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狂维修工第208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呢?刘师傅想通了,必要时,咱哥们也得强势一会,该说也得说:“你不愿意?不愿意,你就看谁‘长’找谁去呀!”

          就当刘师傅想通了,准备一雪前耻,重新做人的时候,那只骨爪已经无声无息的刺破了他胸口的皮肉穿过了胸骨,直接抓上了他跳动的心,那冰冷的感觉让他如坠冰窖,眼前的人也不再是清纯美丽的丁玉琴了,而是一具体无完肤的男尸。

          即便是丁玉琴,刘师傅也想开了,老娘们就不能惯着,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该疼的时候疼,该骂的时候也得骂!

          坚定了心境,被鬼爪握着即将捏碎的心脏顿时停止了跳动,那诡异的感觉再次袭来,瞬间刘师傅就感觉到,身上仿佛有千百万之蚂蚁再爬,麻麻痒痒的,刚才所受到的伤害全然没有了疼痛的感觉,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雷淑嫇眼睁睁的看着,刘师傅的身体表面出现了一层银亮的色彩,仿佛刚刚喷了一层银漆。他就像一个刚出场的金属机器人一般,看起来坚硬无比,凝实雄浑。

          刘师傅现在越来越喜欢这种强大的感觉了,即便每到这个时候,他的心跳都会停止,完全变成了一个金属机器人,但思维意识还都属于他,刘师傅把这叫做‘战斗状态’,什么时候等他的‘神兵’也开始机械化之后,才是异能大圆满的境界。

          变身完毕,刘师傅开始反击了,只是轻轻一动,那插在他胸膛的一只鬼爪瞬间化成了齑粉,金属的胸膛开始液化,抓着心脏的鬼手骨粉被一点点吐出来,他那银亮的铁拳一拳挥出砸在尸鬼的脸上,顿时将他惨不忍睹的脸砸掉一半,他眼中再次出现了丁玉琴可怜兮兮的面孔,不过现在刘师傅可不在意了,一拳轰出,随后整个人飞身扑上,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边骂跟唱快板似地:“骑在你身上我使劲的拍打,谁让你这个倒霉娘们这么不听话,虽然咱俩工资挣得差不多,但问问你爹问问你妈咱谁是当家的……”

          716老朋友

          刘师傅边打边骂,一代家住的威严尽显,这不是随口骂着玩呢,也给雷淑敏听听,谁是当家的,什么叫当家的,当然是说的算的!

          此时的刘师傅说的轻描淡写,看似在训媳妇,可动起手来却如雷霆万钧,那尸鬼毫无还手之力,三两下就被刘师傅大卸八块了,生前哥们是被气车撞的,现在这尸身像是被火车撞的。

          刘师傅没得打了,但最也没闲着,继续数落着他那训妻的快板书:“甭管你有多大能耐都得听我的话,我让你别吃醋,要学着大度,让你别别惹祸,我说的有错嘛……”

          他这一股子一股子的说着,旁边雷淑嫇听得梗着脖子直想跳探戈,就在这时,忽听一声惊讶的叫声传来:“哎,你是谁,在太平间干什么?想偷尸还是偷器官?”

          这一声喊,刘师傅立刻闭嘴,狂风一样冲了出去,有陌生人在太平间,应该就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那个可以控尸的Boss级人物。

          至于刚才喊话的人,一看就对国情国法不了解,在天朝上国,是不允许器官私自买卖的,只有无偿捐赠。如果你穷疯了想卖个腰子,被逮住不但没钱,还得判你几年……

          刘师傅飞往太平间冲去,如果Boss级人物还在,很可能控制出第二具尸体,不一定会再来袭杀自己,但若是对自己身边的人动手,这尸体又能变鬼,又能变成你熟悉的人,攻击力强,谁能顶得住。

          刘师傅越想越担心,不断的加,他惊奇的现,自己脚下竟然出现了一排小金属轱辘,就像穿了一双单排轮滑鞋,不过是直接从他脚下长出来,而且脚后跟还有火焰喷出,刘师傅吞着口水无限感慨,自己变成哪吒了!

          不过,刘师傅还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变化,突然加,让他直接朝着墙冲了过去,刘师傅大惊之下,心里只想着‘这该死的墙出现的真不是地方,要是拆了就好了’。他的念头刚起,下意识挡在身前的两只手,变成了一把专门拆墙的电镐……

          一阵烟尘过后,刘师傅成功冲了出去,那扇墙就跟拆迁办刚走似地,只剩满地尘土,一块石子都没有。

          太平间里,一个灰衣老头刚刚倒在地上,全身抽搐,蜷缩成一团,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满了恐惧,就跟见了鬼似地。想来这就是医院仅剩的看太平间的老人,而在他身边,站着一个短粗胖长得跟歪瓜裂枣似的女人,那脸长得跟在开水里泡过似地,而且还在上面还跟撒了一层胡椒面。在这阴森的太平间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这不,就连见惯了尸体的老人都吓晕了。

          那女人朝刘师傅呲牙一笑,满口牙东倒西歪,舌头都是黑的,刘师傅心里一阵厌烦,这念头刚一兴起,顿时觉得太阳||穴一动,竟然自动出现了一副眼镜,镜片灰蒙蒙的,可透过眼镜再看那鬼一般的女人,嘿,跟肉蒲团女主角似地!

          刘师傅大喜,这能力太招人稀罕了,不想看见什么东西,还能自动出现一副3d眼镜。如果不想听声音,耳朵里肯定会出现音乐耳机,如果太硬的食物不想嚼,估计舌头会变成搅拌机,如果到了大圆满境界,他想xx,而且身边又没女人,不知道神兵会变成什么?

          那女人见刘师傅不为所动,心里也挺高兴,还以为遇到了知音,本想跟刘师傅套套近乎,可这时,雷淑嫇跑了过来,这小妞虽然一条胳膊不好使,但并没有影响她的整体美,柳叶眉,瓜子脸,清秀俊美。那女人一看顿时妒火中烧,转身跑到太平间的藏尸柜前,身后就拉开一格,里面是一具男尸,刘师傅和雷淑嫇眼睁睁的看着,那女人俯下身,在冰冷的尸体嘴上亲了一口,那尸体立刻如诈尸一般坐了起来,刘师傅和雷淑嫇对视一眼,纷纷猜测,这尸体估计是被恶心起来的。

          雷淑嫇躲在刘师傅身后,看着那具冰冷惨白的尸体做起来,一点点的翻身,竟然自主的要走出藏尸柜,雷淑嫇对异能组织根本不了解,一时间也无法相信,特别是连刘师傅都变了,但不管刘师傅变成什么样,她都认得出那是她的男人。

          刘师傅也是心中暗自震惊,异能世界真是无奇不有,这丑女只凭倾情一吻就唤醒了一具尸体,手里拿着一张照片在尸体前晃了晃,刘师傅的3d眼镜变成了望远镜,看得清楚,那照片竟然是他与丁玉琴的合影,看起来两人神态自然,应该是无意间被人偷拍下来的。

          那尸体在看过照片之后,明明是一个清瘦的男人的脸,此时却如橡皮泥一样在变形,不一会,‘丁玉琴’出现在眼前。

          刘师傅心里暗自庆幸。幸好今天自己遇到了,而且直接袭杀自己,若是这种伪装来迷惑自己,他还真认不出来,万一控制不住xx了,神兵肯定会烂掉!

          尸体就是死人,全身的血液不再流动,没有支撑,关节也变得生硬,所以他的动作很慢,一点点的爬出来,就像从坟墓中被人召唤一般,雷淑嫇看着这恐怖的场景,到也没多少害怕,反而和刘师傅说道:“老刘你还记得吗,上次我们被追杀就是躲在这藏尸柜中的,当时我们互相取暖……”

          说着,小妞还不好意思了。刘师傅也乐了,那次可是占了大便宜了,至今仍然回味无穷。想起当时为了‘藏尸柜大姐’还真帮了不少忙,许久不见,不知道它的兴趣变没变。

          “嗨,柜子姐,好久不见了。”刘师傅心里打着招呼。

          藏尸柜大姐还认他这个交情,不过兴趣依然没变,冷哼道:“你咋又来了,而且还带着这个女人,你难道忘了,我最讨厌女人身材比我好吗?”

          刘师傅笑道:“记得,当然记得,我这次来就是想告诉你,不要太纠结,女人外表显示出的身材都是假象,都是浮云,只有禁得住考验,永久耐磨不变形的才是好身材,不信你看!”

          说完,刘师傅猛然一转身,噗的一下捏住了雷淑嫇的小妞之巅,在他独特的手法下,小妞之巅不断的变换形状,雷淑嫇整个人都傻了,怀疑刘师傅是不是鬼上身了,捏的她骨酥肉麻的,刚想倒在刘师傅怀里,他已经收手了,心里是藏尸柜大姐得意的笑:“你说的真没错,什么身材都是浮云,只有我这样的‘身材’,经久耐磨不变形才是‘身材’!”

          藏尸柜大姐极度兴奋,宛如一个女人在炫耀自己的好身材,不断的扭动的,而藏尸柜也有自己的特点,那就是一格格冷藏柜自动开阖,其中那刚做起的尸体,一下子被收了回去,险些刮掉他的脑袋,另一格突然弹出,直接撞在了那异能丑女的头上,她那被开水煮过的脸一下子变成了车祸现场……

          …………

          感谢‘shin丶’哥哥捧场。另外通知一下,新书将会在24号注册,25号正式上传,刘师傅将在本月30正式结束,喜欢小弟这种风格的朋友,请握好手中的红票,打开你们的书架,和小弟一起在枯燥的生活中找点乐趣吧,届时还请大家多多捧场。

          717绑架

          控尸的丑女一下子被突然弹出的藏尸格砸晕了,被她一吻唤醒的尸体也重新倒了下去,刘师傅二话没说,扛起丑女和那具尸体塞到了一个格子中,随后,刘师傅的右手竟然变成了焊枪,直接将那藏尸格焊死了!

          雷淑嫇整理着内衣,有很多问题想问,现在她所经历的事情已经完全出了她的认真。不过身为江湖人她知道,不该问的别问免得惹祸上身。事情虽然离奇又危险,但有刘师傅在身边保护就足够了。而且,看着刘师傅跟变形金刚似地也挺好玩。

          刘师傅现在可没什么玩的心思,拉着雷淑嫇就走,现在天下大乱,异能组织彻底疯狂了,他们似乎在害怕着什么,而且他们始终盯着自己不放,抓住任何一个几乎都要置他于死地,情况危急了。他现在关键时刻能变身,多少有点仗势,可谁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会不会失效,

          刘师傅决定了,不能在这样一盘散沙的下去了,雷淑嫇险些香消玉殒,其他人肯定也会有危险,经历了刚才的事儿,刘师傅也不怕翻船了,啥也没有命重要,他现在要尽快把这些女人集中起来方便保护,但还不能随随便便去召集,要他一个个上门去请,做好前期工作,让这些女人做好过大家庭的生活,贯彻和谐为主的生活思想,以不吃醋,不吵架为基础,以团结互助,相亲相爱为目标,紧密团结在以刘师傅为当家人的小集体周围,认真贯彻落实多生孩子多洞房的方针政策,为构建和谐大家庭努力奋斗。

          刘师傅找回了自己的豪车,此时人心惶惶的,一切都是身外物,只有吃喝保命才至关重要。随处可见哄抢食物的人们,四处都张贴着卖房卖车的广告,银行门口排起了长龙,运钞车一趟一趟的来往,以往那些看似艰苦朴素任劳任怨的小干部,提得却都是巨款,一次突如其来的军演,一个战争的谣言,引出多少贪官自曝啊!

          刘师傅先把雷淑嫇送回了雷龙帮的老巢,不少雷龙帮的骨干分子都在这里,为了维稳他们被列为重点盯防对象,反而增加了安全性,但刘师傅还是不放心,他从女厕所把姬不歪和他两个女朋友拎了出来,重点布置了防御任务,随后又回家找到了陈锋梢与小贝贝,带着他们的芯片和魔兽到雷龙帮老巢集合,别看他们人少,但战斗力还算强大。

          随后刘师傅开车去接丁玉琴,毕竟她是最弱的,路上人很多,汽车行进很艰难。刘师傅无聊打开了收音机,此时正播放着正要新闻,播音员是中情人朱缇紫,此时她正急的播报着,由于是私营电台,说起来没有太过的顾忌:“受到本次军事演习的影响,我市多处地段出现了交通大拥堵,银行面对民众硬性提款要求,资金准备严重不足,有一部分人开始出售底价出手名下的不动产,致使全市各大房地产商紧急做出了调整,房间暴跌……现在是本台收到的最新消息,就在刚刚,我市电力公司,变电电站遭到了不明份子的武装袭击,警方和医护人员已经迅赶往了现场,我台记者正在采访警方本次行动的负责人沈雨琪警官。”

          啊?这小妞也回来了?刘师傅一愣,听收音机里的记者正在提问:“请问沈警官,这伙暴徒为什么会突对电部门进行袭击呢?目前情况怎么样?”

          沈雨琪回道:“目前还无法得知这伙暴徒的目的,初步估计是单位的一些对福利待遇有不满的工人,对该单位领导的一种报复行动……”

          就在沈雨琪要将大事化小的时候,刘师傅从收音机里听到了一声如天崩地裂般的爆炸声,只听声音就知道威力巨大。那边的记者颤巍巍的问:“沈警官,如果只是工人报复领导,不用引爆吧?而且还有枪声……”

          沈雨琪没有回话,那记者很快找到了一个刚从电厂中逃出来的工人,问了一系列的问题,那工人也算够幸运,正好要下班在浴室洗澡,偷偷从下水道爬出来的,据他说,那是一伙手持重武器,蒙面的歹徒,足有百十号人,见人就杀手段残忍,根本就不是什么工人的报复,而是恐怖袭击。

          电台记者也没有再采访沈雨琪,现在全盘计划都要重新布置,由于工厂里面有人质,暴徒的人数和武力无法确认,警方也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而是等着暴徒提出条件,毕竟袭击不会无缘无故的,就在这时,刘师傅又听见一声巨响。不仅是收音机里,巨响回荡在四周,刘师傅抬眼望去,不远处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正是电厂的方向……

          刘师傅暗自心惊,这到底是要干什么,搞这么大的爆炸,暴徒又是什么人?一个电厂,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目的何在呢?

          他担心沈雨琪有危险,可这天下大乱的态势,他更担心丁玉琴,毕竟沈雨琪是警察高官,此时跟着组织身在队伍,也不用冲锋陷阵,还是先接丁玉琴吧。

          刘师傅加快车,调转车头,穿大街,过小巷,即便如此还费了半天劲才到了丁玉琴所在的医院,这里与其他医院也一样,几乎就是人去楼空,除非是重症或者截肢的患者想走走不了的,其他能走的都走了,大夫也所剩无几。

          刘师傅还没下车,就见一辆救护车飞的开走了,丁玉琴就在车上。火警车和救护车都关系着人命,何况丁玉琴又是个恪尽职守的大夫,刘师傅并没有去阻拦,现在城里一片混乱,医生从某个角度来讲代表着希望。

          看着救护车飞远去,刘师傅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但现在时间紧迫,刘师傅调转车头再次朝柳青凝家的大宅驶去,由于在东部市郊,距离演习的上去很远,这里相对来说还算太平,刘师傅驾车驾进了属于柳青凝家的私人车道,没多久就看到了路上有个女人,穿着粉色的背带孕妇装,梳理着整齐的头,俊美的脸蛋挂着温柔的笑容,身体略微有些福,一双手轻轻柔柔的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一脸的幸福。

          刘师傅连忙急刹车,生怕靠近了汽车的尾气排放影响这位准妈妈和胎儿,刘师傅下车,还有三四十米的距离,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这对母子招手了,激动的情绪无以复加,恨不得一步冲过去,亲一亲准妈妈,听一听胎动,感受那一家团聚,血脉相承的感觉,可是就在这时,一只黑色的大布口袋凭空出现,从天而降,一下将柳青凝兜头盖脸的罩了进去,刘师傅大惊失色,风一般冲了过去,却现那黑色的大布口袋的颜色越来越深,越来越黑,似乎在跌落至无尽的深渊中,刘师傅疾风一般冲过来一下子扑上去,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那布口袋裹着柳青凝以及他为出世的孩子消失了踪影…

          718爱在守候

          刘师傅急的冒火,在刚才黑布袋的位置瞪着眼珠子仔细看,恨不得挖地三尺却一无所获。怎么好端端的会凭空出现个黑布袋,然后带着人一起消失呢?这是幻觉还是魔法或者是异能?

          柳青凝就这样在自己眼前被人绑架了?连带自己没出世的孩子就这样被绑架了?刘师傅感觉自己几乎要疯了,要爆炸了,心脏直接停跳,嘴巴直接变成了大喇叭,以无敌分贝怒吼道:“把老婆孩子还给我……”

          刘师傅大喊大叫,大喇叭的分贝震得四周房子的玻璃粉碎,如天摇地动,幸好这边是富人区,因为‘军事演习’的缘故,早在第一时间就远离这是非之地了,所以附近没有人,就连柳青凝家也同样人去楼空,看刚才的样子,柳青凝估计是回家取东西的,结果就这样被人神秘的绑架了。

          喊过之后,大喇叭消失,刘师傅觉得一阵气结,全身乏力,好像刚跑完三千米障碍似地,这是异能消耗过度的反应,刘师傅稀里糊涂可以变身了,但根本无法控制,完全是根据自己的情绪走,玩命的时候会变,着急的时候会变,怒的时候会变,爱到极致也会变,幸亏刘师傅心理健康,不然就是人间凶器了。

          他冷静下来,在附近找了两圈,仍然没有现柳青凝的踪迹,又进了柳青凝的房子,在她的房间看到了一些缝缝补补的东西,还有几个针织的样板,其中有一块绸布上还有几滴血迹,估计是这丫头再给没出生的宝宝亲手缝制衣物,这次回来应该就是那这些的,可没想到……

          刘师傅越想越心急,她一个女人还大着肚子,就这么被人绑走了,而且是如此诡异的方法,很明显是针对他来的,隐藏了这么长时间,就在自己已经赶来接她的时候出事儿了,归根结底还是怪自己,始终轻敌的心造成的,同时也可以说明,异能组织这次针对疯狂了,连导弹都敢仍,更何况绑架一个柳青凝。

          不过现在不是在这痛恨后悔的时候了,既然异能组织依然在针对自己,那么其他人肯定也有危险,特别是沈雨琪,正在电厂与暴徒对抗……

          刘师傅连忙飞车赶去,千万不能做西瓜芝麻一起丢的缺心眼事儿。

          可当刘师傅火急火燎的赶到电厂的时候,此地却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的情形,反而方圆数十里,一片静悄悄。别说是人,连苍蝇跳骚都不见一只,厂里依然是浓烟滚滚,刚才也不知道什么地方生了爆炸,听说还有不少人人质被暴徒所控制,可现在,四周静悄悄一片,只有滋啦啦的火烧的声音,刘师傅挠头,莫非暴徒已经被镇压了?

          如果被镇压的话,肯定会有大批记者在场,不拍暴徒,也要拍拍领导呀,可现在一个人没有,这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没关系,这里是工厂,机器肯定少不了,刘师傅就站在大门外,凝神静气在心底开始呼唤。

          没多久,刘师傅就受到了机器们七嘴八舌的回复。还没听完刘师傅就开始两腿软,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这里没有人了,而且也大概知道为什么暴徒要攻占这里了,这里是电厂,电厂,而且是核电厂!

          这些机器中还有科学家,为刘师傅详细的分析了核电的原理,也就是核聚变能和核裂变能,主要的燃料是铀,也就是辐射性强,易爆,威力无边的东西。

          刚才的爆炸已经引起了核泄漏,而且随时有大爆炸的危险,所以,外面的警察和记者全部撤离了,等待暴徒提出要求尽量满足,争取不生更大的危险。

          刘师傅现在彻底明白了,难怪来的时候路上更加拥堵了,原来外有飞机导弹,内有核爆炸危险,这次老百姓出逃彻底没人拦着了,领导都跑得差不多了,不过这当口,马路上敢闯红灯的可不止是公车和军车了!

          刘师傅重新回到车里听收音机,最新的新闻说,这次非但没有阻止大家外逃,反而帮着大家尽快的有秩序的开始大转移,毕竟与核问题有关,一旦出事儿就没小事儿,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一下子,城市里显得更加拥挤了,大家争先恐后,交通大拥堵,别说公车军车,就连普通汽车都没有任何优势,反而步行者,自行车,在拥堵中穿行,度快了几倍,只要上了高,政府安排了疏散人员的车辆,先前往周边的城市避难。

          同时新闻还说,真有大批核问题专家以及谈判专家敢来,暴徒虽然依旧没有提出任何条件,但政府正在积极运作,待人员转移完毕,会采取极端的方式。

          人呐,一辈子只有两件事儿最积极,最能调动积极性,一是领工资,二就是逃命。

          有记者始终坚守在第一线,当然其中还有电台的播音员朱缇紫小姐,现在他们在全力报道着关于人员疏散的问题,短短半个小时,全市一百多万人,已经成功撤离了三分之一,如果大家能够保持秩序,听从安排,度还会加快。

          期间,朱缇紫在不断强调大家不要恐慌,同时也融入了自己的感情:“灾难面前,大家不要恐惧,看看你身边的亲人,只要相亲相爱的人在一起,没有什么可怕的!”

          刘师傅停下车,遥望着电台的方向,闭上眼睛,默默的将心中的话传递……

          而在电视台内,朱缇紫带着耳麦,随时收听来自于外线记者们的回复,在这一瞬间,所有线路仿佛都中断了一般,耳机中充满了杂音,就在她准备摘掉耳机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就像来自于心底:“什么都不可怕,因为我在你身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