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血燃烧大时代第138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浓浓的眉,甜美大大的眼。小巧挺挺的鼻,粉嫩嘟嘟的嘴,精致细细的脸,连那晶莹剔透的耳朵。也无一不美丽,无一不动人。此女竟然是此前我在香港见过一面的杨薇。

          我非常惊讶,杨薇怎么可能会在这里?看她的模样,看向我的眼里竟然有几许激动。难道这个被我怀疑为穿越者的女孩。竟然对我有着某种情感的牵连?又或者她根本就是个穿越者。前世对我非常熟悉,那她会是谁呢?

          我想了一下不得要领,只得点了点头道,“我是谢少龙。请问你是……”

          一旁。邹杰和王胤豪蓄势待,全身绷得紧紧的,观察着女孩前进的每一个步伐一一看来他们是在计算相互间的距离,然后想把眼前这个,可能是这里主事人的女孩绑架为人质,以帮助我脱险。

          杨薇显然觉察到了两人的异常,向他们摇了摇头,“没用的,在这件事里,我只是无关重要的小角色罢了,你们就算挟持我,也威胁不了任何人。再者据我所知,现场起码有几十名与你们身手旗鼓相当的人混在外面这些人里面,就算你们奋力一搏。也只不过是徒添笑柄而已。另外,现在这里已经被一个强大无比的存在的意识给封锁了,无论你们如何努力。都不可能逃过她地控制……”说到后来,女孩的脸上出现了苦涩的神色。

          “强大地存在……他是谁?”王胤豪闻言心里一动,厉声问道。

          杨薇并没有为王胤豪的厉喝所动,她指着远处的天空道:“看吧。她已经来了。依照她的实力,完全可以驭空飞行,但她不喜欢那种风刀割面地感觉,宁愿坐直升机。”

          我们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的天空,灯光闪烁。马达的轰鸣声清晰地传来,分明是有许多直升飞机正向这里赶来。

          王胤豪和邹杰面色显得非常凝重。因为此刻他们都感觉到了身边瞧显的能量波动。联想到杨薇的话,再加上此刻奇异的感受。在这一瞬间,两人都想到了同一个强大的存在!只有在那个人地面前,他们才会生出如此无力的感觉。

          杨薇没有理会两人。径直走到我地身边,微笑着看着我,“嗨,好久不见了。你现在做得不错啊,才短短的两年时间就异军突起。一跃而成为全球富,完全就是一个商业神话嘛。”

          我有些迟疑地看着她,低声问道:“请问我们此前认识吗?我是指在香港之前,或者说是更早的时候,早到甚至穿越了我们地生命……”

          杨薇默默地点了点头,依旧用那种清澈的目光看着我。

          我的心更乱了一一她会是谁呢?难道是林丹?她不是变心了吗,我永远也忘记不了她带给我的伤害……但是,她为什么也会穿越到这个世界来?难道我逝去后,又生了什么变故吗?

          看见我脸上惊疑中带着愤怒的神情,杨薇叹息了一声。然后一双欺霜赛雪地纤手握住了我的手。把我拉到了一边,见邹杰和王胤豪都皱眉看着天空中越来越近的直升机。无暇顾忌我们,便靠近我耳边轻声道:“实际上我也是直到上个月才完全恢复记忆。几年前我游泳溺水被救回来后,脑子里莫名其妙地多出一些东西,似乎就是我本身的记忆似的,赶也赶不走。后来我漫游世界,将脑子里的东西与现在这个世界相对照。现有许多东西在我脑子里已经生过了。但这个世界正在生或者还没有生,所以我开始感到恐惧。上次在香港见到你,我现对你有一种天生的好感。似乎我们非常熟悉。但是我却确认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你,所以我越地对自己的感觉感到恐惧,对你也生出一种抗拒的感觉。再后来,在澳门我碰上了赌场方面派来的高手,输了个一干二净,而那时你不在,又不好向你的下属借钱。我便只好凭借着脑子里的记忆编写了几部电影剧本来卖。八个月前,我游历到欧洲,那时恰好墨西哥世界杯已经进入了尾声,整个欧洲都弥漫在赌博风暴中。不知道为什么。我脑子里好像有这方面的记忆。所以就投入所有的钱玩了一把,结果幸运地接连押中了剩下来的所有比赛。赢得了高达一千五百多万英镑的奖金。当时由于有你在前面牵扯人们的眼球,所以人们并没有意识到我有问题,我也安安稳稳地领了钱,回美国去了。”我惊疑不定地道,不知道她是不是套我的话,顾左右而言他,“哈哈,你的记忆……你居然可以记得这个世界还没有生的事情,这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异能……”看见杨薇越来越冷的脸,我只好举起了手,“说吧,你到底是谁,还有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你告诉我你所有的秘密,我就把我的秘密告诉你。”

          杨薇苦笑了一下,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道:“半年前,大西洋城突然来了一个赌博高手。横扫了我们家族旗下所有的赌场。我父亲派人去收拾她,没想到数百个全副武装的黑道好手居然不是她一个人的对手,家族的地下势力也为之一清。尤为可怕的是,她所拥有的势力太大了,只一天功夫,大西洋诚的警方就派人查封了我们所有的赌场,就算我父亲去疏通老关系也不行。此后。大西洋城此前所有依附我们家族地黑帮,突然翻了脸,一度我的家人的生命安全都受到了威胁。在这种情况下。对方开出了条件……”

          “什么条件?”我脱口问道。

          “她要我跟她走,成为她研究地对象。”杨薇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我在欧洲博彩的表现被她所知道。她想方设法了解了我的所有事情,现了诸多地疑点,然后她便亲自到美国找我。为了保证家人的安全,我无奈之下答应了她的要求,来到了欧洲的瑞士,在一家研究所里接受包括脑域感应、精神刺激、记忆反溯等试验,终于弄清楚了我所有的秘密……”

          我听了大惊失色,“这么说。那个胁迫你的人,知道你是穿越者了?”

          杨薇苦涩地道。“怎么,你也知道我这个秘密吗?唉,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不断有电磁刺激大脑,并且有专门的仪器使我失去主导意识,并且在失神的情况下说出他们所需要地话题,然后再在我清醒后,一一加以证实。实际上真的很难保留什么秘密。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恢复了对前世所有地记忆……少龙,我知道你,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颤抖着声音道:“你是……你是林丹。”

          杨薇轻轻地点了点头,“是的,我是林丹,又不是林丹一一不过,我承载了林丹的所有记忆。知道我前世就是那个答应了你完成学业后就和你结婚,此后被你深深误会地女孩的一切经历。”

          我表情极为痛苦,面容扭曲地道,“误会?难道我看到的一切,还不足以证明吗?”

          杨薇摇了摇头,叹息道,“有时候亲眼所见,也未必是真的。恋人之间,最需要的就是相互地信任……”

          说到这里,她看见我满脸不信的神情。苦笑了起来:“看来你真的对林丹误会很深。实际上,那段时间林丹真的被公司的总经理派往了上海工作。说是在那里实习三个月。回来后她就是正式的员工。当她实习期满。回家向你报喜的时候,才知道你触电身亡了。那段时间她痛不欲生,后来出现了一个男孩,像你一样认真地呵护她,慢慢地她便开始对他有了好感。但在她行将和他结婚的时候,才知道一切不过是个骗局一一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对卑鄙的父子居然会请来一个非常像林丹的演员来扮演堕落的她,没想到他们会拿那些比过的照片给你看,更想不到,堂堂的金鼎集团的公子哥儿。为了打击情敌居然会这样不择手段……后来她选择了一把火与他们同归于尽……”她指了指脑袋。满脸都是惊惧,“我这里最后的记忆,是一片火海,还有那钻心刺骨的疼痛,可见林丹在生命的最后,是在火海里活生生地烧死的。”

          我听了悚然动容,呆立半天,终于艰难地开口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杨薇苦笑着道:“难道这个时候,你还不相信那个你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孩吗?或许这个世界充满了欺骗,但她是不可能会欺骗你的,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她的父母外,最值得她爱的男人。”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终于放弃了所有的怀疑。不过在面对杨薇的身份的时候我有些迟疑了:“那我现在该叫你杨薇呢,还是叫你林丹?”

          杨薇愣了一下,终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要先说明,由于我有着这一世前十多年的经历。有着独立的人格,所以我是不可能像以前的林丹那样死心塌地地爱上你的。另外,现在你处境艰难,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吧。”

          听了杨薇的话。我这才想起眼前的情况,回过头一看,现原本尚在远处天空的直升机此刻已经降落到了地面。

          王胤豪和邹杰正与一个身着旗袍、面容冷肃的女子对峙着。满脸都是惊惧之色。热血燃烧大时代第四卷巨龙的腾飞第0章杨微?林丹?

          第1章改变的时代全书完

          与邹、王二人对峙的这个女孩有着一张非常标准的古典瓜子脸,略薄柔软的樱唇。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宝石红。坚毅挺直的鼻梁,兼有女性的俏美,还有一丝莫名的英气。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一双眼睛,大而有神。可惜的是此刻里面看不到一丝柔情,反而多了几分凌厉。她的身材完美。长腿细腰。配上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可惜,现在这个堪称绝色的女孩。却无法引起我的任何旖念,反而更多的是一种身不由己的恐惧一一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这个女孩所代表的强横实力。

          “伊小姐。怎么会是你?”

          没错,这个女子便是神鬼莫测的伊清铃,一个自称活了几千年,但容貌却清丽异常的女孩,一个拥有许多和王胤豪、邹杰同等身手的高手的神秘势力的幕后“老祖”,她还坦诚自己掌握了世界经济总量三分之一支配权。对这个世间绝大多数人都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利。

          我在惊惧的同时。扫眼看了下周围。只见在邹杰和王胤豪的身后,一路护送我到这里来的其他保镖,此刻都一脸痛苦地蹲在地上。看来就刚才那一会儿,他们已经吃了伊清铃的暗亏。

          “是我有什么奇怪吗?”

          伊清铃瞥了我一眼,又转头对和她对峙的邹杰和王胤豪道,“看在我们熟识一场的份上。只要你们不反抗,我是不会为难你们的。今天来,我只是要带走谢少龙,不想和你们这些人为难。”

          面对伊清铃身上散出来的无比强大的气势。王胤豪显得很吃力,一张棱角分明地脸涨得通红。他极力平息气息,硬声道:“想要从我手里抢走老板。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王胤豪话音未落,邹杰瞬间跃起。王胤豪配合地在邹杰的脚步推了一下,顿时其飞跃地度再次加快。

          邹杰右手握着一把军刺。以闪电般的度向伊清铃扑了过去。在空气中留下了一道淡淡的残影。

          “自不量力!”

          伊清铃哼了一下,纤手轻轻一扬,邹杰原本虚幻的身体,顿时停滞下来。整个人宛若被重锤击中一般,在空中突然改变方向,比来时更猛地力道向后激射回去。

          王胤豪脸上大变,原本他想凭借着和邹杰的默契。由他分散伊清铃的注意力,再由邹杰偷袭得手。却没想到对方实力如此强横,几乎没有给邹杰任何机会。

          眼见着伙伴倒射回来,王胤豪飞身迎了过去。不过由于劲道太大,两个人依旧像出膛的炮弹一样向远处飞去。

          我惊叫一声,“住手!”随即我现这么叫不妥,连忙又道:“救救他们!”

          伊清铃再次瞥了我一眼,轻哼一声。欺霜赛雪,看起来玲珑可爱纵右手,只是那么轻轻地向后一招,顿时邹、王两人的身形在空中停滞下来,然后突然掉到了地上。

          就在邹杰和王胤豪落地的一刹那,伊清铃右手手指急弹,只听闷哼两声,两人立即晕了过去。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喃喃地道:“太可怕了,这还是人类能拥有的实力吗?”

          伊清铃快步走到我地身边,冷冷地看着我。“其实你也可以叫我神。实际上这个世界上,只有我这么一个存在。一千多年来,这个世界上其他能够威胁到我的人。我都把他们干掉了,所以我绝对是最强大地,你称我为神也不为过。”

          我苦笑着道:“既然你是神仙,为什么还要对我这样的小角色苦苦相逼呢?我记得半年前你才和我说过类似的话,现在怎么又大张旗鼓地对付我起来了?难道你就不能让我过一段舒心地日子吗?”

          “小角色?”伊清铃冷笑了起来,“哈。这可真是天下最可笑的笑话。如果说这个世界新鲜出炉的世界富是个小角色,恐怕所有人都会说我无知。毫不夸张地说,如果再给你几年展的时间,你的经济实力完全有可能达到我现在地高度。如果说你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做到这一步的,我还可以对此置之不理,但显然你不符合这个条件,所以你是我必须清除的对象。一千多年来我都是这么做的,也不在乎多你一个。”

          我听了脸色变得惨白。在伊清铃所变现出来的绝对的强势面前,我突然现我如是如此地渺小,在这一刻,我感到深深的绝望,比这个时代的人多出的二十年,并不能给我带来任何帮助。

          旁边的杨薇脸色惨淡,花容失色地轻轻问了一声,“伊姐姐,你真的要杀死我们吗?”

          伊清铃淡淡地笑了一笑。摸了摸杨薇的娇俏的脸蛋,“如果从一开始就打算杀死你们。我还用如此麻烦吗?就像谢少龙。我只需要派人在他乘坐的客机上安放一枚炸弹,他的尸体恐怕就连一块渣都找不到。”说到这里,她冷冷地看向了我,“只要你答应接受我的考验,你就会有有活下去的机会,否则……”

          我听了精神一振,“什么机会?”

          伊清铃看了看周围,除了我带来的人倒了一地外,其余围在我们周围的密密麻麻的人鸦雀无声,均用尊敬的目光看着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对这种目光非常反感,皱了皱眉头,转头对我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再谈吧。”说完,她纤指轻轻一弹,我还来不及反应。就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现自己置身在一处宽阔的空间里,先映入眼帘的是房间顶部的巴西式开放穹顶。穹窿顶部密密地排着一圈窗洞。里面射出的五彩斑斓的光线,与一排排水晶大吊灯散出的灯光交相辉映,让我的眼睛一时间竟然适应不了这样地光亮。不由自主地再次闭上了眼睛。

          “醒来了吗?”这时我耳边传来一阵忧伤中带着一丝喜欢的悦耳声音。

          我听声音很熟悉。忙虚掩着眼睛看了过去,只见我的私人秘书一一金碧眼地莲娜正担忧地看着我,眼里满是焦虑。

          我非常惊讶。“莲娜,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留你在香港帮我处理集团的事物吗?为什么你会在英国?”

          莲娜看见我醒来。脸上满是振奋,连忙用手轻轻地把我扶坐起来。这时我才现。我躺在一张平坦宽大的沙上,而房间里也不是只有莲娜一个人,包括艾琳、艾薇儿、五凤。以及和我有过肌肤之亲的许晴及李丽真也赫然在房间里。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除了莲娜外,其余地女孩都昏睡不醒。一个个脸上均浮现出甜美的笑容。

          如果不是我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们那均匀的呼吸声,我可能会第一时间跑去过看查探她们的情况了。

          “很好。想不到你这么快就醒来了,可见你的体质非常适合修炼长生术。”这时房间一角的大门突然打开。伊清铃穿着一袭古装,带着同样穿着的杨薇走了进来。

          我惊讶地指着她,“你。你们怎么这样穿着?”说完,我又指着房间道,“请问这里是哪儿,我是不是已经离开英国了?邹杰他们怎么样了?”

          伊清铃走到我的身边。淡淡地笑着道:“原本我就是始皇帝阿房宫里地一名宫女。当然可以这样穿着,而且这也是我最喜欢的穿着打扮,现代地那些服装对我来说反倒有些不习惯。至于这个地方嘛一一你的感觉很不错,这里是瑞士阿尔卑斯山脉中的一处古堡群落,我把其中地几处改造成为了中国式的宫殿。可以说这里是我的私人禁地,一般的人根本就无法进到这里来。至于你的那些手下嘛,暂时都被我关在一个秘密地地方,视你的态度来决定他们的安危。”

          我苦笑了一下,“这么说来,我还应该对你的邀请受宠若惊罗?”

          伊清铃可爱地耸了耸肩,“当然,这里自从建成以来,还从来没有男人来过。”说完,她随意地在我身旁的沙上坐了下去,然后慵懒地看在靠背上,显得十分惬意,而杨薇则乖巧地自觉站到一边。

          莲娜看见伊清铃谈笑自若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噤若寒蝉地低下了头。连一句话也不敢说。

          我有些奇怪莲娜的表现,伊清铃笑着对我道:“怎么?你是不是奇怪,你所熟悉的所有女人都会聚在这里一一哦,不对,还漏掉一个,不过我想那个小姑娘对你而言。只是前世的一个执念,而今生你虽然和她有了婚约,也不过是想圆过去的一个想罢了,并不算是真正的感情。我想就你现在的真实感受而言,这间屋子里的女人恐怕都比那个女孩更值得你重视。”

          我有些恼怒地问道:“你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不管是我与这个房间里的女孩,还是我对王琴的情感,与这件事有什么关联。为什么会把她们给牵连进来?”

          伊清铃一脸嘲讽地看着我。道,“怎么,舍不得她们受苦了?你以为她们靠近你,都是因为你的魅力吗?还不是因为你有利用价值!”

          说完。她娇嫩的手突然伸到我的面前,书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本书稿。“看看,这是什么?”

          我有些莫名其妙地看向了那些书稿,突然脸色变得很难看,因为这几本书,赫然便是我这几年先后写下的对这个时代有着预知的《资本真相》、《大事年鉴》和《历史大观》。其中《资本真相》是我在英国初步奠定事业基础后。第一次亚洲之行所作,还有这本《大事年鉴》和《历史大观》是我对已经生了的事情的一个检索,在一些重大事件后面做了批注,比如在《历史大观》里,我就这样批注戈氏一一他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败家子之一,是一手将苏联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家底败光并导致解体的罪魁祸,一位依靠着奉迎上级风云直上,却又把扶持自己的人彻底打到的两面派,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君子。

          这些书稿都是我无意识写下来地,连我也不知道能用其来做什么。

          原本最初我想秘密印刷这些书稿。并通过悄悄散的形式,引起苏联高层的警醒,对戈氏和其党羽所奉行地所谓新思维运动进行打击。挽救苏联这个红色巨人,以便给中国更多的展空间。但后来知道万塔计划后,我突然又想利用戈氏的无知与贪欲,诱使其犯错误。由我自己来代替万塔,悄悄地纂夺苏联几十年来累积的巨额财富。

          不过,不管如何,这些书我都放在最隐秘地地方,连我的父母也不知道,伊清铃又是从哪里得来的这些手稿呢?

          这时,莲娜突然哭着跪倒在了我的面前。“少爷。莲娜对不起你,这些书稿都是我悄悄拿出来复制的。可是莲娜真的不想啊。他们威胁我,如果我不这么做,他们就会对你和家里人不利。是我不好啊……”

          我一脸震惊地看着莲娜,“怎……怎么可能会是你……你不是……你的来历我都知道,而且你一直和我在一起,为什么会这样?”

          莲娜哭着道:“少爷,我也不知道。甚至我连此前的生命里到底经历地是什么都不明白。不过我知道,我对少爷是真心爱戴的,真地不愿意做任何伤害你的事情。”说完,她紧紧地抱着我的腿,眼里地泪花女泉水般涌出。

          我又气又急,又愤怒又是可怜地看了莲娜一眼。然后转头对伊清铃道:“难道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伊清铃并没有理会我,而是惊讶地看着莲娜,“没想到这个丫头居然会真的对你动情。原本我以为,她对你有好感不过是她被我抹去记忆后,心智衰弱才会被你所趁,但没想到她恢复记忆了反而却对自己真实的人生有了怀疑,宁愿相信我给她输入的记忆是真实地。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看来感情这个东西,真的会让人变得盲目。”

          我愤怒地抓住了她的手。“请你回答我的问题,我不想被人像一个,傻瓜一样戏弄。”

          对于我的反应,伊清铃并没有过激的表现,而是任由我抓住手,正色道:“好吧,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莲娜实际上一直就是在这个地方,是由我一手培训长大的孤女。她去剌杀你,也是我一手安排的,当时我也没想到你会金鳞化龙,一飞冲天。就其时而言只不过是觉得你能够在那么多的复杂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