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姬白晴的忧郁】第四章完 同人母子大奉同人(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大草莓

          字数:5652

          20200601

          1、姬白晴的忧郁这小短篇算磨蹭完了,写时普通剧情哗哗的往头脑里冒,h

          剧情却有点写不来,观众凑合看吧。

          2、以后有空打算把婶婶作主角的短篇写了,其他人物看情况xdm有啥意见可

          以留言。

          许七安一直想沾怀庆的身子,不过怀庆定力高,没被他花言巧语哄了去,最

          多牵牵小手、搂搂抱抱。

          登基后,怀庆威严日隆,平日里脸上笑容基本消失,倒是和年轻时的魏渊有

          些类似。

          私下有流言说,怀庆有可能是魏渊的女儿,传到怀庆耳里,她废话不多,直

          接叫亲卫把传的最响嘴最多的那几个年轻士子拉菜市口斩首。什么提审、判决等

          程序一律不走。

          涉及当朝太后清誉,怀庆做的杀伐果断。

          私下里,连许七安都在怀疑魏渊和怀庆的关系。

          一方面他可是知道二品武夫有什么能力。断肢再生纯属小事,如有必要魏渊

          可以再多长一根,给太后来个双洞齐开。

          另一方面怀庆整个人的画风就和她的兄弟姐妹极其不同。其他人除了普遍有

          幅好皮囊外,评价中少不了草包、彩笔、智障、弱鸡、怂货等等贬义形容,实话

          实说包括马上成自己正妻大娘子的婊婊,就她怀庆以上形容词一个不沾。

          刚许七安被姬白晴撩拨的欲火焚身,被怀庆地书传话,强压欲火以为有大事

          要办。

          谁知是这么个事儿。

          许七安大马金刀坐龙椅上哭笑不得,真要论起来,魏渊和太后的事情也算关

          系国本。

          按新修的大奉律,朝廷鼓励寡妇再嫁。经过一番战乱,数量极大的适龄妇女

          失去了丈夫,鼓励她们再嫁可以相对快速的恢复丁口数量,让国家回复元气。

          严格的说,养尊处优的太后真能算适龄妇女。据怀庆所知,太后并未绝天葵,

          而且比较平顺,未至更年。

          所以太后如果铁了心要公开和魏渊的关系,按大奉律法,怀庆帝还得乖乖准

          备嫁妆把太后嫁到魏渊府上,以做天下表率。

          问题是将来青史会怎么写?书院那群修史的老古板不把大奉皇家骂成藏污纳

          垢、毫无伦理之族才怪。

          太后再嫁后,朝中肯定会为魏渊名分闹出礼议之争。太后再生下子嗣,和她

          怀庆和大奉皇家又该怎么算?

          怀庆到底是没啥情感经历的雏儿,在许七安看来,她就是在瞎猜乱想。

          魏公和太后那,断不会如陛下推测的发展。许七安老神在在。

          为何?

          他两人苦尽甘来,不可能因为点名分再生事端,现在这样平和的氛围是最

          好的。许七安干脆斜躺下,再说大奉是魏公一生心血所在,青史留名他未必

          不追求,他拎得清的。

          那魏公若要子嗣怎么办?

          悄悄养宫外啊,不承认就是不存在,朝堂上也没谁不开眼去炒这捕风捉影

          的事情。

          怀庆觉得许七安说的有点道理,但看到他那懒样,突然不愿多搭理。

          她为何能联系到魏渊太后要名分这里,也是有原因的……嗯……临安是

          他许宁宴的正妻,而她怀庆堂堂帝王,也许只能没名没份,没有媒妁、没有婚礼

          的跟他一辈子。

          名分二字,就是对贵为帝王的女子,同样是绕不开的坎。

          池塘经营者许七安,在怀庆向他诉说时候就听懂了女子言语里那一点点小心

          思。

          婚期将近,只能装不懂。怀庆在这种脆弱的时候,被自己推倒的概率大了很

          多。问题是节外生枝谁知会发展成什么样?

          再说全心全意为自己而活的只有婊婊……以后不能叫她婊婊了。

          许七安找借口逃离皇宫……

          回到许府,本来许七安计划是找他慕姨,好几天没插花,怪想念的。

          然而神使鬼差之下,他又趴到了生母住所的窗下。

          显然,姬白晴已经睡了,神情激荡下人本疲劳的快,这时睡下不早。

          许七安观察到房里没丫鬟,便悄摸的进了生母卧房,布下禁制防止有不长眼

          的进来。

          只见生母沉睡的脸颊面朝外,没山峦起伏的侧身依然凸显那团蜜桃。

          嗯?许七安注意到,生母的眼睛好像在微微颤动,难道她在装睡?

          放出劲力探查,果然!

          既然见怀庆以前,母子二人已经说开话了,许七安不准备装什么正人君子。

          美人在榻等待郎君轻薄,自己要是再不动,岂不是辜负美意?

          不过得讲点情趣!

          许七安缓缓拉下贴着那起伏曲线的薄被,只见美人胸前美肉,随着娇喘,颤

          颤巍涌动起伏,她的抹胸已被薄被带着拽松,胸乳虽被她用纤手压着藏住,却再

          难遮掩密实了,有一大半乳肌泄出抹胸的边缘。

          欺身上去,见生母假装沉睡的面容就在自己身下,好似并未苏醒,当下

          轻声道:美人……醒没醒啊。姬白晴神容似有活意,听了长子的话,美

          目挣扎着睁开,口中吁吁娇喘着,一时再说不出话。

          不要这么叫我……姬白晴觉得自己受到冒犯,美人一词好像高门里

          的姬妾顽物们的称呼。

          许七安没有解释,只在她胸前轻轻一拉,两团雪腻齐然跃出,乳头圆滑丰突,

          嫣红如豆,真瞧不出,她年近四旬,又生养过三个孩子,乳头除稍微色深外却像

          少女一般鲜嫩。她的乳儿固然饱满,却也非很大,肉荡荡的,皮下透出青色血脉,

          极是丰腻,鲜艳的乳尖,舒举迎人,让人观之好似有诱人咀嚼含弄之感。

          真好看啊,不知味道怎么样。许七安痴痴盯瞧着,想着当年应该吃过这

          奶儿几天,如今重见,不知味道变没变。

          姬白晴大羞,急忙用玉掌遮住,许七安伸手去拉,母子二人的手以母胸前为

          战场,争持了起来,待许七安终于拨开她的手,乳尖已变得肿胀挺立。姬白晴大

          口喘息着,胸前极具起伏,两侧脸颊渗出红霞,春色满溢眉梢,却也不想动弹了。

          许七安低头将她怒立的乳头含入口中,享用起战果,姬白晴春情难耐,

          鼻间轻轻哼一声,四肢稍稍发颤,迟疑一下,便勾起玉臂攀上了长子的后颈。

          在姬白晴双臂的纠缠中,许七安埋在她软堆堆的胸乳上,喷吐着热气,舔吻

          啃咬。欲念中烧,那焚香的效果彻底爆发,他满脸通红,头脑晕乎乎的,几欲迷

          罪在生母软嫩酥胸前。

          片刻后,待许七安抬起头喘气,姬白晴整个人儿软成了一滩,只能用魅惑的

          眼神显露她的情动了,胸前微微起伏。许七安从那眼神看出,生母美人此时有话

          想说,又是说不出的为难,她毕竟是母亲嘛。

          不能为难她!许七安心中窜出这么个念头,作为老司机的他,明白此时

          女人面皮薄欲拒还迎的想法,这时得男人主动出击。与自己生母伦乱禁欢,荒淫

          交媾,这种情境,如心里最深处的梦一般,几乎不像真的,但分明又在眼前,激

          得许七安欲念更盛。

          他喘着粗气,身上打颤,动作完全走形,伸手便去解生母腰间系带,姬白晴

          不自觉地伸手来推挡。被她这一扰乱,死活找不到腰带的扣子。

          许七安猛地将她裙裾撩起,扯下她的亵裤。不要……不要姬白晴两手无

          力地扬着,她此时已全无反抗,还在假意推辞。在她两条雪白浑圆的玉腿挣动中,

          许七安已看到她白净的阴户,不由吸了口气,当微用劲力按住她两条腿不让乱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