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照妖】第一卷 诡世 第三章 奸奇两生斗(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笔走泥鳅

          字数:2278

          20200529

          “真是大阵仗……”

          香影未启朱唇,便有靡音透壁绕梁,伴一丝离幻语气轻爬在耳,却人人皆闻。

          “但连琴娘、伙计都瞒不住,如此费尽周折有甚大用?”

          被点到名的倒霉蛋,三三两两一改临危窘迫,丝毫没对号的意思,错谱乐音已然有奏,打架手指也丈量般精准伺候。

          这是尚可一边吃瓜观察到的结果,却让他牙冷。嗯,这瓜应该是井里冰过。

          咽下瓜籽的尚可,发现自打有登场Bgm的女店家出现后,大堂不协调的感觉顿减,却是从一种极端渐入另一种极端,如同气氛组在积极互动。

          但现场不是按本办会,五湖四海来客彼此疏识,无由这股默契统一。

          更关键,离得近方便尚可观察下,眼前不再颤巍的伙计,像锈涩关节一般,没了差错却一板一眼,不够自然。

          打个比方,就是牵丝傀儡,随人动作。

          但人不是傀儡,也不能是傀儡,自然身心相背,一眼便知。

          尚可转念想了很多,事实也就店家话音刚毕。

          那有没有人应答呢?有。跟店家腹音凝线来秀技一样,回应之人发声如铜钟大吕,是酒肆整栋在共振。

          “谓我瞒不住,你反应又比这盲伎、小人快几手?”

          迸裂下有沙尘抖落,尚可看了新端上来的饭菜,苦着脸,临了跑路竟赶不上一口。

          还没待起身,他发现走不了了,四下有看不见的力量盘织待网,在慢慢逼近、缠裹。

          酝酿几息,满座食客的衣裳上,挂满“菌丝”在布绸,往复成茧。

          他们在最后一刻,还是默声协同,不悲不喜、不哀不乐,似浑然不察周身变化。

          簌簌尘落,又四面上下有声音振入,逼仄这饭堂。

          “刺虎军威吓楚地,西接巴蜀,麾下良将谋士无算,尔辈毛神不过孤精野怪,安敢害我主幼子!”

          幻术还是定法,这是一个问题?被嚷嚷到脑壳疼的尚可,目前还没中招,但既然置身网中,便不免分心他虑。

          这方世界果然有精怪,女人妖里妖气原来是自带属性,她怎么办到的?

          从亮爪回溯到一开始现身影踪,短短数刻,关键处是?那魅人熏香是不是散味飘太远了、下阶步伐像故意踩点、所有视线都集中在那如梦姿容上、借琴女之手昂奏后才宣言索敌。

          现在思来,看似轻踩的步伐,实则走在躁动气血的心颤频率上。

          音杀?毒功?

          尚可想更周备,却无法思虑下去,毕竟背离他常识太远,能这么深入,已经是靠一顶聪明帽子。

          聪明帽是只趴趴兔,匍匐在寸发上,特暖头皮。也不知道算不算活物,由一顶毡帽转换,就会趴着不动。

          效用嘛,趴上后尚可能直观感受自己变聪明了。

          共振继续从四面八方压迫,都嘎嘣起脆响,跳溅出的木屑扰动浮尘,偏偏维持在一个倾而未塌的局面。

          “蜀地闭塞,疫瘴之乡,有深山大泽多见蛇虫,所闻民风彪悍,其女子犹男更甚。”

          “我军奉讨不臣,对那些持悍抗王化的罪妇,刑之以……”

          阶上曼影轻姿婀娜,本意静听,十分心力有七八分是投入茧中,效至实事。

          然闻骇语出自狂徒信口,霎时盈颜顿作愠色,吐言拦住振声发端;“尽卸腿臂,抽离旁肋,闭识耳目,使之躯如蠕挪!”

          “豚刑竟如此广传?对哦,忘了你便是受祭蜀地,那可知,她们还会被军汉日夜淫贱,裹与秽浊。”

          本协鸣环境,辩不清音色的振声,夹生出了淫邪之意。

          “你期待,你今后的境遇了吗……当然,你会成为某些大人的宠玩,不至于任人狎亵。”

          “我是妖!”

          短短三字,却有高拔之感,冲折淫意。

          “炼妖岂不易?毁基败体,坏德散修……妖多好啊,那些女豚撑不了时日,你应该可以经世久传。”

          “那便战罢!”

          冷冽语气化如锋杀机,断绝了最后交流。

          尚可捂住兔耳朵表示害怕,这么重口味的对白,有没有考虑他是个八荣八耻的穿越娃。

          没想异世遭遇到的第一个双方势力冲突,是反派撕了反派,这一点不话本,不过比起非人属的妖魔,尚可更厌人欲下,倾江海难洗的歹恶。

          气流涌动,听无声处有裂隙之声,一身影自虚空突兀踏出,几张桌椅被场力斥开。

          是个故作傲态的男子,皮肤近乎通透,青春脸庞上难掩苍色,配上红唇皓齿,给感觉就一介妖人没跑。

          他现踪后,似乎来法没妥,步下一跌便脚跟不稳。

          几根柔韧无骨,遍布细绒的须肢,自四下骤时探出,其势之迅猛如烈火窜林。

          来人头颅被扭结在脖颈,一阵骨肉撕裂声后,连带脊柱被从胸腔抽出,血水淋淋……硬生生倒地的躯干,残留余温。

          某个悬挂在顶的人茧,突然一阵鼓胀挣扎,惨白十指扯开茧壁,本该横死的男子,裹身黏液从中赤条条钻出。

          看他脸上故态不变,店家还以蹙眉,地板分尸变作位大腹便便的行商。

          “鬼有鬼域,妖有妖巢,非是你擅潜身脱壳,我不必涉险如此……重新认识一下,鄙人青城元虚,为随军帐祝。”

          “自古大道之行,不问吉凶,我这不教之类都懂,尔辈果实伪王乱逆。”

          “以为避潜至这京畿地,你就能苟延性命,我既出手自是计谋握算,还不快还以本来面目,伏身受降。”

          唇舌针锋下,是更激烈的厮杀,但一点没殃及尚可。

          一柄黑伞垂穗将他罩身,从规则层面屏蔽了存在这个概念,使凳椅感受不到座上客、鱼肉感受不到餐食人、“菌丝”感受不到网中物……甚至连氧气都不知道被什么置换成二氧化碳,余波自然没这个目标殃及。

          十分安全的尚可,通过眉间复眼,以第三视角的方式观察起来跌宕战斗,攻防脉络清晰可见,甚至连双方招数,都有漫画式的大字标识。

          那死后返生的手段叫替命术,看似全无道理,实则是一种借气机牵动,来转移伤害的傀法。

          嗯,茧中宾客都是元虚的血包。

          以上布置,是阿舔看情况危急,给尚可添上。

          在尺寸间跟元虚争伐优劣势的店家,如一道模糊暗影,细长形体下有多根须肢撑开,轮廓给人观感犹似蜘蛛模样。

          哦,原来是蜘蛛精啊。

          轻易地,转茧复苏的元虚,又被捣成一堆烂肉,但也可见慢慢适应了妖巢环境。

          “再着劲下去,你这筑巢遮得掩如此猛烈妖气吗?”

          但他云淡风轻下,却是暗恼约好的帮手未至……怪不得被犁庭山门,落魄四散,只能干出杀人越货的勾当,那一家子狗娘养。

          内心叫骂的元虚,大概是忘了彼此怎么臭味相投瞧对眼,特别是被韵妇伺候到妙处时,身心舒爽的连连许诺。

          一根胫节弯曲的须肢,以锐利爪尖向刚破茧的元虚抽来,本该灵活施展替术的他,突然脸色大变的结指印抵御。

          这一击用劲之刚强,在元虚“嘭”的被打飞后,余威撕裂结构,掀起酒肆二层,气流灌入间,是整栋建筑都在晃荡。

          尚可往外探去,是冲势不止的元虚撞折悬帜幡杆,一脸死相躺在地上,唯有凑近才能听到起伏喘息。

          店家得手间,也被元虚临危前的反制手段所侵,蛛影身形轮廓不定,杵在原处。

          尚可看在眼里,特殊视角给出的说明是。

          还死咒。

          固茧。

          咒杀是将替命者所受的伤害量,原原本本向袭杀一方报复,这机制好阴间……那些裹丝茧团,除了对转换效率有影响,竟还加之保护安全。

          起码酒肆崩毁至此,但没被转换的人茧,一个个都还健康,尚可不禁陷思。

          突然,远外烧云凌空,有赤须大汉乘驰若电,转念便近。

          其浓眉怒扬,目睁含煞,威声喝;“妖孽,安敢为祸!”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