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金沉沦记】第四章(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rasokukou

          字数:11280

          20200406

          第四章

          一路之上人头涌动,欢声笑语,熙攘纷繁,道路两旁万盏灯火沿着山道小径,

          如同星河一般流至山顶,绚丽异常。

          薛湘灵等人亦随着人流拾级而上,丹崖山本不甚高,只因蓬莱阁与登州海市

          名闻天下,行不多时以近山巅。

          山顶却又是另一派热闹景象,山顶亦搭了灯棚,流光溢彩,映照着不远处的

          蓬莱阁,更显恢弘。阁楼两旁站了一队兵丁,禁游人登阁——徐府尊正会同本地

          诸乡绅在内饮酒赏灯。

          而空场中一早就有摊贩在此占下摊位,叫卖各色小吃珍玩,还有不少贩卖小

          花灯、打灯谜的,只不过价格较之山下贵了数倍,不少游人正与摊贩讨价还价。

          由于薛夫人没有跟着上来,菊友年幼贪玩,少了这层束缚,此时便如开了锁

          的小猴子一般,东瞧瞧西看看,边笑边拍手,吵吵闹闹,好像什么都新奇有趣,

          只看的大管家薛良在旁连连皱眉,大呼不像话。

          薛湘灵自也心情舒畅,妙目一扫,便瞧见了自己手绘的六副灯景图被贴在了

          几盏高大彩灯之上,正悬挂在蓬莱阁前最当眼处,随风摇曳,引得游人纷纷驻足

          观看,交口称赞,不觉心中有些小小得意。

          小姐,小姐,快来看这个!

          菊友童稚笑声传来,却见菊友正在不远处一卖花灯的摊前,只盯着一盏小灯,

          目不转睛。

          小花灯精巧别致,上绘了一只活泼可爱的金丝灵猴,正攀在树枝之上,手搭

          凉棚,挤眉弄眼,栩栩如生,端的是精巧可爱。

          菊友喜滋滋地绕着小花灯左看右看,灯火闪耀,映照的她童稚笑脸红扑扑的,

          扭头对着薛湘灵娇声道:小姐,你看这个小猴子灯,是不是很可爱呀?

          眼睛一眨一眨,似有撒娇之色。

          薛湘灵笑道:想要就直说,少来这套。看向花灯,也觉得精致可喜,便

          问摊主道:这个怎么卖?

          菊友笑道:这个是猜谜的,猜中了就能得一盏灯,不要钱的。不过我是猜

          不到,小姐你来试试嘛。

          摊主也在旁笑道:对喽,一盏灯一条谜,猜中者便白送,猜不中者,嘿嘿,

          每盏白银二钱,这位小姐,您也来试试?

          菊友惊呼一声:二钱?这么贵?两钱银子,足够买几只肥鸡了。

          摊主笑道:东西虽不值这许多,但运送上山来不易呀,都是挣个辛苦钱,

          更何况上元节大家猜谜取乐,只要猜中就送嘛。

          菊友小声嘟囔道:丹崖山拢共才多高呀,能有多辛苦……

          灯谜又称射虎,明代风靡一时,据闻太祖皇帝朱元璋在旧都南京时,便曾在

          秦淮河上燃灯万盏,亲制灯谜数条,君臣同乐,传为一时佳话。

          上有所好,民间自也引以为乐,文人雅士集会常以射虎助兴,眼前许多摊位

          也都是摆了不少灯谜彩灯,不少游人正自猜谜,偶有中者,便提了花灯嬉笑而去。

          薛湘灵微微一笑,凝神细看花灯,果见金丝小猴之旁有一灯谜,写着:猴

          子身轻站树梢——打一果名。文辞颇为粗俗,倒也和图画相配,想来是摊主自

          制。

          薛湘灵略一思考,便知谜底,却对着菊友笑道:你能猜到吗?说着便念

          了一遍谜题。

          菊友歪着头想了一会,道:既然画是小猴子,自然爱吃桃子了,我猜谜底

          是桃子。

          薛湘灵嫣然一笑道:我瞧你就是只小猴子,不对,再猜。

          不是桃子吗?……那是金蕉……好像也不是……

          菊友冥思苦想,一连说了几样果名,一半是猴子爱吃的,另一半倒是她自己

          爱吃的。

          薛湘灵提醒道:好好想想,猴子跳离树枝,那是什么?

          菊友挠挠头,沉吟半晌:猴子离开树枝……离开树枝……啊!我知道了!

          瞬间醒悟,笑靥如花:是荔枝!

          见小姐微微一笑,知道自己已经答对,当下喜滋滋的便去取灯。

          不料突然一只大手抢了先,伸手将花灯夺去,紧接着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说

          道:咦,这个灯倒是不错,样式新巧,本公子要了。说罢抛了一锭银子丢给

          摊主,颇为嚣张跋扈。

          菊友好不容易猜到,却被人抢走,不禁心头有气,柳眉一竖,叫道:我先

          猜到的!快还我灯!

          那人眉头一皱,撇着嘴扭过头来,正要呵斥,但看到眼前的薛湘灵仙子般的

          如花俏脸,登时一惊,怔在原地。

          薛湘灵也是心中暗叹一声:好巧不巧,怎么又碰到了这个纨绔公子虞希尧?

          虞希尧歪着头不断思考着,一手提灯,一手指着薛湘灵,口中喃喃道:你……

          你……我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

          此时再躲也是无用,薛湘灵当下嫣然道:虞子高虞公子,你好。

          啊!是你!虞希尧一拍脑门,猛然想起,高声叫道:你你你……你不

          是李纯李可笑吗,怎的又变成了女子?

          仍抬着手指,指着薛湘灵连点,极为无礼。

          大管家薛良上前一步,皱眉不悦道:男女授受不亲,还请这位虞公子自重

          身份,勿要失礼。

          虞希尧白眼一翻,撇了一眼薛良,扬眉道:你这老头又是谁?

          旁边虞府奴仆早已认得是薛良,忙凑到虞希尧耳边,悄声道:公子,这老

          头是薛翰林薛府的大管家薛良。

          虞希尧讶然道:你是薛良,那……那你岂不是……顿时心中雪亮,明白

          了薛湘灵身份。

          薛湘灵乃登州才女,素闻其名,先前自己还跟薛府提过亲,只是后来不知为

          何没了消息,现在可算是闹明白了,原来自己和薛小姐早已会过面。

          只是想到之前自己竟被其戏弄,心中颇有些不平。

          当下嘿嘿一笑,装模作样的重施一礼,一揖到地,笑道:原来是翰林府千

          金薛小姐,失礼,失礼。

          薛湘灵冷笑一声,也还了一礼,心中明白虞希尧上次在望仙楼吃了亏,自然

          不会轻易罢休。

          菊友在旁央道:虞公子你把灯还我吧,我已猜出灯谜。

          虞希尧瞟了菊友一眼,提着花灯打眼一瞧,哂道:此谜如此粗陋简单,任

          谁都能解。猴子身轻站树梢,荔枝耳。我又已先付了银子,怎么就是你的了?

          菊友心中委屈不服,但又不敢招惹虞希尧,当下眼圈一红,竟似要哭将出来。

          虞希尧扭头冲摊主道:你说,这灯是谁的?

          摊主颇为尴尬,不知如何作答,口中唯唯道:这……这……手里攥着银

          子,不知是不是要收下。

          薛湘灵冷笑一声,道:虞公子,先前望仙楼赌棋,公子自己说的话,不知

          还做不做的数?

          虞希尧俊脸一红,却笑道:自然是算数的。不过今夜上元佳节,虞某也有

          一谜,请小姐猜上一猜。

          不待旁人讲话,便清了清嗓子,自顾吟道:原是竹州廉使,转升湖广御史,

          惊动五部尚书,赶退翰林学士——此谜打一物,嘿嘿,薛小姐冰雪聪慧,想必是

          一猜即中。

          此谜底乃是纸扇,薛湘灵自然知道。虞希尧借此谜,是说自己未带当初赢得

          的绘有董其昌扇面的洒金川扇。

          当日赌约说是见此扇虞希尧需听从号令,不过扇子已赠于了赵禄寒,即便虞

          希尧不知内情,见自己未作男装,自然也知未佩男扇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