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游之归于平凡第89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的等级都还比较低,并不用跑去比较中心的位置,而只是在村子旁边找个点就行,所以我们很快就找到一个人少,但是怪物刷新量又刚好能满足我们需要的地方。

          召唤出小青,让它配合好宝贝的攻击,然后我就坐在了地上,等着捡经验了。晴儿虽然对我的做法非常不满,不过既然来的路上都说好了,自然不能再找我的茬。

          “哥哥,你就这样坐着,难道不闷么?我在这里累死累活的给它们两个加持,你至少也要找个话题,跟我说说话嘛。”杀了半天怪,晴儿终于是受不了了。

          “恩,好吧!”我仰头想了想,突然想到一个令我感兴趣的事来。

          “那么久了,因为玲儿一直都在,所以我没敢问过。呵呵,你和颜玲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就弄得像个仇家一样啊?”

          “啊?”晴儿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顿了一顿,面色微红的说道:

          “这还不是因为你么。”

          “因为我?不是吧?”我疑惑的问道。

          “姐姐喜欢你,我也喜欢你,事情就是这样喽。哼,难道你认为情敌之间的关系会好到什么地步啊?”也许是因为颜玲不在,晴儿直言不讳的说道。

          “呃!”听了这话,我不免有点尴尬。

          “可是,我听颜玲说,她是因为你做了什么事,才跟你翻脸的啊。到底是什么事啊?为什么颜玲对这事一直都耿耿于怀的啊。”

          “这个,”晴儿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不过看她脸红的样子,显然这中间有许多的水分存在。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啊。你还记得去年,欧阳云一直都在追求着姐姐吧,我当时就是想让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来着,谁会想到姐姐居然对欧阳云半点意思都没啊。”

          “只是这样么?”我追问道。

          “本来就是这样嘛!当时我只想推波助澜,可能是操之过急了点而已。不过最可恶的就是哪个欧阳云,他事后居然出卖了我。也不想想,我当时可是在帮他啊。”晴儿说到欧阳云的时候,不免又将他损上几句。

          “你不知道,当我跟他提出,向姐姐求婚的建议时,他有多高兴,连那些酒店门口的玫瑰,都是我帮他定的呢。没想到最后……哎!”

          “你这样做,难怪颜玲说你阴险了。”我摇头叹道。虽然她的话确实让我感到有点生气,不过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难道还要去追究什么么?况且连颜玲都已经原谅她了。

          “什么叫阴险啊?哼,追逐自己的真爱,本来就可以不择手段的。”晴儿貌似十分有理的说道。

          不过她的这句话,却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我问你个问题,可以么?”对着晴儿笑了笑,我神秘的问道。

          “什么?”晴儿一点紧张的看着我道。

          “恩,你知道玲儿总共见过我母亲几次面么?”

          “这个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她的跟屁虫。”

          “可是我知道,她总共只见过我母亲一次面,而且当时你也在场啊。她只打了声招呼,就急忙的跑掉了。”我提醒道。

          “那又怎么样啊?”

          “怎么样?呵呵!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算来我母亲应该是一点都不了解她,那就更不可能对她产生什么看法拉。可是为什么她却一点也不喜欢颜玲呢?甚至说,还比较排斥她。你能解释下么?”看着晴儿那由微红变成通红的脸,我戏谑的问道。

          “我也只是跟阿姨实话实说而已,我可没诋毁过姐姐,而且还是阿姨问了我,才说的。哼,不信的话,你可以亲自去问问。”

          “那你说了些什么啊?”

          “我、我就是说姐姐脾气比较暴躁,很喜欢欺负你,经常给你爆栗子吃而已。”晴儿倒是豁出去了,很坦然的说道。

          第十二章真相

          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褥。脸色苍白的次病重时一样,静静的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生气。医院一早就下了病危通知,他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小林虽然依然担任着华兴总经理一职,不过今天也和他母亲一起,守在了床前,满脸的悲伤。

          我一早就接到了小林的电话,原本还因为李华庆能像上次一样度过这次危险,却没想到这次他居然会病得如此严重。而让我奇怪的事,李华庆在偶尔清醒时,居然一再嘱托小林,一定要让我过去过去一趟。

          在花店中买了一束康乃馨,再加上一些水果,晴儿和我就匆忙的赶了过来。

          看着伤心的小林和他的母亲,我沉重的安慰道:

          “阿姨,不要太担心了,李叔他吉人天相,一定会好起来的。”

          “小王,谢谢你能过来看他。呜、呜……”李阿姨看着床上的李华庆,紧紧的握着他的手,又开始咽唔起来。

          见这样的情景,我也只能静静的站在一旁,满怀沉痛。晴儿也失去了往日的活拨,轻轻的挽着我的手,眼泪莹筐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

          过了许久,李华庆的眼睛慢慢的张开一条缝,转头看了看自己的老伴,然后用微弱的声音道:

          “呵呵,老婆子,我又还没死,干麻伤心得跟个泪人一样呢。恩,王彬来了没有?”

          听到李华庆的声音,我急忙走到床前,轻轻的说道:

          “李叔。我来了。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病了,所以现在才过来看你的。”

          “呵呵,”李华庆勉强笑了笑道:

          “我也没想到自己这次会病地那么重,所以一直都没让小林告诉你。你能来,我就很高兴了。小林,把我扶起来,这样躺着说话可真累人。”

          我和小林两人马上伸出手。把他搀扶着坐起来。而李阿姨则是迅的把枕头垫在了他的背后。这一个小小的动作,显然耗费了他不少的气力,坐在床上,李华庆不停的微喘着。好一会才平静下来。

          “你们都先出去一会,我有些话想跟王彬单独谈谈。”

          李阿姨轻轻的在李华庆的手上拍了拍,然后领着众人退了出去。我满带疑惑地走上前。坐在了李华庆地床边。

          “你救过我两次命,还帮助小林重拾生活的信心,说实话,我非常的感激你。”李华庆有点激动的拉着我地手道。

          “李叔太见外了,小林是我的好朋友,帮助你,那是理所应当的事。况且要不是你,我现在也不会平白无故地身价倍增,应该是我要感谢你才多。倒是我,要跟你说声对不起。我的承诺到现在都还没有兑现呢。”我同样抱歉的说道。

          “呵呵,小林说得没错,你确实是个好人。也许我真的不应该把你拖入到商海这片混水之中。至于你的承诺,你不用担心。颜世兴已经支付了我所要的一切。”

          “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我所欠的债,颜世兴已经全部为我偿还了,而且还承诺,把华兴5%的股份转到小林的名下。现在就算我马上死掉,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至少小林不用再背负那么多地包袱,而且也会有个好的开始。”李华庆安详的说道。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颜伯父会这么做?”我更加迷惑地问道。虽然对颜世兴的了解不多,不过我可不认为他会这么好心,毕竟,他是个商人。

          “为什么?呵呵,当然是因为我送给他地那副图纸,还有那份详细的资料,这可是我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精神才完成的。那原本是我打算给我们两个的华兴用的,不过让我心痛的是,没想到颜家会成为我的主顾。本来是想依托颜家,报复欧阳景胜,却没想到,到头来却给颜家做了嫁衣裳。图纸我本不打算拿出来的,可是病情突然复,让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李华庆有点失落的说道。

          原来如此!不过这说到底,又得怪我了。在颜世兴的书房里,为了颜玲,也为了一己之私,我不但出卖了李华庆,也出卖掉了华兴的未来

          实在不忍心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让他在人生的最后还留下莫大的遗憾和悲伤。

          “哎,请你过来,其实、其实最重要的是,我心中有一块大石头,需要卸下来,这样我才能安心的离开这个世界。”沉默了一会,李华庆突然满怀歉意的看着我道:

          “你还记得去年,在哲林小区外,你被一群人殴打的事情么?”

          “记得,当然记得,这件事我怕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忘记。欧阳家不但让我在医院里整整呆了一个星期,最重要的是,他让我失信于父母。在被打的前几天,我还答应父母,会回家和他们一起吃年夜饭的。”我痛苦的回忆道。

          “错了,错了!”李华庆苦笑着摇头说道:

          “这件事其实不是欧阳景胜派人干的,而是我指使人做的。”

          听了这话,我的脑袋一下就懵了。殴打我的的主使人居然、居然不是欧阳家,而是、而是李华庆!

          “对不起,我知道这很荒谬,甚至是恩将仇报,不过我想你现在应该能够理解,当时我为什么要那么做了。至于为什么我一定要选择你,而不是别人,那是因为我的那些知心朋友都因为我的原因破产,没办法再帮助我了。而那些有钱的酒肉朋友,基本上都站在了我的对立面,甚至落井下石。虽然我原本打算将这个秘密永远的保守下去,不过在临死前,我又希望能够得到你的谅解,让我没有遗憾的离开这个世界。”

          “谅解?呵呵,”我苦笑道:

          “就算我原谅了你,那欧阳家又会原谅我么?正是因为你的计划,却让我成了欧阳家心中的大仇人。”

          “这点你不用放在心上,欧阳景胜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我才是他最大的敌人,而且也知道,颜家是不会允许他继续在h市做大的。”

          “那这件事,颜伯父知道么?”我突然有点害怕的问道。

          “虽然我没跟他说过,不过颜家的势力你也知道,很多事都瞒不过他的,况且哲林小区正好在颜家的势力范围内。”李华庆实话实说道。

          “呼!”我长长的吐了口气。看来颜家也同样有意利用我了,而那次自己和颜玲回去,显然正是自投罗网的行为。原本自己还为之得意的小聪明,却原来早早就在别人计划之中。颜玲说我牺牲掉了自己,真是一点也不错啊。

          “王彬,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够原谅我,同时也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小林,他一直都将你视为最好的朋友。”李华庆恳求的说道。

          “呵呵,如果不原谅你,我又怎么能原谅我自己呢?这件事就让他永远消失在记忆中好了!”我自嘲的笑道。

          ……

          回家的路很漫长,不过我还是打算步行一次,而晴儿也欣然陪在我的身旁。从医院里出来,晴儿虽然有些忧虑,不过却似乎成长了许多。

          “哥哥,其实我挺羡慕李叔叔和李阿姨的。”走在路上,晴儿突然感慨的说道。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他们同富贵,共患难,经过了那么多的人生坎坷,却依然相厮相守。这不正是爱的最高表现么?爱,不一定要海枯石烂,也不一定能白头偕老,却至少也要不离不弃,相惜相守。”晴儿认真的说道。

          说完,晴儿又突然挽住我的手,坚定的说道:

          “哥哥,我已经决定了,不管你爱不爱我,或是把我当成妹妹一样的疼爱,这一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你了。”

          “既然你知道我们不会有结果,又为什么要那么执拗呢?而且我也决定了,不管等多久,我都会守侯着玲儿重新回到身边。你说的,不离不弃、相惜相守嘛!”轻轻的抚摩了下晴儿的脑袋,我释然的耸了耸肩道。

          虽然不知要多久,颜玲才能抚平心中的那道伤口,不过我坚信,那蓝色的身影一定会再回到我的身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