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断情曲】第三十五章 丧家之犬(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桃园奈奈生

          字数:7890

          201845

          第35章、丧家之犬

          邱宁又出现在江湖之中,果然是举步维艰,短短的五日,整整的五日,

          江少枫已经经历了六场恶战。他不想躲,也不想隐匿踪迹,他需要有人来找他。

          江少枫相信,魔教下了这么大的手笔不会轻易放过他。

          他猜对了,也猜错了。

          他以为魔教会不停地逼他,但绝不会下狠手。然而,这六场恶战,已经超出

          了他的预估,从试探性的攻击,到与巅峰高手的对决,再到被十几名高手围攻,

          江少枫每一战都胜得凶险万分,直到最后一战,江少枫毫无保留的将黄泉刀法的

          全部精要使出,才堪堪保住性命。

          华山、丐帮、少林、武当,当然少不了江天鹤最忠诚的盟友崆峒。更让江少

          枫意想不到的是,上官忍,这个上官世家的家主在短短数月间已经完全投身魔教

          了么?或者,只是被魔教利用。

          江少枫甚至开始怀疑,这群人根本不是想拉拢自己,而是要把自己置于死地。

          身上的伤口又开始渗血,喉咙中干渴的冒火。

          他不能停,也不敢停。只要再有一波敌人,他就会被彻底的摧毁。已经是第

          三天,江少枫像一条丧家之犬不停的在奔命。巨大的消耗,麻木的伤口,还有饥

          肠辘辘的肚腹,让他的体力已经枯竭。

          就在这时,他忽然闻到一阵肉香。

          环视四周,只见叶随风动,树影婆娑,带的一片沙沙作响。江少枫清楚地记

          得,已经有几十里路不见人烟了,眼前一片密林,并无村落。

          这荒芜人烟的地方,怎会有人迹出没?又有谁会在这个地方煮肉呢?

          江少枫已经拔出了刀,他不想死在这里,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但是他

          也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只有继续前进,如果前方是敌人,逃避也

          是无用。

          顺着让他馋涎欲滴的肉香走去,江少枫看到了火光,雄雄的篝火上夹着一口

          大锅,锅里水浪翻滚,煮着一锅香气扑鼻的肉。

          坐在大锅旁边,手里拿着木勺不住在锅中搅动的,竟然是他,江少枫的老朋

          友,他的好大哥——左奉化。

          江少枫呆立了片刻,他想明白了,正戏开始了。

          江少枫看到左奉化的同时,左奉化也看到了他。

          兄弟!那可是邱宁邱兄弟?

          左奉化被火光照应着的脸显不出一点尴尬,他还是像分别之时那般亲切。

          这么说是这帮人保住了左大哥了?一大碗肉下肚,江少枫脸上终于有了

          血色。可是他面色依旧凝重,目光中充满了怀疑。

          左奉化笑道:不错,若不是他们,只怕哥哥我今天也见不到兄弟你了。

          在此等候小弟,也是他们的意思?江少枫又道。

          左奉化终于干笑一声,用来掩饰他的尴尬,道:不错,邱兄弟,你是明白

          人,以哥哥我的本事当然料不到你会在这里。

          江少枫冷冷道:左大哥,既然如此,有话不妨明说,我把你当作大哥,还

          盼着左庄主不要糊弄小弟?

          江少枫再次称呼左奉化为庄主,这种疏远已经表明了不满,江少枫在逼迫左

          奉化,吐露更多的内幕。

          左奉化本来的目的也是向江少枫挑明来意,他并不介意多告诉江少枫一些内

          情。他淡然一笑道:兄弟,你这般称呼,明显是把哥哥当作外人呐?无妨,但

          兄弟只管放心,做哥哥的绝不会害兄弟你。不错,正是他们差遣哥哥来寻你。而

          且他们有意也邀兄弟你加入,不知兄弟意下如何

          江少枫紧逼不放,目光带着森森寒意,阴沉道:左庄主,小弟混江湖的日

          子虽然不久,可自小也不是吃干饭长大的,从我结识庄主哪一天起,这当中巧合

          只怕也太多了些,左庄主可不要把我当小孩子耍弄!

          左奉化也是一方豪强,可被江少枫的目光逼得心中直颤,他心中明白,尽管

          江少枫已然身上有伤,又精疲力尽,但要在这里了结了他的性命,仍旧是易如反

          掌。他脑筋转了几转,心道若不透些实底,真让他恼了,恐怕不但完不成任务,

          就连大好头颅都难以保全。

          左奉化绞尽脑汁的同时,江少枫又怎不是步步为营,他不但要逼得左奉化多

          吐实言,更要让他们知道,他们费尽心思要招揽的绝非有勇无谋的匹夫,乃是心

          智武功俱胜旁人数筹的可用之才。

          只有这样,他才能爬得更快,升得更高,更加接近魔教的核心。可是,江少

          枫也在隐隐担忧,当要直面江天鹤的那一天,他是否有和他能够匹敌的脑力。

          左奉化做了决定,郑重道:邱宁,你这话也忒叫哥哥心寒。你自己思量,

          自打哥哥结识你那一天起,哪里有亏待你的地方?又何尝起过利用与你的心思?

          你这般说起,又让哥哥如何担待的起?

          江少枫只是冷眼看着左奉化,并不答话,把这难题又抛给了左奉化。他不接

          口,就无漏洞可寻,左奉化还要继续去圆他的谎。

          左奉化碰个钉子,眉头皱起,接着长吁短叹地功夫掩饰自己的尴尬,片刻才

          只好又道:兄弟啊兄弟,你叫我说什么好啊。哥哥我真是对你一片真心啊。自

          打见到你那一刻,我就觉得你我二人投缘,恨不得把心窝子都掏出来给你。只不

          过……唉,哥哥也是有苦衷的啊!左奉化想来想去,只好服软认输,他心里也

          在纳闷,上头交代下来这个差事,为何如此坚决,这江少枫武功固然高强,可也

          没到决定高手的地步,怎的上头就非要定了这个人呢?

          江少枫也怕过犹不及,不敢再强逼左奉化,阴寒的目光中有了些许缓和。就

          着一丝变化,已经让左奉化松了一口气,他还暗道这路子对了,继续道:兄弟,

          你只要记得一句,哥哥我绝不害你,只是这当中的曲折,恕哥哥还不能讲与你听。

          江少枫也长叹一声,苦笑道:左……左大哥,你是害苦了小弟了,如今偌

          大天下,已经没有我的栖身之所,行走在江湖上,步履维艰,若是换了左大哥你,

          你又如何做想?这一番话又凄苦,又哀怨,倒真似一条走投无路的丧家之犬。

          江少枫的无奈,却是给了左奉化一颗救命金丹,他顺势道:邱宁,我的邱

          贤弟,我的好兄弟!你不要怪哥哥,事情到了这般田地,岂是哥哥我一人所为?

          你且想想,若不是那自诩名门的南宫世家先背信弃义,又仗势欺人,你何苦漂泊

          江湖,受江湖中人白眼之苦,那群所谓名门正道,就因惧怕南宫世家的财势,就

          孤立与你,这岂是光明正大之举?

          几句蛊惑之词,让江少枫嘴角抽动,目露杀机,左奉化火上浇油,又道:

          兄弟你想想未来,难道你就愿意如此这般漂泊一生,又或找个穷乡僻壤隐姓埋

          名,寂寂无闻?

          逼问几句,江少枫果然陷入沉思状,左奉化冷笑一声,好男儿生于天地之

          间,若不做出一番轰轰烈烈之事,又如何对得起这七尺之躯?

          左奉化越说越激动,一面痛骂江湖正道,一面给江少枫许下大好前程。只是,

          他只字不提有关江天鹤一字。

          许久之后,江少枫才缓缓开口道:真如哥哥所讲,你们那群人是为了去除

          这江湖中种种不平才聚在一起的了?

          左奉化将那激愤之色收起,换了一副忠厚长者形象,目光柔和,坚定道:

          哥哥绝不会害了兄弟你。

          ↑返回顶部↑

          目录