身上那件家居服眼熟了。

          只因为母亲曾经也穿过一件一模一样的。只不过在我看来,她们两个人穿上同一

          件衣服带给我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母亲穿上那件家居服看着就是良家妇女,但

          千娇百媚的王阿姨穿上却增添了几分性感,明明衣服款式非常保守,但王阿姨穿

          在身上却给与了我另外一种感觉。

          腾腾,你在干嘛呀?不知是我的心理原因还是其他,我总觉得王阿姨在

          问我问题时的声音简直快要酥进人的骨子里,我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下自己的身

          体。王…阿姨,我在玩电脑呢。由于心虚,我感觉自己说话时声音似乎都在

          颤抖。

          王阿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此时我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思考这个问题,只

          能眼睁睁看着王阿姨走到我的面前,哎呀,腾腾,我可是从小看你长到大的,

          你别跟阿姨撒谎,阿姨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哦。王阿姨一边用眼睛打量电脑屏

          幕一边笑着调侃道,一听她这话,我的心也不禁提了起来,王阿姨这话是什么意

          思?难道说她看到我刚才做什么了?

          还没等到我开口,王阿姨突然又向我凑近了一些,她离我很近,此时我们两

          个人的距离简直就是鼻尖对着鼻尖,我不敢用力呼吸,生怕呼出的气被对面的王

          阿姨感觉到。王…王阿姨,你怎么了。我尴尬的想要往后退,可谁知还没等

          我动作,王阿姨就直接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这下我根本动都不能动,只能

          如坐针毡的继续待在椅子上。

          来,腾腾,阿姨想看看我们腾腾最近都喜欢看点什么。王阿姨在说完这

          句话后便直接握住鼠标,随后又点击浏览器,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浏览记录就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