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6】联络血孤鹰(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小十三也是那个时候被老夫捡回来的。”老人沧桑的目突然放柔些许。

          十一眉重重一拧,那么轩十三不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哦。他和轩家是什么关系呢?

          老爷爷重咳一声,沙哑道:“放关整个埙城又有谁家小孩脖子上能挂着黑玉夜明珠呢?那时我想也没想就抱着小十三回了村子,再不出去了,还告诉他那个不接近外来人的传说,现在想想还真是自私呢!”

          那个外来人的传说?

          “外地人这里不欢迎你们!”

          “你们是从北边来的?”

          带着少年冷冷声调的话语在耳边回响,十一似乎懂了,她知道轩十三的身世,更知道了去埙城的方法。

          “五十年来只有阿巫我一人出过埙城,阿巫我告诉了你你可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老头子突然靠近十一笑眯眯道。

          “我不会说的。”十一抽眉道。

          “不是,哈哈哈。”老头子笑道,又突然神情凝重,“带小十三走吧,去找他的父母。让他见识更广阔的世界,他不该被埋葬在这里。”

          十一错愕的望着阿巫,看着他笑着却依旧感觉如此落寞,明明不愿意的……

          “为什么?”十一不解道,老人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可是她忍不住要问。

          “没有为什么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老头子笑道,从石头上爬起,递与十一一串吊着黑玉夜明珠的项链。

          次日走的时候,不见阿巫,行囊里满是阿丽儿和轩十三装着的东西。

          阿丽儿倒是开朗的人帮十一弄好行囊依旧大笑着和她话别,只是轩十三一张苦瓜脸难看至极。

          十一也没告诉轩十三阿巫的决定,有些事情还是得看当事人想不想。

          十一扶起战倾尘,战倾尘的绯衣已收入行囊里,依旧穿着靛青色的麻布短衫长裤,此行他们扮成“父子”行踪不可太过暴露,到了埙城首先就要打听楚军的下落。

          在这里的日子,战倾尘体会道从未有过的平静,窄长的凤目幽幽一望他们居住的地方,唇边溢出一抹浅淡而从容的笑。

          待十一走出村庄,轩十三和阿丽儿依旧跟在后面,只不过一个从容一个凄婉……

          在越来越接近密林的时候,轩十三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一声:“你们带我走吧。”

          战倾尘和十一错愕的回头望着他,连阿丽儿也张大了嘴巴。

          “我要去埙城!”轩十三红着脸道。

          十一秀眉一拧道:“那你阿巫如何?你不要你阿巫了?”

          这一句倒是成功的将轩十三刺激到了,阿巫如何?不要阿巫了吗?阿巫可是将他一手带大的!

          少年唇瓣颤抖着,他要阿巫,也想要去外面看看,看看小十一说到的人来人往的市集,小贩、商旅,还有高楼亭台、晨钟暮鼓……那些他都没见过呢……

          “阿巫有阿丽儿照顾!”清爽的少女声喉打破了此刻的宁静,“小十三你就去吧,就是别望了回来就是。”

          阿丽儿是善解人意的好姑娘,乐观又开朗,其实小十一很喜欢她的。但是看到阿丽儿的小红唇,十一莫名的红了脸,心里暗叫不妙,看来以后要多接触些女人才行!

          “阿丽儿真的吗?你太好了!”轩十三激动的摇晃着阿丽儿的肩膀道,又望向十一两人。

          那抹高兴飞逝,轩十三又颓然望着远方村落道:“我还没给阿巫道别,对了,今天怎么没见阿巫。”

          十一实在是不想再瞒着他了,拿出怀中的黑玉夜明珠说明了缘由,还有阿巫的意图。

          没有预料之中的狂喜,轩十三却是带着黑玉夜明珠沉默的上路了。

          如阿巫所言要轩十三将黑玉夜明珠戴在脖颈上,小十三很听话。

          只是十一不懂,若是当年轩十三为轩家所弃,戴上这物轩十三入埙城就不怕被人给结果了吗?

          或许这个只有老人自己知道吧。

          三人朝垂直着林间溪流的方向一直走,十一知道是一直往东走。他们晚上会生火坐地休息,到凌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便赶路。轩十三倒是很享受这种赶路的日子,十一知道他只是年少一时新鲜,将来他定是会乏了外面的世界的。

          她没有告诉他,外面的世界如此新鲜,却处处充满着危机……

          到了第五日清晨如期见到了城镇,不大不小,城门却很坚固,向是古城,或许埙城能在常年战乱中得以保存是因为他地处西南最东的位置,又地处偏僻吧。

          “真的有城镇啊!”轩十三大叫着。

          “呆子!”十一轻哼道,一只手握住她的小手,她知道是战倾尘,如今她已习惯这种“依赖与被依赖的关系”了。

          “进城吧。”冷冷却如天籁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十一侧首望着这个绝美的男人。

          三人找了一家客栈住下,村子里没有银两,是十一拿村里的东西换的。

          三人挤着一间房,原定的是大伤刚愈的战倾尘睡床榻,十一与轩十三打地铺,战倾尘一听脸就黑了。

          轩十三挠挠头不懂战倾尘是什么意思,尴尬道:“那我和十一分开打地铺,不挤着成不?”

          战倾尘脸色依旧难看,十一知道他是要她和他一起挤床榻,但十一不会的,客栈里的床小,和他挤会牵动他的伤口,况且她的睡相她自己都不敢恭维,唯一能做的就是找客栈老板多要几床被子。

          就这样将就着住了两天,十一已打听到部分楚军还停留在剑阁的消息,还听说一位将军受伤了,也不知是谁。

          “赵贤。”床榻上的战倾尘睁开凤眸道。

          十一叠着被子的手顿然止住,心猛地一颤,她不想崔琰受伤,也不代表能容忍赵贤受伤。

          “那日只有赵贤陪孤走的剑门关,想来是他三人知道这边出事了又折回来了。希望……”战倾尘顿住了,坐起身来,周身散发着寒意。难道赵贤被蛊人所伤?那么他更应该赶回去了,赵贤能撑到现在已是奇迹了!

          “十一。”战倾尘从脖颈上吊着的项链上摸出一块令牌来。

          十一一看是一块金质的令牌只有拇指盖大小,上面精致的镌刻着一只血孤鹰。十一想这就是血孤鹰的总令牌?

          “快马加鞭联络楚军。”战倾尘说道。

          “不,我不能丢下你!”

          “带着孤只会延误时间!”他眼里焚着火,这是他这么多天来以那个身份来压她。

          十一显然气得不轻,小身板一颤一颤的。

          “我不要这样抛下你。”十一冷静下来,沉声道,“你若出事我如何安心,我做不到!”

          不知是时间磨灭了恩仇,还是相依增进了情愫,有些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一个前朝的太子放不下让她亡了国的王爷。史无前例的可笑吧……她从来做事只对心不对人,或许将来会陌路,可是谁在乎呢?只是如今要她抛弃他,问心,做不到。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