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10完结(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七章

          晚饭过后,大伙吃得开怀并决定租车兜风,唯有任羽黎摇摇头,以不舒服为借口打算先返回住处休息。

          她一离开小餐馆,韦应玦随即跟了出去,喊住她。

          等等,小黎。

          别叫我小黎,我比你大。她冷然地说。

          你哟,该记的不记,这种年龄问题你干嘛记得那么清楚?他忍不住敲了下她的脑袋。

          我……算了,你有事吗?见他一副嘻皮笑脸样,她不由得投降了。

          走,我带你去改头换面。

          他拉住她的手,直往另一处走去,并伸手招来计程车。

          喂!莫名其妙的被他押上车,任羽黎满脸狐疑地看着他,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什么改头换面,我听不懂。

          你去了就知道。他绽放出一丝恣意笑容,以醇浓如酒的嗓音道:到时候你就不会再自卑,不会觉得配不上我了。

          任羽黎低着脑袋,声音闷闷的道:今早我跟你提的话你忘了吗?忘了我,去追别的女孩吧。

          我韦应玦虽然有点风流,但不是每个女人都爱,唯有你呀。

          诱哄的言语是如此的醉人,弥漫在任羽黎心中。

          可是……

          是担心你妹妹吗?他扶住她的肩,观察她脸上苦涩的表情。

          任羽黎沉重的点点头,她不能受刺激了,我一直没告诉你,她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医生要我好好看着她,所以我……

          哦,原来如此,难怪你将她看得那么紧。他理解地说。

          小妶喜欢你,跟我争取你,刚开始我之所以反对是因为不了解你、不信任你。她抽噎着,忍着泪,现在……我愿意把她交给你,只要你是真心待她,我不会计较你昨晚对我——

          他一双黑湛澄澈的眸子凝注着她委屈十足的脸,够了够了,别净做这些勉强自己的事好吗?

          我没勉强。任羽黎赶紧转过身,不敢对视他那双调笑的眼。

          说不勉强还真是勉强,勉强自己说一些违背良心的话给我听是吗?韦应玦走近她,每一句话都魅惑着她的情、她的爱。

          任羽黎终于受不了地投入他怀中,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实在不愿意和小妶闹僵。你一开始不是也喜欢她吗?为什么不持续下去?又为何要转而追我?

          我说过,我只是欣赏她充满活力的模样,这根本谈不上爱,就连单单的喜欢也无法论及,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

          任羽黎摇摇头,抬起含泪的眸,可是小妶她——

          他举手堵住她的话,笑意盎然地说:我早已对她解释清楚了,她也明白我心里真正喜爱的人是你,我想她今后应该不会再对你说那些让你为难的话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她真的能谅解我们?任羽黎张大一双被泪覆盖的眸子,紧张地揉了下眼睛。

          当然是真的,所以现在开始你可以彻彻底底地放心跟着我。

          她点点头,眼底、心中满是对他的信任与爱意,到了目的地,她也非常听话的跟韦应玦下了车,进入一间装潢气派的美容院。

          应玦,这里是……

          待会儿你就知道。韦应玦对她笑了笑,随即带着她走进店内角落,跟小妹说了声,不久在她的通报下,一位长相美艳娇柔的女人便从里头走了出来、

          当她看见韦应玦,双眼立刻发亮,并且敞开手臂与他相互拥抱。

          韦小子,什么风把你吹来香港的?我们多久没见了?

          我说卡萝,我们三个月前才见过面,瞧你说的好象已经过了三十年。在她的鬓边印上一吻,韦应玦露出了帅帅的笑。

          该不会你外国待久了,忘了中国有一句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在我的心底你我还真像隔了三十年没见呢。卡萝开怀大笑,表现出爽朗的模样。

          哈……能见到你真好。韦应玦回以朗笑,两人看来十分熟稔。

          对了,无事不登三宝殿,你突如其来跑到我店里还带着一个女孩子,这到底是……

          本来她在猜这女人该不会是韦应玦的新欢,可继而一想,韦应玦向来眼高于顶,长得不媚的女人他是看不上眼,而眼前这个女人没长相、没身材的样子,绝不是韦应玦喜欢的女人,既是如此她会跟在他身旁倒是费猜疑啊。

          卡萝,她是我的女朋友,你别小看她,其实她是个大美人哦,不过,要让她的美展露出来就得请你一手改造了。韦应玦对她魅笑。

          哦。她绕着任羽黎身旁转了圈,不停打量着她的身材,既然是你打的包票,我想她必定有某种可取之处吧,放心,将她交给我一定能让你满意。

          那我就拭目以待。他帅气地牵动嘴角。

          既然相信我,就请你先四处逛逛,三个小时之后我一定会让你惊喜不已。

          哈……这点我早知道了,不需要凭你的手来向我证明什么,我要的是给她自信心,就这样,一切麻烦你了。韦应玦转过身,又蓦然回首,记着,她那一头长发要给我留着。

          帅帅地对她眨眨眼,韦应玦便踩着潇洒恣意的脚步离开。

          任羽黎就被他扔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虽然语言沟通上有困难,不过她还能稍微猜测出刚才韦应玦和这女人说话的部分内容,但是她仍不明白他为何要改变她?难道这样就能给她信心了吗?

          然而事实证明,的确可以。

          三个小时之后任羽黎站在镜子前面,傻傻的瞪着前方,完全无法相信镜中的美女就是自己。

          一头飘逸的长发斜披在肩上,一袭鹅黄色洋装包裹着秾纤合度的身材,加上同色系的三寸高跟鞋,完全烘托出她淑女的气质。

          当然其中最大的不同在于她的眼睛。

          卡萝特地为她临时调了一副适合的隐形眼镜,将她原来那副已带了十多年的黑框眼镜换掉了。

          任羽黎张着大眼,看着镜中那个标致的人。头一次她那么清楚地看着自己没有带眼镜的样子,还真如韦应玦所说……她是个美人吧。

          卡萝望着任羽黎那惊叹又不敢置信的目光,笑了笑道:没想到我的眼光还真输给了韦应玦那小子,他早就发现了你深藏在眼镜底下的美对不对?

          闻言,任羽黎含羞带怯的点点头。

          呵,我就知道他绝对不会放过美女的。

          任羽黎对她的话只能表示缄默,望着镜中陌生的自己,对于未来她仍是感到茫然……

          任羽黎在美容院内等了将近五个小时,才见韦应玦姗姗来迟。

          他一进门,就连忙对着卡萝大喊抱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来迟了,因为刚刚在外面遇上一些旧识跟她们聊了聊居然就忘了时间。他飒爽的说着,不羁的笑容是这般狂野迷人。

          是吗,旧识?卡萝摇头轻笑。

          你这是什么意思?笑得挺暧昧的。韦应玦挑起一眉。

          我想,你我心知肚明:

          既是如此,许多事就别提了。眼底闪着光芒,韦应玦暗暗警告她。

          是是是,这种事我怎么敢嚼舌根呢。卡萝掩嘴笑说。

          一直站在他们身侧的任羽黎对于他俩交谈的内容一句也听不懂,于是忍不住的开口,应玦……

          韦应玦闻声,连忙回头,这才发现一直站在他身旁那个飘逸出尘的女子原来就是任羽黎。

          哇!真美!

          韦应玦的指头轻敲着自己的下颚,以评估的眼光望着眼前沉鱼落雁的任羽黎。

          卡萝,我实在不得不佩服你的眼光,将她打扮得这般清新迷人,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他边说边将任羽黎紧紧地揽在怀里。

          只要你喜欢就好,我可汗颜自己瞎了眼,竟然没在第一眼就认出她的本质竟然这么的棒。

          卡萝边说边打量任羽黎的身材,不禁自惭形秽起来。

          卡萝,谢了,我这就带她离开,有空再来找你一叙。对她撇撇嘴,他笑得魅惑力十足,直让卡萝动心不已。

          别忘了有空一定要来看我,人家可想死你了。

          就让他这么离去,她当然会万分不舍,但是她明白这男人绝不是她锁得住的,或许那位清丽脱俗的女孩子有这个机会。

          会的,只要时间允许,一定来看你。韦应玦握住任羽黎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这时任羽黎已能证实这男人在女人面前永远是如此的亮眼、卓越、非凡、遥远……

          与他一块走在街上,他给人的感觉总是这么的深刻且醒目,直让任羽黎觉得自惭不已,不过,她却不知道现在的她有多么美、多么迷人,她在卡萝的巧手装扮下就像朵亮丽又散发苦清雅淡香的黄玫瑰。

          随着他们的眼光从不曾间断,甚至跟着他们的脚步好奇尾随而来的路人也愈来愈多。

          应玦,你有没有发现,有人跟着我们耶?她拉了下他的手,有些害怕地看着身后几个可疑的人影。

          放心,他们不是坏人,顶多是爱慕者。对这情况早已司空见惯的他对她潇洒一笑、

          爱慕者!她疑惑地住后偷瞄了眼,吓得连忙回过头,不对呀,还有男人耶,他们干嘛爱慕你?

          哈……傻瓜,被爱慕、欣赏的人可是你呀。韦应玦大笑地揶揄着她,随即当尾随者面前抬起她的下颚重重地吻上她的唇。

          他的舌尖在她口中霸道的攻城掠地,将满满的热气全灌进她的灵魂中,企图锁上她的心。

          任羽黎愣了下,在无法厘清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下,只好傻傻地任他肆无忌惮地吻着自己,直到她隐约听见一旁的窃窃私语声,才猛然推开他。

          大!她居然在大街上当着众多路人的面与他接吻!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他抽离温热的唇瓣,眯眼笑问。

          我……我怎么知道?任羽黎可是难为情极了。

          可恨的是他为什么还不快走,硬要在大街上问她这种难以启齿的问题?再看看众人暧昧又好奇的眼光,她就要被这些光束给射穿了!

          他俊眉一挑,露出别具深意微笑,那是因为我要在他们面前召告……你是我的。

          她觑着他,以细哑的嗓音偷偷地问:可这么一来,你不也告诉他们你是我的,这可是会断送你不少机会。

          呵,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还会为我着想,真是懂得如何伤一个男人的心呀。望着她的美丽与无措,他别有心机地笑了。

          我看我们还是快走吧。眼看围观者愈来愈多,他们都快变成木栅动物园里的无尾熊了!

          好,走。他拉住她的手猛然往前奔驰,可脚穿高跟鞋的任羽黎根本就跟不上他。

          不行,我的鞋!她大叫着。

          唉,真麻烦,看我的。他强而有力的臂膀抱起她,大步直往前奔,直到甩掉身后一干好奇的人,他才放下她。

          你……你简直疯了!他不累,她可是吓坏了。

          这样人生才有趣嘛。他扯着潇洒笑容,俊美薄唇勾起的弧度足以迷惑众生,

          你的人生一直都是这么多采多姿吗?一向过得平淡的她对他的一切可是充满了好奇。

          当然,多采多姿是得自己创造的。他勾住她的目光,柔声诱哄,想了解我的生活吗?

          嗯。她诚实地点点头。

          那能不能先让我了解你?他深褐带黑的眼瞳中泛出一抹淡渺幽光。

          我?任羽黎眨了下眼,淡淡的说:我没什么好了解的,该知道的你全都知道了。

          但我是想了解我深爱的女人过去是生长在哪儿,难道这也是秘密?他笑睇着她眼底淡淡的浅郁。

          当然不是。她认真地看着他,只是我的过去乏善可陈。以前爸妈还在的时候,我住在台湾高雄旗津,是个喜欢混水摸鱼的小孩。

          混水摸鱼?

          就是爱玩水又爱抓鱼虾啦!她笑了,但随即蹙眉道:那是在被人丢在水沟之前。

          那后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