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餐桌上的小辣椒 3完结(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在你真诚的眼睛里

          我看见生生世世的誓言……

          第七章

          三天后,挑了个藤木博一与宫本都不在的时间,纱也加前来要求单独拜访丁小优。

          小姐不懂日文,恐怕无法与纱也加小姐沟通。纪子试图拒绝纱也加的要求。

          这个纱也加小姐也做得太明显了吧!她根本就是要来给小优小姐下马成的嘛!

          可少爷根本没有跟她订下任何名分,是野原家族单方面认定,还四处乱讲。

          这样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跑来找不憧日文的小优小姐,实在太过分了。

          纱也加只是浅浅地笑着,直接当纪子不存在似的,看着丁小优,用字正腔圆的中文说:丁小姐,我可以跟妳单独聊聊吗?

          说罢,她才用带着挑衅意味的眼光看了纪子一眼。

          多事的下人!

          唉,看样子这位纱也加小姐是冲着她来的,想装死蒙混过去很难了。

          有了这层体认,丁小优深深吸了口气,挺直了背脊,对纱也加笑道:当然。

          然后她转头对纪子吩咐,将茶室整理好,我和纱也加小姐会在那里泡茶。

          是。讶异于丁小优难得表现出来的领导气质,纪子很自然地服从了命令。

          过了一会儿,纱也加与丁小优已经优雅地跪坐着,娴雅地饮着茶。

          想不到丁小姐身为台湾人,泡起我们日本人的茶还挺有模有样的。纱也加笑得十分温婉,柔和的声音讲出来的话却是杀伤力十足。

          她这话明显地否认丁小优,只把她当成观光客来看待。

          而且还是个哈日的台湾人!

          哎呀呀,这个倭寇女人,居然这样明褒暗贬?

          今天要是不给她个难看,她丁小优不就白活了二十几年?

          丁小优轻描淡写地回答,多谢夸奖。跟博一在一起,多多少少也学到一点。说完,还故意扬起一个小女人似的幸福微笑,很明显地刺激纱也加,让她明白现在谁才是藤木博一的女人。

          气死她、气死她!

          呵呵……丁小姐还真是乐观。听见丁小优这么回答,纱也加先是脸色稍微变了一下,随即又恢复镇定,慢条斯理地轻啜口荼,笑得意味深长。

          这看起来没几斤重的台湾女人比她想象的还难搞,看样子不吓吓她是不行的了。

          好说。丁小优笑着打哈哈。人本来就是要乐观点才好,生活会容易点。

          哼,没听过乐观进取吗?

          乐观犯法喔?

          这日本女人讲话的态度真是有够不可爱的!

          是吗?纱也加冷冷地看着丁小优,态度满是质疑。

          她越看这台湾女人越讨厌!

          竟然敢跟她抢藤木博一?

          不过就是个下等贱民而己,也敢跟藤木博一这尊贵的贵族之后同床共枕,甚至还不知羞耻地以女主人的姿态接待她?

          如果不是丁小优,藤木博一也不会突然提出要娶这来路不明女人的要求,而是应该依照长辈们的计画迎娶她。

          就是这个女人碍事!

          纱也加看着丁小优的眼光越来越鄙视,带着怨恨。

          为什么这么问呢?丁小优放下茶杯,正面迎视纱也加的目光,不明白她的意思。

          这女人讲话老是讲一半,好象不这样讲话就不会讲话……听她讲话真的会让人抓狂!

          还用那种不可一世的傲慢眼光打量她,好象她是个恶心低级的臭虫,而她自己很高贵的样子。

          讨厌!

          傲慢的女人,今天绝对不称她的心、如她的意!

          难道小优小姐不晓得藤木家族的历史吗?扬起一抹不屑的冷笑,纱也加故作惊讶地反闪。

          果然是个无知的台湾平民!

          藤木家族是日本最高贵的家族,所以父亲才会一直希望她嫁入藤木家,好抬高野原家族的地位。

          加上藤木博一外型如此英挺俊美,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

          不知道。知道也没钱领,为什么一定要知道?丁小优平静地摇摇头,准备接受这位小姐的白眼。

          纱也加果然不负期待地赏给丁小优一个妳没救了的眼神,然后很认真将藤木家族的历史与尊贵的身分一一解释。

          听罢,丁小优的确愣住了。

          没想到藤木博一的家族居然这么显赫!

          有这么草贵的家庭背景,甚至还变成商业界的龙头,怪不得有钱成这样啊!

          这么说来,这家伙以前当经纪人是当好玩的啰?怪不得整天闲得要命,还那么大笔地追求心心。

          有钱人真好……

          只是,藤木家族的公司能不能继绩支撑下去,已经是个大难题。纱也加故意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丁小优闪过一种不好的感觉,总觉得这个纱也加这样讲话很有那种设了陷阱要妳跳下去的样子。

          但她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了。

          纱也加只是静静地低头喝茶,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缓缓抬头正色说:这也是我今天来找小优小姐谈的原因。

          怎么说?

          自从藤木博一接手家族事业后,很多元老不满他不理会家族的名声从事演艺事业,而将资金抽离,所以现在藤木家族已经面临周转不灵的问题了。纱也加有条有理地叙述着,将事情的严重性直接点破。

          想必这个台湾女人也是个贪图荣华富贵的人,直接让她明白藤木家的事业如果没有野原家族的援助,很快就会垮台,这样应该可以让这个女人对藤木博一死心。

          那怎么办?那堆老人怎么这么固执?不过就是去脂粉堆里与众多女人混来混去的,就要把一间公司搞垮?

          真是心胸狭窄的倭寇!

          关于这点,家父有提出解决办法,原本藤木博一也接受,但是……纱也加欲言又止。

          但是如何呢?丁小优更加纳闷了。

          纱也加讲了,恐怕会冒犯到小优小姐。纱也加突然变得异常客气。

          才怪!刚刚都已经冒犯到最高点了,现在才突然装客气,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想抢男人就直接说嘛!

          这样东拐拐西弯弯的讲话方式实在有够讨人厌,害她都不想让这纱也加小姐称心如意了。

          丁小优偷偷地骂在心里,脸上依旧挂着微笑。

          过了一会儿,丁小优才慢条斯理地说:纱也加小姐是不是认为我应该离开藤木博一?

          纱也加不敢有这个意思。纱也加此时又摆出一副传统日本妇女的委屈模样。

          好假──

          不敢有就表示有了嘛!丁小优在心里做恶得半死。

          丁小优思索了一会,才缓缓开口。

          关于这点……

          在没有丧权辱国的情况下,总算送走了难缠的纱也加,丁小优揉揉发疼的膝盖。

          呼……日本女人还真不好当,才不过跪了一下而己,膝盖就红成这样!

          而她也没有机会休息,因为藤木博一接着就回来了。

          听说纱也加来找妳?

          对啊!丁小优点点头。

          她才不想隐瞒呢!

          反正纱也加又没说不能讲,讲出来应该没什么大不了吧!

          她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吗?藤木博一不放心地问。

          看小优这么不在乎,应该是应付得很好吧!

          但是想到纱也加总是以藤木家未来女主人自居的样子,他还是有点担心心爱的女人会被伤害。

          介绍你的家族历史,你觉得算不算奇怪?丁小优抬起头来,笑得甜甜地反问。

          她顺便抬高自己发红的膝盖,对藤木博一比了比,暗示男人赶紧过来好好地帮她揉一揉。

          接收到小女人的讯息,藤木博一马上坐下来帮小女人揉膝盖。那么妳觉得无聊吗?

          嗯,有点啰唆。丁小优眨着无辜又漂亮的大眼,故作苦恼的说道。

          我也是这么觉得。藤木博一点点头。

          从小,他就得记住家族的荣誉与悠久的历史,久而久之,这个充满历史性的背景已经成为他肩上一个很沉重的包袱了。

          不过很难相信,你竟敢就这样跑去当经纪人!看着帮自己温柔揉着膝盖的男人,丁小优突然感觉到一股幸福的暖流包围着彼此。

          因为太闷了。藤木博一淡淡地回答。

          对很多人来说是叛逆,甚至离经叛道,可对当时的他而言,这只不过是一种生活的调剂,对于辉煌家族渊源的一种抗议。

          那现在回来掌管家族企业不闷吗?

          那不一样。

          什么意思?

          以前没有让我挂心的人,我可以想怎样就怎样;现在有了妳,我想给妳一个舒适的环境。藤木博一抬起头,坚定地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丁小优知道。

          眼眶感到一阵热热刺刺的感觉,丁小优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原来男人对她的用心这么深……

          她一直不敢奢望两人之间会天长地久,尽管她与藤木博一交换了无数次的甜言蜜语,总还是不够真切到可以以为这会成真。

          听过男人今天的告白后,她才恍然──自己真的很爱藤木博一这个男人!

          爱到希望可以跟这男人相守一生……

          妳一直都知道我是认真的。藤木博一柔情万千地凝视着佳人。

          我爱你。丁小优握住男人放在她膝上的大掌,真心真意地说。

          我也爱妳。藤木博一微笑。

          爱情虽然淡淡地,发生得毫不惊天动地,也没有火花摩擦的瞬间迸发,只是最初的第一眼,两人有了若有似无的感觉。

          然而经过相处、经过了解,这样的爱情却比天雷勾动地火的激情,多了份信赖与相知相惜。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