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结(1/6)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七章

          臧隶已经对她起疑了,这里不能再待下去了……

          突然,玻璃门被打开,海莉探头进来。cher小姐,可以出来了,再烤下去,我看你会变成烤乳猪。

          阿根会来后,海莉的晚娘脸孔不见了,嘴边一抹笑容藏都藏不住。

          爱情的力量真可怕,能让一个人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关彤裹着浴巾走出三温暖室,映入眼帘的是形形色色没毛的女人。

          看到这么多女人没有体毛,她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震惊了,但她还是不好意思正大光明地看她们。那三个和她同时来这的女人混在那群光溜溜的女人中,她们腋下和下体的卷毛显得格外惹眼。

          关彤躺到一个柳箱笼的长凳上,海莉用浮石搓着她的身子,然后给她一罐软膏,要她涂抹全身。

          涂这什么啊?

          美容圣品。海莉含糊地说。

          虽然cher最近都没闹事,但她敢跟任何人打赌,cher要是知道涂这是为待会拔毛做准备,肯定是抵死下涂。

          一个女婢捧来香油和美容用具,另一个给她端来一杯果汁。关彤啜了一小口,觉得味道怪怪的,就下再喝了。

          也许是这两天晚上睡得少,眼皮有点沉重,昏昏欲睡。关彤枕在自己的手臂上,阖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枕在下颚下的手臂被抽起……接着胳子窝痒痒的……关彤本能地合上手臂,一个刺痛的戚觉让关彤猛然睁开眼睛。

          流血了、流血了。一名女婢花容失色地尖叫。

          海莉连忙抽出一张面纸,小心翼翼地拭去她腋下泊出的血。小伤口,不会留下疤痕。

          她坐起身,这才注意到不远处和她一起进来的那三个女人正分开腿,让人刮体毛。关彤气昏了。太过份了,刚才海莉她们居然在偷刮她腋毛。

          你在果汁里下药!她怒视着海莉。

          没错,我太了解你了,知道不这样就没办法为你除毛。海莉对女仆们说:抓住她。四名女仆向关彤靠近。

          滚开!她嚷着,把靠近的女仆们纷纷甩在地上哀号。还好果汁没暍多,现在才有力气对付她们。

          眼看小女仆们被cher摔得东倒西歪,海莉扎起马步,你学过柔道!

          懂一点点。她也摆好架势。

          大厅里所有的女人都聚集过来看热闹。海莉,她太嚣张了,快扁她。

          关彤瞄了眼肩后,看见臧隶和阿根走了过来。毁了,毁了,她的死期到了。

          她又在惹事了。马上有女人奔到臧隶面前告状。

          阿根站到她背后,情况不太妙,腹背受敌。在她抓住海莉衣襟时,一只手非常快速灵活地自她的手臂滑至她的腕上,扣住,关彤挣扎着。

          少做无谓的挣扎了,我从少年就是擒拿术冠军。阿根得意地说。

          不要脸,偷袭。她的手被扭到背后,而且扭得高高的,使她疼得难以反击。看来她保不住身体发肤了。

          女人们让开一条路,臧隶到她面前,他的神情像被雷打到,这让她发起抖来。你又怎么了?

          我不要剃毛,那样子好象被拔光毛的,难看死了。

          她居然损我们是无毛!女人们交头接耳地发出一阵嘈杂声。

          真是无礼,竟在主人面前批评主人所立下的规定。

          她以为她是谁啊,说不要刮就可以不刮吗?

          就是嘛,我们还不是乖乖地剃了。

          这么顽劣、又不合群,应该被鞭打。

          鞭刑!鞭刑!女人们有节奏地喊着,异口同声。

          阿根看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是在说看你怎么做。·

          现在剥光她的衣服。臧隶说。一大群女人走到关彤身边,毫不留情地撕掉她的衣服。

          给我拿马鞭来。随后有人递上马鞭。阿根,给我好好的打。

          阿根在自己戴着皮手套的掌心上打了一鞭。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触犯规定就该受罚,因此别奢望这会是个抚慰性的鞭笞。说完,他高举皮鞭,咻一声地鞭打关彤的臀部。

          一股灼烧感,关彤发出一声惊人的喊叫声。

          阿根是跟她有仇啊,那鞭打令她疼痛得几乎晕厥过去。忍着点,她对自己说。忍住,撑过去,想些快乐的事吧。

          第一个进入脑海的是粉红联盟,奸想念殷梨、海滟、颜纯、嬷嬷她们,她们一定很为她担心……

          第二个进入脑海的是关英惠的脸,母亲的春季服装秀快发表了吧,以前觉得很烦,现在怎么怀念起她在她耳边骂尽天下男人……

          一鞭又一鞭,她的臀部、大腿及腹部处处可见血红黑青的鞭痕。臧隶的脸上一阵痉挛。他实在想叫阿根不要再打了……

          当然,不能这样做。真要这么做了,以后谁都可以下遵守规定。

          她开始扭动身子,试图躲避刺痛的鞭打。每打一下,她都要不自主地抖一下,叫一声,而人群为之发出欢呼声。哈……她在跳肚皮舞。

          真为这些女人感到可耻,为了一个男人,不惜残害同类。关彤忿忿地想。

          主人,再打下去,会把她打死的。海莉跪了下来,眼睛进出了泪水。

          这里只有海莉是好人……她痛苦地拾起头怨毒地看着臧隶。坏人,该下地狱的坏人!

          她双颊发红,眼睛里闪动着一种想要致他于死地的恨意,臧隶震动了一下,像是有人给他痛不欲生的一击。

          够了!阿根。海莉,好好照顾她。说完,他头也下回地走开了。

          海莉叫来两名女婢,把关彤扶回房间后,她们用防腐剂和冰水冰敷她疼痛的瘀痕,并用金缕梅温柔地按摩伤口。

          阿根真不懂得怜香惜玉——海莉边叹息边摇头,并拿过一个药瓶。

          那是什么药?

          安眠药,多吃几颗,你会睡得很沉,忘了身体的疼痛。

          她可不能睡死,晚上还要爬通风口逃走呢。二一分之一就好了,我对安眠药过敏。

          别盖我了,我又不是没读书,哪有人对安眠药过敏,阿司匹林还有可能。

          谁要骗你,我是有医生证明的,不然痛也是我在痛。

          说的也是。海莉把一颗药掰成一半,看关彤吞下后才退下,留下关彤独自入睡。

          臧隶紧抿着嘴唇在书房来回地踱步,想要借着重重的步伐挥去心中莫名的烦忧。cher被鞭打的情景不断在他眼前浮现,他试着将那个影像从心里逐出。他不要想起她恨极的表情。

          走了数圈后,他匆匆离开书房,来到关彤的房门外。

          进去好吗?他突然想到。要是给别人看到,又会有什么样的风言风雨……

          见鬼了!这里他最大,干嘛去在乎那些女人嫉妒的流言,像怕得罪她们似的。谁要心理不舒服,觉得他厚此薄彼,大可走人,反正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按动了门上的精密密码锁,房门无声地打开,臧隶轻声地走进去。

          一踏进去,就听到软软的呻吟声。她病了!?臧隶急忙走到关彤床旁,担心地伸出手轻碰她额头,还好,只是有些汗湿,温度并不是很高。

          他倾身注视着关彤。这是一张熟睡的脸,一双眉毛弯又长,新月的弧度,眉毛边缘带点细细柔毛,衬得一双长眉柔美妩媚异常。长长的睫毛下漾着灰黑,很明显,她在这里都没睡好,是有认床的习惯?若是这样,明天早上就派人去她家把她的床搬过来。

          一张小巧带肉的嘴唇微微启着,有种说不出来的性感,她的衬衣松开了,露出雪白的胸脯。

          他觉得自己蠢蠢欲动了。真想叫醒她,吻吻她可爱的嘴唇,甚至和她一夜狂欢。

          多少个晚上他独自躺着,兴奋地想象如何进入她的体内,以及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臧隶的思绪被打断了,当他看到关彤把丝被踢到了一边,露出她的小腿时。

          该死!阿根真该死!他一点也不知道阿根下手那么重。她那娇嫩白皙的小腿上布满了紫红发青的鞭痕,简直惨不忍睹。

          不对,该死的是他,是他叫阿根好好地打。

          他自责地跪在她床旁,心疼地看着她,悄悄落熨一个吻在她发间。

          要是世上有后悔药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吃下它。

          后悔!这两个字严重撞击到臧隶的心坎里。他真不敢相信自己会陷入这样的一个情绪当中,懊悔、沮丧、沉痛,所有负面的情绪一一涌现。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他茫然了。

          就在他微怔时,关彤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几下,接着她慢慢地张开眼睛。她的生理时钟还是那么准确,这几天夜夜两点准时从睡梦中醒来,连安眠药也奈何不了它。

          处在半梦半醒的朦胧状态下,她虽然看见了臧隶,不过她以为那是幻影。这男人,每天张开眼看到的是他,闭起眼做梦也是他,简直充斥了她每一个思维、每一个梦境。

          她从没臧隶的一方下床,松开她无袖衬衣的前排钮扣,让它掉落在布满浓密细毛、玉米色的地毯上,雪白滑腻的背上全是暗红色瘀痕,不仅大小不一,颜色的深浅也不一,有的一个挨着一个,有的显然是两三个交叠在一起!

          臧隶不由自主地吸气。那顿鞭打,竞在cher身上造成这么可怕的伤痕!以前叫阿根鞭打,也没看过他把人打成这样,简直就像一个不正常的虐待狂才做得出来的事。

          他知道了,阿根不满意他不把cher献给部长,所以把气全出在cher身上。

          那吸气的声响,惊动了关彤,她很快地转过身,你怎么在我房间里?她彻底脱离恍惚的情境。完了!他在这,那她今晚逃下成了。

          臧隶看到了她的小腹,大腿上的情形也是一样。可恶的阿根!

          你怎么不好好躺着,换衣服做什么?

          我流汗流得衣服都湿了,所以……她乍然想起自己一丝不挂,于是很快用床单缠住自己满足伤痕的赤裸身躯。

          过来,我帮你揉一揉。他温柔地说。

          把你的假情假意收起来,我不吃这一套。哼!先叫人把我打得体无完肤,再来摸摸头安抚我,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激涕零,投怀送抱吗?

          我没想到阿根会打得这么重……

          我记性不好,怎么?你被我传染了,记忆力也开始减退了。哼!我可以帮你恢复记忆,是你亲口叫阿根好好打的。

          你听我解释……

          你不必对我解释什么。关彤打断他,我不听话,忤逆你立下的伟大教条,本来就该好好吃一顿打,这样有没有消你心头气呀?语气尖酸讽刺地。

          你还是没变。他摇头笑了。

          哪个女人在受到这样的鞭笞后,还敢张牙舞爪地,换做男人,也早就英雄气短了。他很敬重她的这种精神,多顽强的斗士啊。

          我的变化可大了,你没看到我一身的细皮嫩肉没一处完整,而且我也长记性了,我永远会记住反抗你的下场。最后一句,她咬着牙说。

          我会补偿你的,以后你要做什么,都不会受到处罚。

          他的许诺,他低沉平滑如天鹅绒的嗓音,让她迷惑了。他给她的感觉像是很后侮,又很心疼她被鞭打,而且……而且他看她的眼神——很温柔。

          难道……他对她……

          被打得眼花了。她很快地否决掉这个闪现的念头。他对阿根说过,他不可能爱上任何女人,女人只是他建国的工具。

          这可是你说的,那明天放我出去。她大胆地要求。

          只有这个不行。

          关彤瞠大眼睛,骗子!你是个只会欺负女人的大坏蛋……

          臧隶气急败坏的吻了她,原只想阻止她继续这么辱骂自己,没想到这一吻却使得自己无法自拔,深陷在情欲中。

          她试着避开他的嘴,但她的努力只维持了几秒。她告诉自己既然躲不掉,只好任由他吧。况且……他的吻真的很不赖。

          他们深深地吻着,喉间发出一阵含意不明,却十分原始的声音。

          倏地,他的手覆在她柔软的双峰上,逗弄着。她的乳尖挺了起来,她的血液流速加快。怎会这样?怎可能他每次一碰她、一吻她,她就变了个样?

          男人的欲火,通常是很容易被撩起的。当他的手指感触到她ru头变硬了,这马上刺激了他的大脑叶,很快地传达到他欲望的核心,他可以感觉到重要部位变得硬挺和兴奋了。

          他终于忍不住抱起她往床上倒去,将全身的重量放在她身上。身下的女人发出了啊地一声响,脸上现出了十分痛苦的神色。

          臧隶连忙撑起自己的身体,对不起,都怪我太想要你,忘了你……他叹息,倒向她头旁的枕头。今天实在不是我的幸运日。

          却是她的幸运日。关彤暗暗地想。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