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干掉十几个妖,又被一个妖救了(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script&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爱玩爱看就来网l。

          白嫩的三指扣在青白的眼珠,用力一抠,顿时响起一声惨痛的惊嚎声,旋即一柄沾满血污已然丧失灵性但锋利依旧的碧色短剑从张开的狼嘴捅进去。

          推开软绵绵的狼妖尸体,扣在腰间的狼爪不自觉松开,露出鲜血四溢的爪伤,伴随着肌肉蠕动,伤口合拢,仅剩一条红线。

          楚辞眼前一片模糊,那是因为失血带来的脑部供血供氧不足导致的,既然眼睛看不清楚,干脆闭上眼睛,节约几分气力,双腿如同灌铅般沉重,一步拖着一步,始终沿着一条直线。

          狼妖们可贵在于有灵智,也悲剧在于有灵智,若只是凶兽,野性未褪一拥而上,楚辞有几条手都不够用,早就成为狼腹美食。

          偏偏这些妖怪自认性命重要,狡猾畏死,总想让其他妖出头,以至于楚辞一路杀,一路走,竟然差点要走出这片妖林。

          出了妖林,外面又是人类的地盘,妖怪若是肆意出现杀害人类牲畜,很快便有正道人士来降妖除魔,所以狼妖们焦急了,它们骤然想起,这个杀了十几只妖的人类男童,好像也跟正道人士一模一样。

          犹豫惊惧畏怕疯狂凶残暴虐

          狼妖们用嚎叫声相互交谈,嚎叫声充满各种情绪,它们不知道该不该留下楚辞,也不知道为了留下楚辞,又会牺牲多少妖。

          它们不怕其他妖死,因为它们自私。但它们怕自己死,所以它们既凶残,又卑贱。

          一只刚刚赶到的乌鸦妖从天而降。一对闪着寒芒的鸟爪朝着楚辞的天灵盖掀起,试图在众狼环顾之中品尝美味的人脑。

          楚辞紧闭的眼睛在乌鸦妖的眼中完全是放弃治疗的表示。这也让乌鸦妖的鸟爪更加迅疾,更加不留余力。

          耳朵微动,楚辞双脚不动,腰一扭,原本用肌肉崩实的伤口裂开,但楚辞的上半身也闪电般扭转半尺,鸟爪狠狠抓下,扣中楚辞的左肩。右手如毒蛇上窜,碧霞无声无息的摸到乌鸦妖噗哧声极大的翅膀根部,狠狠一勒。

          羽毛杂乱飞溅,原本有力的翅膀如同骨折般斜塌。

          天生地养的妖怪,最大的特点便是巨大化的躯体和刀枪难入的皮毛,楚辞判断不出这只飞禽妖怪的薄弱处,干脆多花一分力气,废掉乌鸦妖的飞行能力。

          乌鸦妖吃痛下松开鸟爪,失去半面翅膀的它摔落尘埃,而后一对对幽绿色的眼眸找上了不会飞的乌鸦妖。

          乌鸦妖终于明白为什么狼妖们不杀楚辞。可惜已经晚了。

          楚辞走了几步,又走了几步,睁开模糊的眼睛。确认自己出了妖林,这才如释重负,轰然倒下。

          妖林内,剩余的几只狼妖嘴角带着杂毛鲜血,又是期盼又是敬畏地看着瘫倒在地的楚辞,明明只有三米的距离,只要一个跃扑,就能轻而易举地将楚辞拖回去分食,修道中人可是大补啊

          但回首一看。一路上死的数十只妖,狼妖们心中的畏惧掩盖住它们的贪婪。发出几声看似耀武扬威实则缩头夹尾的嚎声,默默隐入林里。

          “哎呀。那里好像有个死人”一声令人怜惜的娇怯轻呼响起。

          “过去看看,寿阳乃老夫治下,发生凶杀案岂能不理。”

          “爹爹,这人好像还没死。”

          “是啊,这孩童命真硬,看身上伤口,应该是从妖林里出来的。”

          昏昏沉沉中醒来沉睡,沉睡醒来,终于,楚辞勉强凝聚足够的意识,强行催醒身体,恢复了感知,感受着仿佛五内俱焚的剧痛,还有浑身如烈火焚烧的重创,身下的软床卧榻,屋中淡淡的凝神檀香,全都被他忽略。

          这次玩大了

          剑匣失落在妖林,碧霞被妖血污秽,一身修为差不多报废,再加上这具身体原本就体弱多病。

          辛苦修真小三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楚辞瞪着眼睛,瞳孔涣散发呆看着帷帐,甚至连有人进来都不晓得。

          “你醒啦”

          声如清泉玉漱,音似银珠落盘,光凭声音,便是世间一等一的绝妙音纶,楚辞转动眼珠,一下子瞥见了妙音美人。

          看岁数与自己相差无几,年岁尚幼,已初绽风华,相貌绝美,神情宁静,颇有大家闺秀的温婉模样,眉心一点血纹朱砂,更是让气质更进一步,如梦如幻,如诗如画。

          “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你的伤那么重。”

          小女孩与小男孩,提前了十年相见。

          “多谢”楚辞微微蠕嘴,认真的道谢。

          被一个陌生同龄人目光灼灼的注视着,柳梦璃脸上不自觉的闪过了一抹害羞,螓首微垂,原本安慰的话语也忘了一干二净,尽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家父乃寿阳县令,司掌寿阳行政、司法、审判、税务、兵役,若是生了命案,家父也要问上一问。好在公子无恙,倒省了是非官司。”

          寿阳县令

          楚辞恍然,这样一来,面前的小女孩,应该就是幻暝少主柳梦璃罢,微不可查地扫视柳梦璃周身上下,终于从她的脖颈处看到一条红绳,想必年幼的她将帝女翡翠当成项链来挂吧。

          柳梦璃比楚辞想象的敏感,虽没注意到楚辞审视的目光,但也感觉自己仿佛暴露在面前这个漂亮的小男孩面前,十分的不舒服。

          脸色微红,柳梦璃眼角低垂,仿佛这样就能躲避楚辞的窥视。

          良久,柳梦璃发觉床榻上的小男孩许久没有反应,抬起头,才发现楚辞又昏迷过去。

          真是个奇怪的人。

          柳梦璃看着床榻上漂亮男孩紧抿坚毅的嘴唇,可爱的嘟起小嘴。

          果然还只是个小女孩啊,跟日后雍容典雅的大家闺秀比起来,现在的柳梦璃实在稚嫩的可以。

          几天过后,楚辞已然能下床行走,如此快的恢复速度,着实让柳世封和柳梦璃惊讶不已。

          见楚辞恢复的差不多,柳世封也开始从旁打探楚辞的身世。

          “在下慕容紫英,家住长安,此次是为了往昆仑琼华投效师门,路遇妖魔,侥幸逃脱。”

          楚辞说的轻描淡写,但柳世封和柳梦璃想起初遇楚辞时他身上的伤痕,不油然肃然起敬,九岁的少年,竟然在妖林中闯荡出来,比江湖上所谓的大侠英雄强上不止一两分。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ps:ps:给咸鱼tt一万打赏的第二更

          &!--over--&&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