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4 醋了(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如故想到那封信,问道:“我二叔前往婉城,是朝廷的意思,还是他自己?”

          “北皇不知道都督带兵前往婉城的事。{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文字搬运工。-”

          既然不是朝廷的命令,就是二叔和凤瑶私下的协议,如故冷笑,“那就是他自找的。”

          云末眼底闪过一抹意外。

          如故她忘不了那些刽子手屠杀婉城百姓的残忍场景。

          “话虽然如此,但只怕靖王爷会受到牵连。”

          如故慢慢抿紧了唇。

          是凤瑶写信给二叔,二叔才会私自带兵前往婉城。

          二叔千错万错,但都因凤瑶而起。

          不知父亲知道这件事,会怎么想,怎么做?

          云末平静地接着道:“另外,北朝大军去了丰城。”

          如故猛地抬眼,看向云末。

          如故没能掩饰的紧张落在云末眼中,云末问道:“郡主怎么了?”

          “结果呢?”如故顾不上掩饰,她想知道那个人在丰城的根基怎么样了,而丰城的百姓,又怎么样了。

          她害怕因为她,给丰城带来另一场惨无人道的屠杀。

          “北朝大军几乎把丰城翻了个,都没能找到有关地宫的任何线索。”

          如故怔了一下,“那丰城百姓呢?”

          “丰城虽然紧靠北朝,但终究是越国的领土,北朝军不敢为难百姓。”

          “如果是越国的人马到了呢?”

          “丰城百姓几经动荡,已经知道怎么自保,郡主无需担心。”

          “你怎么知道?”

          “云末曾经是越皇身边的谋士。”

          如故从三顺那里知道,母亲越真还是储女的时候,云末就在她身边,母亲在云末的协助下,从无权的傀儡储女坐上越皇的位置,拥有今日可以与国师对持,让太上皇顾忌的权势。

          这样的人熟悉的不仅仅是局势,还有人心。

          他能说这样的话,绝不仅仅是一句安慰的话那么简单,而是对局势的分析和弄权者心思的揣摩。

          如故沉默,丰城是越国的城池,殇王在越国的眼皮底下潜伏着大股暗势力,滴水不漏,他是怎么做到的?

          “郡主很在意丰城的百姓?”

          “我只是不愿因为我的任性,血染丰城。”

          “郡主和以前不同了。”他的眼黑得象化不去的墨汁。

          如故苦笑了一下,亲眼目睹了那样残忍的屠杀,怎么可能没有一丝改变。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就算他曾是母亲身边的谋士,但他已经不要母亲身边,这些事情,他不应该知道的这么清楚。

          他从袖子里取出一本装订得很好的书册。

          如故迷惑接过,翻开来一看,眼睛瞬间大睁,飞快地连翻了几页。

          这本厚厚的书册,记录着她被劫持期间除了那一晚的事以外的所有事情,包括生活琐事,细致她和每一个人的对话,都一字不漏得记录下来。

          就连她和殇王在床上的那些动静,对方都以一个听墙角的身份,把殇王对她的各种抱,各种压,各种肌肤之亲,但又怎么嘎然而止都描写得活色生香,比如故以前看过的a片还让人想入非非,荡人心魂,重要的是还真实……

          如故偷看云末,云末面色平静,但她敢说他全看过了,倔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挖个坑把他给埋了。

          “这是哪来的?”

          “未必知给的。”

          如故眼角抽了抽,感情这个就是钱小开说的值五千金的消息。

          能在敌方的核心里,做到这样精确的窃听,如果放在现代的军事中,就不是五千两黄金的价,而是无价。

          只是这些内容太囧了。

          “五千金就买这么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故一想到欠的那笔巨债,痛得心肝都在颤。

          “我们买的是郡主的安康。”他的视线落在她肩膀上,仿佛他的视线能透过她的肩膀,看见她后痛上的伤。

          如故后背蓦地僵住,手指轻敲书册,从记录事迹来看,未必知是从他们离开丰城以后跟上来的,离开丰城以后,禽兽再怎么胡来,硬是没有对她做出过火的事,难道是察觉到未必知在附近,所以才刻意隐忍?

          “这东西还有谁看见过?”

          “目前只有云末,郡主想灭口的话,不难。”

          如故被呛得一阵咳。

          “郡主怕这东西流露出去,是怕难为情,还是怕暴露了殇王的行踪?”

          如故嘴角抽出一丝似笑非笑,狐狸再怎么伪装还是狐狸,处处不忘揣摩人心。

          “我儿时的那场大病,你知道多少?”

          “郡主醒来后的事,云末无一不知。”

          “那醒来之前的事呢?”

          云末沉默。

          如故追问,“你知道不知道,我醒来以前,生活在哪里?”

          “在丰城,由凤亲王照料。”

          “丰城之前呢?”

          云末再次沉默。

          “不知道?”如故逼视着他的眼睛。

          “郡主失忆,过去的事也就被揭了过去,无人追究。”云末平静地迎视她咄咄逼人的目光。

          如故嘴角露出一抹讥诮冷笑。

          极品女对她的过去自然一无所知,醒来后只能装失忆。

          “在麻婆村,由忠仆老妪和一个叫小郎的男孩抚养。”

          “你……全记起了?”云末犹豫开口。

          如故苦笑,虽然恢复了不少记忆,但真正重要的,却想不起来,包括小郎的长相,自嘲一笑,“这些,越皇都知道,是吗?”

          凤承武利用她抓到小郎,对她和小郎的关系再清楚不过,他知道,身为越皇的母亲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小郎和他母亲被吊在城门上失踪,他们一定会怀疑小郎还活着。

          如故甚至怀疑,母亲给她这样的宠爱,是为了引诱小郎现身。

          既然在母亲那儿已经不是秘密的事,她何必装作不知道?

          “是。”云末薄唇轻启,回答得干干脆脆,没有半点含糊。点燃蜡烛,拿过如故手中的书册,放到火上点燃,“不过,那些陈年旧事,郡主还是不记得的好。”

          如故沉默。

          她儿时的事,涉及到太多的人和事。

          一旦被揭出来,不知要掀起怎么样的一场血雨腥风。

          在她没有能力独自对付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继续装疯卖傻。

          一队人马急驶而来,拦住去路。

          萧越骑着高头大马,领着一队亲兵,威风凛凛地立在马车前。

          云末轻飘飘地睨了如故一眼,“郡主的客人到了。”

          萧越一身寻常的箭服,却掩不去他在杀场上浸泡出来的凛凛杀气,让如故想到了浴血城头的殇王。

          那禽兽把她卖一亿金,她的价值是不是已经到头,他们是不是该老死不相往来了?

          她虽然气他,恨他,但想到从此各走天涯,再见之时,却会是弱肉强食的强者之争。

          败--失去一切,而胜--看着伤痕累累的对方,恐怕最痛还是自己。

          如故深吸了口气,抛开这过早的忧虑,瞥了萧越一眼,脸就垮了下来。

          好你个萧越,姑奶奶有难,你出点力,还要狮子大张口,收她一千金,太没意气。

          萧越板着脸直接跃过云末,看向车里的如故,“你还好吧?”

          如故撇嘴,“托太子的福,我好得很。”他出趟兵就一千多两金。

          “好说。”萧越也不客气。

          “如果你那些人食宿由太子自理,我会更好。”

          萧越哑然失笑,“你还真是走到哪儿,脸丢到哪儿。”

          “脸值几个钱啊?你的兵接我一趟就是一千金。”

          他不过是带着人跑一趟路,除了路上食宿,也没别的开销,一路上住最好的店,吃最好的饭菜,一千两银子都撑死了他,还一千金,他这是典型的落石下井,借机发横材。

          萧越不好当着属下的面,和她计较争吵。

          轻咳了一声,“你下来。”

          “干嘛?”如故坐着不动。

          “我们谈谈。”

          “没心情。”欠了一屁股的债,其中一千金还是被他敲诈的,谁还有心情跟他瞎扯。

          “临安。”萧越皱眉,压低声音,“下来。”

          “都说没心情了,太子有事,急的话,就这么说,不急的话,改天再说。”

          萧越瞟了云末一眼,后者没有任何回避的意思,有些不喜,但见如故冷冷淡淡,心里有又些着急,放低身段,耐着性子,问道:“你要怎么样?”

          “把那一千六百五十两给我。”

          萧越再好的性子,也被气得笑了,“脸可以不要,道理不能不讲,是不?”

          她没事玩离家出走,捅出这么大的漏子,还好意思嚣张。

          “我向来脸皮厚加不讲道理,你又不是才知道。”如故面不改色。

          萧越被她噎得差点吐血,看了如故身边的云末一眼。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