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0章 夜场领舞的能耐(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桑昆和札木合只求此行能一击而中,j乎将所有的主力兵力尽数调动了起来,在营外集结,除了外圈寻岗的哨兵之外,就只留下些散兵f孺看守牲口珠宝,程灵素他们又在营中的偏僻之处,因此倒也没什么人注意到这里的情况。最快最全最好看最清爽小说站:小说1234

          程灵素眉头微蹙,心里不禁有些疑h。既然札木合有意要将拖雷当做最后的杀手锏,又岂会就安排了两个看守的军士?

          欧shubaoinfoy克好像猜到了她的心思:“有我在这里守着,又何须其他人?”

          这倒是句实话,看守人质,未必就是人多就有用。再说了,多一个人看守人质,就意味着少一个人上阵打仗,像欧shubaoinfoy克这样的武林高手,在排兵布阵的战场上未必能影响大局,但若是看守个把人质……以他的功夫,哪怕打盹的时候,若非绝顶的高手,也决计难以在他的眼p子底下将人救走都市堕天使。

          昨夜他认出拖雷就是那在帐外和程灵素说话之人,料到她必定会想法来救,便故意自己请命看管人质,又寻了个借口将四周留守的兵将尽数赶开,引程灵素露面。

          而程灵素却从他这句话里听出了别的内容:“你是完颜洪烈的人?”

          欧shubaoinfoy克先是一愣,随即哈哈一笑,折扇轻摇:“姑娘确实聪明,一点就通。在下受大金国六王爷重金礼聘,初次从西域东来,本以为是到个荒蛮之地,却不想头一日便遇到了这么灵秀聪慧的姑娘,当真是不虚此行。”

          他一句话又绕回到程灵素身上,一番连夸带捧,而程灵素却抿住了唇不接话。

          “怎么样?这回遇上我,可还有梅超风来帮你?”欧shubaoinfoy克就像全没看到挡在两人中间的拖雷一样,朝旁边缓缓踱了两步,意有所指,“要不,我替你出个主意?”

          “又想我拜你为师?”程灵素冷然一笑,目中尽是不屑。她前世师从毒手y王,对这个悉心教导自己,又养育自己长大的恩师极为敬重。哪怕现在莫名地重生一世,她始终还是认定自己是毒手y王的传人。出生变了,样貌变了,这师门却是万万不愿改变的,更别说这欧shubaoinfoy克神se轻佻,举止无度,显然就没安什么好心,这拜师一说也不止字面如此简单。

          “拜我为师有什么不好?跟着我锦衣玉食,白驼山上更是要什么有什么,不比你在这大漠里吹风要好得多么?”

          程灵素沉下脸se,不愈与他再闲扯,在拖雷肩上拍了拍,从他背后走出来,凝目不语。

          欧shubaoinfoy克自成年以来,房中姬妾无数,他除了习武脸毒之外,也会教她们学些武功,方便在江湖上行走。因此,这些姬妾又算得上是他的nv弟子,“公子师父”这一称呼也是某日寻乐之余姬妾们暇想出来的花样,既叫师父,又称公子,以讨他的欢心。

          他自身武功高强,容貌俊朗,举止潇洒,又极懂得t察nv子的心意,再加上白驼山的少主这一身份,这些年来到他手里的nv子,哪怕最先是被强行掳劫到西域的,也会为他的风采所摄,最终对他心生ai慕之情,心甘情愿做他的姬妾。见多了千方百计要讨他欢心的nv子,还不曾遇到过程灵素这般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清冷的x子。更难得的是,一个这样x子的少nv,居然还是个使毒的行家!如此一来,欧shubaoinfoy克一贯自负骄傲,原本的心思里又多加了j分好胜心,更想将这个少nv带回白驼山去。

          此时,见程灵素摆出了一副明知不敌还想要y拼的样子,欧shubaoinfoy克连忙笑着摇头:“我欧shubaoinfoy克行事,从不喜用强,你既然不想拜师,那就不拜,我们来做个j易,可好?”

          “什么j易?”程灵素暗暗警惕。

          “相识到现在,我可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欧shubaoinfoy克收了折扇,走近一步,向拖雷的方向指了一指,“告诉我你叫什么,我就当没见过他。”

          “名字?”程灵素愣了一愣。

          她没想到欧shubaoinfoy克居然摆了个那么好的要挟机会却提了个如此容易的条件。却哪知这是欧shubaoinfoy克久历花丛,深知yu擒故纵的道理,此时他若是提了什么太过的条件,反而会适得其反地激起程灵素百般反抗,不如温水煮青蛙,更能在不知不觉中让对方放下戒心。

          “这个提议如何?”欧shubaoinfoy克冲她眨眨眼。

          程灵素挑了挑眉梢,换了蒙古话:“华筝。”

          欧shubaoinfoy克对蒙古话一字不懂,但这j个音节他那日在程灵素帐中之时曾听到拖雷在帐外叫过,料来应该是程灵素的名字不错,于是依着她的口音,一遍fanwai一遍fanwai地跟着念:“华筝……华筝……”他头一次说蒙古话,竟是发音既准,次序丝毫不乱星际大头兵。

          反反复复一开一合的薄唇上还残留着微微上扬的弧度,眉宇间却慢慢褪去之前的轻浮,那个名字被他放在唇齿间来回咀嚼,却听不出半点亵渎之意,英挺俊朗的面目上一派认真的神se,好像虔诚的牧民在诵念献给天神的祝祷。

          纵然程灵素是故意用了这个本就不属于自己的蒙古名字,但她毕竟顶了这个名字十年,再淡然,此时脸上也不禁微微一红。

          拖雷诧异之极,他不懂汉语,不知程灵素跟欧shubaoinfoy克之间说了一番什么言语,竟然让这个拦住他们不安好心的汉人开口说起了蒙古话,还一直不断地在叫华筝的名字。至于程灵素开口说汉语一事,刚一听到他还愣了一下,但随即又想到自家这个m子和郭靖自y关系就好,也就马上自然而然地将这由头推到了郭靖身上,只当她这汉语是和郭靖学的。

          他心里挂念着谋害铁木真的y谋,眼角还瞥到远处有j个兵士模样的人似乎在往他们这里张望。当下不想再多耽搁,俯身拾起晕在地上的军士别在腰力的刀,拉住程灵素的手,用力摇了摇:“我挡住他,你先走。回去告诉爹爹,千万不要到王罕营中来。”

          “他要你走?”欧shubaoinfoy克虽然没听懂拖雷的话,但从他的动作上也猜到了他的意图,目光在他拉着程灵素的手上打了个转,脸上的笑意冷了一下,眼里又带上了那轻挑之意。身形一晃,拖雷只觉得眼前一花,紧接着手上的刀背似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一g巨力沿着刀刃反激了上来,再也拿捏不住,手一松,单刀呼的一下脱手飞出。

          单刀在初升的y光下划了一道森寒的冷光,直到势尽,方才落了下来,斜斜cha入他们脚边,刀柄微微震颤,刀刃摇曳,寒光森然。拖雷原本握刀的右手已是虎fuguodupro口迸裂,鲜血长流。而j乎与此同时,他另一边的肩膀上一麻,拉着程灵素的那只手顿时松了开来。

          程灵素虽然也一直防备着欧shubaoinfoy克动手,可却没料到见他的动作竟如此之快。但觉眼前白影晃动,再要出手阻拦,已是来不及。只能手腕一翻,将方才刺晕那两名军士的银针在腕间一横。

          欧shubaoinfoy克扇击刀背,震慑拖雷之后,本想顺手去抓程灵素的手腕,将她拖到自己怀中。却不想程灵素料先一步,将银针放到了自己的手腕边上,若欧shubaoinfoy克这一把握实了,便等于是自己把手掌送到了针尖上。

          以欧shubaoinfoy克的武功,他要留下这两兄m根本不需要如此突施偷袭。但他素来自命风流,做惯了偷香窃玉之事,明知伸手就可擒到,却偏要尽情戏弄一番,看看程灵素花容失se的样子,犹如恶猫捕鼠,故意擒之又纵,纵之又擒地玩乐一般。岂知手指堪堪就要碰到她的手腕,忽觉微微刺痛,眼角看见微弱的银光一闪,这才察觉到那根银针。

          亏得他只是存心轻薄,并非要想伤人,这一抓未用全力,急忙收势,足尖在地上一点,整个人飘然退后。

          “这就是你所说的当没见过他?”程灵素一把拉住又要往前冲的拖雷,清亮的声音里怒shubaojie气难抑,一张白皙细腻得全然不像c原nv子的脸庞涌起一阵红晕,犹如精致的红玉一般。

          程灵素在欧shubaoinfoy克面前时,哪怕沉下脸se都是淡淡的,薄怒shubaojie难见。欧shubaoinfoy克平日里不是没见过清高淡漠的nv子,可他识得程灵素还没多久,却无形中总觉得这少nv好似浑然不将这世间万物放在心上,这和因胆se与武功俱臻上乘所生的定力又有所不同,仿佛是一种天生的疏离之感。

          欧shubaoinfoy克只道她生x如此,不想此时一阵急怒shubaojie,竟忽然露出如此生动的神se来,好像一副上好的水墨之作陡然生出了绚丽的颜se,一双眼睛瞪起,眼波中竟似精光湛然,虽然年纪y小,但这番质问倒是说得凛然生威。

          实际上,别说是欧shubaoinfoy克,就连和她一起长大的拖雷,也不曾见过她这样的神se,一时被吓了一跳,不由怔怔地立在那里,之前想和欧shubaoinfoy克拼命的那g冲动也不知飞到了哪里去……

          作者有话要说:灵素发威喵~过欧shubaoinfoy克是枚死p赖脸滴小毒物~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