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乱花迷人眼】第二章:库房群歼(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大侠缺牙

          字数:8772

          20200427

          第二章:库房群歼

          猴子几人听到此话,震惊之余还夹杂着兴奋。几人里就猴子和一个绰号大华的操过女人,还是和卢杰豪出去办事,洗浴里找的小姐。剩下三人里,就一个有对象,但还没上过床,其他两人更是纯情小处男。

          猴子心想,马惠蓉身材模样都不错,尤其是那对大奶,看着就沉甸甸的,出去找个这样标准的,最少也要1000块,现在有机会肏一次,机会难得啊。可嘴上还是假意道:“你俩的事情,你俩自己解决,别把我们牵扯进来。”

          其他几人虽然各怀心思,但猴子发话了,也都附和着。

          宋晓喆捂着裆部,忍着疼痛嘶吼道:“你们拿没拿我当兄弟,这臭娘们差点把我废了,你们都不帮我。”说到此处,他想这帮人可能怕担责任,紧接着说道:“哥几个不用怕出事,真出了事我一个人抗了。”

          见几人还没动手的意思,赶紧刺激道:“肏,平时称兄道弟的,现在帮我教训个臭娘们都不愿意。”

          马惠蓉原本因猴子几人不愿插手此事而感到庆幸,但紧接着就被宋晓喆的话给打击崩溃,呆坐在了地上。

          猴子几人原本也是假意推脱,此时正好就坡下驴,仗义说道:“喆子,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们要就帮你治治这个小婊子。”

          猴子朝几人使了个眼色,几人就朝马惠蓉扑了过去。

          马惠蓉在听了宋晓喆的话之后,就一直呆坐在原地,此时几人向他扑来,对她开始上下其手时,她才反应过来,开始挣扎。可这次不同刚才,这么多人对她动手,她的反抗显得那么微弱。

          马惠蓉怕了,即使她劈腿出轨,那也是找个合眼缘的,寻找偷情的刺激。也不是现在成为人尽可夫的婊子,还要遭到群奸。

          马惠蓉挣扎哭喊着,向着宋晓喆求饶道:“晓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我再不和你分手了,我也不在背叛你,我只做你一个人的女人,好不好?你放过我吧!”

          猴子几人已将马惠蓉制住,解着她的衣服,摸着大腿,抓着奶子,猴子更是将手顺着马惠蓉的裤腰掏了进去。此时听了马惠蓉求饶的话,都停止了手上动作,一起看向了宋晓喆。

          宋晓喆听到求饶的话,内心闪过一丝心痛,但这抹疼痛很快就被下体的疼痛所盖过,随即面露怒容道:“你还有脸求我,当初我从王宝手里把你翘来就应该想到,你就是个万人睡的婊子,他对你那么好,你还咬我这钩……”

          宋晓喆还没把话说完,猴子伸在马惠蓉内裤中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直接用一根手指捅进了马惠蓉的阴道内。

          马惠蓉阴道还比较干涩,被手指突然捅入,痛呼一声。

          “啊…快拿出去”边说边伸手去推猴子的手。

          此声痛呼听在宋晓喆耳朵里却完全变了味道,本有一丝的眷恋也荡然无存了,于是阴冷的开口道:“骚货,这就忍不住开始淫叫了,还让我饶了你,做梦去吧!”

          边说着边摸着疼痛的下体,看着猴子开口道:“猴哥,这婊子刚才那下差点废了我,你们赶紧开始肏她,把她的骚逼肏懒烂了。”

          猴子咧嘴一笑,开口道:“放心吧兄弟,保证把这个小骚货肏的服服帖帖的,帮你报仇。”说话之后,插在马惠蓉阴道里的手指就开始抠挖起来。

          其他几人见猴子开始动手,也纷纷行动了起来。大华直接抓住了马惠蓉的一只大奶,另一手脱着她的衣服。

          马惠蓉双腿乱蹬,胡乱挣扎,猴子手夹在马惠蓉的裤裆里,手指在挣扎下扭出了阴道,在想找却找不准洞口了,手还使不上劲,心里烦躁,开口吩咐道:“老孙,强子,你俩把她按住,源儿,你来脱她衣服。”

          猴子这一指挥,几人分工合作,几下就把马惠蓉扒了个精光。看到这白花花的肉体,几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都是气血翻涌,特别是老孙、强子和源儿,几人还都是处男,这么一个赤裸美女带着无尽屈辱的被按在地上,直接激发了他们心中的兽血。

          老孙和强子一人抱着一条大腿,摸着马惠蓉大腿根部的软肉,眼睛在其胸前的嫣红和下体稀疏的阴毛间来回逡巡。

          源儿在撕扯完马惠蓉的内裤后,眼睛就没离开过她内裤中的神秘洞穴。

          猴子在几人的帮助下已重新将手指插回了马惠蓉的阴道之中,虽然马惠蓉仍在挣扎,但在几个年轻男生面前却是徒劳的。

          方品倚靠门边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有些同情和怜悯,但更多的确是那具如羊脂白玉般的肉体,内心深处仿佛住着一个恶魔,不断将他往深渊中拽,让他渴望看到眼前的女人被轮番奸淫,被使劲的蹂躏,使劲的肏。

          方品使劲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些,几次想走进屋内,对眼前的一切视而不见,可身体就像不是他的,无法挪动半分。特别是此时的下体,已经硬如钢铁。

          因服食“阴阳丹”的原因,这两年阳具发育迅猛,勃起之时已有18-19厘米。此时阳具已完全勃起,如果不是有腰带束缚,简直是要从裤腰处直接顶出来了。

          方品用手将阳具动了动,调整到一个相对舒服的位置,准备欣赏人生中的第一场性爱大戏。

          马惠蓉在几人的蹂躏下已无力挣扎,只能声嘶力竭的哭喊。猴子几人哪会管她的感受,只顾探索人体的奥秘。

          说来也是,哪有几个少年懂得怜香惜玉,这里面还要属猴子是吃过见过的,在手指的不断努力下,马惠蓉的身体还是有了反应。

          虽然内心抗拒,却无法阻止生理上的反应,特别是马惠蓉这样已尝过性爱之滋的小女生,正是年轻、敏感的年龄,在几人的刺激下,淫水已经不断溢出。

          猴子见状淫笑道:“这小妞已经开闸放水了,哥几个,我就不客气先打头阵了。”边说边开始脱衣服。

          “猴哥,你可快点,哥儿几个硬的难受。”

          “放心,我先来次快炮泄泄火,等轮一圈在好好干一次,反正有大把时间。”

          其他几人听了,连忙点头称好。

          猴子已将衣服快速脱光,别看猴子长的瘦小,胯下的阳具却是不小,足有16-17厘米,而且龟头较大,此时已翘成朝天的角度,方向怒指马惠蓉。

          马惠蓉仍然在哭喊、挣扎,此时看到猴子已经裸身站在面前,更是声嘶力竭的哭喊。

          猴子狰狞一笑,挺着阳具俯下身,跪在马惠蓉两腿之间,扶住阳具根部,对准洞口就是一枪到底。

          马惠蓉下体传来了一阵剧痛,犹如破处,痛呼出声。

          猴子阳具被紧紧包裹,进去时的阻滞感虽然给他带来了些许疼痛,但这些疼痛远远不及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满足。猴子双手扶住马惠蓉的腰,本来想来个高速小马达的,但阴道内又干又紧,无法快速抽插,只能慢速挖掘。

          说来也怪,马惠蓉在猴子插入自己体内之后,除了一声痛呼外,就不在挣扎呼喊,仿佛认命般,躺在地上,脑袋歪倒在一边,眼中已没有了焦距,只有恐惧和悲伤。

          猴子几人一阵怪笑,兴奋异常。源儿忍不住催促道:“猴哥,你倒是快些肏啊,我都快憋炸了。”

          猴子感叹道:“我倒是想快点,可这娘们儿太紧啊,又没多少水,夹的我都动不了。”

          源儿一听猴子这么说,感觉一时半会儿也完事不了,心里欲火烧的难受。

          大华一听是这种情况,也是憋的难受,见马惠蓉也不反抗了,就松开了按着她的收,脱起了衣服。

          衣服脱完,抓起了马惠蓉的小手,放到自己的阴茎上,让其握紧,帮其手淫。可马惠蓉如死鱼一般,毫无反应。

          大华恼怒的将马惠蓉的头掰向自己,用手轻扇了她的脸颊两下,以表威胁,见马惠蓉将目光看向自己,才恶狠狠的开口道:“手握紧些,撸管不用我教你吧!”

          马惠蓉听到大华的话,内心感觉无尽的屈辱,委屈的眼泪涌了出来。

          大华见她装可怜,一股厌恶的情绪猛然爆发,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开口骂道:“装鸡巴毛可怜啊,你他妈给我兄弟带绿帽子的时候没想到有今天。”

          说到这还满含深意的扭头看了眼宋晓喆,随后又伸手将马惠蓉被自己一个巴掌扇到一侧的脑袋掰了回来,淫笑着调侃道:“哥哥告诉你,做人莫装逼,装逼遭雷劈;做人莫装屌,装屌被狗咬;做人莫装纯,装纯遭人轮。在我面前你还是收起你那可怜相吧,乖乖把我们哥几个伺候好了,否则别怪我辣手无情。”

          马惠蓉怕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像是在提醒她要服从,虽然心里仍感屈辱,但却不敢在表露出来了。放在大华阴茎上的手渐渐握紧,用着不太娴熟的手法上下撸动着。

          大华见马惠蓉已经屈服并开始为他服务,露出满意的淫笑,边用手揉捏着其胸前的大奶子边调教着撸管手法。

          其他几人见此情形,也都把衣服脱掉,老孙速度快些,抢占了先机,让马惠蓉用另一只手为他手淫。

          尽管是被轮番奸淫,马惠蓉的身体依然火热了起来,她闭着眼睛,害怕看到眼前的情景,身体却出自本能的为他们服务着。两只玉手也逐渐熟练了起来,把初经人事的老孙撸的呻吟了起来。

          强子和源儿在旁边看的口干舌燥,后悔刚才没脱快些抢占个好点的位置。

          猴子感觉出马惠蓉阴道内的水越来越多,越来越润滑,心想这婊子果然骚的可以,刚才还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这会却淫水横流。嘴上发出两声淫笑,加快了抽插速度。

          马惠蓉是屈辱的,但内心深处却藏有一份悸动,总感觉肉体上有种压抑不住的兴奋。

          她使劲摇了摇头,仿佛要把这种该死的感觉甩掉一样,但燃烧起来的欲望却早已把身体灼伤。随着猴子的大力抽插,她还是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呻吟。

          几人听到这叫声,更是兽欲大增,淫笑连连。特别是猴子,像一个打胜仗的将军凯旋归来,高傲的昂着头,感受着周围的崇拜,之后更是再次加快了抽插力度和速度。

          马惠蓉在矜持败给淫欲后,真的失去了抵抗的精力,下体的快感和屈辱和刺激让她更加迷失了,离破罐子破摔只剩下时间问题了。

          大华听在到呻吟后,一只玉手便再也无法满足他了,推开了为他服务的手,准备让马惠蓉为他口交。

          马惠蓉在手被推开后,睁眼看了一下,见大华满眼淫秽的看着自己,本应恐惧的心里,却只有一点的惊怕,更多的是异常紧张和兴奋。

          大华拢起马惠蓉脑后的一把头发抓在手里,把阴茎挺在了她的面前,开口命令道:“给老子舔鸡巴,别咬着老子,不然我打碎你满嘴牙。”说完之后,手上用力将马惠蓉的头拉向自己坚硬的鸡巴。

          当鸡巴抵在马惠蓉嘴唇上时,一股腥臊气息直灌口鼻,马惠蓉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开口,而是本能闭紧牙关。

          其实在自己发出呻吟声后,就没有那么抗拒了,之所以不张口,一是本能上的矜持,二是这个味道确实有些难以入口。

          以前做之前都洗的干干净净的,哪有这么重的味道。

          大华见她不张嘴,手上用力拽其头发,让她仰头看向自己,另一只手又是一巴掌扇了过来,不过这次没有那么用力,提醒和羞辱的成份居多。“是不是不扇你个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这样红啊?快点给老子舔,不然就不是一巴掌的事了。”

          马惠蓉这次被扇,虽然还有些惊惧,但更多的却是兴奋。当刚才那一巴掌落在脸上时,阴道跟着一紧,涌出了不少淫水,来了一次小高潮。

          眼神迷离的看着大华,听着他那带有羞辱的命令,使她更加兴奋,借着他的威胁,故作可怜的轻启檀口,也不管那腥臊气味,轻轻将大华的鸡巴纳入口中,娴熟的舔舐吞吐起来。

          马惠蓉年龄虽然不大,但性经验确实不少,先后交往了3个男友,还有2个炮友,她这娴熟口技正是跟炮友王泽凯练出来的。

          王泽凯虽然打架不行,人还很怂,但泡妞确实有一套,特别是他的一张嘴,不仅会说甜言蜜语,还会吸阴舔鲍,往往前戏就能让女人泄身数次。在和马惠蓉约炮时,总是舔的她欲罢不能,而马惠蓉投桃报李,从不愿口交到主动口交,同时也在这个名师的指导下,口技日益娴熟。

          有时俩人约完后,身体乏累,男友宋晓喆如果求爱的话,马惠蓉就会展现真正的技术,往往三分钟就让其买单,这也是马惠蓉绿他的很大原因。

          宋晓喆的鸡巴真是和他的名字一样——“宋小鸡鸡”,都白瞎了他那人高马大的身材。

          俩人交往之前,马惠蓉是和一个叫王宝在谈恋爱,王宝虽然人长的丑了点,但家里很有钱,也舍得给她花钱。

          王宝在追她时,真是用心良苦、挥金如土啊,马惠蓉也终于不负众望,拜倒在他的金钱攻势之下。但马惠蓉算是个心机婊,论心机、耍手腕都把王宝拿捏的死死的。

          就拿装处女打胎这事来说吧,马惠蓉以前暗恋过一个高大帅气的体育生,可那体育生是个渣男,利用马惠蓉单纯,成功拿掉了她的一血,俩人交往了一阵,渣男肏腻味了,就给她甩了。

          而马惠蓉在和王宝交往时,却告诉他自己还是处女,俩人交往了半年还只局限于亲亲摸摸,根本不和他上垒。

          在此期间,前任渣男却以各种理由、各种苦衷约过马惠蓉几次,马惠蓉也知道这样不好,但却始终忘不掉初恋的美好,一直盼望着他能回首与她偕老。

          奈何现实就是童话的杀手,前任渣男约她只是无聊时打发时间,把她当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免费妓女,关键是还没病,可以不戴套内射。

          常在河边走,哪个不是破鞋,多次内射的后果就是怀孕。当马惠蓉知道自己怀孕后,找到了前任渣男,却遭到了羞辱,渣男拒不承认是自己的,诬陷她说这孩子一定是你和你对象的,怀孕了想往我身上赖,是不是想讹钱?马惠蓉当时都想杀了这个男人,她都没和王宝上过床怎么会怀孕。

          渣男却并不理会,还

          威胁她说,要不你就把这事公开吧,看看大家怎么看你,会不会骂你是个贱货。马惠蓉气急,扇了渣男一个耳光,自此两人就分道扬镳了。

          但怀孕的问题还是要解决,于是马惠蓉就准备让王宝接盘,找表姐联系了一家私人医院,做了处女膜修复。

          找了个时机和王宝滚了次床单,并在一个月后告诉王宝自己怀孕了,王宝家境优越,本来想让马惠蓉辍学把孩子生下,但马惠蓉做贼心虚,哪敢生下这个孩子,便以年龄小为由把孩子做了。

          之后两人也甜蜜了一阵,本来马惠蓉都准备毕业后和王宝结婚生子,以后在家做个全职太太,怎知杀出了个宋晓喆,俩人那是潘金莲遇西门庆,致命般的邂逅。

          宋晓喆和王宝本来就是发小兄弟,但拆迁搬家后就失去了联系,正巧这次宋晓喆转学到了乾龙中学,并和王宝再次相遇,俩人忆往昔撒尿和泥,儿时的情怀将两人又绑在了一起。

          直到一次聚会,宋晓喆见到了马惠蓉,宋晓喆高大威猛,马惠蓉美丽动人,两人相互都有好感,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宋晓喆暗地里是百般勾引、千般诱惑,俩人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潘金莲和西门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俩人设计投资,让王宝入股,然后已投资失败卷走了王宝的钱,如此几次,王宝父母恼怒极了,对他进行了经济制裁,并关了他一个月的禁闭。

          两人在王宝身上骗取了不少钱,见他被父母经济管制,无法在捞到油水,便开始设计把他踹了。俩人将其灌醉,并找了个妓女和他睡在一起,起床后马惠蓉已送早餐为由将俩人捉奸在床,之后提出分手。

          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俩人的计划虽然骗过了王宝,但却瞒不过别人,王宝的一个朋友见他分手后抑郁消沉,就将俩人的苟且之事告诉了他,王宝听后怒不可遏,带了兄弟找到了两人,先是一顿毒打,然后要求俩人将骗他的钱还回来。

          这对狗男女也是不要了脸皮,见王宝势大,便赶紧赔罪,马惠蓉又是道歉,又是陪睡,在王宝面前足足当了一个月的母狗任其玩弄,最后王宝叫了兄弟玩了一次三p才饶了她。

          而宋晓喆更是怂的可以,又是谈儿时感情,又是下跪求饶的,最后更是把同父异母的妹妹迷晕让王宝肏了,这事才算了了。

          这对狗男女经历此劫后,也踏实了一阵,彼此过了一段热恋的时光,但此事也在俩人心里留下了芥蒂,这也是现在俩人反目成仇的原因之一。

          闲话少叙,我们书归正传。马惠蓉出轨的主要原因还是性爱上得不到满足,宋晓喆的阴茎实在是小,勃起时也就7-8厘米,这还要在耻骨量起,每次做爱时也就能插进去6厘米左右,这还是深插。

          而且包皮还长,软的时候阴茎完全隐藏在鸡巴毛里,就剩下可怜的一点点包皮,如果单看阴部还以为是个娘们呢。

          长此以往马惠蓉就受不了了,高潮没有不说,每次还都弄的她不上不下的,身体都快要憋炸了,更气人的是,宋小鸡鸡每次做爱时还都问她“爽不爽,宝贝”、“是不是插的你很深”之类的话,简直恶心死了,嘴上却还要迎合、敷衍他。如果不是骗王宝的钱在宋晓喆手里,马惠蓉早就把他甩了。

          而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马惠蓉遇到了王泽凯。俩人在床第之间,王泽凯仅仅用自己的舌头就让马惠蓉高潮了数次,更别提各种体位的深入交流了。

          高潮的满足感让马惠蓉欲罢不能,两人经常偷情约炮,这段刺激的时光也换来了马惠蓉纯熟的口技。

          此时马惠蓉娴熟的技法派上了用场,自打大华把鸡巴塞到其嘴里,场面就变的刺激起来,除猴子外的其他几人都按耐不住了,纷纷挥舞着肉棒向马惠蓉的小嘴塞去,就连宋晓喆看着这刺激的场面,激动的脱下了裤子,撸动还有些疼痛的下体。

          马惠蓉自下体被侵占后,就放弃了抵抗,并逐渐有了快感,加上大华威胁式的命令,更是让她产生了莫名的兴奋感,可能她骨子里就是下贱坯子,有被虐倾向,只是以前的男人都把她当做女神,捧在手里,而现在却是将她摔在地上,这样的另类刺激反而激活了她下贱的血脉,此时更是彻底的放飞了自己。

          看着眼前的四根肉棒,她轮番的将其纳入口中,逐一品尝,好似人间美味。她努力的挺起身体,抬高头颅,想要把每根肉棒含的深一些,但由于姿势原因,做起来很费力。

          加上猴子在身下一味猛干,根本不讲究几浅几深的技巧,只用速度和力量就使她快感连连,更是不好施展自己的口舌之功。

          姿势实在是难拿,马惠蓉只得魅眼含春,娇羞开口道:“我想坐起来。”说完这话,更是两颊绯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