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沦丧】第五章、真相(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半野人

          字数:6572

          20200529

          卫生间里静悄悄,袁来宝的脑海里却是乱糟糟的一片。手里的电话催命般不

          断震动,屏幕上大傻奔三个字更是让袁来宝意识到一旦接起这个电话很有可

          能就要将那行李箱物归原主了!这是袁来宝极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是他也很清

          楚,接与不接这钱都不是属于他的,那些人可是敢闯进银行行窃的亡命徒,敢把

          他们的钱据为己有无异于自寻死路。

          其实袁来宝绝对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他只是想晚一点接起电话,似乎那样一

          来这笔钱就多一分钟属于自己一样,正如冬日里起早上班的日子,早晚是要起床

          的,但是哪怕在被窝里多待上一分钟也是好的。

          喂……袁来宝到底还是接起了电话,语音发颤,只是那边静悄悄无人应

          答,便又唤了两声,喂?听得到吗?喂!

          袁来宝仔细听,可以听到轻微的男人的呼吸声,很显然这不是电话信号的问

          题,那这是在搞什么鬼?袁来宝脑海里突然而莫名地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

          现在拿着孙大奔的电话打给自己的不是他孙大奔本人?

          不是他那又会是谁?还没等袁来宝理出一个头绪,对面挂断了电话。接着孙

          大奔的微信发来一条信息:听不清楚你说啥,好像信号不好,没别的事儿,那个

          箱子你替我管好了吧?我给你一个地址,你帮我快递过来吧。

          神神秘秘,古古怪怪,明明信号没有问题却故意不说话,造成信号不好的假

          象,而且孙大奔平时微信聊天从来都是语音,几乎没有打字的习惯,况且孙大奔

          肯定是知道箱子里装着什么的,这种东西你要快递?袁来宝几乎可以确定是另有

          他人拿到了孙大奔的手机,那么还是那个问题,这个人是谁?

          这是毫无头绪的问题,但袁来宝慢慢想明白了一件事,电话那头那个人也是

          冲着这箱子来的,但是他很可能并不清楚箱子在哪里,这个电话更像是一种试探,

          很简单,这是一笔让任何人都为之疯狂的财富,但凡对方知道箱子在这里最可能

          的还是悄悄行动把箱子偷走,而不是这般打草惊蛇,因为他们并不确定所以

          抛出一个快递来,通常情况下如果箱子被朋友寄放在家里,看到这个信息第一反

          应就是去问快递的地址,这样也就暴露了箱子的位置,可惜不管对方是什么人行

          动都晚了,如果他们在新闻爆发之前给自己来这么一手,自己绝对会乖乖着了他

          们的道,只可惜如今已经知道了里面的东西是什么,警惕性高的很,他们的计谋

          自然也就无法得逞。

          袁来宝从来没有感觉自己的脑子如此清醒过,他想了想,编辑了一条信息回

          复过去:你跟我这儿扯啥呢?哪来的什么箱子?对了,你之前欠我的一千块钱啥

          时候还啊?

          发过去这条信息袁来宝胆战心惊,他盯着对话界面,紧张极了,不知道对方

          会回复什么内容过来,但等了半天对方都没有再回复,这印证了袁来宝的猜想,

          对方一定是在试探,自己没有上钩他们便转头其他目标!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孙

          大奔出了什么事儿。他不相信孙大奔只是丢失了手机,这几天他的失联多半也和

          这笔钱脱不开关系,现在有个神秘人拿着他的手机到处试探这笔钱的下落……该

          不会孙大奔这小子出了啥事儿了吧?

          袁来宝很害怕,他太清楚鸟为食亡人为财死的道理了,因为这笔钱孙大奔甚

          至搭上了他这条命也是有可能的,毕竟面对巨额的天上掉下来的财富人可以做出

          任何事情来。钱放在家里始终不太安全。但同时他又想到,如果孙大奔真的出了

          事儿,甚至死掉了,那么唯一知道这笔钱下落的人没了,这钱……

          妈的,难道真的飞来横财?袁来宝隐隐将这笔钱当做了自己的私人所属,难

          掩兴奋。在确定了那个神秘人不会再联系自己后他强抑住内心的激动从卫生间走

          了出来,客厅还有佳人等待,可不能让人等久了,避免起疑。

          袁来宝走出来,客厅空无一人,立马紧张起来,直接冲进卧室,人也不在卧

          室,但行李箱还在,他特意查看了一下,因为行李箱的锁被砸坏,只需轻轻打开

          就看得到里面的情况,还好,钱都在。有惊无险,袁来宝吓得一身冷汗都出来了。

          正在这时卧室卫生间里传来马桶冲水的声音,然后蒋舒辰走了出来,看到袁

          来宝露出歉然的表情:不好意思,突然有些急。

          袁来宝这才彻底放心,原来是上厕所了……

          不过行李箱就这样放在家里还是不安全,必须尽快转移走。

          蒋舒辰心怀鬼胎,很快就道了别,袁来宝因为心里藏着事儿也没了和蒋舒辰

          暧昧下去的兴趣,没有挽留,将蒋舒辰送走。

          从袁来宝的家里出来,找到没人的角落蒋舒辰立马给佟强发过去一个信息:

          看来,咱们得加班了。

          *********

          妈的,看来这个也不是。

          漆黑潮湿的房间里,几个黑衣人团团围住地上被打得血肉模糊,奄奄一息的

          男人,其中一个黑衣人手里还拿着手机,上面正好是刚刚和袁来宝对话的界面。

          嘿嘿,我说过了……你们找不到的……地上的男人已经面目全非却有些

          得意,仔细一看这人竟然就是失踪多天的孙大奔,只见他气若游丝地说道,不

          用费尽心思找了,东西我藏在你们绝对找不到的地方了。

          几个黑衣人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掏出枪指着孙大奔:反正也是找不到,

          那我们就送你归西,那些钱就当给你陪葬了。

          孙大奔不屑地笑了:给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开枪打我,因为我知道那个箱

          子里装着的是什么东西,钱?呵呵,在那个箱子里最不值钱的就是那些现金了。

          杀了我里面的东西就会曝光于这个世界,不信你可以试试。

          果然,他这话一说黑衣人犹豫了,众黑衣人不由转头看向角落里的一个男人,

          轻唤了一声辉哥。

          只见在阴暗的角落里,一个黑影影影绰绰,与这黑暗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这人缓缓从黑暗走了出来,高大,阴沉,一张年轻的带着阴恻恻的笑容的脸逐渐

          浮现,他叫李文辉,年纪轻轻,比赵洪峰还要小上一岁,但因为向来办事干净利

          落,心狠手辣,深得赵家父子的信任。阿辉低头看了看孙大奔,淡淡地说道:

          留着他,他死了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把人给我看好了。

          *********

          在城郊一座豪华的别墅里,甘露轻手轻脚走进厨房,找到一把锋利的刀,寒

          光闪烁,照在她的脸上,亮出她那双异常坚毅的眼神。

          这个别墅是这些畜生专门玩弄女人的场所,当然,白天才刚刚做了堕胎手术

          的甘露显然不适合被剧烈玩弄,所以今晚其他人都没有过来,只有赵洪峰一个人

          跟了过来,偌大的别墅里现在就只剩下赵洪峰和甘露还有几个被打发到地下室休

          息的佣人,没有赵洪峰的命令她们绝对不敢擅自上楼。

          甘露的身体无法玩弄不代表赵洪峰就会让她安安稳稳地在这里休养身体,实

          际上对于平日里的甘露赵洪峰早就玩腻了,逆来顺受,行尸走肉,有什么好玩儿

          的呢?他喜欢的是每次做堕胎手术前后的甘露,这个时候的甘露反抗意识非常强

          烈,脸上总是会浮现浓浓的恨意,对赵洪峰而言,甘露的那种恨不得杀死他的表

          情简直比世界上任何一种烈性春药还要管用,他太喜欢折磨这个对自己满怀恨意

          的人妻了。

          进入别墅伊始赵洪峰就扔给甘露一套衣服,说是衣服倒不如说是简陋的透明

          的红色的布条。

          为了今天我特意让小弟去嫖了鸡,又老又丑,两个小时一百元任干的那种,

          为了招揽生意她们总是会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化妆品涂抹在脸上,厚厚的一层,

          然后穿上最低贱的衣服取悦男人,有时候我在想或许有天你也会像她们一样,为

          了一百元钱尽心尽力地打扮自己,穿着暴露,扭着屁股出卖自己的肉体,到时候

          就连农村里的老头儿也会是你极力想要勾引的目标吧?

          赵洪峰说得绘声绘色,甘露反应冷淡,甚至冷酷:所以,这就是你为我安

          排的下半辈子的人生?

          谁知道呢?可能用不着等到下半辈子,只要我想,你随时就能过上这种低

          贱的生活,从旁人眼中的精英白领,五百强企业的高管,高贵不可染指的人妻人

          母,再到人人都可以尽情射在你小逼里的最低贱的妓女,这样的身份落差简直让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