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血燃烧大时代第139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际关系中游刃有余,并且顺利地拿到特伯乐那个小家伙的继承权,总归是有点能力。而且你年纪那么小,指不定将来会有什么优秀的表现,所以我才会安插人手到你身边。不过为了不让你怀疑,我特地挤压了莲娜的原有记忆于脑域的一角。在她脑海里又植入了一段会让人感动流泪的孤儿院经历。又对她的身手来历进行了编造,并诱使她去伦敦暗杀你……”

          我打断了她的话,冷笑道,“当时的场面可谓是千钧一,如果我被她杀死了怎么办?”

          伊清铃淡然地道:“死了就死了。如果你连被莲娜真实实力的百分之一的攻击也承受不了。那就是一个废物。对于一个废物,这个社会还是少一些好,社会也会因此多一些进步。”

          我愤怒地指着她,“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草菅人命!任何人都拥有生存的权力,不管是谁!”

          伊清铃的脸色变得很冷酷,“是吗?你这样认为的吗?既然你这样认为,那你为什么会对苏联的解体无动于衷?你知不知道,由于苏联的解体,结果那个原本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在凹年代初期的几个冬天饿死了多少人?还是由于这个国家的崩溃,导致了世界进入了单极时代,才有了后来的伊拉克、南联盟、塞尔维亚等国家和地区的流血冲突。间接死亡人数多达上千万。难道这些人就没有生存的权力了吗,你为什么不想着改变历史去拯救他们。难道他们就没有生存的权力了吗?”我听了无力地捧着脸,无力地申辩道:“不是我不想,而是我没有那个能力!”

          伊清铃淡淡一笑,“我看你还是私心杂念多了些吧。你害怕打破历史的进程。对未来失去掌控,你想通过苏联解体来为自己谋取更多的利益。难道你就不害怕你所赚取的钞票上。沾满那些可怜人的鲜血?”

          我使劲地摇了摇头,“不是地,所谓能力越大责任才越大。我的事业才刚刚起步。我为什么要去操那个心?”

          伊清铃扬了扬手里的书,“那么这如何解释?实际上你只需要派人乔装打扮,把这些书散到苏联地民间。那么苏联的高层必然会引起警醒,这样苏联的和平演变就会得到控制,慢慢地扭转整个局势的变化。”

          我苦笑道:“你不懂地,现在整个苏联占据了高层的精英人物,大多已经被这种自由化的思潮腐蚀倒了,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阶层的堕落。就算由我去掌控苏联这个国家,也未必就能扭转大局。”

          伊清铃笑了起来。“所谓事在人为,你不做又怎么知道你做不了呢?好吧。我现在就向你说明了,接下来我给你的任务,就是你必须在两年内爬上苏联的最高层。并把这个国家从危亡中挽救回来。”

          我听了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明白你所质问我的这一切,不过是听了杨薇脑海里关于林丹地记忆才综合出来的对于未来时局地判断,但你明白一个在苏联毫无根基的人。要他在两年时间里爬上苏联的最高层有多大地难度吗?还有。现在戈氏已经基本控制了苏联的局势,地位已经可以说是牢不可破,你凭什么让我和他斗?”

          伊清铃一脸自信地道:“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并不是无的放矢。虽然现在的情况很恶劣,但也并不是没有翻盘的机会。现在苏联地军方。就我所知都还是忠心耿耿的同志在掌控局势。只要他们倒戈一击。区区戈氏算什么,就算是那些所谓的精英人物,也不过都是跳梁小丑。”

          我吃惊地道:“你是要我依靠苏联军方的势力上台。可是……可是你想过没有,我这样一个东方人,甚至还由于主演了一部名闻世界的电影而广为人知,我怎么可能会有机会成为一名苏联公民。如果不是苏联公民,我又拿什么去说服苏联的广大群众支持我?”

          伊清铃笑着道:“这更简单了,我完全有办法让你的容貌有适当的改变,让所有人都不认识你。不过说实在的,苏联也该有一位来自东西伯利亚的总书记来领导这个国家进步了,我想这也符合我的一位老朋友的愿望一一当初我是承了他的情分,要不然,我也不会如此煞费苦心地帮你来挽留苏联的国运了,我不想他的辛苦化为一团乌有。”

          我有些迟疑地问道,“我可以知道他是谁吗?”

          伊清铃看了我一眼,终于默默地点了点头,“他就是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也就是世人所熟悉的苏联缔造者列宁。”

          说到这里,她的思绪仿佛陷入了某种追忆中,“那是70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追杀一个日本的变异九头蛇人进入了西伯利亚,由于不怕中了他的伏击,结果原本应该轻松解决的战斗,搞了个两败俱伤。当刚我奄奄一息,由于全身所有的精元都被蛇人击散。我甚至连动弹一下的力气也没有。就在大雪弥漫,我以为我会冻毙在西伯利亚的严寒中的时候,恰好列宁带领一只苏联红军队伍路过那里救了我。此后,我成为了那只红军队伍的卫生员,先后跟随列宁转战苏联各地,粉碎了14个国家的联合武装干涉和苏联国内多起大规模的反革命叛乱。可惜,由于他的身体连续负荷使用,就算是初步恢复功力的我也无法扭转天命。所以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去。”

          摇头叹息了一下,伊清铃接着又道:“后来我回到这里闭关。到1942年出去的时候,才现这个世界厮杀得天翻地覆。那个阿道夫希特勒,居然是我二十年前我在维也纳听音乐会的时候,在贵宾厅服侍的我门下的弟子。当时我见他精神力远比常人强大,所以就兴之所动,点拨了他一套运用的要诀,没想到他居然凭借着这一特长,靠演说的感染力一路爬上了德国元的位置。还把德国拖入了战争的泥潭。还有苏联地领导人约瑟夫维萨里昂诺维奇斯大林,当时我跟在列宁身边的时候,曾经多次见过他。所以也算是有点交情。”

          “原本这件事我是不想理会的,毕竟阿道夫希特勒这个人不算忘本,在他占领几乎整个欧洲地时候。我一手建立的圣门得到了充分的展。而且希特勒还从各个国家的目库中,抽调了一半地财务孝敬给了圣门,这就是后世所谓的德国纳秤在瑞士银行存款的秘密。他们不知道那笔钱原本输入的就是圣门的帐户,与德国已经不相干了,银行方面怎么可能会将之示人呢?而且这些银行,全部都是由我圣门的人在操作。自然也不怕其中的内幕消息外泄。”

          我听了暗暗咋舌。没想到一次普通的聊天。居然说出了这么多让人难以相信地内幕。

          伊清铃似乎难得有向人倾诉的机会,索性一次说个够。“可惜啊,虽然希特勒一直对圣门恭敬有加。却最终还是犯了我地忌讳。他居然和吸血蝙蝠一一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吸血鬼混在了一起。我这个人向来是对能够威胁到我的人是宁肯杀错不肯放过地,况且这个时候希特勒也确实做得过分了一点,居然对犹太人施行了种族灭绝政策,这显然对圣门的声望不利。所以,我终于出手干涉了……”

          听她说到这里。我实在忍不住插嘴道,“你对外国的事情都这么上心。为什么不为中国担心一下呢?难道依照你的能力,还不能扭转这一百多年来的屈辱历史吗?”

          伊清铃瞥了我一眼。“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没尽力呢?”

          我反驳道:“我想如果你真尽力了,那中国肯定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积弱,国人地气质也肯定不会这样颓废。要知道自古以来,我们的国人都是以天朝上国自居,什么时候变得见到洋大人个个都装孙子了?我想如果前辈先贤见到这一幕,肯定会从坟墓里跳出来骂我等不孝。”

          伊清铃叹息了一声。“其实有时候,人力真的很难抗拒天命。在我的记忆里。从明末开始,各地就不断有威胁到我存在的怪物出现,那几百年来,我奔走于世界各地,根本连停下来的时间也没有,更不要说能帮助国家和民族了。最危急的时候,我在南美遇到了蜘蛛人、狼人、蛇人和蝙蝠怪的联手攻击,生死存亡一线,如果不是我运气好。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我了。不过也就是在这频繁的往来奔波中,我逐步建立了圣门,并将这个组织在欧美落地生根,成为了今天世界上最强大的地下势力。”

          我讽刺她道,“既然你如此伟大。那么为什么还要我去苏联冒险?如果你看谁不爽,只需要个话下去,我想依照你说的。哪怕是美国总统也禁不住你的雷霆一击吧。”

          伊清铃摇了摇头,“这个世界并不是如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一个人从生下来到死亡,有着自身的规律,而修炼长生术。就是打破这种规律,进而违背了天道。另外我这个人一向是任性而为,人为地干预了许多天变,往往让天机变得混沌一片。”

          伊清铃仰头叹息了一声,这才又接着道。“逆天而行,总归是要遭天谴的。现在到了我这个级别,普通的天谴对我已经没有任何伤害,所以自然界就不断创造新的怪物,或者是不断进化新的物种,让他们出来诛杀我。要知道我修炼长生术原本就违背了轮回的宿命,再加上后来我杀孽不断,干扰了人世间优胜》汰的自然进化规律。所以上天就不断地制造难题给我。而且原本我修炼的长生术就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每过两百年,我就会脱胎换骨一次,那个时候我全身的精元最盛,进化种类吸食我的精元后可以加快其进化度。对其非常有诱惑力,但这个时候却是我最虚弱的时候。而马上这个两百年的轮回,就会在两年后出现,到时候天下妖魔尽出,我根本就不可能再顾忌到天下事,所以才会把你拉入这个漩涡。”

          我听了目瞪口呆,她所说的这一切,听了让我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但看她认真的样子,却又知道她并不是在说谎。过了好一会儿。我才道。“你说的太过玄妙了。这个世界真地会有你说的那种怪物吗?”

          伊清铃笑了起来。“当然有,其实从古到今都有。从我修炼长生术那一天开始,据我知道的就有好几干这样地人或者是异类,可惜他们不是死于同类相残。就是死在我的手里。我们的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而我就是这个世界唯一生存下来地最强者。”

          我好奇心大盛。“你到底是怎么进入这个的。你说得这么血腥,而你一个娇滴滴的姑娘。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呢?”

          伊清铃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怎么。你想知道我的秘密?”

          我使劲地点了点头。

          伊清铃直直地看了我许久。脸上的神色瞬息万变,阴晴不定。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幽幽地道,“好吧。这个秘密压在我心里已经两千多年了。而你有可能会是我选定的共同修炼长生术的对象。既然你想知道。我就说给你听……”

          伊清铃地声音显得很飘浮,仿佛是来自九天之外的炫音,声声在我脑海里幻化为真实地影像。

          伊清铃原本只是秦始皇阿房宫一个姿色出众的宫女。一天,她被紧急召唤到始皇帝的寝宫。就在她以为自己被始皇帝看中侍寝,心中忐忑不安,惊喜兼具地时候,她才知道自己不过是始皇帝试药的一个工具。

          原来,徐福二次东渡求仙后不久,就委派童子送回来一枚仙丹和一本修炼的木简经书。始皇帝为人多疑,不敢轻易服用,丞相李斯便建议找一个宫女试药,伊清铃由此成为了试药人。

          当着始皇帝和一干重臣的面,伊清铃恐惧地吃下了一小片仙丹,顿时“嗯”的一声便载到在地上。气息全无。始皇帝面色大变,亲自拿着仙丹曲身去探伊清铃地鼻息,却现这个试药的宫女果真已经暴毙,狂怒之下,他把剩下的仙丹塞入伊清铃的嘴里,然后起身宣布缉拿徐福。

          至于徐福如何巧言令色哄骗秦始皇,有了第三次出海求仙的经历,伊清铃不得而知。她只知道自己醒来后,体内就有了蓬勃的真元,还有那本不知道什么时候陪葬在身边的木简经书。

          伊清铃破棺而出,现这个世界已经更换了主人,一个叫刘邦的流氓头子坐上了皇帝的位置。对于始皇帝,伊清铃并没有丝毫好感,她必终坚持认为自己能活过来是福大命大,与始皇帝的恩赐全无相干。自然也兴不起报仇的念头。

          她在终南山找了处所在,开始修炼长生术,历经一百多年终获成功。

          就在她行将出山之际,两百年的脱胎换骨期如期而至。整个人顿时变得虚弱无比。由于元气的外泄,引来四方瞩目,修炼之人齐聚终南山,为获得伊清铃的所有权而大打出手。在这些修炼者看来,如果能采补到这个女孩的一阵真元,或者是生啖其肉,都可以对修炼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甚至还有可能长生不老。

          一场天翻地覆的决战之后,数千名修炼者只剩下了最后的胜利者,不过其本身也变得无比的衰弱。伊清铃此时,恰好已经完成了第一次脱胎换骨,终于费尽全身的力气击杀了这名胜利者。

          伊清铃此时长生术既已练成,又凭空得到了数千本各派的修炼秘籍,立即成为了天下所有修炼人士的目标。此后的两百年,仇杀不断,伊清铃在无数次的暗杀与袭击中成长,本身的实力与眼界,也随着修炼那些秘籍而日益提高,到后来终于养成了看见修真者就干脆杀掉的习惯。慢慢地这个世间修炼的口诀和法门变得越来越少,追求仙道也慢慢成为了一种传说,因为所有的珍贵文本,都被伊清铃学会后就毁去了。

          我听到这里。瞥了伊清铃一眼。“你这么做,会不会过份了一点?你这样直接导致了中国的文化出现了断层,人们逐渐地认为追求仙道和长生不老是一件荒谬可笑的事情,慢慢地让外来宣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佛教在中国站稳了脚跟。”

          伊清铃反问了我一句。“难道你以为他们修炼了就真能长生不老吗?在我出现之前,这世间修炼的人干千万,也只有那么几人传闻成仙了。他们难道不是在虚耗生命吗?诚然,修炼是可以让他们变得强大一点,但这不也威胁到了正常人的生命安全了吗?况且。我总不能养虎为患,让这些人慢慢变得强大,再来威胁我的生命安全吧。”

          我听了摇头苦笑不已,但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地意见。

          伊清铃叹息了一声。“是的,我承认我很矛盾,一方面,我厌恶这无休止的生命,另一方面,我又无时无刻不担心有人会夺走它,所以一直以来,我连一个好都没有。因为我害怕一旦睡过去,醒来后我已经成为别人刀俎上地鱼肉。”

          我盯着她道:“那你现在为什么会选择把你修炼的长生术传授给我呢?难道你就不担心对我不利。另外。这两千年里,难道你就从来没有过心动的对象值得你去传授吗?”

          伊清铃苦笑着看向我,“世俗的爱情确实诱人。但打击也很大。此前我所有喜欢地人,当听说我修炼长生术后,第一种反应就是恐惧,把我当怪物一样看待,有的甚至当场就吓晕了过去。还有一种反应就是露出贪婪的目光,恨不得一口把我吃掉……咦。说起来,还只有你把我当作普通人看待,甚至连语调都没有什么变化,难道这是因为我们都是同类人的缘故?”

          我摇了摇头,“你没经历过我前身所经历的时代。那时候网络达,玄幻文学盛行,比这更荒诞不经的事情也常可以在文字中见到,更不好说你这样的事情了。不过你还没回答我,难道这两千年来,你真地没有找到可以值得你相伴一生地伴侣吗?”

          伊清铃眼神变得很飘浮,声音里充满了一丝幽怨,“说没有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经受不了我地真元对他们身体的改造,徒叹奈何?我至少看着四个我心爱的人在我面前爆体而亡,所以我就下定了决心,在没有经过我地真元考验之前。我不会再动情。”

          “没想到你的考验这么可怕。你是不是下一步打算让我来接受你制考验。你可要想清楚,我可只有13岁。”我叹息道。

          伊清铃冷冷一笑,右手食指轻轻一弹。我顿时感觉腰间一麻,身体的某个部位突然勃起。将下身撑起了一个帐篷。伊清铃脸上难得地浮起一丝红晕,“难道这样你还说自己小?你不要忘记了,你的思维经历了两世,照理说你是一个标准地成年人了。另外恭喜你,你已经通过了我的考验,甚至情况比我想象得还要好,你的身体根本就对我的真元不排斥,甚至还可以起到交流融合,彼此提高的作用。”

          我听了大吃一惊,“什么,你说已经考验过了。我怎么不知道?”

          伊清铃道:“从把你带到我这里开始,对你的研究就进行了。说实话,我真没想到你的精神力如此强大,甚至比我所知道的精神力狂人希特勒还要强大一百倍。你的脑域的开,远远地出了人们的想象。用什么来比喻好呢……噢,对了,我想用现在刚刚普及开来的电子计算机的存储器来比喻非常恰当。那巨大的容量,似乎是无穷无尽,即便是我这个修炼了两千年长生术的人也远有不及。如果我再把运用精神力的诀窍传授给你,那你的一言一行,将可以影响你身边的所有人。所以我对你执行我给予你的任务更有信心了。因为你的演讲,将会比希特勒的演讲更可怕,哪怕你说的是废话。也会感动所有参加会议的人,将他们的一切无私地奉献给你。”

          我听了大为汗颜,半天说不出话来。愣了好一会儿,我才艰难地指了指房间里的女孩。包括已经被我扶起来坐在一旁的莲娜,还有肃立在伊清铃身边的杨薇,“那你把她们都带到这个地方来,是什么用意呢?”

          伊清铃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用来威胁你的!只要你不答应配合我,我就当着你的面杀掉她们。反正你不配合我,又知道了我的秘密,我就索性彻底把你和你身边的人都消灭掉,彻底消除你和杨薇遗留在这个时间的烙印,包括你一手建立起来的fly集团和旅行者集团!所有和你有过交集地人。都必须得死!”

          我一听皱紧了眉头,“你又何苦连累到其他人?所谓一人做事一人当,你要做什么冲着我来就行了。为什么要把无辜的人牵连进来。”

          “无辜?”伊清铃一脸的萧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真正无辜地。如果她们真得被我杀死,也只能怨你不懂风情。不知道什么叫进退。”

          我苦笑道:“其实你早该知道我的选择,何必这样吓唬我?我想只要是正常人类。在面临生死考验的时候。都会选择生存这一条路。”

          伊清铃笑了起来,“这么说来,你是答应我咯?”说到这里,她竟然难得地露出调皮的笑容,“真是地。一点儿难度也没有,你也至少得等我把你捆绑起来。然后拿出皮鞭和蜡烛,然后狠狠地虐待你一顿,然后再把你的这些朋友拉出来。一一窘吓一番才松口吧。”

          我听了顿时苦起了脸,“你看我像一个受虐狂吗?”

          伊清铃“扑哧”一笑,“还别说,你还真有点像呢!”随后她正色看着我,“这套长生术一共分为九篇。我只修炼了其中的六篇,就已经长生不老了,但功力却再难精进。后面这三篇,都是涉及房中术和阴阳调和。原本我不屑一顾,认为这不过是那些修道之人想着方儿弄出来的玩弄女性的歪门邪道,但经过后来我的一再研究,慢慢地参透了对一般人身体改造的秘密。才觉阴阳互通,对修炼实在是大有助益。所以,你接受我的真元贯体考验后,下一步我们就要……”她地表情濡染扭捏起来。“就要……就要……行那敦伦之礼之事……”说到后来,她的头慢慢地低了下去,连耳朵都染上了红霞,声音也渐不可闻。

          我模模糊糊听到“敦伦之礼”。初时尚不明白,但看见伊清铃突然做出小女儿态。立即就明白了她地意思,脱口而出地道:“我还这么小,怎么可能就结婚?”

          听到我的话,伊清铃突然板起了脸,“谁说结婚了。我是说先订婚。只要我们有了名分,那么做起事情来,就没有了那么多的顾虑。否则……”说到这里,她地眼里又露出几分杀气,看得我一阵胆寒。

          我心里暗自憷,以后摊上这么一个随时会翻脸的老婆,苦日子可有得过了。但形势比人强,我不得不低头道,“好吧,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不过这些女孩是不相干的人,你最好征询她们本人的意见,把她们放回去。还有,我欠王琴一个承诺,前世我与杨薇的前身林丹也多有情感上地纠葛。你必须得征求她们本人的意见,如果她们坚持要我完成承诺,我还是得接纳她们。”

          伊清铃笑了起来,“你说的是这件事情啊,这好办啊,我再把王琴那个丫头也接过来,再征询这里所有女孩的意见,如果她们都同意和你订婚,我是没有任何意见的。我是个很开明的人,从来不认为好的男人该由一个女人独占,而且女人越多。对你的功力提升。还有我的功力增长有好处,并且无形中我们又多增加了帮手。信自己的姐妹,总比信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