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狂维修工第207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的手臂,为的就是复活那条在红色大棺材中的手臂,这神秘的活祭方法肯定是为了骗取小胡子等人的好处而瞎编的,事实证明根本不管用,那条手臂是有主的。

          “你先别害怕,我这就送你去医院。”刘师傅也担心她出事儿,这丫头做母亲的机会已经很渺茫了,若是再变成独臂侠女,恐怕会接受不了,刘师傅看得出,她江湖出身,断胳膊断腿早有心理准备,她更害怕的是自己嫌弃她。

          刘师傅轻轻将她拥在怀中,柔声安慰道:“你不要呼吸乱想,刚才你所经历根本就乎想象,能保住命已经很不错了,再说胳膊不是还好端端的在你身上嘛,即便没有了也不怕,即便两条胳膊都也没有也不怕,以后我帮你穿衣服,脱衣服,为你吃饭,帮你洗澡,我都是我求之不得的!”

          刘师傅说的柔情款款,又饱含真情,雷淑嫇宁挽着他,终于露出了笑容,她前所未有的认真的说道:“老刘,你说,为什么每次我遇险,生命受到威胁你都会及时出现呢?我身在黑道,虽然不至于刀光剑影,但也见过血腥,从来不知道害怕,更不需要谁保护,可自从你出现,我终于知道被人保护的那种安全的感觉是什么滋味了,心里很舒服,很踏实,就像刚才,你拼了命的救我,不惜流血,不怕死亡,我倒是很满足,真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死,也要死在一起!刘师傅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就是因为这个坚定的信念,刘师傅当时才逆转乾坤的变身了,让他的异能趋近大圆满境界,而且,从这次异能组织的疯狂来看,相关部门要下大力度,最后的时刻即将来临了,一旦解决了异能组织,一切问题就都烟消云散了,到时候,刘师傅会把一切都告诉给她,还有其他女人,如果他的异能到了大圆满境界就能拥有不死之身的话,他会考虑自曝脚踏n只船的事儿!

          雷淑嫇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心思,没有再追问什么,而是轻轻靠在他怀中,道:“我真的想给你生个孩子!”

          刘师傅偷偷擦了擦冷汗,道:“好,咱这就去医院,治好了胳膊治不孕,然后我们一起努力!”

          外面很乱,全民总动员在往家里抢食物,一片沸腾热闹的丰收场面,雷淑嫇一条手臂没法动弹,影响了整个身体的平衡性,走路都不方便,汽车停的很远,出租车罢工,公交车停运,没办法,刘师傅治好拨打了急救中心的电话叫救护车,结果,占线!

          打了足足半个小时才打通,结果被告知,城市内一片昏路,大爆炸生的一刹那,心脏病的人数就多大数百人,充分说明了人口老龄化的可怕,另外还有很大一部分人受伤,都是以往的仇家上门寻仇,大家都以为战乱将起,生死未卜,趁着当口有仇报仇了。这就是战争所带来的恐惧和绝望人们的反应。

          幸亏军警提早一步把守住了银行,金店等地,不然肯定被一扫而光,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在这种气氛中,没准有多少漂亮姑娘被……

          战争,可怕呀!

          没辙了,刘师傅只能拉着雷淑嫇躲着人群走,街面上军警已经散去,警戒解除,老百姓恢复了自由,到处都有警察,广播,在解释着刚才不过是军事演习而已,不会有任何危险性,可还是有不少人驾车朝市外直奔高,有不少人跑步朝火车站而去,银行门口的军警走了,老百姓却排起了长龙,有人甚至急急忙忙的帖告示在买房,一百多平精装修,给钱就卖,啥也没有命重要。

          人心惶惶。刘师傅苦笑着抱着雷淑嫇,穿街过巷,某电器行里的电视正播放着经济新闻,由于突如其来的军演,导致全球股票跳水大跌,黄金价格飙涨,不少敌对势力拉响了警报,进入了战备状态,大有天朝一怒,伏血千里之势。

          周边诸多如人妖国,阿三国,佣人国,棒子国,鬼子国等诸多国家领导人,外交部,第一时间给天朝来了和平友好,凡事好商量的信函,关于海上的争议屿,争议油田,第一时间得出了结论,其所有权开权归天朝所有。

          远在大海另一边的某些资本主义国家,召开紧急议会,全票否决天朝货币增值议案,取消一切关于天朝进口产品反倾销税等等诸多疑似经济制裁等为难题。海峡另一端的小上,数十万民众走上街头,要求回到祖母国亲的怀抱。

          其他与天朝始终保持着友好的国家纷纷来贺电,庆祝强大的天朝上国成立六十二周年!

          713‘丁玉琴’

          刘师傅千辛万苦,冲破层层阻碍总算把雷淑嫇送到了医院,别看外面人满为患,逃的逃,跑的跑,可此时的医院却极度冷清,就剩几个财会室的人在门口哭了,不少患者和家属不但没结账,还把财务科给抢了,武装部队只注意钱最多的银行和金店了,殊不知,医院的财物也不少!

          大夫们也都跑的差不多了,除了财务室的几个人,还在医院上班的,就只有负责给太平间打扫卫生的老大爷了。

          刘师傅负责雷淑嫇进了医院,根本就没人搭理他们,反正也没医生在,你要是乐意拿两瓶酒精回去喝都行。看样子,相信是‘演习’的人真不多,毕竟,哪有在不通知的情况下,导弹炸弹的在城市边上玩命仍的。

          即便是真的,这一时半会的人心惶惶肯定避免不了。特别是医院,就连着个火,手术室的大夫都能把病人扔下自己逃命,何况是飞机导弹的……

          刘师傅二人根本就没人管,愿意干嘛干嘛,雷淑嫇傻眼了,她的胳膊完全没知觉,这没有大夫,没准会耽误病情,刘师傅也没辙,但最起码要先知道一下她现在的情况,别的不行,刘师傅跟x光ct机可是有交情的,虽然不是丁玉琴所在的医院,但市立这些私立医院基本都从同一家医疗器械公司采购的器械,只要是一个牌子的机器,就得认刘师傅这份交情。

          这一试之下,别说,不但机器们认刘师傅这交情,而且比以前客气了许多,也不像他提要求了,毕恭毕敬,就像对待来疗养的长一般。

          不过x光只能检查出雷淑嫇的手骨没有任何异常,详细检查还得等ct,检查结果也没什么大碍,就是有淤血,不过淤血量比较大,最好能动手术,如果不动手术吃些活血化瘀的药多活动慢慢也能痊愈。

          确诊之后,雷淑嫇和刘师傅都放心了。可就在这时,这昏暗密封的ct房间的灯忽然灭掉了,雷淑嫇还躺在ct机上,刘师傅正逗她,说要解开扣子照得更清楚,这一下,把他们吓得不轻,特别是刘师傅,一头扎进了刚刚解开的小妞之巅中。

          雷淑嫇吓得大叫一声,刘师傅正玩着猪拱白菜的游戏,哼哼道:“别叫,这里又没人……”

          “有,有,有有有……”雷淑嫇哆哆嗦嗦的说着,小妞之巅不断的颤抖,几乎要把他顶起来似地,颤巍巍的一只手直挺挺的站着刘师傅身后,结结巴巴的说着:“有,有人!”

          有人?刘师傅吓了一跳,竟然有人那就更不能起来了,说啥不能让雷淑嫇走光,可雷淑嫇身体颤抖的越厉害,不断的想要起身,只是一个胳膊太不方便,刘师傅觉得有些不寻常,转头一看,顿时吓出一身白毛汗……

          ct室的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由于ct室在医院最偏僻的角落,所以走廊里如果没有灯,比这检查室还黑,但毕竟外面还是大白天,总会有丝丝缕缕的光线照射进来,只见楼道里青蒙蒙的,房间里黑漆漆的,在房间和楼道交界的大门,就像阴阳相隔的鬼门关,此时那里正站着一个人,朦朦胧胧中,只看到她身材挺直,长披散,一身白大褂格外刺眼,光线很集中,清楚的照射出空气中的灰尘,显得就像层层烟雾在弥漫,看不到那人的脚,但她却在动……

          在朦胧中,她好像飘过来一样,到底属于哪一界的生物一时间还无法确定,但尽管如此,刘师傅还是挡在雷淑嫇身前,不是他勇敢,是不能让雷淑嫇走光!

          那人一点点的‘飘’了过来,越来越近,大姐头虽然彪悍,但毕竟是女人对神鬼之说还是很恐惧的,不像刘师傅,夜路走多了,除了女流氓什么鬼都遇到过。

          他冷冷的看着,现在是非常时期,异能组织连军方核心武器控制系统都敢侵入,导弹都敢乱扔,证明他们彻底疯狂了,若是下了狠心要灭他也不足为奇,只是咋么突然弄出这么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最狠不过是个女鬼,老子不害怕!

          刘师傅心里无惧,很快那女鬼也飘到了近前,不知道从哪照射进来一束光,正好照在那人的脸上,长飘动间,他看到了一张苍白的脸,而且还有几分熟悉。

          刘师傅仔细看去,那弯弯的眉毛,娇俏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这不是丁玉琴嘛!

          捉奸?!刘师傅立刻就想到了一个最恐怖的问题?可是,丁玉琴不在这个医院上班啊?莫非是这医院的医生都被‘演习’吓跑了,她是被临时借调来的?还是不对,她即便在这,即便现了他和雷淑嫇,但也不至于披头散的‘飘’进来捉奸吧?正常捉奸,不是喊打喊杀,就是喊着要分手费,这不符合常理呀?

          即便做了多番否定,但刘师傅还是吓出一身冷汗,头大如斗想着如何辩解,毕竟后面还有个雷淑嫇的,别看暂时只有一条胳膊,正好施展黯然掌。

          正当刘师傅哆哆嗦嗦准备开口胡编的时候,忽然不知道从来吹来了一阵阴风,仿佛从底下涌来,一下吹散了丁玉琴垂在身前的长,黑飘舞,一看就用了拉芳。

          这时,雷淑嫇和刘师傅都清楚地看到了那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忽然,那暗淡无光的眼珠忽然掉了出来,只连着眼窝中的一丝肉,垂在脸颊上,血水流淌,同时,她的鼻孔,口腔,耳朵都有鲜血渗出,脸上的皮肉大片大片的溃烂,有的直接烂到可见骨,有的则在流脓,舌头一寸寸的伸长,直垂到胸口,瞬间变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这就是一具早已腐烂多时的腐尸啊!

          “啊……”面对如此惊变,雷淑嫇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声,没多久她现,刘师傅的叫声比她还高八度……

          714心理难关

          刘师傅惊恐万分,刚才那张脸,还有这身材,绝对是丁玉琴无疑啊,怎么会……怎么会忽然变成一具腐尸了呢?再说,尸体会自己飘过来吗?

          刘师傅不敢相信,更不能接受,他们前天还在一起呢!这会不会是丁玉琴故意化妆来吓唬他,惩罚他脚踏n只船呢?又或者丁玉琴真的在异能组织的疯狂下遭遇了不测,毕竟她俩的关系已经在在异能组织面前算是公开了,自己又没能守在她身边,何况她本身是大夫,一边战争爆,最主要的攻击目标,一是敌人的粮草,二就是敌人的医护人员,这样才能造成更大更有效的杀伤。

          刘师傅越想越复杂,越想越害怕,眼前的‘丁玉琴’还在不断的变化,她的衣衫碎裂,白皙的皮肤在溃烂,大片大片的皮肉带着鲜血剥落,率先掉落的就是一对柠檬型的小妞之巅,直接露出了惨白的胸骨,一颗心脏还在跳动,双肺也有钙化点,估计是吸二手烟多了。

          观察的太仔细了!胸前最‘厚实’的两端肉掉落,而手臂上,腿上的肉则在溃烂,脓血流淌,腥臭扑鼻。雷淑嫇恐惧的尖叫,一声高过一声,搞得刘师傅心神不宁,而眼前的‘丁玉琴’越的不成|人形了,全身不适露出森然的白骨,就是脓血流淌,特别是那一双手,已经变成了修长的白骨,锋利如刀,直挺挺的伸着,直朝刘师傅的脖颈插来。

          “啊……”雷淑嫇尖叫一声,一条胳膊下意识一拉刘师傅,拽得他整个人朝后仰,堪堪躲过那一双鬼爪,锋利的指骨一下刺进了ct机中,虽然是塑料外壳,但也相当的坚硬,可在那锋利的指骨下犹如豆腐一般不堪一击。

          刘师傅吓出了一身冷汗,幸亏躲得快,不过指骨就会刺进自己的喉咙。这就是奔着要他命来的呀!

          事态一下子变得严重了,眼前这个‘丁玉琴’完全就是被亡灵法师召唤出啦的亡灵战士嘛,即便丁玉琴真的遭遇了不测,也绝不会这么快就变成腐尸吧?

          刘师傅可以确定,这绝非是丁玉琴,而是某种恐怖的异能造成的,刘师傅当即就要动手,可就在这一瞬间,那原本全身流着脓血,露着白骨的腐尸,刹那间变得完好如初,就是活生生,美丽温柔的丁玉琴站在自己眼前,正朝他微笑,那笑容坚定乐观,正是那面对病魔不屈不挠的丁玉琴。

          刘师傅全身聚力准备玩命,这一下顿时傻了眼,莫非刚才一起都是幻觉,丁玉琴故意吓唬自己的?此时雷淑嫇躲在他身后,仅仅抓着他的衣服,偷看一眼,见刘师傅痴痴呆呆,她不由得暗叹这女鬼经验丰富,先以美色诱惑男子,再显出原形吸干他的阳气……

          ‘丁玉琴’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看着刘师傅笑,笑得他越的心虚,刘师傅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翻船’会是什么下场,不管是什么下场他都无法面对。

          此时他呆呆的看着‘丁玉琴’,神色尴尬,却没有注意,一只鬼爪正在慢慢成形,悄声无息的从下至上向他逼近。

          就在这时,ct机忽然在刘师傅心底喊道:“死人,她是死人,她没有心跳,五脏六腑都碎了……”

          嗯?刘师傅立刻回过神,刹那间,那白骨鬼爪忽然撩起,自下而上仿佛要将他开膛破肚,刘师傅猛的向后仰倒,将雷淑嫇压在身下,看看夺过了致命的一击,当他再次起身要拼命的时候,眼前仍然是‘丁玉琴’如花的娇颜,笑容是那样甜蜜温柔,仿佛刚做好了饭菜招呼他上桌吃饭一样。

          面对这样的丁玉琴,刘师傅即便知道是幻觉,但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幸好身边有一台能够看破一切表象直视人体本源的ct机,ct机将它所看到的本源画面反映到刘师傅心中,顿时,一个全身鲜血淋漓,几乎支离破碎的男人出现在刘师傅脑海中,其凄惨的程度一如刚才所见,有的地方脓血汩汩,有的地方白骨森森,从胸口一直到腹部有一条长长的手术刀口,只是做了简单的缝合,隐约可见其破裂的内脏。

          ct机说道:“这人我认识,是一个星期前因为车祸而被送来救治的患者,不过因为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了,由于肇事方逃逸,现在还没有找到,死者家属拒绝火化,尸体始终被放置在医院的太平间里,不过今天怎么自己出现了,是不是他死的太冤,心有不甘自己出来找凶手了?兄弟,不会是你吧?”

          刘师傅苦笑,他自认还没达到肇事逃逸的逆天境界。

          看了心中真实本源的画面,刘师傅这才意识到危险,这是某人在控制尸体,变化样貌来迷惑自己,要袭杀自己,控尸术外加幻术,这肯定是个B级的人物再出手。

          刘师傅不敢怠慢,立刻窜起来,正好这时那尸体的一只鬼爪无声无息的向他袭来,不过尸体的关节生硬,动作起来根本不灵活,刘师傅轻轻向旁边一跳,夺过了攻击,飞起一脚将尸体踹倒在地。

          当他准备过去狂殴猛打的时候,丁玉琴的脸再一次出现了,她凄苦无助,眸中含泪,似有无尽的委屈,又像是在抱怨刘师傅,为什么打她。

          刘师傅一下呆住了,丁玉琴本来身世就可怜,跟了他之后算是重生了,小心谨慎的守护着得来不易的生活和这段感情,对刘师傅可谓是百依百顺,还烧得一手好菜,喂得刘师傅脑满肠肥的,而他自己却脚踏n只船,心中有愧,即便让这些女人群殴致死,他也绝不会动她们一手指头的,可现在……

          ‘丁玉琴’一脸的委屈,泫然欲泣,一副要收拾行李回娘家的模样,刘师傅这心一下就软了,下意识伸手要去扶她,张口就要认错,就在这时,一只鬼手无声无息的出现了,刘师傅猝不及防,一下被鬼爪抓在胸口上,顿时连衣服带皮肉被撕扯下一块,学淋淋的,疼得刘师傅痛呼不已,顺势一脚踹在了尸鬼的胸口,一下将他踹出老远,这次刘师傅可是动了真火,咬牙就要玩命。

          尸鬼翻身而起,荡开长,露出了一张怯怯的小脸,双手捂住刚才被踹的胸口,可怜兮兮,怯生生的,一副求你别再打我的摸样。

          刘师傅已经举起了拳头不得已又放下了,他实在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关口,所以他只能再一次中招,被鬼爪抓得肩膀几乎筋断骨折,痛苦难言。也只有在剧痛中,身体的自然条件反射,刘师傅才会下意识的还击,可当‘丁玉琴’再次露出痛苦的表情时,刘师傅自然而然的就会停下动作,即便心里清楚,但就是下不去手,心里的痛苦更大于心里。

          坐在ct机上的雷淑嫇却在感叹:“老刘真有风度,不打女人!”g

          ……714心理难关……!!

          715当家的

          老刘现在死的心都有了,因为眼前的‘丁玉琴’脸颊肿了,眼眶青了,嘴角出血了,再看那楚楚可怜的神情,一看就遭到了家庭暴力,而刘师傅,胸口被抓掉一块皮肉,血淋淋的,肩膀半垂着受伤不轻,看样子是因为大媳妇而遭到娘家人围攻了!

          ‘砰……’又是一声闷响,刘师傅生生被打出三米多远,感觉整个胸腔都塌陷了,大口的咳血,而眼前的‘丁玉琴’却笑了起来,似乎揍刘师傅是一种夫妻情趣。

          作为男人,能让媳妇笑,就是最大的成就与骄傲!刘师傅在剧痛中,竟然没心没肺的也跟着笑了起来,这是因为他对丁玉琴的感情太深了,不仅是她,就算是雷淑嫇或者任何一个柳青凝,沈雨琪,换成任何一个女人,打他两下老婆能开心,他都乐意。

          就因为这种宠爱媳妇的心里,让刘师傅彻底陷入了被动,那尸鬼的一双鬼爪上下翻飞,虽然关节活动能力有限,但力量极大,几乎每一下都带起刘师傅一块血肉,不过在刘师傅眼里,却像是在与丁玉琴打情骂俏,心里都慢慢开始接受了……

          “老刘,老刘,你快动手啊!”雷淑嫇渐渐看出了端倪,现在不是顾风度的时候了,再不动手,刘师傅就危险了。

          可是雷淑嫇暂时失去一条手臂,一点平衡感的都没有,可谓自顾不暇,即便如此,她还是不顾一切冲上来,沉肩坠肘将尸鬼一下子撞飞,此时,在雷淑嫇的眼中,那尸鬼显出了原形,凄惨无比的死于车祸的男尸,犹如地狱回来的恶鬼来索命。

          而在刘师傅眼里看到的却是丁玉琴和雷淑嫇在打架,即便此时他已经伤痕累累,但还是坚持着站起来,拦在两人中间,他曾无数次在里到这样的场景,雷淑嫇拿着砍刀和拿着手术刀的丁玉琴玩命,沈雨琪拿着手枪和柳青凝拼杀,最后柳画眉偷偷安装了炸弹小妹,所有人同归于尽……

          此时,噩真的上演里,刘师傅也立刻做出了反应,他曾经无数次的想,遇过真遇到这事儿,他就不偏不倚站在中间,挨刀挨枪挨炸弹,他都认了,只有他挂了,才能眼不见心不烦。

          所以,刘师傅毫不犹豫的站在了中间,看着‘丁玉琴’扑过来,雷淑嫇在他身后,看到的却是尸鬼的鬼爪伸向了刘师傅的胸口。

          雷淑嫇大惊失色,抓着刘师傅的肩膀喊道:“老刘,快动手,打他,打他……”

          刘师傅苦笑,做爷们,不能偏帮……他做好了为脚踏n只船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电光火石间,鬼爪已经出现在眼前,瞬间刺破了他的皮肉,直奔他的心脏而去,雷淑嫇吓得大叫,她不明白为什么刘师傅好像一下子变傻了,任人宰割:“老刘。你疯了,怎么眼睁睁的等死啊,你要是这么窝囊死了,我就改嫁!”

          啊?改嫁!?刘师傅一下子惊醒了,对呀。哥要是挂了,是眼不见心不烦,可哥要真挂了,这帮娘们都改嫁了,哥多冤呐。脚踏n只船是不对,但哥也是本着公平公正的心对待每一个人的,不偏不向,对谁都一样好,没有正室没有小三,扪心自问,对得起天地良心,也对得起所有女人的感情。

          凭什么人家顶着个局长副局长,处长副处长的头衔,就能三妻四妾,和平共处,哥还是刘师傅修理部董事长,全国搓澡协会秘书长呢!刘师傅瞬间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人家三妻四妾都和谐,无非就是因为人家爷们强势,糟糠之妻离了我你就活不了,小三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能满足物质条件,以后腻了还不影响小三‘再就业’,归根结底就是女人能从男人身上得到好处。

          刘师傅琢磨了,看看身边这些女人,要钱有钱,有权有权,要势力有势力,要事业有事业,好像没啥事儿一定要依仗他的,不对,有一点,至关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刘师傅‘特长’的神兵,大家都尝到滋味,知道甜头了,这神兵,乃是天地所生的灵根,天上地下只有两根,一根在定海眼,后来跟着大师兄去西天了,另外一根就只此一家了,离开刘师傅,就得用两根电动棒接在一起找感觉了,效果肯定没有这天地灵根的效果好!

          想到这,刘师傅立刻就有了仗势!女人用什么威胁男人,还不就是不跟男人睡觉,男人为什么不能用特长威胁一下女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