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节阅读52(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连续三次,无论森罗鬼尊藏藏身如何隐密,布下了多少隐匿法阵,都被黎长生寻觅而至,最多不过盘坐休息三天,便有一箭袭来,迫使森罗鬼尊不得不驾驻王座逃遁离去。

          尽管他服用了不少恢复法力的丹药,但药效与上古灵丹相差许多,而三阶大能法力浩瀚如同怒海,倒豆子一般倒了许多丹药进肚,也只恢复了两成法力,勉强顶住了黎长生的两次袭击。

          平时三阶大能有什么受伤的机会,这些寻常药丸,身上是不多,现在森罗鬼尊身上回复灵气的丹药,就两丸上古灵丹而已。

          现在森罗鬼尊终于知道黎长生为何能找上门来,可惜以他的神通手段,却是无法阻挡元阳至宝法力之间的联系。

          无法驱逐体〗内的灭神箭法力,就无法摆脱黎长生。

          当黎长生第四次袭击森罗鬼尊的时候,他终于忍无可忍,又是服用了一丸上古灵丹,恢复到八成法力,使出法则之力,设法将黎长生禁锢起来,还祭出了森罗鬼阵,打算不惜损伤道基,道行跌落二阶境界,也要将黎长生这个可恶的家伙灭杀在法阵之中。但是,事情往往不如自己所愿的展,虽然他有无数神通,强行抵挡了灭神箭的一击,将黎长生藏身之地找了出来,也释放出森罗鬼阵和法则之力将黎长生困所在内,更突然袭击的使出独门神通紫电雷龙,彻底的将黎长生化为飞灰。但,涅磐神焰一起,黎长生又是复活过来,法力竟然没有减退多少,祭出了金葫虚影和玄金竹剑,更结合了金蚕吞天阵之威,让森罗鬼阵这样的三阶大能都没有第二次袭击的机会,硬生生的顶住了森罗鬼尊的第二次攻势。就是这片刻时间灭神箭再次暴射而出目标不是森罗鬼尊,而是外面封锁法阵。破了法阵之后,黎长生身形立马就没入了虚空之中,就连了玄金竹剑和九翼金蚕母分身也随后纷纷遁走虚空,空留下一个暴跳如雷的三阶大能!

          就算森罗鬼尊法力再强,空间神通是极为罕见的天赋神通,一等一的逃命之法,不像瞬移一样有迹可循,就算是他,也不可能追上遁走几千里之外的黎长生。

          从森罗鬼尊鬼爪之下逃遁离去之后黎长生脸色苍白,心中也是暗自吃惊:“先前连续袭击对方三次,到底是大意了,想不到他有办法找到变化黑龙魔躯,隐藏气息的魔躯分身,还布下mi阵引我进入法阵之中,被其一击灭杀!”

          “这次亏大了,又浪费了一丸上古灵丹,六翼金蚕更在对方一击之下暴亡十数之多不过看来他也被逼急,不然绝不会带伤与我正面对战。”

          现在是黎长生追杀森罗鬼尊的第十三天,森罗鬼尊都在跑路,基本没有什么时候打坐静修,恢复法力,更别说治疗伤势,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大夏王朝的蛮荒边缘之地。

          黎长生恢复法力无需打坐直接吸收金葫元气便可,加上刚刚又服用灵丹,药效尚存,只是两个多时辰便完全恢复过来,感觉到森罗鬼尊没有朝着蛮荒之地遁走而起直入云霄,闯入了天罡离火层,心中顿时一惊。

          “奇怪,我道他引我来此,是想深入蛮荒,借助蛮荒凶险将我抵御在外,为何突然进入了离火层之中,莫非要在离火层与我井拼消耗法力?”

          “不对他不可能不知道我有法子快补充法力,若是在离火层中不断被天罡离火吹袭,占有优势的反而是我。

          对了,他肯定是想遁走域外星辰,彻底的摆脱我追杀,如果距离太过遥远,加上法阵、地磁之力等阻挡,说不定能隔绝灭神箭的感应,可以安心的驱逐灭神箭法力!”

          想到这里,黎长生毫不犹豫,祭出魔鲂战舟,直接飞遁云霄,到了两万丈外,便见一层暗红色的离火烈焰,和无比狂暴的刀刃似的罡风,将九鼎界和域外星辰隔了开来。

          尽管不少元婴修士都能暂时进入天罡离火层,但想通过天罡离火层离开九鼎界基本是不可能的。

          在天罡离火层之中,不断受到罡风吹袭,离火焚烧,其中灵气无比絮乱而狂暴,根本无法吸收补充法力,飞遁度极慢,就算寻常大能之辈,没有一个时辰,也别想离开这厚达不知几许千里的天罡离火层,寻常修士,在离火层中,片刻便会化成焦炭尘灰,神hun俱亡。

          对九鼎界修士来说,天罡离火层即是庇护他们的壁障,也是困锁他们的囚笼,极少修士有机会越过天罡离火层,到达域外星辰。

          只不过现在黄泉鼎被森罗鬼尊盗取,九鼎界不稳,多有空间裂缝出现,就像黑山城的那些修士,便能通过裂缝前往万兽之森。黎长生略为迟疑一下,驱动战舟进入了天罡离火层之中。

          果然,一入天罡离火层,黎长安便感觉到战舟去势一滞,外面生出了一股莫大阻力,感觉就像小时候驾驭渔船迎着风浪前进一般,与在外面飞遁的度相比,简直就是乌龟爬行,一个时辰恐怕也不能飞遁出数十里距离。

          不但如此,黎长生更感觉到一朵朵硕大的离火不断的落在战舟之上,ji战舟之外的七重真水冥雷乾坤阵一阵荡漾,法力消耗猛然增强数十倍之多,简直就如与同阶大能不断斗法。

          黎长生不禁暗自感叹:“这天罡离火层果然厉害,就连我都感到一丝吃力,可见寻常一阶大能,没有星辰飞遁法宝的话,想越过这天罡离火层也不容易。”

          他心念一动,魔鲸战舟缩小许多,变得只有三丈大小,但遇到的阻力却没有减少几分,更是感到离火层的怪异。

          通过灭神箭的感应,黎长生现森罗鬼尊的度比自己快了不少,不禁心中一凛:“糟!在离火层中度极慢,若是让他先从天罡离火层离去,到了域外虚空,飞遁度瞬息百万里之遥,等我离开离火层,他岂不逍走到亿万里外?

          黎长生不知道灭神箭能感应几许距离,只能不惜耗费法力,全驱动战舟飞遁,度才勉强追上了森罗鬼尊。

          幸好黎长生能感应到森罗鬼尊位置,而森罗鬼尊却不知道黎长生何处,不然他肯定有其他法子摆脱黎长生追缠!

          空间神通也不是随便就能使用的,例如有法阵之力干扰,又或者是天罡离火层这样的天然隔绝,不然黎长生使出神通,立马就能到离火层之外,何须如今这样耗费法力的追击鬼尊。

          黎长生提起法力之后,度加快许多,也过了大半个时辰,才穿出了离火层,估计这离火层厚越七八十里,不禁暗自惊叹九鼎界之神奇,心念一动,现就是这片刻时间,比他早些逍出天罡离火层的森罗鬼尊,已经飞遁出万里之外了!

          要是在界面内飞遁,这集时间,能遁出三五百里已经极为了不起。

          幸好灭神箭还能清晰的感觉到依附在森罗鬼尊身上的法力,黎长生不再迟疑,金葫元气流转,直接引入战舟之内,化成一道乌光,呼啸而出。

          虽然在虚空飞遁,度无比惊人,但虚空之中是漆黑一片,偶然见到点点星辰,都是萤火之光,靠的还是修士神识引路,到不觉得度有多快,比起界面内飞遁,更见枯燥。

          黎长生第一次进入域外虚空,对外界的情况只有些许了解,而且还是全部从典籍中看到的,知道距离九鼎界最近的一颗具有生灵的星辰,也得飞遁十数天才能赶到,算起来怕没有三百万里之遥,若是没有车传送阵或者空间裂缝,恐怕百数十年,都不能到达九冥十二界的其他地方。

          黎长生施展了一下空间神通,却现移动的距离与九鼎界内没有什么区别,不禁心中骇然,相比起在虚空中飞遁的度,一次瞬移万里不是什么遥远距离,说不定森罗鬼尊正是打这个主意,消去自己空间神通的优势。

          神识在虚空之中,探测到的范围极广,黎长生心念一动,便探出了万里之外,只不过四周都是一片漆黑,根本没有任何生吴和物品存在。

          黎长生隐约料到森罗鬼尊的主意,心中更是警惕起来,对方明显对域外虚空极为熟悉,可不要在这里栽了跟头!

          想到这里,黎长生暗中让黑龙魔躯离开人族肉身,又显1u出五行神剑之躯,这才略为定神的朝着森罗鬼尊飞遁的方向追去。

          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黎长生是一定要将森罗鬼尊击杀了,万一真的遇到什么凶险,法力不继,便是吞服无比珍贵的化形神丹也在所不惜!

          不过飞遁了三天,黎长生心中嘎然一愣,森罗鬼尊的气息忽然消失不见!

          一直飞逍了小半个时辰,到了森罗鬼尊气息消失的地方,黎长生察看许久也不得要领,最后灵目一张,这才现了在一漆黑虚空中,有一个极为玄妙的幻阵,使得法阵与四周融为一体,看不出任何异样,里面却是有一道小小的虚空裂缝,估计森罗鬼尊正是通过这道裂缝,不知去了何处。

          黎长生皱眉寻思一阵,这才在此地留下神识印记,随后眉心金芒一闪,飞遁出两头六翼金蚕,让它们先行探路,进入裂缝另外一端,现没有什么异常,这才剑身一闪,进入了裂缝之中。

          不多久,一条黑龙从虚空飞遁而出,也走进入裂缝,消失不见。a。

          -------------------476、寒月界、水蓝星-------------------

          玄神剑派座落在大夏王朝九大神山排名第一的玄神山上,有修士说道玄神剑派是以玄神山取名,也有人认为玄神山是因为玄神剑派得名,无论那种情况,都说明了一个问题,玄神剑派的底蕴实在是太过惊人,传承实在是太久远,远得能和大夏王朝的第一神山相比!

          在玄神山群山中,高两百丈的只有玄神山主峰,而在这两万丈的巅峰之上,居住的只有一人,便是名扬整个九鼎界,甚至是九冥十二界的元阳至尊,四阶道行的长生真人玄神道人。

          极少数人知道,玄神道人在玄神山之巅,过得是极为苦寒的苦修生活,上面没有宫殿楼阁,没有灵禽异兽,没有hua木野草,唯一只有铠铠白雪和终年不断的罡风狂雷。

          一个小小的山洞,简陋到极点,没有修炼密室、没有灵兽室,也没有什么起居室的山洞,却住着玄神道人这个让亿万生灵震怵的元阳至尊。

          一衣着华丽的中年修士跪倒在一个干瘪无比,简直是皮包骨,头也不剩几根的枯槁老头身前。

          看那中年修士,浑身荡漾着一股隐晦的恐怖气息,赫然是二阶道行的炼虚真人。而那盘坐在蒲团之上,闭着双眼,看起来随时就会躺进棺木的老头,正是玄神剑派的擎天支柱,四阶元阳至尊!

          玄神道人看起来没有丝毫的修道气息,整个人仿佛与玄神山融合一体,就算近在眼前,神识散出去,也不会现任何物体存在,唯一让人觉得老头不平凡的,只有这点。

          他并没有睁开眼睛,嘴巍颤颤的说道:“戚夏子,你不好生在山中修炼,到我洞府”所谓何事?”

          跪倒在地的中年修士不敢抬头”恭声说道:“回祖师爷,最近大夏流传,一一阶长生真人,却有四阶元阳至宝屠神弓和灭神箭,借此重创了三阶大能,更追杀万化天鬼百万里之遥。”

          “你想去取那屠神弓和灭神箭?”

          “弟子不敢。此宝威力无涛,三阶万化天鬼都不敌法宝之威,弟子更不是对手。祖师爷乃元阳道行,若是取了这屠神弓和灭神箭,定然能神通再涨”护估玄神剑派百万年基业!”

          玄神道人眼皮也不睁一下,淡淡说道:“玄神剑诀乃是玄神剑派立派根基,只要剑诀不失,玄神剑派的基业便不亡。屠神弓与灭神箭,虽然是元阳至宝,但又怎如心中之剑?”

          他略为一顿,忽然叹了口气:“元阳至宝,自芒元灵,不服万物”每一元阳至宝,都相当于四阶大能,岂是能轻易降服的。

          脆然屠神弓灭神箭落在那人手中,又能驱动杀敌,自是他的机缘,外人夺取,说不定反伤自身,就算贫道,也没有几分把握可以炼化元阳至宝。你莫生出无端念头,安心修炼,他日剑诀大成,自身便是元阳”又何需借用外物之力。你退去吧。”

          戚夏子迟疑一下,并没有起身离去,又是说道:“祖师爷,弟子又闻,那被追杀的万化天鬼,正是窃取黄泉鼎之徒”已经有冥界大能出动追杀之,想要夺回黄泉鼎,修复九鼎之痕。弟子自觉凡心未断”俗世中有所牵挂,推算之下正与那一阶大能有关,故而想下山斩断恩怨,好专心修道。”

          玄神道人忽然掐指一算,随即叹了口气:“原来如此。这却是你的因果。尽管你已大切大悟,知晓当初之错,立志修道,不出玄神山半步,但这份因果并没有了解。你去吧,过了这一步,便是天大机缘,说不定能踏入元阳大道,过不了这关,便是神hun皆亡,万劫不复,门中不会替你复仇。”

          戚夏子深深的磕了三个响头:“弟子谨落祖师爷教诲!”

          说着,他长生而起,恭敬的退出山洞。

          “慢着。”玄神道人忽然叫住了戚夏子,这时终于睁开双眼,竟然是惨白一片,不见眼珠,“你终是玄神弟子。尽管玄神剑诀犀利,寻常三阶大能也能抵住,但那人是应劫而生,有莫大气运在身,更有元阳至宝镇〗压气运,你机会却是不大,这颗种子你拿去,万一你败亡身陌,能保你一缕神hun不灭。”

          说着,他伸手一弹,便见一点白芒没入了戚夏子眉心之中。

          “多些祖师爷赐宝!”戚夏子再次跪倒在地,恭敬的磕头拜谢,这才离弄山洞。

          而玄神道人身如山石老树,再也不见分毫动静。

          黎长生自然不知道,他逼出森罗鬼尊,已经让黄泉冥界的大能现了森罗鬼尊的动静,不知多少厉害天鬼正四处寻觅的着森罗鬼尊的行踪。

          更有不少厉害大能,窥视黎长生身上至宝,同样的想寻觅出黎长生和森罗鬼尊的行踪。

          四阶大能知道,降服元阳至宝不易,但很多不少三阶大能,却是不懂这个道理,也有些二阶大能甚至是一阶大能,抱着浑水摸鱼的念头,若是能得到金葫真人的至宝,岂不是一步登天!

          更何况,有这样的至宝镇〗压气运,就算大劫来临,也是万劫不能加身,渡过量劫的机会就大大增加了。

          黎长生与森罗鬼尊一战,终于将大劫掀开一角,不足多少厉害大能,元婴修士等陨落在这场无边量劫之下。

          森罗鬼尊同样想不到,他冒险现身,还道自己能轻易的擒下黎长生,再灭杀琅琊子,藏身东海秘密,外人断然不会现,现在反而是他败亡逃窜,自然不能再隐藏行踪。

          黄泉冥界的大能,寻觅他行踪数十年,现在才得到消息,肯定会出动三阶大能,甚至是黄泉冥帝亲自前来,森罗鬼尊那敢再留在九鼎界,这才遁走域外星辰。

          偏偏黎长生能借助灭神箭之力,感应到森罗鬼尊的行踪,简直让森罗鬼尊对这个可恶的一阶真人恨之入骨,但又不敢与黎长生抵死相战不得不想方设法的摆脱黎长生的追击。

          黎长生越过了那小小的空间裂缝,入目是一片五彩斑斓的之色,不远处竟然是数不清的由各种颜色的星辰组成的茫茫星海。

          这片星海范围极为辽广,不住连绵几许亿万里”但每一颗星辰都是滚圆,不如九鼎界的天圆地方,个头也不大,大多只有千里直径,但不少星辰都是灵气充盈,外有层层禁制,显然是有修士居住其中。

          森罗鬼尊的气息再次出现在黎长生的感应中,分明是遁入了这片茫茫星海之中,只不过忽隐忽现,时而在东面的星辰出现”随后又到了北面星辰,显然是不断的穿过星球的传送法阵,借此摆脱黎长生的追杀。

          事实上他这招是极为有效。

          这些星辰看起来相隔不远,但飞遁过去,也得不少时间,而且大多数星辰之外都有大型禁制法阵,直接穿过法阵,说不定会引来本地修士或者天妖大能的攻击。

          因此黎长生最好的办法就是跟着森罗鬼尊的行踪,寻觅对方移动的法阵,走对方的老路,不然黎长生可不知道除了自己飞遁过去,还能通过什么传送阵到森罗鬼尊所在的星辰。

          只不过森罗鬼尊在这星海不走,黎长生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有帮手在此,却是不急着追击过去,打算先打探一下这里的情况,抽空子给对方袭击,屠神弓能在数千里外动攻势,黎长生就不信自己小心一点,还会落入森罗鬼尊的陷阱!

          另外,黎长生也想看到这星辰修士坊市,看能否出手些法宝灵药”换取灵石。

          他的黑蛟魔躯隐隐有晋升二阶不灭真魔境界的迹象,万一真的进阶,便无法借助九玄玲珑宝塔灵气修炼,除非再次接受宝塔考验,黎长生自然需要多准备些灵石,不然与森罗鬼尊ji战”灵气不足便是极端不妙。

          森罗鬼尊肯定也会出售宝物,换取灵药,想轻易的耗费对方的法力可不容易。

          黎长生都有点打算全力使出屠神弓”不再消耗对方法力,而是直接击伤对方真身”只不过这样一来,黎长生自身便是凶险许多。

          想到这里,黎长生法力一动,魔鲸战舟乌光一闪,就朝着数万里之外,一个灵气充盈的蓝色星辰遁去。

          果然,刚刚靠近星辰,黎长生便现这颗星辰之外竟然有一个奇大无比的法阵护着,就如九鼎界外的天罡离火层,端是奇特,可以不断吸收星辰旋转之力,云雾风啸之能,转化为法阵之力,无需庞大的灵石维持法阵,只不过威能是万万不能和天罡离火层相比。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