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结(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情动

          脸上吹拂着微暖的和风,身体被一团柔软包围,陶可在睡梦中也止不住嘴角扬起。眼皮红艳艳,似乎天已经不早了。鼻翼萦绕着温暖的饭香,丝丝甜甜。

          康乐轻声走进房间,坐在床边爱怜地看着还在沉睡的陶可。她小小的鼻头动了动,好像闻到了饭香,眼珠在眼皮底下滴溜溜地转,似乎要转醒。

          康乐揉揉她的发丝,柔声问:“醒了?”

          “嗯?”陶可的声音带着慵懒。

          美丽的眸子慢慢睁开,迎着太阳的辉光流转着晶亮的水波,康乐气息一窒,接着头就压过去,覆在那润泽的唇上,辗转碾磨。陶可想到什么,立刻推开他,水润润的眸子蒙着雾气,嘟嘴软语说:“我没刷牙。”

          康乐一愣,看她迷迷蒙蒙的样子心里涌上丝丝甜蜜,宠溺地吻吻她的鼻,“起来吃饭吧。”

          目送康乐出门,反手关门,陶可才后知后觉意识到,这里是哪儿?

          房间很大,床边有一个大大的落地窗,米黄色的窗帘随风轻轻摆动,她赤足下地,地上铺着木板,踩上去很舒服。头有些微痛,她揉着脑袋走到梳妆台前,镜子里那个陌生的自己吓了她一跳。

          身上穿着淡雅的睡袍,长长的一泻而下,只露出一双玉雕般小巧的脚。乌黑的发丝及肩,映衬着她略显苍白的脸,大大的眼睛异常明亮,让她很不习惯。目光向下,看到那红润的唇,上面还闪着水光,陶可脸颊一热。

          她又从头到尾仔细审视自己一遍,发现自己还称得上漂亮,虚荣心小小满足了一把。

          镜子里映出她身后一派温馨的房间,陶可注意力又回到房间的摆设上,她打开那三个高高的衣柜,里面整整齐齐摆满了衣服,陶可随手拿出一件,立刻就喜欢上了,淡绿色的线衣剪裁得体大方,帽子围着一圈软茸茸的白绒毛,样式简单大方,摸上去滑滑的,手感非常好。

          陶可对服装潮流一向不感冒,对名牌也没有概念,她简单翻翻衣柜,发现里面相当一部分风格她都喜欢,整个衣橱好像是为她量身定做一般。

          另一个柜子里是鞋,各式各样的鞋。陶可直接关上去开最后一个柜子,不出所料,里面是包,五颜六色的包包,陶可看了就头疼。

          康乐这是想包养她?她为自己心中的想法暗暗发笑。

          四下找不到昨天的衣服,她从容地从第一个柜子里去下那间淡绿色的线衣,配一件简单舒适的牛仔裤,从第二个柜子里拿出一双白色的运动鞋。穿戴好之后,往镜子前一站,陶可愣住了。

          她的脸很显小,平常走在路上总让人以为她是高中生,同事也经常拿这件事取笑她,所以她对自己的娃娃脸很不满意。没想到穿上这件线衣,那散发着贵气的淡绿色烘托着她高雅成熟了些,脖颈周围的白绒毛乖乖地围着她的脑袋,又不失可爱。她往后站站,左看右看,十分满意。

          康乐正乐呵呵地往餐桌上摆早餐,听见动静抬头一看,眉峰舒缓,眼角带笑。眼前陶可穿着那件他买的线衣冲他盈盈浅笑。

          康乐觉得心脏不受控制起来,忍不住担心不远处的她能听见他的心跳。

          陶可满心欢喜地出来,看到康乐摆早餐的样子,身上还围着一个喜羊羊的围裙,心里一暖。

          “咳,”康乐不自然地清清嗓子,招呼她来吃饭,“过来。”

          笑盈盈地落座,陶可闻着豆浆的清香,低低说:“谢谢。”康乐夹给她一颗白白胖胖的小笼包,说:“最普通的猪肉大葱馅,你尝尝爱吃不?”

          心情好自然食欲也上来了,陶可把小笼包整颗放进口中,虽然有些烫但舍不得吐出来,就吸溜着气快速吃下去。

          “慢点吃,烫到了没?”康乐眉头微蹙,把自己那杯温度稍低的豆浆送到她唇边,“喝口。”

          陶可就着杯子喝了几口,感觉口腔中的热气被冲下去,拨开杯子又夹起一个打算送进口中。

          素手被包进温暖的大掌中,包子也顺势停在她唇边,康乐不赞同地说:“小心烫。”然后凑身过去冲包子吹气。

          微凉的气吹过包子又吹拂过陶可的唇,留下痒痒的凉意。陶可脸慢慢红起来,等康乐坐直身子暗示她可以吃了,她滋味复杂地瞅着面前的受尽康乐疼爱的包子,怎么可能吃得下去!

          一顿早饭就在康乐自然流露的关怀宠溺和陶可皮疙瘩粒粒爆开中度过。

          回到浦星,林羽哲一见她就着急地问昨天去哪里了。陶可第一次闪闪躲躲顾左右而言他。林羽哲眼眸幽深,眼前陶可微红的脸让他不得不开始相信,昨天海天谣传的绯闻,刚来的审计师陶可勾引上了康总经理,还坐着康总的爱车去了他家。

          一想到康总经理,他有些害怕地扯住陶可的胳膊。

          陶可对这种身体接触有些反感,皱眉瞪他一眼,谁知他望着自己,一脸担心的表情。

          “陶可……”

          “没大没小,叫我陶姐。”陶可想起包里那个粉红色的礼盒,语气不由自主硬起来。

          “呀,陶可,这件衣服不错啊,新买的?”同事A惊讶地喊道。于是办公室里的女同事们全围上来,素有“服装女王”之称的同事B煞有其事地开始品评,“哇塞,陶可也开始买名牌,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

          林羽哲眼神一暗,咬牙道:“名牌……”

          他一整天眼睛都挂在陶可身上,发现她真的变了,笑容多了,人也漂亮多了,尤其那双眼睛,又恢复慑人的明亮。他讨厌陶可这种改变,他讨厌陶可变漂亮。

          中午鼓足勇气请陶可吃饭,她一脸幸福地说有约了。下午一下班她就走了,这真是破天荒头一遭。

          林羽哲正在愣神,秃头经理拿着一份资料在他面前晃晃,不悦地说:“小林,小陶去哪了知道么?”

          赶紧站起身,他摇头道:“刚才一下班陶姐就出去了,我不知道她去哪了。”

          秃头经理嘴上没说什么,脸上已经带出不悦来。

          他前脚走,林羽哲赶紧给陶可拨电话。

          “喂,这是陶可的电话,”那边响了半天才接,是个男人的声音,“她有事出去了,请问你有什么事么?”

          林羽哲呆了一下,忘记说话。“请问有事么?”对方好脾气地又问了一遍,谈吐温雅。

          “呃,我是陶可的同事,刚才经理找她有事,所以我……”林羽哲脑子里糊糊的,不知道往下该怎么说。

          “好的,谢谢,她回来我会转告她的。”对方优雅地回答。

          林羽哲觉得这个声音在哪里听过,一时又想不起来,支支吾吾的。

          “请问,还有事吗?”对方见他半天不挂电话,又问道,语气很从容。

          “……呃,请问您是?”林羽哲小心翼翼地问。

          电话这边的康乐听他询问自己,眉毛微蹙,语气中带出不悦来,“我是可可的男朋友。”

          林羽哲感觉手抖了一下,急忙说:“不好意思啊,挂了吧。”不等对方回答就匆匆挂断电话,心脏扑通扑通跳。

          康乐听出对方的局促不安,刚想回答电话那端就传来“嘟嘟”的声音。

          “真毛躁。”康乐摇头笑。

          “说谁呢?谁来的电话?”陶可刚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盘鲜艳的可乐翅。

          康乐起身接过菜,不住地赞叹:“真香!”

          陶可平时是不会相信这种赞美之言的,此刻却打心眼里开心,美滋滋地说:“还有一道麻仁蛋和西芹炒肉,我去端来。”

          康乐低头看看桌子上的菜,“红烧鲤鱼”、“拔丝芋头”、“麻辣小龙虾”、“可乐翅”,各个颜色鲜艳,香味缭绕。

          “康乐,闻闻香不香?”不一会儿陶可端着麻仁蛋出来,献宝地端到他面前笑。

          看着面前穿着喜洋洋围裙的那个人,康乐感觉自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狠狠一撞。他扶着陶可的手放下菜,然后环住她的腰,把脑袋搁在陶可肩上,鼻子凑近她牛奶般的脖颈,深深吸口气,感觉陶可身上的牛奶香萦绕他整个胸腔。

          陶可被他硬硬的发尖戳得直想笑,低头一瞥,看到他的耳朵。

          突然想起许久以前,这个耳朵上曾留下过她的牙印,也想起这个耳朵捏在手里的柔软触感。她伸手捏住那只饱满的耳朵,左搓搓右拽拽,还是不满足,于是低头咬下去。

          康乐浑身一颤,喘息不匀,“你个小坏蛋。”

          他抱她的胳膊越来越紧,两个人的身体没有丝毫缝隙地密切贴合,陶可感觉自己胸前两个小兔子被紧紧压进他的胸膛,他的坚硬隔着衣裤紧紧地抵着她的柔软。

          “啊。”陶可几乎可以感觉到他□的颤动,忍不住惊呼。

          “可可,”康乐的双臂像烙红的铁臂坚定地锁着她,不让她离开分毫,“可可,我的宝贝。”

          耳边是深爱的人对自己的软语呼唤,身下是那不安分的话儿在细细动作,慢慢研磨,“啊”陶可脸烫的惊人,感觉身体深处慢慢涌上一丝陌生的兴奋。

          “可可,宝宝,”康乐情动深处,强行抬起陶可的下巴,四目相对。

          听到康乐喊自己宝宝,陶可浑身一颤,接触到他的双眼,里面已然掀起了轩然情波,翻滚汹涌,简直要溺死她了,“康,康乐……”她一出口却连不成一句话,碎成句句呻吟,带着春日的情动,柔媚入骨。

          康乐听到她的软语,身体一顿,立刻加大了摆动的幅度,额头渗出隐忍的汗水。

          “嗯,嗯……”陶可已经忍不住了,□被那家伙撞击地有些痛,却又立刻升腾起更汹涌的快感,她感觉自己快要被那一波一波的浪给溺死了。

          “可可,我的宝宝,”康乐低沉的嗓音,“我爱你。”

          作者有话要说:发福利啦,感谢一直蹲坑的孩子们,感谢你们

          ☆、情深

          感觉到可可的动情,康乐拦腰抱起她,向卧室走去,俊脸绷得紧紧的,看样子是打算好好解放一回。陶可放松精神间,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立刻想起还在火上炒着的“西芹炒肉”,大惊失色。

          “放开我,快点快点,菜糊了!”陶可使劲拍环在自己身后的铁臂,身体扭动着爬下男人的身体,火箭一样扑向厨房。

          惨着脸端出来一盘黑黑的块块,她恨恨地望向那个罪魁祸首。

          谁知那个罪魁祸首冷着一张脸,跟个杀手似的杵在那一动不动,倒是裤子撑起了“小帐篷”。

          陶可这才想康乐的处境,干干笑笑,低头不说话了。天啊,尴尬死了!

          幸亏康乐参过军,他本人又有极强的自制力,因此纵是有冲天的欲火,看到陶可不愿意,他宁可憋着自己。

          康乐就那样支着帐篷朝她走过来,她有些怕,但不想躲。

          没想到康乐只是端过她手里糊掉的菜朝垃圾桶走去,回来进了厨房,把盘子细细地洗了一遍,走出来见陶可还傻傻站在那里,他心里一软,摸摸她的头,柔声道:“你先吃吧,我冲个澡。”

          陶可突然有些泄气,却不能说什么,只得轻轻点头。

          康乐这个澡洗得有点久,她还等着进去冲个澡呢。因为刚才的动情,她浑身黏糊糊的,坐立不安。

          守在浴室门口,她掰着手指头算康乐进去多久。

          等康乐开门时,看见陶可守在门外,一愣。

          看他光着上身,陶可顾不得害羞,扔给他睡衣,然后揣着自己的睡衣冲进了浴室,反手锁门。

          康乐想明白了什么,笑得有点坏。边走边穿上睡衣,路过餐桌时,见上面留着一张纸,他拿起一看,乐了,是陶可娟秀的字体,“饭在锅里热着,你赶紧吃。真搞不明白你洗澡怎么用那么长时间!”

          康乐把纸条揣进兜里,从桌上摸出一根烟,又从桌下摸出打火机,走到阳台,确定关严了阳台的玻璃门,他点燃了烟。

          陶可是他认定的人,他绝对不会在她不愿意的时候勉强她。

          陶可一走进浴室,扑面而来的寒气让她缩紧身体。难道康乐刚才使用冷水洗澡?

          有些心疼,她心里暖莹莹的,暗暗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晚上她给妈妈打电话说在公司加班,妈妈语气中充满疼惜,让她有种罪恶感。

          月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来,房间里好像披了一层梦幻的纱,陶可侧躺在床上望着窗外。门开了,脚步声,身后的床向下塌了一块,然后一个热源贴近,大手搂住陶可的腰,然后满足地叹口气。

          房间里静悄悄的,陶可染上莫名的忧伤。

          康乐的手很老实,只是搭在她的腰上,没有移动。

          “可可,”他的声音低沉,不带感情,“在公司是不是有人爱慕你?”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