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诱导手环 家庭卷 呆萌千金大小姐篇】番外篇 陈宇的带妹日常 其一 性牌(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mc王大锤

          字数:18313

          20210818

          众所周知,妹妹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

          有仗着自己是女生,或者受父母宠爱,就要一个劲欺负哥哥的强势型。

          有乖巧可爱,温顺得像是小猫咪,不吵不闹,极其听哥哥话的温柔型。

          也有单纯呆萌,对外界充满好奇,极其容易受到欺骗,总是要让哥哥担惊受怕的迷糊型。

          如果这三种类型的妹妹,缠上了同一位哥哥,那么,会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呢?

          陈宇只用了两个字,便轻松表达出了自己的亲身感受。

          那就是……折磨。

          这不,刚刚醒来的三个漂亮妹妹,又爬上了陈宇的大床,然后一齐用力,把睡眼朦胧,精神有些萎靡的陈宇,拖到了客厅里。

          真是印了那句老话。

          没有被耕坏的田,只有被累死的牛。

          昨天大早上6点不到,陈宇就被拖起来营业,一直忙活到了中午,这三个妹妹才舍得从他身上下来。

          中午随便吃了一点东西,陈宇又被迫陪三个妹妹一起看电视聊天。

          因为已经献身于陈宇,三位坦诚相待,没有任何顾虑了的妹妹,索性衣服都不穿,直接就这么抱住了陈宇。

          左边的尉心音搂着陈宇脖子,让他把头枕在自己并起的大腿上。

          右边的阮软环住陈宇一条大腿,将牛奶放至在其皮肤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喝上两口,时不时还用自己沾满奶液的舌头舔舔陈宇。

          中间的陈筱爱则是枕着哥哥的肚皮,无聊得时候就抓着肉棒随意撸动,开心地时候就吮上两口。

          陈宇感觉自己像是人形自慰棒一般,心里默默流着泪挨到了下午,最终以夜晚水池大战为筹码,换取了单独休息一晚的机会。

          然而早上才8点,三个精力旺盛,被陈宇滋润了一天的妹妹,又按捺不住心里的玩乐心思,把陈宇拖到了客厅。

          “艹,别脱我裤子了,不搞了,再搞真的就精尽人亡了。”

          陈宇看着阮软笨手笨脚地脱自己的裤子,有些绝望地说道。

          然而阮软又是装傻充愣,像是没听到一般,固执地脱掉了陈宇的裤子。

          直到那根散发着浓烈雄性气息的肉棒暴露在空气中后,阮软才舔了舔小嘴唇。

          正当这个萌妹纸准备“啊呜”一口,将肉棒吃进嘴里的时候,陈筱爱却是从后面抱住了她的嫩腰。

          “喂,软软要吃,吃棒棒,诶,疼!筱爱,你,你打我干嘛呀!”

          阮软揉着自己挨了陈筱爱一巴掌的小脑袋,嘴巴撅得老高,但陈筱爱却是洗了洗手里的扑克牌,然后放到了中间的地板上。

          “昨晚说好打一早上牌的,所有事情都必须按照牌上的指示去做,不许胡来哦!”

          尉心音忽然补充一句,阮软这才没了脾气,老老实实地坐了下来。

          “呃?打牌?我喜欢!”

          只要能让自己休息,陈宇倒是欢迎至极,然而他才刚刚伸手,还没来得及拿牌,陈筱爱便狠狠给了陈宇手掌一下。

          “你是裁判!不许拿牌!”

          被妹妹凶了一下,陈宇尴尬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准备起身找点吃的,又被阮软一把抱住了大腿。

          “不可以,哥哥早上都不能乱动,必须听我们的指挥哦!”

          萌妹纸说完,还嗷呜一声张开了嘴巴,轻轻咬了咬陈宇的小腿,仿佛是小猫在给玩具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一般。

          陈宇:“……”

          在阮软不痛不痒的轻咬下,陈宇又坐了下去。

          三个妹纸打牌,自然玩的是斗地主。

          拥有丰富打牌经验的陈筱爱,心思缜密的尉心音,自带读心异能的阮软,很快就开始了激烈的对局。

          “3!”

          “炸弹!”

          “诶,笨蛋软软,你炸我干什么,心音才是地主啊!”

          陈筱爱脸色一拉,阮软则是扯了扯自己的马尾,呆萌的大眼睛里,似乎还有点迷糊:

          “是嘛?那上局你炸我干嘛!”

          “笨蛋!上局我是地主,不炸你炸谁!”

          “原来炸弹是炸地主的啊,我懂了。”

          阮软咬了咬手指,然后出了一个“3”,看得陈筱爱那叫一个血压激增。

          很快地,在猪队友阮软的帮助下,尉心音顺利拿到了第一局的胜利。

          唔,之前的牌局,只是为了给阮软熟悉规则和玩法,而正式对局,则是有惩罚的。

          “哈!是我赢了,唔,我得好好想想,怎么惩罚你们。”

          拿下胜利之后,尉心音脸上也是露出了难得的欢喜,少女抿了抿嘴唇,然后看了对面的陈宇一眼。

          “哥哥,哥哥,刚刚你是肚子饿了,想吃东西吗?”

          “啊?对,肚子有点饿了,小零食什么的,总有吧?”陈宇摸了摸小腹,毕竟像他这么一个好吃懒做,啊不对,是努力工作了一天的成年男人,自然是需要频繁补充体力的。

          “那好,唔,惩罚就是……就是让筱爱喂哥哥吃薯片,软软,软软喂哥哥喝牛奶!”

          尉心音说完后陈筱爱微微松了口气。

          毕竟在昨晚的规则里,惩罚只要不是人身攻击类型的,都是必须照做的,只是喂傻大屌哥哥吃薯片,实在是不要太简单了。

          随手撕开一袋薯片,陈筱爱便用小嘴咬上一片,然后慢慢往前探出身子,准备把薯片送到陈宇张开的嘴里。

          就在陈宇迫不及待,准备尝尝薯片的滋味时,陈筱爱忽然没忍住笑出了声,而那片薯片,也被她吃进了嘴里。

          生性调皮的妹妹,自然不会老老实实地服务陈宇,此般捉弄,倒也符合这妮子的性格。

          陈宇:“……”

          “唔,我还没吃够呢!先等我吃饱了,再喂你哦!咯咯咯……”

          陈筱爱无视了陈宇的白眼,抓起薯片,自顾自地往嘴里塞。

          当陈宇转过脑袋,看向另外一侧的阮软时,却发现这妮子正在自己偷喝牛奶。

          被陈宇瞪了一眼后,这个萌妹纸才用力吸了一口牛奶,把嘴里都撑得满满的她,四肢着地,准备爬向陈宇。

          然而阮软只是刚刚把嘴巴送到陈宇面前,陈筱爱忽然伸长的美腿,轻轻踢在了阮软的细腰上。

          五根灵巧的小脚趾隔着单薄的上衣轻轻一挠,立刻便让阮软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笑意。

          “噗”的一声,把嘴里塞满的牛奶喷在陈宇脸上后,她“咳咳咳”地笑了起来,把陈宇的衣服,都弄湿了。

          “咳咳,对,对不起,咯咯咯,哥哥,筱爱,别,别挠了,咯咯咯,软软,咯咯,软软不是故意的,咯咯……”

          被陈筱爱挠得蜷缩在地,爬不起来阮软笑得挤出了两滴眼泪,而坐着的陈宇无语地摸了一把脸上的牛奶后,准备爆发。

          “咯咯,对不起咯,傻大屌,我不是故意的嘛!你,你等等……”

          陈筱爱把玩乐的欲望发泄完毕后,对于惨兮兮的陈宇,也是有些亏欠。

          跪坐着靠近陈宇的她,直接环住了哥哥的脖子,调皮的少女轻笑着伸出舌头,然后将陈宇脸上的牛奶,通通舔了个干净,最后还欢快地在其嘴唇上啄了一小下,才移开了身子。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不就是薯片嘛,喂你就是了,哼,干嘛那么小气~”

          陈筱爱冲依旧面色阴沉的哥哥咧嘴一笑,含住薯片的她,再次把嘴送了上去。

          不过这次的陈宇,可没有之前那么呆愣,反手抓住陈筱爱肩膀的他,立刻就对着这个调皮妹妹的小嘴咬了下去。

          “唔,疼~哈!”

          少女的香唇被轻咬一下后,忍不住发出一声不满的呻吟,可下一秒,陈宇便咬碎薯片,接着用舌头撬开妹妹的贝齿,直接来了个沾满青瓜味薯片气息的激情舌吻。

          “唔,呜呜!”

          半分钟后,有些心动的阮软也爬了过来,对着陈宇指了指自己紧紧闭合的,两片薄唇中间满是奶渍的小嘴嘴。

          一把松开怀里被吻得有些迷乱的亲生妹妹,陈宇立刻袭向了看得有些着急的阮软,同样是大嘴狠狠吻下,然后舌头侵入口腔。

          在萌妹充满奶香的口腔中不断吮吸攫取几秒后,陈宇粗暴地“喝”掉了阮软嘴里的牛奶,因为剂量太少,不甘心的他,索性用舌头卷住了阮软奶味十足的丁香小舌,用力缠绕的姿势,似乎可以从粉嫩小舌里,榨出醇香的牛奶。

          好不容易结束对两个妹妹的惩罚后,陈宇因为被粗鲁叫醒的困意,也一扫而光。

          “唔,可以了,下一把,我倒要看看,下一位是谁被我惩罚。”

          陈宇舔了舔嘴角的奶渍,颇为期待地念了一句。

          打牌游戏继续进行。

          阮软自然是不敢和筱爱和尉心音争地主的,而陈筱爱的运气也是够背,索性继续和阮软当队友。

          尉心音很顺利地,抢到了地主。

          她的牌很厉害,大小王,三个2,四个A,想必又可以乱杀了。

          这位心思缜密的少女微微一笑,仿佛达成了什么计划一般,随手丢出一张后,尉心音便把牌盖在了自己盘坐着的小腿前。

          此番怪异的举动,让陈宇这个旁观者若有所思,但当局者迷的陈筱爱和阮软,倒是很积极地玩了下去。

          “2。”

          “不要。”

          “三条j带一对4。”

          “不要。”

          “789连对。”

          “不要。”

          “单走1个6。”

          “不要……”

          “唔,好你个尉心音,故意的!”

          陈筱爱打到这个时候,终于发现了自己这个好闺蜜的心机。

          故意输掉比赛,然后被惩罚,从而获得和陈宇亲近的机会。

          尉心音的脑回路,着实有些不一般。

          面对好闺蜜的指责,尉心音只是微微一笑,并未给予反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