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玉道无绿版】2(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风丝细雨

          字数:10295

          20200527

          第二章

          下了五天的大雪总算止住了它肆虐的脚步,天高云澹,太阳的威力在寒冬里

          的西北川显得微不足道,大雪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路都封了,驿道上除了雪就

          是雪没有半点人影。

          驿栈里,一个十一二的少年倚着门槛,坐北朝南的望着沧州城的方向,一个

          已经半头白发的老人,佝偻着身子,慢慢渡到孩子身边娃啊,别看啦,这白雪

          看太久坏眼睛啊,这次的粮食得耽误几天啦,赶明跟着爷爷去山上看看,那幺大

          的雪,我们吃不上饭,那些兔子狍子也吃不上饭,雪一停,他们就该出来找吃的

          了,咱爷俩就去山上找点野味,爷爷给你逮个兔子,解解馋。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回头望了爷爷一眼,轻轻伴靠在爷爷身上,依然倔强的

          坐在那里。白发老头,轻声叹了口气,十年前大雪封了山,他的儿子儿媳去了山

          里,再也没出来。

          七年前的那场大雪,也是断了补给,他那本就孱弱不堪的老伴,再也没有醒

          来,今年的大雪,哎……突然一声类似骏马的嘶鸣从远处传来,可又不像是马的

          声音,没那么中气十足,也没那幺粗狂,反而有点高亢,有一丝婉转。

          他能听出来,可少年却听不出来爷爷,是送粮的马车吗?。看着孙子期

          望的眼神,老头不知道怎幺回答。

          又一阵马铃的声音传来,从沧州城的驿道上,驶来了一架相当豪华的马车!

          可拉马车的却是个高个女人,只见此女昂头挺胸,头上带着马形的头套,遮挡了

          女子本来的面目,嘴巴上套着口伽,一呼一吸,都有一阵白雾在无法闭合的口中

          钻出,刹那间消逝在寒冷的北风里,下面的打扮更是惊奇,脖子一个项圈和马车

          的边沿被链子接在了一起,迫使女子不得不昂头挺胸的奔跑,项圈前面向两边合

          垂下一条细细的金链,金链没于颈脖黑色皮衣下面,如果脱了衣服就会发现,金

          链的末端开衩,两根金线挂于金链开衩末端,金线连于乳环上。黑色皮衣突起的

          乳头,穿刺着乳环,上面挂着一对大铃铛,铃铛已经把女子的乳头完全遮盖住,

          铃铛是纯金做的,分量可是不轻,但挂在女子胸上,丝毫不见下垂,反而每次奔

          跑,圆润饱满的乳房和重量颇大的铃铛撞击,铃铛都会被击飞,发出清脆的响声,

          女子的乳房也是弹性十足,隔着皮衣也跳一跳。

          乳环上铃铛的撞击,周而复始的进行着,要是有人在撞击的间隔,可以看到

          女子的乳头话,可以想到显然生育过,乳头不再是少女的粉色,深红色一些,乳

          头形状饱满,别有一番风味。

          再继续往下,就是一条宽宽的腰带,腰带是用紫蛟皮做成的被束缚在马车把

          手中间,使女子只得在马车中间站立,女子的双手紧紧抓住马车的车把,抓手处

          显然经过精细的打磨,还有厚厚的紫蛟皮做手垫。

          女子垮下的阴毛,很是茂盛,在寒风中摇曳生姿,肥厚的大阴唇向外分开,

          小穴竟能如寻常人的嘴巴,一呼一吸,吐血丝丝白气,瞬间又被寒风消化,平常

          人哪里会知道,此女竟然利用下面的阴穴吐纳玄气。

          女子肛门处有一金钩,钩子末端没入肛门里,外面连着微妙微翘的马尾。

          马尾灵活的甩动,扫过身上流下汗珠的地方,只靠一个弯勾,竟能比手做的

          还熟练。

          女子的屁股后背大腿背部,有十几道鞭子的痕迹,看出下手不重,只是红痕,

          过个半个钟就能消退,女子屁股上印着一个三分之一巴掌大的痕迹,这个痕迹一

          看就是被用烤熟的铁块活生生印上去的,明白人看了,定觉得此落烙之人,定非

          常人。印痕完全没有凹陷,颜色和肉体一摸一样,像是天生长于皮肤上一样。这

          个痕迹一般人都认识这是飞马牧场的标志,飞马牧场是华龙帝国最大的马场,军

          队里百分之八十的马匹都是飞马牧场提供的。他们的汗血宝马更是皇亲国戚的专

          供宝马!只是从没听说有人在身上印这个痕迹的!女子脚下是一双紫蛟皮做的到

          膝靴子,靴子着地面是马蹄形,马蹄可比人脚小多了,此女穿上后只得用前半脚

          掌支撑,可即便这样,依然跑的健步如飞,比寻常的马匹快了几倍不止!拉车女

          子人高马大,身上比寻常女子少了一分娇媚却多了三分健美,身材匀称大腿屁股

          相当结实。

          蛟皮本就千金难寻,紫蛟更是有价无市,拉车女子竟然用紫蛟皮做装饰,当

          真奢华至极。

          女子身后的马车边缘,放着一袭用料甚是考究的白衣,一把弯刀,旁边还着

          个年芳十八的少女,少女一袭貂皮包裹的严严实实。只留一双白手和一个鞭子在

          外面,不用说各位看官也知道,拉车女子肥臀上鞭痕,就是出自此女之手。貂皮

          衣少女,长的清纯可爱,气质出尘。

          马车由远及近快速接近驿站,驿站外的少年看到如此装束的女子,已经看呆

          了,老头把倔强的孩子拉进了门里。这么多年活过来了,虽然只能看见头部和脚,

          还有胸前的铃铛,但也能猜到衣服下面不会如此。所以什么该看什幺不该看,他

          心里明白。

          马车快行驶驿站前时,车上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前面驿站停下,貂皮少

          女闻言,玉手一动,虽然隔着皮衣,但鞭子甩出来一个花,又准又稳的从下到上

          抽在了前面拉车女子的蜜穴处。

          只见拉马奔跑的女子,突然一声嘶鸣,上身快速抖动三下,叮铃铃,胸前的

          铃声变得急促,然后左腿高高抬起,轻点地面三下,马车居然稳稳的停在了驿站

          门前。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毫不拖沓,车上的水都不曾晃动分毫!马车停下,车上

          下来一个男子,紧随其后下来一个被黑袍包裹严实的女性!黑袍长于脚,拖在雪

          地上。男子长的平平无奇,个头也是中等,只是皮肤苍白了一些,像是终年不见

          天日。

          身上一件画着五条蛟蛇的紫色袍子!男子下来后,没去管后面的女子,只是

          径直往驿站走去,拉车女子和貂皮少女依然在车上,披着长袍的少女,前后看看,

          然后慢慢跟上了男子的脚步。

          男子走到驿站前,像是套客气一样老人家,这大雪封了路,从沧州城那边

          就封了,送粮的没个十天半月过不来了!你这余粮还剩多少。

          老头听到话后一愣,这位官爷是从沧州城过来的?粮食也就能顶个三四天,

          明天我去山上打打猎,若是有幸碰上头野猪,那就没问题了。

          男子听闻,转头看了看东北边白雪皑皑的大山怕是不好打啊,按理说每次

          送粮都得多余半个月的啊,难道这月来这蹭吃蹭喝的太多了?老头看了看男子

          身上的官服,没说什幺,只是摇了摇头!男子看到这自嘲的笑了笑,这世道,贪

          官污吏那是骨子里的腐败。

          不反腐忘朝廷,反腐忘国啊!男子看到屋子里偷偷往外看的少年老人家,

          孩子跟着受苦了,老人家给我拿两匹飞马庄的马,一匹普通马,给这是朝廷的凭

          证!说着,把公文递了过去。

          那车上的貂皮少女像是听到了这边的谈话,开始给拉马的女子解开身上的链

          子马姨不用再辛苦咯,师父等会换另外一匹马儿代替你了。快进来车里暖和暖

          和吧!

          马车上的女子带着口伽说不了话,只能用马鸣嘶吼来回答,听她欢快的叫声,

          想来是挺高兴。转眼卸下了身上的道具,只是还遮盖着脸蛋,拿起自己的弯刀和

          服侍去了车里。

          老人家很快就牵拉过来两匹俊健的高头大马,大马的屁股上还刻着飞马牧场

          的标志,和拉马女子身上的一模一样。

          老头把两匹骏马交给男子嘴里嘟哝到飞马牧场地字号的马匹,这屁股上的

          标志做不了假,除了飞马牧场其他地方刻不出来的。官爷你牵好了,好马性子烈

          啊!

          男子接过手中的马绳,笑着道谢,这时少年领来了一匹普通马匹,男子看着

          少年走来,突然手向后甩,身后长袍子身上的佩刀,悠然的出现在他的手中,然

          后打了个弯又回到女子刀鞘,一气呵成,转瞬即逝!再看去,少年牵来的马匹脖

          子处有寸长的刀口,流出来的血还冒着热气!官爷你这是?老头看到这一幕,

          眉头皱起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