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1-258完结(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241

          吃饭时,田飞很细心地帮着小露夹菜、盛汤、挑出鱼刺,小露也做甜蜜状,不停地说:“谢谢老公。”她始终提着一根神经关注着我,因为我每次夹菜,她的眼神都会顺着筷子一直蔓延到我的脸上。仿佛随时要打机会痛打落水狗。

          我实在受不了被人窥视的感觉,去洗手间,磨磨蹭蹭十几分钟,才慢慢走出来,正巧在走廊上遇到田飞。他停下脚步,轻声对我说:“对不起。”

          我点点头,想迈步向前走,就见到小露一路小跑着过来,想必是怕田飞离席与我私下相会,才匆匆跟来。

          见到我们说话,小露一下子冲上来,低声对田飞嚷嚷:“你就这么耐不住哇?等不及聚会结束就要凑到一块!”

          此话说得露骨难听,我强压着怒火对小露说:“不要给脸不要脸啊!”

          小露仍压着嗓门说银话:“当心我把你们的丑事抖落出来。”

          “请便。”我说。

          小露转身就往餐厅跑,田飞一把拉住她:“有话好好说,闹什么闹!你太过分了,我不过是和蓝打了个招呼而已。”

          小露挣扎:“她说今天不来却又跑得来,搞得我们家庭不和,什么意思嘛?你现在倒向着她说话。我一定让你们的同学评评理,究竟是谁不要脸!”

          田飞劝她不住,转而央求我:“蓝,你跟她说,我们刚才什么也没有说,对不对?”

          我气急,转身就走。

          小露仍然在身后叫嚣:“你这个狐狸精,骗人家有车有房,啥都没有,还狂什么狂?一天到晚想勾引人家老公……”

          242

          回来餐厅刚一落座,以前田飞的舍友张大鹏就半开玩笑的说:“你们三个都离席了,大家还担心会出什么乱子呢!”

          我勉强答道:“是啊,差点打起来。”

          “哈哈哈”,同学都以为我在说笑,很快又转移了话题,打听今年中文系毕业生的就业情况了。

          几分钟后,田飞牵着小露的手回到了座位上,张大鹏第一个起哄:“老夫老妻了,还这么难舍难分啊!”

          田飞笑道:“历久弥新嘛!”

          小露的脸色渐渐松驰下来,带着得意的神色瞪了我一眼。

          我特别后悔今天来参加什么同学聚会,一直在考虑找个什么理由提前走人,猴子姐姐发来信息:“你在哪?我一会来找你。”

          估摸着她来找我应该是关于江南房地产公司门禁系统业务,我灵机一动,呆会正好可以找这个借口提前撤退,于是立刻将地址发给她。

          243

          从餐厅的落地玻璃窗望出去,正好可以看见停车场,我正在为自己盛汤,想着走之前吃饱点,就听见有人惊呼:“瞧,那车真漂亮!”

          我扭头一看,一辆橘红色的奥迪tt正在停车,因为近视的关系,我看不清车牌,所以不敢断定就是猴子姐姐的车。于是想拨通她的电话问一问。

          也不知道她搞什么鬼,死都没人接。

          这时,从远及近走来一个女人,居然格格正正穿着白衬衫、铅笔裙,一副大公司白领的模样。我眯着眼睛看了半天,差点没晕过去,这不是猴子姐姐吗?她怎么不打招呼就直接上来了?还扮成这样?这不是她的风格呀。

          她站在餐厅门口左顾右盼了一番,见我冲她招手,便微笑着快步走过来,见进来这么一位漂亮姑娘,男同学女同学的目光都聚焦上去。

          这位姑娘风度很好,一路走来目不斜视,直到走到我身边,才恭敬地弯下身子,双手将一把车钥匙递给我:“经理,车开过来了,就停在楼下。是我在这里等还是呆会自已开回去?”

          我都傻了,这是使的哪一出啊?

          只见这位大姐偷偷冲我挤了一下眼,我才意识到又是她耍的花招。

          “我……公司……公司有点事,对不起,我得先走了。”我结结巴巴地与大家打了招呼,便拉着猴子姐姐以最快的速度离了席。

          244

          “你拉我干吗!我自己会走。”刚离开大家的视线,猴子姐姐就抱怨。

          “你搞什么鬼啊?”

          “我来给你助威的。这裙子漂亮吧,这次从香港买回来的。”猴子姐姐仿佛立了大功一般。

          走出酒店,猴子姐姐立刻对我说:“腰板挺直走路。你!把头抬起来!地上有钞票捡啊?”她挤眉弄眼:“你同学都在楼上能看见你。”

          突然想到餐厅的窗户的确能清楚的看到停车场,便按照猴子姐姐的要求,立即昂首挺胸气质佳状。

          我在前,她在后,中间约隔了一小步那么远。

          “你开车我开车?”我问猴子姐姐。

          “我开!”

          于是我走到副驾驶的车边,刚想伸手开车门,就听见猴子姐姐在后面大喝一声:“停!”

          我当即愣住。

          只见她一个箭步冲上前,将车门打开,用极其专业的动作将我伺候上车。

          然后她自己迅速坐进驾驶室,干脆利索的将车开走。

          “你个笨蛋,连戏都不会演。”上了车,猴子姐姐立马翻脸,“差点穿帮了。哪有领导自己开车门的啊?”

          “我亲民嘛。”

          “怎么样?我今天是不是帮了你一个大忙啊?你得请我吃饭。”

          “没钱!”

          “那就刷卡!”

          245

          看来昂首挺胸的气质佳是对的。

          第二天,猴子姐姐帮我开车门的照片就被贴到校友录上,我也成为本次聚会最热门的人物。以至于我不得不跳出来声明:车是朋友的,我借来开开而已。

          大多数人不相信:我们又不找你借,何必遮掩?

          算了算了,我只好缄口,越描越黑。

          田飞给我发来短信,只有三个字:“你真棒。”

          我握着手机发了很久的呆,如果没有这辆车做道具,他还认为我棒吗?”

          远在异国他乡的猴子听说姐姐为我导了这么一出闹剧,连声夸赞,“都进步了,都进步了。”

          然后叹气:“这种事情,我怎么就不在场呢?”

          冷枫听说了,却不以为然:“你还是不够成熟啊。”

          “怎么才叫成熟?”我问。

          “你就不应该去凑这热闹。”

          246

          跑得了和尚跑不庙,阿文深知这一点,一周的休假结束后,不需要人找,也不需要人提醒,星期一上午九点整,自动出现在办公室。

          工作间隙还发了个消息给我:“我已上班,忙,晚点联系你。”

          一周没工作,想必攒了很多活,直到晚上九点半,阿文才打来电话。

          “你这一星期去哪了?学人家玩失踪啊?”

          “哪学得会啊?还不是得乖乖回来上班。我没有跑远,不过是在汤山泡温泉。”

          “啊?这么近的地方?”汤山离南京城区不过几十公里,阿文消失得如此彻底,我差点以为她去了天涯海角呢。

          “不在乎距离远近,主要是把心静下来。”阿文幽幽地说。

          “闻易到处找你。”我急切的告诉她。

          “我知道,我手机的短信留言箱都是他的消息。”

          “你预备怎么办?就这样一拍两散了?”

          “顺其自然吧。”阿文叹了口气,“我想多赚点钱,再买幢单身公寓做投资。”

          这个女人失恋后,悲伤之余,还能考虑到自己,这点令人放心。

          爱情是奢侈品,有最好,没有也行。

          婚姻也不是必需品,有最好,没有也行。

          247

          这一个星期,对于阿文来说,肯定是一个煎熬。对于另一个人来说,除了煎熬,应该还有后悔。

          闻易疯狂的寻找阿文,引用一句俗套的老话,失去了才意识到珍贵。

          他是个斯文内敛的男人,一直不懂得如何表达情感,关键时刻却无师自通:玫瑰花、巧克力、维尼熊、水晶杯……每日都有快递送到阿文的办公室,日日不重样,也算是用心良苦。

          阿文该上班上班,该下班下班,看似一切正常,但我经常能够在深夜收到她的短消息:睡了吗?

          248

          眼看见习期限就要到了,实习生们都异常紧张,四处打听消息,试图打探到到一些内幕。

          刘大成也跑来问我:“老师,我有希望留下来吗?”

          我真想告诉他:“有希望”,可我不是领导,没有决策权,因此只好告诉他说:“不知道。”

          正式聘用名单公布前,为了照顾未聘用者的面子,所有实习生全部休假。接到电话通知的就可以回来签合同了,没接到通知的就意味着没戏了。

          刘大成就属于迟迟没有接到电话的,朝夕相处一个月,虽然磕磕磕碰碰挺多,得知他没有入选,我还是点为他难过。

          他发消息给我:“老师,我想去广州闯闯。走之前想请你吃顿饭,谢谢你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帮助。”

          我当然要去了,地点是我定的,选了便宜实惠的巴西烤肉。

          “老师,其实你是个特别好的人,希望你以后顺顺当当的。”小伙子特别真诚地对我说。

          我挺感动:“谢谢你。以后用得着的地方,随时打电话给我。”

          伴随着浓浓的烤肉味道,刘大成向我谈前程、谈发展、谈人生、谈理想……年轻的脸庞涨得通红,眼睛闪闪发亮。一如三年前的田飞,一挥手对我说:“上海啊,国际化的大都市,你过来吧!”豪情万丈、慷慨激昂。

          “你有女朋友吗?”我打断他。

          “没有。”他有点害羞。

          “如果日后谈女朋友,不管那时过得好不好,都一定要对她负责任。”

          “那肯定,男人就是要负责任。”小伙子一挺胸很笃定地看着我。

          临别前小伙子又拉住我,仿佛鼓足了勇气,“遇见马小姐,麻烦你转告她,祝她幸福!”

          我笑了,拨通了猴子姐姐的电话,“喏,你自己跟她说!”

          249

          眼看离当初约定拍婚纱照的日子越来越近,阿文心神不宁,她对我说:“那天我会去,定金都交了,哪怕去拍套写真也好啊!”

          “别去了,不就几百块钱吗?何必自找不痛快!”我劝她算了。

          “其实……”她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开口了,“其实我内心还是很想见到他,如果他那天也去,说明我们之间还有缘份。”

          “他知道你交定金拍婚纱照吗?”

          “还没来得及提。”

          “我的天哪,那神仙也猜不到你明天会在婚纱店出现啊?”

          “婚纱店就在他公司附近,也许路过的时候能够看见呢?”无论哪种类型的女人遇到爱情这件事,都会在某个时刻表现得相当天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