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死复生欲海从此出淫后(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耳边风声猎猎作响骆冰两眼闭父、丈、余鱼同、章、蒋四、红会弟兄各种不同的脸孔像走马灯似的飞在脑中闪现到最后只剩一片空白

          此时亡的恐惧感开始爬心越来越强烈强烈得整个心都揪了起来胃一阵阵的骆冰困难的睁开双眼强风猛烈的像要把眼帘掀翻起来汹涌澎湃的河在眼中不断的扩接近山壁模糊的山藤印瞳孔两手不自觉的向前抓

          突然!手里一阵火急剧一顿浑骨节好像要震散开来一般手自然一松又往直落心里暗呼:“完了!哥!我们来世再会吧!”然后只感道部一呼吸停顿来立时昏了过去

          廖庆山料不到骆冰求的心志那么坚决但是在骆冰纵跃崖时他也毫不犹豫的跟着一跃而心里声的在呐喊着:“我不能让她!我不能没有她!失去了她继续活着有什么意思!?”

          好个廖庆山在要关使出了浑的真本事只见他在跃时已一手虚山藤足尖往山壁一点形疾若流星的向坠落在前的骆冰追去眼看都只差那一臂之遥突然骆冰的形一顿手抓住了一山藤却又立时松开继续往落去

          但是有这一煞那的停滞足够了!廖庆山已然赶到探手一把住骆冰的纤手指如钳的抓住山藤两脚往石壁一蹬两荡起老高也化减了墬的量此时手中所的山藤已不足一尺真是险到了极点这一切真可谓“说时迟那时”廖庆山定两形后凝神定开始攀崖虽然手里抱着一个依然矫若山猿怪手仙猿果非得虚名

          骆冰茫然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蜷伏在廖庆山怀里全依旧赤的的肌肤直接接触到对方温暖的温和心跳声让她感到无比的适、安全眼角不由又沁出了泪无限委屈的噎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凡寻之在鬼门关一度来回之后再求的意志已然非常薄弱骆冰的况就是如此她现在弱的像一个无助的孩

          廖庆山动的将骆冰的在前脸颊在骆冰的鬓边摩搓着手掌温柔的在露的手臂和背脊来回的说道:“冰!红会的鸳鸯刀骆冰刚才已经坠崖了从现在起你是我廖庆海在世最挚的伴侣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你不要再做傻事了!”

          骆冰惊讶的抬起来问道:“廖庆海?那廖寨主是”

          “不错!廖庆山是我一同胞的哥!”接着廖庆海娓娓说出一段故事来:

          原来这廖庆海和那怪手仙猿是双胞兄弟两尾出生从无论在面孔、型、声音都一模一样连父都无法区分唯一的差别在廖庆海的顶和阴茎各长有一颗红痣

          在他五岁时他的师父“消遥羽士”秦无非路经他们村庄看到正在屋前玩耍的廖庆海骨奇佳是块练武的好材料就将他带返苗疆一直到六年前他二十五岁时才返乡寻在他失踪时他的父着实伤心寻找了一阵子只是当时乡地区孩亡失踪的例子时有所闻所以过得一些时也就淡忘了再也不曾提起

          廖庆山当年一样年纪长后对这个兄弟本一点印象也没有他们家是三代单传也没什么戚其他更不会留意这件事因此才会有兰侠误将叔当作丈引成的事发生

          原来廖庆海被抱走时颈项挂有一金锁片面写的有他的姓名在他二十多岁时功已有所成便禀明师尊山游历他师父手创“消遥派”为亦正亦斜不忌世俗规范派中功又着重合籍双修所以在廖庆海十四岁时便已和师“七巧仙”莫芷菁发生关系更由于练功的需要不时的要和子合因此几年来可说阅无数可是他有一个原则就是绝不用强迫的手段认为一定要两相悦才能达到融的境界对功才有裨益

          山后前两年一直在粤桂一带活动后来听得湘浙多美忆起自己是浙西士师父曾经将故乡地里环境详细解说过突然动了返乡探的念便匆匆迳往故居而来

          也合该有事发生兄长廖庆山原本带着在县城开设武馆这正巧为了父坟茔合葬之事回到故里忙了一之后黄昏便往邻村寻友喝酒去了留岑雪宜在家岑雪宜哄两岁的后便往澡间沐浴

          这时候廖庆海凭着师父所告之的特已寻到老家旧屋呼几声不见回应后便推开虚掩的门迳自内看室内杳无一厨房透出灯光于是信步走去正好看到一幕芙蓉出浴图

          岑雪宜正在阴搓之际看到丈来也没留意到饰不同声呼唤道:“鬼!没有看过!还不点帮我把背搓搓!”

          廖庆海久薰陶与他师父一样本不管什么伦常礼教虽有可疑但见到对方主动邀请哪还跟她客一番捏之后就起来

          岑雪宜在具时就已经感到不对但是她作梦也想不到会另有其一直到合时才肯定这绝非丈可是前所未有的感令她当时实在是罢不能事后一切明白了已是恋叔嫂两不时偷偷来往

          骆冰静静的听着心中感到实在匪夷所思想到那在房里见到的不由支起来“呀!好!”一阵锥心的疼从左掌传来一声之后才发现自己左手掌裹着层层白布还有一点丝渗出来

          廖庆海听到骆冰喊的声音忙翻坐了起来柔声说道:“冰!你的手让山藤割伤了我已帮你敷了伤心碰到伤!”说完发现骆冰已起坐在着手腕满脸苦的神额冷汗直流浑冒起皮疙瘩便扯过一条薄巾披在骆冰丰满的胴

          骆冰听到他唤自己“冰”想到丈文泰来也是这么称呼自己心里一阵羞愧低轻声道:“不要这么我!”

          廖庆海知道她指的是什么笑笑走榻来掏了一碗温柔的喂骆冰喝后盘膝坐到她前轻轻执起骆冰双手道:“冰你怎地还想不开?!昨的骆冰已经了今的你将有机会修练成颜永驻的不老神功难道你不想吗?”

          骆冰听了感惊异的道:“颜永驻?不老神功?”

          廖庆海直视着骆冰双眸道:“不错!这是我师门不传之秘冰!你听说过所谓”孤阴不生独不长“这句话吗?万物总要阴调合才会欣欣向荣这之间更需如此世有许多旷怨就是因为在第之间无法协调得不到满足而引起的我师门有一套合双修的法门只要练成了就可以常保青永驻只是子适合的选难求十多年来我御无数没有遇到一个合适的可怜见!今终于让我碰冰你神功练成有望你说我怎能不高兴?”

          骆冰看廖庆海住自己的手面括痕累累之也有左掌也裹着白布知道他是为了相救自己而造成的心里暗暗感动想道:“虽然他辱了我可却也舍命救了我自己既已失于他是再没有颜面去见哥了!不如就在此山终老吧!”

          一时之间心絮如麻成一团恩怨仇不知如何是好听他突然提到自己不由抬诧异的道:“我?~~我和其它有何不同?江湖多的是子习武!”

          廖庆海猿臂轻住骆冰肩突然一手伸骆冰的阴门索里“嘿嘿”笑道:“冰!你不但生媚骨更有一个千万中无一的『三门阴』宝你不知道吗?”

          骆冰密骤遭侵袭羞不可抑住廖庆山蠢动中的手啐道:“嗯~~说得好好的怎的又不正经起来?!”可是她更惊讶自己的居然有个名堂好奇的接着问道:“你说这羞的地方什么来着?”

          廖庆海说道:“『三门阴』冰!你记得吗?适才你畅得昏过去我也忍不住在你屄里出来这在我是绝无仅有之事除了我师外寻常子都不是我三合之数更别说让我出了可是冰你的实有让不刻自持的魔连我都不住!”

          骆冰不依的道:“家是想知道为什么那怪名又不是要你赞我!”

          廖庆海笑道:“别急!正要说!”接着道:“我后物还留在你屄里这时候你的两片阴慢慢长突出像蚌一样吸附在棍一吸一放阴道壁也起了纹般的蠕动着阴茎挤压蜜的心更像一样凑着马眼吸阴这前、中、后三个地方就像三道门一样着阴茎不放所以作『三门阴』一般子碰到这种宝通常是一触即泄本没有一之可惜拥有如此宝的子平时外观与常无异非得泄昏才会在剧烈的伸出除非是练了我师的『锁阴诀』才可以控制自如冰!今如果不是你连续泄了四次子显出你的异来我都不知到你拥宝器!你说这不是作巧合是什么?!”

          廖庆海一边说一边手指在骆冰的蜜手指更阴道里抠挖骆冰听得膛目结惊奇不止同时感到一指毫不留的全轻颤了几倒在廖庆海遮的薄巾敞散开来突的雪抖动着示威似的向廖庆海招手久熄的焰又燃烧起来!

          骆冰倒时手臂触碰到怒的棍这才忆起心中原来的疑问羞的问道:“你那东西怎么生成那副怪样?吓的!”

          廖庆海闻言出在蜜中的手指带出一丝晶莹的随手抹在紫红圆胀的龟骄傲的说出一段往事来:

          原来有一廖庆海随着师山采时碰到一条长满金鳞的怪蛇不慎被它所出的毒沾到当时只觉阴茎火辣辣疼如刀割布料已被蚀穿露出黑黝黝的物他师赶跑毒蛇后立即带他回返府敷以灵芝伤好后就成这样却是因祸得福

          廖庆海拉着骆冰的手住具神秘的说道:“冰!你仔细的瞧着我让你见识一我师门功的玄妙!”骆冰着高高翘起的物本想仔细的看看究竟有何不同?闻言更加注意只见:手中的棍突然一寸寸的缩最后没丛丛黑草中不见用手一只有一道糙的凹槽不由感惊奇的道:“你在变什么戏法?那东西怎么跑到肚子里去了?”

          廖庆海微微一笑也不答腔继续运功只见隐没了的具又渐渐探出来越来越长越来越到最后总有酒杯细长几近一尺暗红的龟足有鹅蛋

          只看得骆冰咋不已的说道:“乖乖!这不像孙猴子的如意棒吗?”说时不释手的着青筋露的巨棒这才赫然发现:棍散布的黑鳞斑已因绷而裂成龟壳图样每个六角形的边缘都向外翻起胶质的皮起来的

          骆冰心里想道:“要是让这东西闯阴道在壁磨不知会成什么样子?!”不觉一只手悄悄探至密在瓣秘来回搓那里早就漉腻不堪了

          廖庆海看骆冰眉眼带、荡意盎然便欺将骆冰扑压在榻两眼的注视着骆冰那汪汪的双眸说道:“冰!今你已泄了几次子而现在还不谙那阴调合之法不懂得在合中吸取回补元阴多纵只会伤的!还是让我先帮你止止渡给你一些元吧!”

          说完温柔的骆冰的香将真一丝丝的渡过去更运功将具缩至常尺寸顶开却多的道里轻缓让部的红痣压着阴核磨更将龟膨挤着心旋

          骆冰自熄了再世的念之后心完全开放早已将廖庆海当成是往后此生唯一可能接触的所以当廖庆海来时不但不抗拒还主动的伸出香和对方的缠追逐唾互相流手脚的住廖庆海躯将前的丰挤出两块白的来浑圆的雪不停的扭动、旋转喉咙断断续续的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声只觉得自破瓜以来的历次欢都没有像现在这么安详服过那是截然不同的感全暖洋洋的畅无比!

          良久之后欢中的两静止来仍然不愿分开的拥抱在一起听着对方轻微的喘息声

          “冰!”

          “嗯~~”

          “我来好吗?我怕这样压着你不服!”

          骆冰用地再抱了一才松开手脚长长的了一满足的张开双眼含默默的看着侧躺在边的廖庆海缓缓靠过子手指无意识的玩起廖庆海长长的

          廖庆海捻捻骆冰起伏中的尖把玩着的丰叹了一道:“可惜我的”起神功“现在只有六成还无法收放自如不能喂你一点我的否则你会更有神!”

          “什么?!让我那恶心的东西?”骆冰不可思议的了起来

          廖庆海笑了一笑神严肃的说道:“阴是这世最纯净最有价值之物是之所聚宝贵的生命都靠它们来创造可笑一般都视它秽不堪殊不知这东西对还本归元有帮助!”

          骆冰忆起当无意中吞了一点章驼子的想起来都还恶心可是听廖庆海说的郑重有理又似乎这件事不是那么难以接了!接问道:“起神功”“?是哪种功?”

          廖庆海兴致勃勃的坐了起来说道:“冰!你注意看着我的手指!”

          只见五指骨节传来轻微的爆响指端末节整个膨胀起来像个杏子一样

          骆冰见了觉好玩还未开看到廖庆海本就不的鼻子也膨了起来像个蛋一样再也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态煞是!

          廖庆海见得骆冰高兴愈加卖起来只见他功行全走两脉运丹田原本微微垂的棒又渐渐抬起来棍细不变可是龟越胀越最后十足像个磨菰光亮亮颤巍巍的已极

          骆冰可说是开眼界充满好奇的拿在手掌摩搓、个不停声说道:“真是一门奇怪的功!只为了吧?”

          廖庆海道:“不!你不明白!你们的阴形如漏斗外内宽心在底部中央突起子的物再怎么长也无法将房填满所以子很难得到仙的真正高而”起神功“的妙就在能将功聚集在各部位的末稍使它胀你想想若是我的龟在你蜜房中膨起将整个心顶壁内此时马眼正对着心其他地方又密密实实阴就可互相流那会有多畅?”

          廖庆海拉着骆冰伏在自己散去功继续说道:“这门功和我师的”锁阴诀“同为本门合双修的心法要互相配合运用藉着合时互作吸纳你吐我吸你吸我吐让两元往复融合返璞归真最后生生不息不灭;常年老则衰衰则减若能练成这门功那么颜永驻并非空谈冰!到时我们作一对陆神仙你说该有多好!”

          骆冰只觉得他所说的实在是匪夷所思可是又颇合道理自己也不明白个是非叹了一说道:“我也不知道你说的话对或不对可是这种采补之术乃邪派所为为了成就自己却戕害别是不对的!像你用于我就太卑鄙了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不希望你再用这种手段去害罢了!”

          廖庆海想不到骆冰的态度会突然转变急得挠耳搔腮的道:“冰!我是该用了”三欢和合散“对你你可以怎么罚我都行!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虽然我经历过无数子可是从未用过强迫手段也不曾在她们采补过对你我真的是恋无可自拔你当时又骂得难听才出此策的况且那”和合散“并非一般我发誓我”

          骆冰看他那副着急的模样不由“噗嗤”一笑嗔的白了他一眼用手掩住他的巴问道:“看你急的像猴崽子我都说不怪你了那”三欢和合散“又是什么不正经东西?”

          廖庆海见骆冰真的不再生虽然放心中石长了一可是看骆冰似乎对他所说的话并未完全信服为了让骆冰心塌地闻言先不答腔两手轻轻抬高骆冰肥将具顶还很的阴道运起神功来

          骆冰不闻回答正感到诧异忽然屄又被炙的棍不同的是这次并没有猛烈的出只是感到心里好像有一个火的球在不断的膨胀顶得心又酸又麻忍不住“哗啦哗啦”的流个不停全起了一阵阵轻微的颤抖一波波的感绵延不绝可是蜜球还在继续胀

          最后心好像被顶了腔一种前所未有的胀实感让阴好像要爆开来一样畅莫名!忍不住住廖庆海颈项主动的献香也扭个不停她知道在这一波的攻击中她已经彻底的被服了!以后再也离不开这个虽然那是一场看不见的战争

          廖庆海见骆冰肯主动的自己知道这个风华绝代的成熟美从此变成自己的脔高兴的往猛顶了几这几只戳得骆冰里“喔喔”

          直嗔的道:“没良心的!家只是问个问题而以需要这样整家吗?”

          廖庆海的再了骆冰几呵呵笑道:“我只是要证明我师门神功的威让你了解我是不需藉助物的这”和合散“是我师的独门配方共分九等它可发子的潜能一步步的改变质但是若子心中不存一丝念它是起不了作用的以后我们练功你一直要服到”九欢和合散“届时九泄九转质彻底改变就可颜永驻!”

          骆冰听得心中响往不已此时她已完全相信廖庆海所说的可是转念想到自己已决定在此终老此空有绝世容颜又有何用?不觉凄然的道:“我是没脸再出去见哥和其他了!还是尽了此残生你的好意来世再说吧!”

          廖庆海似乎早料到骆冰会有此一说有成竹的劝道:“冰此言差矣!我不是说过昔的鸳鸯刀已经了!就有再的过错或恩也都报过了现在你是我的神仙道侣有什么不敢出去见的?再说你若真关心文泰来难道忍心见他因为失去你而伤心难过?况且本门不合你也不用耽心章驼子的胁迫以后可藉机惩治他!”

          骆冰听他说的是道一颗心又活了起来妮声说道:“好!你把功散了吧!得家屄里好像有东西流不出来好难!”

          廖庆海散去功让具继续泡在骆冰屄里轻捏着两片丰的柔声说道:“冰!你想通了吧?!”

          骆冰长长叹了一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就依你所言吧!只是我的事你怎么会那么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

          廖庆海看局已定翻将骆冰压在手指轻轻的在粉红的晕划圈开心的说道:“这里是哮崖的石窟是我无意中发现的壁后有地道通往后山出就在那你和章驼子、蒋四的地方不远其实早在你们住目寨时我就被你的风华倾倒几乎每都想见你所以你无论洗浴、自、偷我都一清二楚!”

          骆冰被他说的满脸飞红羞答答的偏转去起伏不止懊恼的说道:“哼!你了!偷看家!什么羞的事都让你知道了!”

          廖庆海的了一骆冰脸颊叹了一说道:“唉!只怪你实在太了十几年来我一直在脑海里塑造一个伴侣的影像直到见了你那个影像才鲜明起来所以才会要雪宜想办法昨我哥闯了祸雪宜告诉我第二她约了你事也许有望我就一直在这里等待一直到飞鸽传书才去将你带来今的考较赛就让我哥去主持了事实从创建山寨以来我们两兄弟都是轮流出现的!”

          一切的谜团似乎都解开了骆冰恍然悟的说道:“你哥真!你你更是透了!不过嘻!嘻!我喜欢!”

          廖庆海将怀中的骆冰的更了些又叹了道:“其实这都要怪我我哥也实在可怜!自从有一次雪宜在欢中没有满足漏了风他就变得很自悲开始广纳姬妾三年前英杰出生他也怀疑不是他的骨一有不满就拿孩出后来我就将他们送到我师父那里去唉!可惜碍于师门规定神功不能外传否则唉!”

          此时两缠骆冰只觉得蜜被廖庆海的磨痕难将稍稍挪动了一听到提及兰侠不觉接道:“雪宜姊她很吗?”说完将一颗螓首埋廖庆海怀里羞不可遏

          廖庆海感好笑扳过骆冰躯狡黠地看着她双眼一双手又开始肆意地在雪白丰的胴游梭“嘿嘿”的笑道:“好子!她怎么得过你?只是每次她不打她几她不服你看哇又这么多来!!先含含哥哥的巴”

          “嗯不来了!你笑家哎呀!轻点!哥哥”

          “喔喔好!好面一点!卵袋!对!对!用吸!”

          “嗯嗯!!!好哥哥抠抠到家心了!”

          “蹄子!比我师还!”

          “你你师她她很美吗?”

          “真是货起我师的醋来了我你”

          “哥喔喔好服!”

          石里无边一代后正慢慢的在孕育着

          【全文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