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狂维修工第202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再次受苦受罪,最好是选择‘内服’,可是……

          李晓岚犹豫不决,那毕竟是自己的‘嘘嘘’,内服的挑战性太大,而且,要是嘘嘘在器皿中往他嘴里灌,李晓岚自己都接受不了,太邪恶也太恶心,可不放在器皿了,总不能自己蹲在他身上,对着他的嘴一滴一滴往外挤吧?

          难呐……

          695治愈

          李晓楠愁啊,一绺一绺的抓头,这嘘嘘是治骨病的方式,是相关部门的科研人员,在检验她嘘嘘的时候,不小心戳伤了手,打翻了嘘嘘,迸溅到他手上,同时也迸溅到了他口中,当时他顺手揉了揉自己被戳伤的手,惊奇的现,迸溅了嘘嘘之后,手竟然奇迹般的瞬间好了。

          不过,具体是因为手上沾染了嘘嘘,还是因为迸溅到他口中的嘘嘘起到了治疗的作用,他也说不清,更不会对外宣布,自己喝了嘘嘘,所以得出的结论是外敷。

          虽然这是对外宣布的结果,但内服和外敷的双重功效他还是私下告诉了李晓岚,而且着重强调,内服的效果更强,外敷可能会引起皮肤病等不良反应。

          现在刘师傅的情况很严重,肋骨断了,而且还刺伤了内脏,若是外敷在家涂抹按摩,没准会让伤骨再次把内脏刺伤,到时候伤上加伤,尽管她的泪水能治疗脏器官损伤,但是好端端的总让她把自己弄哭也挺艰难的。

          所以,她决定还是让刘师傅内服,但是让她找个器皿,也就是尿盆,嘘嘘一下然后灌进刘师傅嘴里,她万万做不到,如果以后刘师傅问起,或者刚灌进去他的伤就好了,人就醒了,啧啧嘴,品尝出滋味,让她如何解释?

          何况,那么一盆都灌进去,那也太多了。

          看不这样,又该如何呢?人总是在嘘嘘难忍的情况下,会不受控制的挤出两滴,或者嘘嘘完,还残留两滴,估计以刘师傅的伤,以嘘嘘的治疗效果,几滴也就够用了。万般无奈也只能如此了。

          李晓岚红着脸,心跳飞快,走到厨房,在饮水机玩命的倒水往自己的小肚子里灌,不断能利尿,多喝纯净水还能保养皮肤外加减肥。

          本来就精神紧张,再加上喝了水,没多久李晓岚就有了反应,路过卫生间的时候险些忍不住冲进去,不过,体过检的人都知道,通常检查用晨尿的效果最好,而李晓岚自然而然的认为,用来治伤的嘘嘘,也是刚开始射的,最初的最有效。

          她咬咬牙,忍着越来越强的感觉走到床边,看着刘师傅的脸,外伤已经痊愈,唯独剩下最严重的骨伤,昏睡中的他不时紧蹙眉头,承受着痛苦的折磨。她有不仅想起了往事种种,特别是刘师傅在病房里治疗自己的父亲,当时的场面更恶心,更让人厌恶,可刘师傅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像姑爷伺候岳父。

          想到这,李晓岚红着脸终于下定了决心,她贝齿轻咬着红唇,颤巍巍的爬上床。今天她穿着一身黑色套装,显得端庄又知性,裙摆很窄,蹲下来将她完美的曲线尽显。她一点点的伸手入裙摆,退下了裤袜和小内,脸红如血,全身不自禁的颤抖着,这姿势太羞人,即将生的事更是她难以想象的。

          她蹲身在刘师傅身上,一点点的挪到他头脸的上方,最真之地对准他的嘴,这可恶的异能太让人崩溃了。

          李晓岚低头看了看刘师傅没有什么醒来的迹象,稍稍有些放心,可由于太过紧张,始终嘘嘘不出来,更何况还是对着刘师傅的脸。

          她不断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确实憋得难受,可就是无法开闸,她强迫自己不去呼吸乱想,就把刘师傅当成马桶,这样一想,她自己险些笑出声,因为这刘师傅的大脑袋,仔细看看还真有点像马桶……

          精神放松之下,李晓岚感觉到即将开闸放水,就在这时,刘师傅忽然睁开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最近之地,他朝思暮想的一生挚爱,可此时竟然没有认出来,乍看之下,好像是一只紧闭的眼睛,不过眼睫毛长得太靠上了。

          就在他纳闷,是谁在自己眼前闭着一只‘眼睛’的时候,那‘眼睛’忽然张开了,出现了一道微不可查的缝隙,忽然,一股清泉喷涌而出,刘师傅终于明白这‘眼睛’的原形是何方妖孽了。不过,怎么自己眼前好端端的出现了‘最真之地’,而且还朝着自己开闸放水呢?

          他大惊之下,忍不住惊呼出声,这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可这一张嘴,一股清泉顿时流入了他口中,刘师傅险些被呛死。

          他这一出声,同时也把李晓岚吓个半死,早不醒晚不醒,怎么就这会醒了呢?这会就算他没有一双慧眼,也能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李晓岚又羞又急,想要起身躲开,可已经开闸放水,由不得她所得算!

          就这样,在李晓岚头脑清晰,心里明白但身体不由自主的情况下,对着刘师傅痛痛快快的方便了一把,为了治疗效果,刚才喝了二斤纯净水,此时几乎一下子释放干净了。

          刘师傅痛痛快快的来了一次水洗,还有不少喷进了口中,刘师傅瞬间石化,那感觉难以言说。

          李晓楠心跳都停止了,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一般,每一分钟都在走向毁灭,直到嘘嘘停止,她才恢复了一点生气,连忙撂下裙摆,飞一般的逃了,把自己关进卫生间里再也不敢出来了。

          ‘吧嗒,吧嗒……’刘师傅呆呆的躺在床上,任由一滴滴的液体沿着身体滴落在地上,出清脆的响声,代表着刚刚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刘师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还有混合物,他不敢去品尝具体的味道,脑子里回想着刚才那一幕,虽然不是没见过最真之地,但如此近距离还是第一次看,真的像一只人类紧闭的眼睛,不过看起来更粉嫩一些……

          真难为他都这份上了还有心思琢磨最真之地,同时他觉,刚才还令他痛苦万分的伤竟然全好了,摸了摸脸上,除了‘药水’之外,皮肤娇嫩,如获新生,稍稍活动了一下身子,断骨的疼痛,被暴打的伤痛全部消失了,身上充满了力量。

          刘师傅冷静下来稍稍一琢磨就明白了,刚才李晓岚是在为自己治伤,而且她的异能已经被开出来了,不然他的伤也不会好的这么快,只是这到底是什么异能啊,需要对这人嘴嘘嘘,若是便便是不是还能治疗绝症啊!?

          696绝症

          刘师傅伸手从床边拿过纸巾擦了擦脸,说实话,根本没啥特殊的味道,但还是洗个澡比较好,毕竟含碱性很强。

          刘师傅翻身下床,活动活动筋骨,全身轻松,如果再和李磊打一场,绝对打得他哭爹喊娘,不过这时候,李磊应该已经被送到相关部门再搞实验吧?

          看了看眼前的环境,虽然不是很大的卧室,布置却很温馨,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李晓岚一家三口近期照的,虽然她的母亲目光依然浑浊不清,但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她父亲为了工作,也为了保护她们,十年没有与他们相认,忍受着相思之苦的煎熬,同时也造就了李晓岚坚毅的性格和崇高光辉的人品,舍己救人的精神,比如说刚才绝对的‘舍己救人’。

          说什么也不能让这样一位伟大而崇高的女性一直躲在厕所里。

          要说李晓岚这小妞长得真不错,就是对男性,总保持着警惕,那保守的思维并非装假做作,而是有心而,以后在床上,以这种性格,正常的姿势能保持一辈子,能让她换个姿势都是巨大的胜利。

          对于这种内心无比保守的女人,对于男人来说,从牵手,到kiss,再到换姿势,没成功一项,都能无比满足自身的征服,是真正的挑战。刘师傅本来就和她有过小暧昧,今天又近距离仔细的参观了最真之地,差不多可以下手进行征服了。

          刘师傅晃晃悠悠走到紧闭的厕所门前,敲了敲门,道:“喂,李老师,你不会还没嘘嘘完吧,差不多就出来吧!”

          一听他说嘘嘘,卫生间内顿时传来一阵乱想,估计小妞羞得在撞墙,就是不开门,刘师傅继续敲门,道:“谢谢你为我治伤,而且治疗的方法很独特,不过,也并不能包治百病!”

          说完,刘师傅重重一叹,一副身患不治之症的摸样,无比的哀伤。李晓岚在厕所内,耳朵贴在房门上,她不明白为何刘师傅有此一说,明明身上的伤已经全好了,这时,门外传来了刘师傅的声音:“其实我早已身患绝症,命不久矣。这是一种罕见的遗传病,是细胞病变而引起的,根本无法根治,始终在不断的展,根据家里遗传的经验,我已经迈进了生命的最后时间,本以为生存无望,没想到你的神秘异能出现,又给我燃起了重生的希望……”

          刘师傅哀伤的说着,就是为了把她忽悠出来,这种神秘医疗的能力者,完全可以起死回生,刘师傅知道自己今后的路将面临来自异能组织,甚至相关部门的连番恶战,如果有李晓岚在身边,就等于拥有了不死之身,另外,她本人以及最真之地真的很迷人。

          听了刘师傅的声情并茂的言说,没多久,厕所门打开了一条缝隙,露出了一只眼睛,闭上时和最真之地差不多,看的刘师傅一阵恍惚,分不出上下了。

          这一只眼睛打量着他,许久才问道:“你,真的有绝症?”

          “当然!”刘师傅满脸沉痛的点点头道:“命不久矣,所以我才会一掷千万元的无偿捐款,反正死后也带不走,也正因为我要死了,才会不遗余力的为你造势,让你成为明星,能够帮助更多的人……”

          听了这话,李晓岚有些相信了,毕竟这年月,即便那些垄断经营的级大公司,捐款千万以上做善事的情况也不多见,更何况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维修工。但李晓岚还是小心翼翼的问,毕竟治疗的方式需要慎重:“你刚才说患的什么病症?”

          “是一种细胞病变引起的病症,世界罕见我也没法解释。”这病是刘师傅通过深思熟虑才想到的,为的就是‘无法解释’。

          李晓岚终于打开了厕所门,脸色依然通红如火,眼睛也不敢与刘师傅对视,始终盯着自己的脚尖,双手紧紧按着裙摆,双腿呈内八字的姿势站着,喃喃道:“你这种病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可就算治好了,你能知道吗?”

          “能,一定能。”刘师傅立刻道:“我这个病虽然源于细胞组织病变,但病症还是很明显的,而且一直困扰着我,比如尿急尿频尿不净,嘘嘘无力,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大岁数都没有女朋友吗?因为我不行!医生说,如果长期这样下去,我将彻底丧失这方面功能,然后进一步恶化连嘘嘘都不行,最后无法排泄,导致急性尿毒症,最后一命呜呼。以前我已经死心了,可你的出现让我重获希望,李老师,看在往日的交情上,你一定要帮帮我呀!”

          原本听他一口一个‘嘘嘘’,李晓岚还以为他有意在逗她,可现在见他痛心疾的摸样,不由得又相信了几分,这年代金钱至上,刘师傅能一掷千金,就是最好的证明。唯一值得怀疑的就是他的病症,嘘嘘不畅外加阳韦不举,这是什么细胞病变引起的?

          李晓岚很平静的说:“我的异能特点就是身上的分泌液,刚才泪液,汗液,唾液还有……能用的都给你使用过了。成功的将你内外伤全部治好了,如果有效,肯定也会治好你的隐疾,你不妨现在试一试……”

          刘师傅一听暗叫坏了,对方如果已经施展了全身解数,自己要再装下去,那也没有治疗的必要了,如果要是说好了,等于这场戏也白做了,不过这异能真的很神奇,竟然利用体……液就能治病,而且她刚刚分别用了泪液,汗液,唾液,嘘……等等,根据刘师傅浸yin人体生理卫生学二十多年的经验和学识,他知道,人类的身体好像并不只有这几种分泌液吧?

          刘师傅顿时眼前一亮,但表情却极度苦闷的说:“哎,算了,这就是天意,我命该如此啊。我只是觉得可惜,我这么大的人,连女朋友都没有,也未曾尝过‘那滋味’……”

          697妙液回春

          刘师傅说的无比哀伤,恨不得这就去自杀的摸样,奔三的人没女朋友的感受,李晓岚也多少能理解,她本人就是单身,尽管那是她自己并不想找对象,但偶尔看到街上一对对恩爱情侣多少也会羡慕。

          不过面对刘师傅的困然,她虽然也替他伤心,也想尽可能的帮他,可实在无能为力呀。

          刘师傅唉声叹气的点根烟,缓缓走进卧房,李晓岚无声的跟在他身后,知道刘师傅没有‘那个’能力,自然也不那么害羞了。

          刘师傅站在窗口吐着烟雾,身影无比的落寞,真像一个将死之人,而且有心愿为了,死不瞑目的样子,李晓岚看着都觉得一阵揪心,刘师傅人不错,捐款救人值得敬佩。可这样一个人真的就要死了吗?

          李晓岚现在心里也没底了,她不知道刘师傅说的是真是假,就在这时,她忽然看到窗口前的刘师傅那哀伤的脸上,仅有一滴晶莹的泪水划过,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刘师傅一项嘻嘻哈哈,潇洒不羁,刚才身受重伤,也没见他落泪,此时却流眼泪了,难道真的是人之将死,抱憾终身?

          刘师傅强忍着咳嗽的冲动,肥都憋大了,一阵胸闷的感觉。妈的,这盒烟是假的,太强了。不过烟熏流泪,比眼药水流泪法效果更好。

          李晓岚看着他的泪珠心慌了,而且也肯定,刘师傅不是在说假话,他是真的人之将死,心有不甘呐!

          刘师傅流着眼泪,不时还咳嗽两声,假烟不说,连烟丝都是他妈喝过晒干的茶叶末子卷的,已经达到了造假零成本的终极境界了。不过这些在李晓岚眼里,就像是个病入膏肓,留恋认识的垂死之人,看得她的心都酸了,小心翼翼做到刘师傅身边,生怕声音大点会刺激到他:“你,真的时日无多了?你还有什么心愿为了,也许我可以帮你。”

          刘师傅转头看着他,一双红红的眼睛透着人世的沧桑,泪流满面,咳嗽几声道:“哎,你帮不了我,我不怕死,只怕人生有遗憾,我这么大的老爷们,到死都不知道女人啥滋味,就算下了阴曹恐怕阎王爷都会笑话我,没准下辈子投胎彻底安排我做太监!”

          李晓岚本来下意识的想劝他别说不吉利的话,可听完这话立刻就明白了,刘师傅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女人,这个愿望她能满足吗?

          李晓楠脑中在激烈的碰撞着,她下意识就像答应,毕竟以往刘师傅所做过的种种,都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暧昧不断,当初第一次相见,他抱了自己,第二次在学校英语教师修机器,他在桌子底下偷看了自己,上次在她家里找灵感,她不小心踩到了裙摆结果走光被他看了个清楚,还有刚才更是看了最真之地,已经到了这份上还有啥不能答应他?

          可是,自己是黄花大闺女,而他又没有那方便功能,即便自己豁出去了,他依然体会不到女人的滋味呀……

          李晓岚红着脸,想法很矛盾,但也不能直说出来。

          刘师傅多贼呀,一看她又红了脸,就将她的心思擦得七七八八了,何况以前的关系就有暧昧,刘师傅立刻趁热打铁,泪流满面道:“医生说,我只有几个月的命了,我又不想去足疗洗浴惹那些女人笑话,又不能去谈恋爱惹人姑娘伤心,哎,算了,就让我带这遗憾走吧!”

          “你别急!”看刘师傅转身真要走,而且大有一去不回的劲头,李晓岚也顾不得许多了,连忙拦住他道:“你不就是想尝试一下吗,我,我满足你就是了,就当是对你捐巨款,救我爸的回报吧。”

          “不!”刘师傅断然拒绝:“我从来没想过因为捐款和救人要求过回报,更不能玷污你的清白。”

          “这不是交易。”他的话也勾起了李晓岚的勇气,她羞答答的说:“我知道你是好人,但没想到你身患恶疾,我也不是为了报恩才这样的,只是不想让你有遗憾,再说,你不是……不是不行嘛,又怎么会玷污我的清白呢。”

          对,我不行!刘师傅心里大笑,想我健楠哥,一把神兵战江湖,虽无大胜,但在与柳画眉,雷淑嫇等神级人物的交锋中,二十分钟之内哥也未尝一败,居然有人敢说我不行?

          他心中大笑,表面却一脸的为难,这次反过来李晓岚成主动了:“你别误会,我不是说你不行,可你是不行,也不是那个不行,就是你的病才不行……”

          李晓岚急呀,怕伤了刘师傅的自尊心,刘师傅却无所谓的摇摇头道:“没关系,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只是单纯的想感受一下而已,人生最得意之事,金榜题名,洞房花烛,我这辈子金榜题名无望,可若连洞房花烛都没试过,岂不是太失败了,咳咳咳……”

          还没说完,刘师傅就一阵咳嗽,好像现在不洞房,待会就得死。

          李晓岚见这情形,彻底下定了决心,刘师傅是她心中的好男人,好人就该一生平安,既然不能平安,也不能带着遗憾。

          她一激动,那套装的扣子就开了,套裙的拉锁也开了,可能不是太合身,拉锁和扣子一开,自然脱落了,暗紫色的小内很厚很保守,黑色丝袜提的很高,不过那细腻的皮肤犹如新剥壳的鸡蛋,吹弹可破,白皙无暇,丰盈的小妞之巅即便小内在保守也是呼之欲出,身材妖娆,凹凸有致,添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不见一丝赘肉,窈窕又有肉感,简直是人间极品。

          刘师傅艰难的吞着口水,强迫自己转移视线,心中想着是凤姐和芙蓉的脸和身材,他觉得很憋屈。正常人都想着美女,他却要想着俩极品,不然,他的神兵就会其反应,那一切都白费了。

          刘师傅心里想着芙蓉和凤姐,强行别过头去,这动作,在李晓岚的眼里,无疑是正人君子的行为,李晓岚更坚定了心中的信念,主动走上前,拉着刘师傅的手到床边,小手一碰,一股暖流涌心头,刘师傅心头狂跳,这保守的女人要是疯狂起来,椰风挡不住啊!

          她轻轻将刘师傅推倒在床上,现在彻底由李晓岚主导,只见她保守的小内翻飞,丝袜就留着吧,脱来脱去麻烦,刘师傅本就赤着上身,下面一拉就和他说再见了,神兵歪着头向一边,毫无声息,这很正常,任何一个人心里想着凤姐和芙蓉的结合体,都不会有反应。

          李晓岚这次深信不疑了,刘师傅确实‘不行’,不然以她这种姿色,以前在办公室有些男老师校长之流,看到她穿套装都会有反应。

          李晓岚脸红如血,全身打颤,心情紧张又激动,她不断的告诉自己,这不是什么猥琐下流的勾当,而是在行善积德,助人为乐,是慈善。

          这样一想,她心情轻松了一点,动作也大胆了一点,直接跨了上去,一脸的正义凛然,有点骑白马,跨钢刀的巾帼女英雄的摸样。

          不过,她的动作过大,最近之地不经意的碰到了神兵,刘师傅立刻感觉到神兵在复苏,这可是关键时刻,说什么不能在这个当口穿帮,他悄悄伸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疼得他差点叫出声,这一打岔,注意力分散,神兵立刻被封印,他不由得暗想,以后若是多来几次,恐怕神兵就真的废了。

          李晓岚没现他的动作,还以为他也很紧张,李晓岚同样紧张,不过有慈善的信念在支撑,可想起刚才自己也是这样的姿势,不过确实对着他的大头,一股羞赧的情绪滋生,现在更是赤诚相见,她本是云英之身,受不得刺激,刚刚轻轻一碰,顿时溪水潺潺,一双小手下意识按在刘师傅胸口,这真正的接触同时点燃了两人的激|情。

          看着含羞带臊,如骑木驴的李晓岚,见她眼波如水,柔情无限,羞答答的说:“这就是女人,这就是洞房!”

          刘师傅郑重的点点头:“我知道!”

          “啊……”李晓岚还没明白刘师傅话中含义,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已经传遍全身,就像被人洞穿了一般,她脸色瞬间失血,苍白如纸,全身疼得只打颤,低头看去,朵朵梅花再绽放,刹那间她明白了生什么,顿时瞪起了眼睛看向刘师傅。

          刘师傅则满脸喜色,惊喜万分的欢呼道:“我好了,我的病好了,这是女人的魔力,是洞房的力量。李老师,谢谢。谢谢你呀!你的异能真神奇!”

          他这一说,李晓岚又迷惑了,她紧咬下唇,剧痛让她不敢乱动,呢喃道:“什么异能?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异能。一定是你能治百病的异能。”刘师傅兴奋道:“你想想,刚才你说,你的唾液能治外伤,泪液能治脏器官损伤,嘘嘘治疗骨伤,汗液能治疗心血管疾病,但除了这些,还有一个地方,也能分泌一种特殊的体……液,这是真真正正的妙液回春啊!”

          …………

          没有最yd,只有更yd,偶尔重口味一下,用刘师傅最后的疯狂献给疯狂的你们。

          698第一滴血

          李晓岚坐在他身上,感觉疼痛渐消,异样难以言说的感觉取而代之,只觉得溪水孱孱,似有小河在流淌,而刘师傅一只软趴趴的神兵,犹如逆流而上的鱼儿,贯穿而来。只轻轻一动,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