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他久久都舍不得出來,直到最后才满是眷恋的抽身而出,翻了个身躺在一旁……

          疯狂的将他淹沒……

          他有着满心的爱恋以及满心的惆怅……

          在彼此都藏了一分小心翼翼的心思和期待过后,又做了那种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后,两人都久久不语……

          他的手,探出,将她赤果绝美的娇躯拽入怀中,大掌在她的后背轻一下重一下的安抚着。

          她趴在他的怀里,动也不动,极其乖巧。

          这一刻两人之间亲密又安静,恬淡又温和,她沒了往日的倔强和锋芒,他敛了自身的嚣张和狂妄……

          气氛,安静到令人沉沦。

          甚至于,这时候的伏宸羲,沒有如以前那样,在她快疯掉的时候马不停蹄地一遍遍压榨她……

          她轻轻地哼了哼,瞬间想了很多事情。

          据说,男人都容易被吹枕边风的,他们刚做了一遍。

          而且现在的伏宸羲又这么的乖巧,那是不是意味着,她有机会问一些比较强悍的问題。

          于是,本着这种在床上完全不怕死的精神,花未眠装出一副妖媚的样子道“夫君,你好厉害哦!”

          伏宸羲嘴角扯了扯。

          但是却诡异地不讨厌这女人如此做作的讨好,不仅如此,他还很享受。

          好吧!

          他素來口味奇特!

          但是他也清楚,死女人必然是有求于他的,要不然不会如此放低身段地撒娇卖俏,他这时候被取悦了,自然是什么都纵着她的,他几乎是淡淡地笑了笑,道“说吧,什么事?”

          花未眠看着他轻轻勾起的唇角,格外的开心,看來这一招很有用,她继续媚笑道“夫君,你为什么把奴家从魔界抢回來啊,咱们之间的关系,其实,也就是那么深入浅出的几回而已?”

          深入浅出的几回……

          他的唇角诡异地扯动了几下。

          原來,他们之间的关系真的仅仅局限于床上么!

          可是,这也不能怪她,是他开得头,在伏羲墓中一场肆无忌惮的索要,他们之间的关系从一开始便是性……爱!

          本來,这也沒什么的!

          他征服她就是了!

          可关键是,他还沒征服她,居然就被征服了……怒……

          他转头看她,女子侧躺在自己怀里,情……欲过后的小脸,荡漾着一种水润光泽,她满脸娇媚的笑意,笑意吟吟地望着自己。

          他突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因为他喜欢她!

          这个该死的借口真心又矫情又沒出息!

          她会嘲笑他的吧,她会满脸鄙夷的吧……

          因为她那般的不在乎,那般地恨自己,他想起曾经他将她压在身下,她眼底恨恨的幽光,想起她将自己推给叶湘翎的时候那不屑的笑容……

          他瞬间沒有了任何勇气。

          表白这种事情,绝对不是伏爷的style!

          “原因?呵,你好歹也是本王的王妃,你被抢走了,本王的面子往哪搁啊!”

          他冷声回了一句,顿时说不出的烦躁。

          在这种烦躁的情绪之中,又渐渐地复苏了!

          该死的,他真不想跟死女人谈这种东西。

          虽然很虚假……

          但虚假总好过现实的隔阂!

          他眼底微微闪烁了下,捏着花未眠的身体,力气又大了几分,那手沿着背部滑向那两团腻雪,轻轻地揉捏着,那意思很明显,他又想要了!

          “就因为这个么?”

          花未眠本能地问道,问出來就后悔了。

          可不问又不甘心啊!

          他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救她,若是沒有一点点的喜欢,她情何以堪!

          可是,如伏宸羲这样自大的男人,会懂喜欢么?

          或许,自始至终,她都是他心爱的玩具,玩具被抢走了,他自然大雷霆要抢回來。

          “唔,还有,我喜欢你……”

          她瞬间满心雀跃,正想说一句“我也喜欢你”來着,伏宸羲又慢吞吞地加了三个字,“……的身体!”

          她顿时间满心荒凉。

          身体嘛……只是因为身体的缘故嘛……

          可是,男人和女人,那种事情,本來就不一样的。以他的身份,以他的样貌,以他的能力,随时都可以找到替代品,那女人比她漂亮,比她会讨好他,甚至,有着比她漫长太多太多的青春……

          她会变老,而他会对她不再有新鲜感!

          “哈哈!”

          伏宸羲陡然狂笑开來,成功捉弄了一把花未眠,显然极其开心的样子“你不会以为爷喜欢你吧!好笑,就凭你!爷只是对你的身体食髓知味而已!想着帝弑天以后每天跟爷一样上你就有点不爽!你是爷的女人,爷就算不要了,也不准别人碰!”

          嚣张,狂妄,霸道,冷酷,绝情,不可一世……

          这才是真正的伏宸羲。

          花未眠也跟着笑了起來,虽然她知道自己跟着笑很傻,但除了微笑,她还能用什么表情來面对!

          她甚至该庆幸伏宸羲喜欢自己的身体,要不然,她现在早已经魂飞魄散了。

          她有一点点的心痛,又觉得这个结果理所当然,心底那丁点大的念想终于是断了的!

          她想,这样就很好了!

          他们之间,本來,除了,就不该有太多的纠缠。

          可,这个温暖的怀抱,为何她却眷恋上了。

          而伏宸羲,那样骂了一通,心底却空荡荡的,像是漏风了似的难受。

          他迫切地需要什么來掩饰自己这种悲凉的感觉。

          他需要刺激,而的欢爱,显然很刺激。

          他一个翻身,又压了上去,手开始粗鲁地揉捏花未眠娇嫩的身体,他想,他是真的恨她的,因为那一念,他真的想把她直接捏死算了,省得她继续折磨他……

          可下手的时候,却又藏了温柔,于是,缠绵悱恻……

          他扬了扬不羁的唇角,眼底一派纨绔子弟的浪荡“想那么多干嘛,及时行乐才对!”

          他说得一本正经,像是在安慰她,更像是在安抚自己。

          她在他身下娇笑魅惑,修行过媚术的女子,永远懂得,怎样的笑容才最惊心动魄,伏宸羲明显一呆,花未眠已然笑问道“你真的很喜欢我的身体吗?”

          他僵了僵,明白她问得是身体,而不是她这个人,于是笑容浮艳又轻佻地回了一句“小妖精,我真是爱极了你的身体,真紧,每次我都觉得自己会被你夹断。所以,來吧,让我死在你的身体里吧!”

          他知道怎样的话语才叫毒,更知道怎样的话语才叫浪。

          男女之间床上的,是最沒底线也不需要有底线的,本來就是那样,逃不开的四个字,男欢女爱!

          花未眠勾唇轻笑“我在上面!”

          伏宸羲顿时被瞬杀!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