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狂维修工第203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如定海神铁般,将溪水搅得滋滋作响。

          李晓岚听着潺潺的水声,也终于知道她身体唯一未开的体液是什么了,没想到竟然有‘起死回生’的效果。只是这种能力,打死她也不会说出来去造福人群,刘师傅现在属于申请了专利,以后独家使用了!

          李晓岚轻轻动了动,痛疼感全无,头垂在胸口,身体在微微颤抖,白皙无暇的皮肤染上了一层瑰丽的红霞,喃喃道:“你,你真的好了吗?”

          “好了,好了,你的‘特效药’太管用了。”刘师傅兴高采烈的说:“这个病困扰了我二十几年,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如此坚挺,如此硬实,如此充满霸气过,不行你试试!”

          刘师傅故意说道,顺便还挺了挺腰,李晓岚顿时出小猫一样的叫声,她从未经历过此道,格外的敏感,身体一晃,整个人趴在刘师傅身上,双手紧紧抓着他的双肩,紧咬牙关不敢出声。

          刘师傅自顾自的说着,给自己下一步的行为找着理由:“不过,我这病十几二十年了,恐怕一时间难以痊愈,趁你现在‘特效药’分泌较多,巩固一下治疗成果。”

          接下来,李晓岚彻底了解了自己这能力的‘功效’之强,而且刘师傅也感受到了,她的爱……液确实又不同寻常的功效,真如他刚才所说,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坚实,精力无比的旺盛,而且,沉寂这么多年的神兵,似乎开始了第二次生长,以往要借助冲击力才能抵达‘终点’,这次变成了‘直达’!

          刘师傅暗自心惊,她的唾液可治外伤,泪液可治脏器官,汗液治疗心血管,嘘嘘治疗骨伤。而如今的爱液,刘师傅初步估计,是促进生长育的!

          刘师傅趁着李晓岚神魂颠倒之际,偷偷的伸手在下面沾了一点点液体,悄悄地抹在了自己的头顶上,几乎是刹那间,原本有些稀疏的头立刻如春雨滋润的小草般滋长,而沾了液体的手指甲,同时也长了寸许,这一下刘师傅更加卖力了,而且李晓岚也很给面子,相当的敏感,疯狂的分泌,刘师傅乐开了花,这要是长此下去,早晚有一天神兵变成擎天柱。

          不过刘师傅疏忽了,李晓岚毕竟是第一次,无论是松紧的程度,还是临床表现都让他精神上无比亢奋,所以,即便有‘春雨’的滋润,他也没坚持过二十分钟,大失水准,仅仅五分钟就缴械了。

          李晓岚始终坐在他身上,即便五分钟,也让她神魂颠倒,体会了人生的乐趣,当她艰难的挪动身体的时候,精华混着‘第一滴血’滴落,特别是第一滴血,落在刘师傅的神兵上,刘师傅全身一颤,他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神兵,宛如被千斤顶顶起来一般,这好像出了生长的范畴,因为刚刚五分钟,刘师傅的头和指甲确是因为爱夜生长了,可神兵却只长了微乎其微的一点点,而且并没有延时的功效,可现在,这惊人的恢复度,就连梁建仁祖传八辈的特效药都无法比拟。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又让他瞬间恢复生机,完好如初了呢?刘师傅低头一看,神兵上除了经营的液液之外,还有丝丝血迹,刘师傅恍然大悟,既然是液体都有治疗的功能,除去唾液,汗液,泪液,嘘嘘,爱爱之外,人体还有血液。

          而且这时李晓岚的‘第一滴血’,竟然拥有原地满血复活的神奇功能,堪比信春哥呀,或者换句话说,春哥就像第一滴血呀!

          现在不用废话了,既然复苏了,总不能浪费吧,何况看李晓岚,完全可以承受了,刚才多少有点诱骗的嫌疑,现在则是灵与肉的碰撞,神与魂的交流,特别是,李晓岚此时瘫软无力,全身泛红,娇喘吁吁,一副受用不尽,乐在其中的摸样,刘师傅自然要再次带领她勇攀高峰了!

          李晓岚还没做好准备,刘师傅再次凶猛来袭,两人也没有什么交流,完全是最原始,最本源的,跟着感觉走。

          刘师傅只感到‘春水潺潺’滋养身体,源源不断由神兵传入体内,多年来挥霍无度,烟酒侵蚀的身体再重新焕活力,回到当年巅峰的状态,果然是‘润物细无声’啊!

          不过,第一滴血已经失去了功效,神兵没有再满血复活,但却不觉得疲累,这说明她的血液有特殊的功效,可能以后的血液都比不上最真最纯的‘第一滴血’。不过,即便知道有能力,谁又会没事儿放自己的血去救人呢,其能力可以忽略不计,特别是两人现在这关系,无声激战之后,刘师傅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以后千万别去献血。”

          李晓岚红着脸,感觉刚才的一切都如似幻,却又无比真实,原来只要放弃保守的思想,世界是如此美妙。她羞赧的不敢看刘师傅,只是轻轻点头,现在鲜血猫腻太多,无偿献血,有偿使用,机构牟利,这一切都要感谢‘红美美’小姐,让我们知道越来越多的真相。

          俩人没话了,多少还有点尴尬,都没有逛街,牵手,看电影,李晓岚这样保守的人就于他,一时间不该如何相处,而刘师傅似乎心有灵犀似地说道:“晚上要是有时间,我们去看电影吧?”

          嗯?李晓岚一愣,羞答答的点头:“晚上有什么好片子?”

          刘师傅想都没想的回道:“午夜场,肉蒲团,去不?”

          李晓岚红着脸看了看两人吃果果躺在一起的摸样,喃喃道:“去不去,都这份上了,还不都得跟着去呀!”

          刘师傅嘿嘿偷笑,这骨子里思想保守的小妞,果然温顺可人,而且异能神秘,有待继续开,毕竟她还没有潮过,吹过,一旦吹出潮来,这种液体又有什么功效呢?

          699矿难

          刘师傅有心继续开李晓岚的异能,不过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两人还没起身,李晓岚就接到了她老爸的电话,说是刚才那老校长和级眼镜男伤重,若不抢救危在旦夕,需要她的唾液和泪液救援,还有那被刘师傅一顿板砖拍残的李磊和韩梅梅,都需要救助,从他们口中套取组织的情报,还不能让他们轻易死掉。

          李晓岚对自己父亲的话自然要服从,她刚要起身,刘师傅比她更快的窜起来,道:“外伤可以治,直接吐就好,内伤可以治,流眼泪就好,骨伤可以治,用尿盆就好,其他不能治,留给我就好!”

          李晓岚的俏脸啊,红霞始终退不下去,忙忙活活的把衣服穿好,急急忙忙的跑了,在门口隔着门开口道:“我爸说想见见你!”

          说完,她走了,刘师傅懵了。这是啥意思,是相关部门要拉拢,还是老丈人看女婿呢?

          女婿?想起这个词刘师傅就全身寒,现在数数他的岳父岳母们,目前只见过柳青凝的老爹,是个商人,而且买卖还有刘师傅老爹的股份,所以见面并没有什么压力,何况柳青凝怀孕了,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可是其他人,雷淑嫇的老爹是黑道龙头,尽管和后老伴杜蕾丝老太太双宿双飞,远离江湖了,但余威还在,最起码身边也得有几个杀人不眨眼的死忠。沈雨琪的老爹还没露过面,但是上层的大佬级人物,而且还有爷爷辈的大神级人物,触怒了他们就是破坏和谐社会。轻则当场神经病比关押致死,重则扔进笼子里,让你‘鬼洗脸,与狼共舞’!

          这些家属刘师傅还没搞定,现在事情越的严重了,柳画眉那边有组织Boss级人物干娘,而且还和自己的老爹有暧昧,新仇旧恨啊。这边的李晓岚的老爸,相关部门的总指挥级人物,统领异能大军,稍有不慎,刘师傅就会被定性为组织成员而灭杀。

          一想到这些刘师傅就害怕,还是丁玉琴最好,单身一人,逼急了,刘师傅都准备拉着丁玉琴远走天涯了。

          归根到底,这老丈人绝对不能见。不过现在事情和复杂,越来越多的组织的高手出现了,甚至还渗透进了学校,屠杀相关部门培养的新成员,十年前拿着明刀明抢大战又要爆了吗?刘师傅到底是应该选择一方加入,还是坐山观虎斗,尽可能的置身事外,保全自己呢?当初自己父亲的选择又是什么?组织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刘师傅觉得,还是有必要和李晓岚的老爸见见面,最起码还能摸清一些情况,但这要等李晓岚冷静下来只有,不然,见面不给点彩礼就太说不过去了。

          他随手打开电视,一看吓一跳,市内各个频道都在插播紧急新闻,一个长头小眼睛的女记者激动万分的说着,她身后是硝烟弥漫的大山:“观众朋友们,我现在在北部山区,在我身后就是今天刚刚举行了开工典礼,开始爆破的石矿山,可就在刚刚,刚被炸开的矿洞生了大面积山体倒塌,数位工作人员,以及开承办单位,动感娱乐公司的总经理雷淑嫇小姐,全部被困其中,目前生死未卜。我市有关领导已经迅来到了现场,在组织救援人员进行抢救,市xx领导要求全力抢救被困人员,要科学施救,防止次生灾害,要确保救护队员万无一失;千方百计救治受伤人员,尽量减少死亡;确保抢救和善后有序进行,做好善后工作……”

          领导的话还没有说完,刘师傅人已经消失了。

          好端端的怎么会出现山体倒塌呢?在开之前肯定都经过多方面的检查,勘测以及精密计算了,而且雷淑嫇说,今天是开工典礼,只是用微量的炸药炸开一个小洞,让他们这些高层在洞内搞个仪式,绝对的安全,为什么会被埋葬其中呢?是有人故意破坏的吗?

          刘师傅越想越心急,他早就知道异能组织矿产资源感兴趣,但雷龙帮这次如此高调,又有政府批文,又搞得满城风雨,刘师傅单纯的认为,异能组织不会顶风作案从而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没想到,到底还是低估了他们。这边李磊已经敢公然杀害新成员了,更何况是他们最看重的矿产资源。

          刘师傅一口气跑到学校门口,重新坐进了自己的座驾,那银衣女子老老实实坐在副驾驶,现在她是‘二’,在认真的执行刘师傅守备的命令。那垃圾筒在后备箱,杂毛鹦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飞了回来,落在车头当车标。

          就是这样一个组合,飞驰在马路上,不但没有任何减的迹象,反而在不断的加,无论是车,转向,就连过灯都是疾驰而过,没到一个红绿灯岗,这辆车所过之处,都会变成畅通无阻的绿灯,如果有人能在高下看清会现,汽车根本处在无人驾驶的状态。

          刘师傅心里紧张的不得了,山体垮塌,那是何等的危险,说不定雷淑嫇此时已经……

          他叼着烟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心里对那些背地里做手脚,要残害雷淑嫇的人涌起了无边的恨意,怒火烧天,正是因为他的愤怒,让汽车老老实实的自动驾驶,所有红绿灯全部乖乖的听指挥,特别是这辆车,宣誓效忠似地告诉他:“尊贵的主人,您忠诚的仆人,交通组第一小队,急小组组员car,永远向您效忠!”

          又是这话,和刚才那杂毛鹦鹉说的一样,不过,杂毛鹦鹉所效忠的主人应该是……

          刘师傅转头看着银衣女子,这女人一脸的警惕,眼睛瞪得像铜铃,耳朵竖得象天线,监视着一切可以的声音,这是恪尽职守的‘二’,可刘师傅看了她一眼之后,智能系统瞬间切换,变成了陈锋梢最近新研制开的,肉蒲团芯片,银衣女子媚眼如丝的迎着刘师傅的目光,颤抖着一对肉蒲团,身子一歪就倒在了他怀中……

          700全是高科技

          刘师傅实在无语,这两块芯片同时被她吸收了,竟然是随即切换,这要是需要‘二’和人拼命的时候,她忽然变成了‘蒲团’,那岂不是便宜了敌人。

          现在她只是根据芯片的命令在行动,刘师傅自己完全无法与她沟通,一交流,就是她心底声嘶力竭‘我要回家’的呐喊。同时刘师傅还现,在汽车的方向盘正中央,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长长的红色,虽然只是一根,微乎其微,但对于他这种脚踏n只船的男人来说却是致命的。

          刘师傅想要扔掉那根头,却现竟然镶嵌其中,难以撼动,甚至连拉断都不可能,坚硬如钢丝。

          刘师傅看了看身边银衣女子满头五颜六色的头,心中诧异,莫非是这家伙搞的鬼?她是怎么把机器收服当自己奴仆的?

          银衣女子太神秘,虽然处于无意识状态,但刘师傅隐隐觉得,她的能力和自己相仿,有点同宗同源的意味。

          不过现在刘师傅没空去考虑这些事情,收音机里正播放着关于山体垮塌的最新情况,目前救援队正在全力抢救,可由于山体结构问题,一时间不但没有进展,反而又造成了小部分的垮塌,让被困人员的生命受到了更大的威胁。

          刘师傅心中大骂,连地质结构山体结构还不了解,上来就直接挖,只顾着吐出领导一个‘快’的要求,成功救援自然是大功一件,上下都有光,可若是失败了,那么负责救援的人员都是临时工,没有受过专业培训!

          刘师傅向汽车下达了死命令,要求飞前进,汽车坚决执行了命令,银色的汽车飞驰,在马路上划过一道闪电般的影子,风驰电掣,一路朝北部山区驶去。由于以前是黄山区,所有并没有马路,只有崎岖颠簸的土路,但这并不影响已经被收编为忠仆的汽车飞驰,不过刘师傅并没有直接去矿山,因为那里有救援队,记者,领导成群,自然也有敌人埋伏其中的可能,他选择了不远处的山脚停车,自己爬上山去。

          当他下车的时候,银衣女子也跟着下了车,那原本无神的双眼迸出了一瞬间的光彩,杂毛鹦鹉飞落在她的肩上,后备箱中的垃圾筒自行跳了出来,垃圾筒的身子却有一副金属的人类手脚,迈着正步走了过来朝银衣女子精力,洪亮的声音在刘师傅心中响起:“万能的主人,您忠诚的仆从,生活组,卫生小队队员桶桶将永远效忠于您。”

          现在听这话刘师傅都有点习惯了,也不知道这都是什么样的智能机器人,最起码比陈锋梢的芯片要现先进,而且技术更全面,比如那杂毛鹦鹉,还能变身成神鹰,让人不敢置信。而且它还只属于生活小队,按这个分配想象,必然还会有娱乐小队,工作小队甚至战斗队!

          不过更让刘师傅纳闷的是,这垃圾筒明明再向银衣女子宣誓效忠,为什么自己会听到它的声音呢?他并没有试着和他沟通啊?还有刚才鹦鹉变神鹰,自己当时只是很生气而已,它就自主飞来了,说哥是由愤怒支配力量的最强战士,这都哪跟哪啊?

          它们不应该认错人吧?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和银衣女子开启了资源共享模式。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又或者这植物人一般的女人,意志转换到了自己身上?刘师傅下意识的拉开裤子看了看,莫非自己现在是雌雄同体?

          越想越复杂,还是先去救雷淑嫇吧。不过眼前是一片荒山野岭,怪石嶙峋,人迹罕至的地方,上坡很陡没有路,是攀岩的好去处,虽然刘师傅也是‘攀岩高手’,但高度不同软硬度也不一样。

          银衣女子仰头望着巍峨的山巅,眼中精光闪烁,看不出什么心思,但也绝不是‘二’或者‘蒲团’般无神,感觉到了山脚下,她好像一下子恢复了意识。

          刘师傅刚想靠近看得仔细点,忽然身边传来一阵金属变形的声音,转头一看,我靠,变形金刚啊!?

          那半人高的垃圾筒正在变形,不断的变大,金属手脚也在变长,不多时已经变成了两米高两米宽的正方体,那巨大的手掌仿佛可以开山裂石,遮天蔽日,缓缓伸出,将银衣女子抓在手中,慢慢放进了桶中,然后又抓起了刘师傅放了进去,在垃圾筒内部,刘师傅好奇的四下打量着,整个空间全部都是金属制成,很干净,散着银亮的光芒,四四方方的,在左边角落有个圆形洞口,旁边有火焰的标志,右边同样,不过标志是风行,前面是锤子的标志,后面是剪刀,乍一看还以为是太上老君的八卦炉呢。不过仔细一想,这些标志分别代表了毁坏,应该是垃圾筒内自动处理垃圾的功能。

          刘师傅还没来得及仔细看看高科技的垃圾筒,忽然觉得一阵摇晃,他站起身翘着脚,看着垃圾筒的大手抓住了岩石一角,正在快的向上爬。动作敏捷,身手不凡,一看就经常自己爬垃圾堆,然后把垃圾倒出去。

          这到底是多么先进的科技,人工智能还有其他的什么?一个不起眼的垃圾桶可以变形,还会攀岩,一只金属鹦鹉能变成神鹰,平时还会梳头染。眼前生的事情就像人类有特异功能一样让人无法接受。

          而且这俩东西还仅仅是生活小队的队员,若是战斗小队的队员或者队长,将会多么恐怖?不是擎天柱也得是机械战警吧?

          现在人类的科技已经先进到如此地步了吗?那是哪个国家秘密研的?或者是异能组织开的?又或者是数十万年前失落的文明?还是外星生物要入侵地球了?

          刘师傅想得头大,如果真的有一天,这种高科技高智能的机器遍布全世界,融入到人类的生活中,将会给人类带来方便,同样也会带来毁灭,但对于刘师傅,则会成为这些机器口中所说的‘尊贵的主人’!

          刘师傅怀着美好的憧憬,向往着文明高度达,全智能化机器化的美好时代快点来临,坐在垃圾桶里,一点点向山顶爬去。

          没多久,山顶就到了,不算稳当但很安全。站在山顶眺望,事地点就在脚下的山腰上看着事地点,人头攒动,烟雾弥漫,时而还有碎石滚落,救护车的灯光闪烁,还有大喇叭的喊话声,乱糟糟一片。同时刘师傅还看到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躲开了人群,正从另一侧迂回,避开了人群,沿着小路,由山石掩体,溜到了坍塌的山洞的正后方,也幸亏刘师傅站在山顶才看得一清二楚,不过他却看不清两个人的摸样,很有可能是组织的人,情况紧急,刘师傅来不及多想,飞快的追了过去……

          701狱友

          刘师傅飞的向那两个人影追去,身后银衣女子依然坐在垃圾筒中,此时垃圾筒已经缩小了,勉强容身,只露个脑袋,刘师傅回头一看差点没吓死,像是被剁了胳膊腿的‘人彘’呢!

          没空搭理她,继续沿着小路向下跑,山腰虽然有很多人,但也没人注意他们,记者们忙着采访现场指挥的领导,抢救人员为自己不成为‘临时工’而在拼命,不少雷龙帮的兄弟急的团团转,刘师傅离得不近,但隐约还是听到有人在骂街,有人习惯性的在召集兄弟过来挖大姐头。

          听到了大姐头果然被埋的消息,刘师傅的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天灾无情,看看这片山区,既然是采石场,这说明石质坚硬,随便一小块就能砸死人,更何况整片山体垮塌。

          “大姐头,你可千万别出事儿啊,你还没生过孩子,不能给人生留遗憾呐!”刘师傅心中默念,踩着崎岖不平的山路加快了度。途中还摔了一个大跟头,摔得他头晕目眩,但现在顾不了许多了,若雷淑嫇真的出现了不测,他不知该如何面对。

          一路狂奔,脑中不断的浮现雷淑嫇的音容笑貌,初见时,她轮着砍刀要剁他,随后一系列的事情让两人越走越近,前一阵子还争着要做幸福妈妈,后来知道自己患有不育症,更是悲痛欲绝,此时……

          刘师傅不敢想了,心酸紧张的情绪充斥在胸口,仿佛随时要爆炸。他一口气奔向那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如果真的是组织的人,那就应该是在外围埋伏,等着灭口的,一定程度上也说明雷淑嫇没事儿,还有出来的可能。

          刘师傅飞前行,当接近那两个人影的时候,骤然止步,躲在了一块大山石之后掩体,而身后垃圾筒也停住了,收起了手脚,刚才一路飞奔,扬起了一路尘土,覆盖在垃圾桶上,现在看起来挺像一块山石,而那只杂毛鹦鹉,就落在一株松树上,栩栩如生,刘师傅苦笑,他们比自己还懂得伪装掩护呢。

          刘师傅现在所在的是距离事地点不远的一个小山坳中,往右走是事地点,往左就是那两个人影的方向,他悄悄摸过去,始终保持着二十几米的距离,能看到两人戴着头盔,穿着土黄|色的一副,看起来也与山石融为一体。

          两人绕道山后,头顶上还不时有碎石滚落,反而前面的事现场看不出有多严重,因为人山人海的,大家更关注的是领导的态度。

          刘师傅悄悄跟过去,密切关注着那两人的行动,只见他们在山后,锁定了地点,忽然唱起了歌:“还记得一周前的晚上,那时我们被剪去长,没有自由没有她,只有铁门铁窗铁锁链,当初的我们是那么悲伤,都没有一把破木吉他,在床上,在地下,在监狱中,唱着我们自编的歌谣,我不想有一天,我老无所依,依然留在,留在监狱中,如果有一天,你想到办法,请带我离去,离开这监狱……”

          动听的旋律,浑厚沙哑的摇滚唱腔,浅白易懂的歌词,这不正是华海市当前天桥下最流行的歌曲《监狱里》吗?这歌由一对非著名的草根流浪歌手演唱,而且还是刘师傅的狱友,他们一个是黄斑涯,一个是劳苏岩!

          两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