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恶魔第162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她知道我的行为是对她的疼爱。

          “回去准备一下吧,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见识见识那什么钻石神殿!”我拍了拍艾碧卡公主的小脸微笑道:“这些东西……你可以叫人来搬走。”

          艾碧卡公主摇了摇头:“才不要,在你这里我才放心呢!”

          看着她的模样,我不禁失笑摇头,这小妮子……

          送走了艾碧卡公主,还没等我喘口气,寇夜雪就又到了。

          “王麟……”一见到我,寇夜雪的脸就通红。\\

          一见到寇夜雪,我不自禁的就想到了那柔滑的肌肤……

          “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轻车熟路的将寇夜雪抱进了怀中,额头和她抵在一起,轻声的问道。

          寇夜雪努力的挣扎了一下:“黄金宝石教会给我来了请柬……”

          我不禁一愣,随即恍然大悟。凯雷扎家族现在在黄金大陆上,那也是第一流的势力了,黄金宝石教会,怎么会落下这样一个势力呢?

          “怎么?”我嗅着她身上的女儿香气,一时间也不愿多想,只沉醉在这片馨香中。

          “这个……”寇夜雪被我的动作搞的浑身都软了,声音更是如同滴水一般的柔腻:“我能请您和我一起去吗?”

          轻轻点了点头,我放下了寇夜雪:“自然,我们一起去见识见识这修建了五十八年的神殿!”

          通过通讯卡联络上了狼王和八井真符,我心情舒畅下,声音也轻快了几分:“狼王、八井真符!”

          这两个家伙这些天正在折腾那些魁北克王国的士兵,玩得很是开心,现在接到了我的通讯。\\\\\竟然有点爱理不理的:“干嘛,我们忙着呢!”

          “有这样一个地方。”我的声音中充满了诱惑:“它的墙壁是黄金铸造。地面由美玉铺成,花朵是完美地宝石。”

          “别扯淡了!”狼王的很不客气:“你做吗?”

          “那你想不想去见识见识这样地地方?”我的声音中充满了调侃。

          狼王沉默了下来,好半天才认真道:“王麟,要战斗了吗?”

          我不禁无语。狼王这家伙都在想什么?可是再仔细回想,我这才现,我刚才的声音中,分明就是充满了战斗的渴望!

          是啊,重峦叠翠,就在那钻石神殿中。我和狼王说话间想地不就是那把酒壶重峦叠翠吗?那么,那种欣喜也就是自然的了。

          “或许要战斗,可是你放心,在这里,只要不动用某些力量,我们就是天!”我的声音充满了邪恶。“而你和八井真符,在这里就是最强大的高手。在黄金大陆,你们就是来度假的,在这里没有人会是你们的对手。”我坦白地告诉了狼王。此行可能会生冲突。

          毕竟。有些时候,还是需要他们出手的。只是……我没有告诉他。如果好多黄金骑士联手的话,他狼王也可能会灰头土脸。

          至少。我的时空守序之眼就曾看到了,只是我改变了这种展的可能而已。

          三天后。到了出的日子了。

          狼王和八井真符也终于出现了。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折腾,狼王的形象自不必说,就连八井真符的身上,也多了几分军人地味道。

          狼王依旧是那样子,不过吞食过龙地心脏的他,现在更显威势。而八井真符则依旧是那老样子,只是顾盼间很有些铁血地味道,和他以前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

          恩,军队还当真是一个大熔炉啊!

          宁骜和蒙寒两人集合起了魔兽骑兵团,狼王和八井真符两人竟然想要和军队一起骑乘魔兽前进,说是要感受什么骑兵突击地滋味……

          我没理会他们,凯雷德越野车早就从空间卡中取出,现在正由李丽丝驾驶着,而关玲则陪在李丽丝的身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拉着艾碧卡公主和寇夜雪一起钻到了车里,那黄金做墙、宝石为花、美玉为地地神殿,我来了!

          还有那重峦叠翠,我来了!

          钻石神殿很远。虽然我动用神力直接到达哪里的话,无论是黑暗诸神还是黄金大陆上的土著神都不会有意见,可是我还是选择了一路慢慢走过去。

          因为我需要时间来让自己冷静,去思考这所有的一切。

          黑暗诸神为什么要考验我?他们到底想要得到什么?连黑暗诸神都无法控制的愿望树,他们却表示在我通过考验后将交给我,这实在不叫我不心生疑窦。

          先不说别的,也不说我能不能控制那愿望树,光是黑暗诸神不能掌控它,这就已经明显的告诉我,这愿望树是一个级神器。我甚至会觉得,它的级别和圣祖盘古的斧子同级了。

          当然,这仅仅是我的胡思乱想而已,这愿望树再强横神奇,也不可能和圣祖盘古那开天辟地的斧子相比。

          浩浩荡荡的队伍行走在路上,我忽然理解了当初地球上楚霸王项羽了,锦衣夜行果然是让人很不爽的事啊。只是……那些羡慕的眼光的主人,要是换成了神的话,那就更令人开心了。

          一路上,李丽丝和关玲两人很聪明乖巧的没有当电灯泡。李丽丝如此乖巧还可以理解,可是关玲那丫头为什么也变得这样乖呢?这实在是一个叫人奇怪的问题。

          七十六

          左手搂着艾碧卡公主,右手抱着寇夜雪族长,我这一刻深深理解了什么叫做齐人之福、什么叫做左拥右抱,这种感觉……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爽,两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很爽!尤其是两个美女争相献媚的模样,更是叫人心醉。

          “温柔乡是英雄冢……”我口中喃喃的告诫着自己,却还是沉醉在这一片水一样的温柔中。

          不是我愿意如此沉沦,而是每当我一个人安静下来无所事事的时候,总会想起一个人来。曾经说过的话、这里的凄美传说,还有那雕像下的一行字,都让我的心疼痛无比。只有在危机中,或者是邪恶的沉沦里,我才能暂时的忘记这一切。

          路途虽然遥远,可是毕竟还是有终点。远远的,我看到了一片辉煌灿烂的彩色光芒,艾碧卡公主一下兴奋了起来,伸手指着那片光芒说道:“钻石神殿就在前面!”

          我甩甩头,将所有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抛开了,这一刻,我开始迎接挑战。

          那片辉煌灿烂的彩色光芒,是阳光照耀在钻石神殿的黄金墙壁、美玉地面和宝石花朵上衍射出来的,看上去说不出的壮观。

          就在那一片壮观的光芒里,我知道我此行的目标就在那里。

          一路上我也遇到了不少的车队,每一支车队都是鲜衣怒马,很显然都是来参加钻石神殿地开幕典礼的。\\能参加钻石神殿的开幕典礼。他们的身份地位自然不低。不过和我比起来,他们就显得有些失色了。

          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拥有如此壮观的扈从队伍。

          一万多的魔兽骑兵团,光是他们坐下地魔兽赤炎虎就堪比黄金大陆上的黄金级别强者了,就更不说那些骑兵了。这些骑兵或许在天堂、恶魔上不算什么,可是在这黄金大陆上。拥有天堂之书和高级别武技卡的他们,是远黄金级强者的人。

          一万实力堪比黄金级别强者地坐骑、一万越了黄金级别的骑兵,还有几个看不出深浅地军队领……这样的扈从队伍,黄金大陆上谁能拥有?

          当那些队伍看到了我乘坐的那辆凯雷德越野车上挂出的凯雷扎家族和魁北克帝国的两个徽记时。他们都很明智地选择了避让。

          不过片刻工夫,就到了钻石神殿的门口。虽然见多了辉煌地神殿。可是在凡人世界居然能有这样辉煌奢华的建筑,也是让我赞不绝口。要知道,一切低级神的神殿,甚至还不如眼前这一座呢!

          看来,我来得还是比较早的。\\宁骜和蒙寒两人不用人吩咐的。第一时间就率领亲卫冲到了钻石神殿的门口,悍然接管了钻石神殿的防御工作。

          不是那些护殿武士不作为。实在是宁骜和蒙寒两人懒得废话,直接展露了神的威压。这些护殿武士的修为再高也无法和神对抗,如果不是我嘱咐过这两家伙收敛一些不要乱来,只怕宁骜和蒙寒会直接展露最高威压,将这些武士直接吓死。

          即使是这样,那些护殿武士依旧战战兢兢的不敢抬头,修为低一些地,甚至已经跪倒在了地上。

          虽然显得有些混乱,却是一片地寂静,场面说不出的诡异。我慢条斯理地下了车。抬头看着面前用黄金打造的大门时。一个老头匆匆的从神殿里走了出来:“原来是魁北克帝国的驸马大人到了,当真是有失远迎啊!”

          我饶有兴致的抬头打量着那说话的老人。只见他一身雪白的长袍,说不出的素净。头上戴着一顶高高的帽子,一张脸圆圆的红润之极,颌下飘着一把雪白的胡须,加上他手中握着的权杖,倒也满有上位者的威严。

          “这位老先生……”我歪着头看了看这老头,疑惑的说道。

          “鄙人乃是黄金宝石教会的神官穆雷卡,负责主持钻石神殿的开幕典礼。\\\”穆雷卡声音很是柔和,非常符合我心中神棍的标准:“王麟阁下一路风尘,当真是辛苦了!”黄金宝石教会是黄金大陆最大的教会,知道我在黄金大陆上干的事也不足为奇。那穆雷卡对我如此恭敬,我倒也不好削了人家的面子,当下微笑道:“我这几个侍从啊,就是喜欢小题大做,到真是逾越了!”

          穆雷卡人老成精,只哈哈一笑:“没关系、没关系!我们黄金宝石教会和其他的教会不同,以和为贵嘛!”

          这话说的我有些莫名其妙,不过人家表现出了风度,我也不能太小气,回头假意责骂了宁骜和蒙寒几句,让他们率领魔兽骑兵团到外面扎营呆着去。

          见我给了面子,穆雷卡更是开心了几分,恭恭敬敬的将我迎了进去。在进门前,我无意回头,却看到了那些跟在我后面到达的那些车队的人们,个个都长大了嘴巴,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那穆雷卡自我介绍说是神官,还能主持这样一座神殿的开幕典礼,这职位想必一定是低不了。这样的高层人物亲自迎接我,自然让别人羡慕不已。

          进了大门,钻石神殿内的一切真正震撼了每一个人,当然,也仅仅是每一个“人”而已。\\\\\唯一让我很不爽的,是狼王这厮,双眼似乎都放出了光来。看他那样子,肯定是恨不得把这钻石神殿拆碎了搬走。

          不过狼王这样也是可以理解的,当初在恶魔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是一个穷鬼。后来我们成为伙伴,他甚至连买装备地钱都没有。眼下有此表现不足为怪。相比起来,八井真符的表现就可圈可点了,让人不得不赞叹一声,不愧是大家族出来的人。

          很多的地方还没有开放,想必是要等开幕典礼时给世人一个惊喜。不过即使是这样,已经足够让人赞叹了。

          我却是没有注意那精美奢华的装饰。我的眼睛静静地盯在一个人的身上。

          在这偏殿房间中的人并不多,只有五、六个,每个人都是一身奢华至极的打扮,仿佛非如此不足以显示他们地尊贵身份似得。可是其中一人。却是一身简单的麻布长袍,一张长长地瘦削的脸。蔚蓝色的双眼交接仪式。

          这个人的模样好生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

          我轻轻的微笑了起来,是地,这个人我真的是见过,只是他没有见过我而已。\\\

          因为即使是我。也只是用时空守序之眼见过他而已。上一次为了寻找出这个神秘地人物,我动用了时空守序之眼。看到的正是他!

          时空守序之眼看到的洛尔迪尼奥和现在见到的不一样,在时空守序之眼中,我根本没有感觉到什么,可是当真和他面对面了,我却有一种直觉……

          这个人,不简单!

          怎么说,我也是一个神,掌控了好几个大陆世界,甚至已经初步开创了自己的神系、拥有了自己的神国,可是却无法看透眼前的这个传奇商人。

          虽然我清晰的知道。眼前这个家伙仅仅是一个凡人而已。可是却偏偏无法看穿他的底细,这种感觉叫我很是难受。却也无法可想。

          洛尔迪尼奥的眼神在我面上停留了下来,毫不掩饰地仔细打量着我。

          我微微一笑,伸开了双臂,轻巧地转了个圈:“看清楚了吗?”

          也许是听出了我话中隐隐的怒意,洛尔迪尼奥歉意地一笑:“这位想必就是一手扶助凯雷扎家族上位的王麟阁下了?”

          我微微一愣,随即微笑起来。这洛尔迪尼奥号称最富有的商人、传奇的人物,那么知道我所做的一切,那也是理所当然。毕竟我在黄金大陆上的所作所为可是从来没有隐瞒过任何人的,只要稍稍留意就能打听到。

          当凯雷扎家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崛起时,那么我的存在必然被所有的势力知晓。

          洛尔迪尼奥不愧是传奇商人,不过和我略略交谈了几句,立刻就消除了那种陌生的隔阂,变得熟稔了起来。或许这只是他单方面的,但是确实给了我如沐春风的感觉。

          “王麟阁下威名赫赫,今日得以一见,当真是我洛尔迪尼奥的荣幸啊!”洛尔迪尼奥很自来熟的凑到了我身边,拉着我的手说道。

          面对这样裸的恭维,我倒是有点不适应起来,心中却是一动,反正我也打着他手中那把酒壶的主意,既然你送上门来,那我自然也就不要客气了。

          “哪里哪里!洛尔迪尼奥先生可是黄金大陆的传奇人物,今日能见到先生,是王某的荣幸才是!”i别看我在地球上只是个死高中生,说起这些没营养的废话来,我也不遑多让。

          两人打着哈哈,洛尔迪尼奥拉着我的手来到了偏殿外,指着守在门口的宁骜的两个亲卫道:“先生的扈从真是威武雄壮啊!”

          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仰面打了个哈哈:“一般一般,叫先生见笑了!”

          洛尔迪尼奥淡淡一笑,目光却是落在了钻石神殿外宁骜和蒙寒驻扎的军营里:“不知道洛尔迪尼奥能否有幸参观一下王麟阁下的扈从军威?”

          我心中一动,你这可是自己送上门来的……

          “能有洛尔迪尼奥先生光临知道,那才是我这些不成器的手下的荣幸呢!”我大笑了起来,仿佛老朋友一样的和洛尔迪尼奥把臂而行,两人言笑晏晏,外人见了,定然会以为我和他是多少年的老交情了。

          走进了军营,迎面而来的是凛冽军威,虽然我不知道洛尔迪尼奥打的什么主意,但是我肯定的知道,他看上的绝对不是他口中说的什么军威锋锐。

          洛尔迪尼奥,必是别有所图!

          果然,刚进了军营没几步,洛尔迪尼奥就停下了脚步,指着一个骑兵牵着的赤炎虎故作惊讶道:“这是什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